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离婚后她飒爆全球了(秦琛连翘)小说作者素馨小花全文阅读

高评分秦琛连翘小说推荐阅读,《离婚后她飒爆全球了》是素馨小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琛连翘,文笔极佳,品读:第三章第3章燕七冷声道:“小白,清官难断家务案,匪匪的事让她自己处理,这个时候你别添乱。”‘匪匪’指的是连翘,是他们这个圈子中对她的溺称。当初,齐白对连翘是颇存了些心事的,因秦琛和连翘大婚,

高评分秦琛连翘小说推荐阅读,《离婚后她飒爆全球了》是素馨小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琛连翘,文笔极佳,品读:第三章第3章燕七冷声道:“小白,清官难断家务案,匪匪的事让她自己处理,这个时候你别添乱。”‘匪匪’指的是连翘,是他们这个圈子中对她的溺称。当初,齐白对连翘是颇存了些心事的,因秦琛和连翘大婚,

离婚后她飒爆全球了(秦琛连翘)小说作者素馨小花全文阅读

第十四章

连翘素有千杯不醉的本事,喝倒这些小弟、保镖不在话下。

念及此,她豪气的一拍胸,“放马过来。”

接着,她又看着付一笑,“说话算话?”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连翘一挥手,“倒酒。”

今天,付一笑带了两个保镖,六个小弟,连带付一笑便是九人。

付一笑是有备而来,酒自然带得齐全。

连翘以一敌九,猜拳、行酒,输的喝。

连翘自小跟随着秦琛,接触的都是秦琛的圈子,是以男人会的一切,她多少也会。

再加上她本就聪明,所以,她今夜的运气特别好,十次猜拳她可以赢个七、八次。

不出一个小时,付一笑那边便倒了七人,只剩下黑皮和他了。

而连翘就像无事人般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那笑看在付一笑眼中,便似那满天的星辰耀眼,要得到她的念头就越发的满涨起来。

前面不算计你,是因为要让你放下警惕,要让你的兴致嗨起来。

这后面嘛……付一笑递了黑皮一个眼色。

终于,连翘输了一回,黑皮趁机将酒递到连翘面前。

连翘一如以往豪气接过,一饮而尽。

付一笑会心的笑了,伸出拳头道:“媳妇儿,再来。”

酒虽然下肚,但还需时间。

付一笑觉得为了眼前这个女人,他真是将当年高考的劲头都拿出来了。

连翘仍旧不觉得危险的临近,只想着如何醉倒眼前的二人。

几次三番后,黑皮亦倒下。付一笑呢,也有了七分醉意。

“哈哈,付一笑,你又输了,这一杯喝下去就差不多了哦。”

付一笑自己为自己点上了雪茄,喷了一口烟,笑得邪肆,“媳妇儿,你也差不多了哦。”

还别说,连翘确实觉得头有点晕。

她看了眼满地的酒瓶,觉得地面都有点摇晃起来。

不对,不对,她的酒量不应该如此的差,就是再来九人,她一样也能将他们喝趴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可现在,晕也便算了……

糟糕!

这种感觉,她曾经有过!

在她和秦琛的洞房花烛夜,她喝了总统套房中的一杯水,然后、然后……

震惊中,连翘的心神回归了几分。

必是付一笑干的好事!

连翘心中暗自叫苦,好在头脑尚清醒。

她稳了稳自己,扶着额头,道:“付一笑,你不能赖皮,方才你输了,所以这一杯你得喝。”

这一杯喝下去,他应该会醉得差不多了吧,她也好再寻找机会躲过今天这一劫。

看着连翘倔强中显露着稚气的神情,只觉得可爱之极,付一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这一饮,整个人便有了七分醉意,看连翘都有点摇摇晃晃的了。

“我们再来。”连翘决定‘拖’字诀,怎么地也要拖得付一笑倒下。

“媳妇儿,我们都醉了,不来了,睡觉去。”

“不,还要喝。”

付一笑对连翘的感情不是一时半刻的突然心动,而是刻在骨子中的一味执着。

看她还强撑着要喝酒,他对她越发的喜爱起来,依着她,豪气的说:“好,再来。”

这一来,从猜拳玩到了猜花生米的单双,连翘的运气好得出奇,输的几乎总是付一笑。

恼得付一笑不玩了,于是连翘提议来个行酒令,诗句中必须带有‘酒’字,说不出的就得喝酒。

“好。”付一笑笑得诡谲,答应得干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

“……”“

“媳妇儿啊,这样下去,我们分不出胜负的。天晚了,还是睡觉去吧。”

连翘头晕极了,但,“不,偏要有个胜负。”

终究是他喜欢的人,见她倔强的瞪着眼,付一笑的头就算晕极,亦再度妥协。

酒不醉人人自醉,看着递到眼前的酒,付一笑觉得自己的脚都有点站不稳了。

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误正事儿了。

“媳妇儿,别闹了,我认輸,走,我们睡觉去。”

连翘掐了把自己的腿,痛使得她保持清醒,“不,你还没喝倒就不算輸。我们再来。”

她必要将他喝倒,才能保她万全。

而付一笑为什么这么听她的话,由着她闹,她脑中已是一片棉絮,怎么扯都扯不清了。

付一笑不知连翘所想,尽管已经有九分醉意,还没忘记他的重要事,于是再度说‘媳妇儿,别闹,不喝了’的话。

“再来最后一句,谁輸了谁喝,然后我们不比了。”笃定付一笑喝得差不多,连翘说。

想当然,还是付一笑輸了,他毫不迟疑的喝下连翘递过来的酒,将酒杯一把扔在了地上,说:“媳妇儿,走了,睡觉了。”

连翘赌付一笑也撑不了多长时间,笑道:“好,不喝了。”

二人歪歪倒倒上楼来,付一笑踹开第一间房门,没床。

他又再度将隔壁的门踹开,正是连翘的卧室。

他一把将连翘推上了床。

连翘被摔得‘嗯’了一声,因为痛,清醒了不少。

付一笑却是扑到了床边,说:“媳妇儿,你不知道,我曾经在飞花令大赛上获得过金奖,行的正是‘酒‘令,我告诉你啊,我还会很多很多有关酒的诗句,比如说葡萄美酒夜光杯,比如说下马饮君酒,比如说醉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见连翘似乎无了反应,他不觉凑近到她面前。

感觉到他的气息,连翘偏了头,“臭,好臭。”

臭?

付一笑一顿,哈了口气手上,放到鼻子处闻了闻:嗯,冲天的酒味,是不好闻。

呃,在最心爱的女人面前居然留下这么不好的映像,真是该死!

懊恼中,他笑道:“好,你等会,我去洗洗。”

“我……我也要洗,我也臭。”连翘最后的理智告诉自己,凉水能让她再度保持一时半会的清醒。

闻言,本往洗浴室去的付一笑转了身,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好,我们一起洗。”

洗浴室,踉踉跄跄中,连翘一个假摔,手正好扶在了水龙头上,冷水扑面而来。

冰凉的水刺得连翘一个激灵,又清醒了不少,有了些许力气。

“媳妇儿,我忍不住了……”

付一笑低头,吻住了连翘,伸手一把扯下了她的外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45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