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特工医女农门锦鲤妻免费全文阅读作者暮笙小说

夏宛音谢辰是著名作暮笙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下面看精彩试读!“舒儿,你别再做傻事了!就算她回来了,我们心里也只认你是我们的女儿。”

夏宛音谢辰是著名作暮笙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下面看精彩试读!“舒儿,你别再做傻事了!就算她回来了,我们心里也只认你是我们的女儿。”

特工医女农门锦鲤妻免费全文阅读作者暮笙小说

大家实在没料到平日里温顺懦弱的夏宛音会有这般举动,但是能将一个温和淳善的小姑娘逼到这种地步的事儿绝对不简单。

此时,才有眼尖的发现人群中竟然没有夏纯的身影,惊讶道,“对呀,夏纯怎么不在呀?”

围观的人扫视了一圈好奇道。

“就是,闹了这么久夏纯怎么没出现呀?”

“哎呀,一直光顾着张木匠家的事儿,都忘了音丫头刚刚就在里面闹起来了。”

……

一时间人群中议论纷纷,当然,有关心的,有好奇的,也不乏幸灾乐祸的。

“夏家今晚还真是热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何止今晚,这阵子村里哪户人家议论是不是夏家的破事儿呀。”

……

“我都说了夏纯去哪里我不知道!可你若是动魁儿一根汗毛,我定要将你告到官府去!”王冬梅梗着脖子,不仅不肯交代夏纯去哪里了,反而还认为夏宛音只不过是装腔作势,根本就不敢对夏魁做什么。

还喊着围观的人一起佐证,“大家可对看着啊,夏宛音这个死丫头,前脚背祖离宗,后脚就挟持我家夏魁说要同归于尽,我们夏家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一个孽障呀!”

王冬梅一嗓子嚎完,夏魁也不知死活的跟着嚷嚷起来,“夏宛音,我警告你啊,你要是不赶快把我放了,小心我回头收拾你啊!”

夏宛音冷哼一声,没理会夏魁,只是看着王冬梅,眼神凌冽,“王冬梅,我只问最后一次,我妹妹纯儿在哪里?”

“我不……”王冬梅想也不想,张口就准备说不知道,可见夏宛音手中使劲儿,夏魁的脖子瞬间有了血迹,王冬梅才真的急了,赶忙改口道,“我们没将她怎么样,或许是昨日她犯错骂了她几句,她离家出走了也说不一定。”

“你还不闭嘴!”夏胜是一个聪明人,看出夏宛音眼里渐起的杀意,心里虽然纳闷儿几日不见夏宛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可丝毫没有犹豫,当即呵责王冬梅闭嘴,冲夏宛音笑了笑,讨好道,“音丫头呀,你看其中是不是有误会呀?”

“误会?能有什么误会?”夏宛音咬牙切齿道,“纯儿本性淳善,最是听话,在这个七下村谁人不知?她会不跟你们这些所谓的长辈打招呼就私自离家出走?”

站在夏魁身旁的夏老太太离得最近,看的也最真切,见夏宛音每说一句话手中力道便加深一份,夏魁脖子上又有鲜血不断流下来,顿时急的都要哭了,“音丫头你手下可得当心点,我瞧着纯丫头今日好像是往村东头的山上走去了,你不妨去东山上去找找?”

“村东头的山上,纯丫头去哪里做什么?那可危险呀,听说有一群山贼老窝在东边那座山上呀。”

“对呀,当年山贼落伙在东山上,村东头的几户人家可都吓得连夜搬到了村中央了。”

“就是呀,村东头都多久没人敢去了,纯丫头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去那里呀?”

……

众人闻言,顿时议论纷纷,平日里大家对村东头避而不谈,可今日一旦开始讨论起来又有说不完的话题,但是只有人好奇,却没人关心夏纯的安危。

张木匠本来还抱有希冀,但是听到土匪二字后心凉如冰,更是见到妻子此时脑袋低的不能再低,满脸通红,窘迫不已,双手情不自禁的抓紧了领口。

张木匠顿时只觉得胸中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就去将欺辱了妻子的贼人千刀万剐,剥皮抽筋。

夏宛音料定夏老太太情急之下不会撒谎,可是山贼的老窝在哪里夏宛音并不清楚,虽说是东山,可并不只是单纯的一座山,而是连绵不绝的一座座大山,偌大的东山,层峦叠嶂,隐天蔽日,若是想找到一个土匪老窝谈何容易,正当夏宛音为难之际,张木匠站了出来。

“音丫头,纯丫头绝对不可能一个人就往东山去的,除非有人逼着她去的。”张木匠似乎若有所指,虽然喊着夏宛音的名字,却是目光不善的看向了王冬梅。

“你,你看我干嘛?”王冬梅被张木匠通红的双眼看的心慌,结结巴巴解释道,“我又没逼她,若是我逼她去东山,一路上她随便喊上一声不就露馅儿了嘛。”

“音丫头,你别管了,我今日就带着王冬梅这个贱人找那山贼救纯丫头。”张木匠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懒得听王冬梅解释,转过身对夏宛音说道,“不过,救不救的出来,还得看纯丫头的造化了。”

张木匠妻子被辱心中愤恨不已,本就是抱着必死等到决心去找山贼算账,知道此次单枪匹马去找山贼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张木匠打算带上王冬梅这个罪魁祸首去垫背。

“别,别,别去!”张木匠的妻子一听着急了,急忙连滚带爬的来到了张木匠的身边,抱紧了张木匠的大腿,哭着劝道,“你去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活呀?”

“我的事儿今后与你无关!”张木匠丝毫不顾及夫妻情分,一脚将妻子踹倒在地,“若是我此去死了也就罢了,倘若侥幸活着回来,那我们便和离了吧。”

张木匠的妻子听完这句话面如土灰,瞬间没了生气,趴在地上喃喃自语了几句,然后坐直身子,伸手理了理头发,这才抬起头看着张木匠坚定的说道,“既然你不要我了,我还活着做什么?倒不如一起去那东山赴死罢了。”

夏宛音虽然不清楚张木匠的妻子和王冬梅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心里隐约也预感到不是什么好事儿,只是见张木匠夫妇抱着必死的心态去东山,夏宛音终归是于心不忍。

“好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儿,轮不到你们替我出头!”夏宛音挟持着夏魁,冲夏老太太说道,“既然你说纯儿在东山,那我便去东山寻她只不过你孙子得借我一用,我需要他带路!”

“我,我不知道路!”夏魁一听夏宛音要带他去土匪窝找土匪,瞬间吓得哭爹喊娘,“奶奶,快救我呀,爹,娘,救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49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