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戚月-顾淮免费全文阅读作者二爷小说

热门好书《戚月-顾淮》由著名作者二爷著作的言情小说,文中主角是戚月顾淮言辞,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即使是大佬破产后,她竟然要包场庆祝,还要带走他!……酒店里,戚月踮脚,红唇贴在他的耳侧,“顾淮,听说你要下……啦!”“既然这样,那你先把合同签了!包月还是包年?”第二天,她一脸懵的扯住破碎的长裙,想起昨夜挨过的“毒打”,作为金主爸爸,不敢流下委屈的泪。后来,他住进了她的家里,让她揣上了最靓的崽。全城皆知,大佬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热门好书《戚月-顾淮》由著名作者二爷著作的言情小说,文中主角是戚月顾淮言辞,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即使是大佬破产后,她竟然要包场庆祝,还要带走他!……酒店里,戚月踮脚,红唇贴在他的耳侧,“顾淮,听说你要下……啦!”“既然这样,那你先把合同签了!包月还是包年?”第二天,她一脸懵的扯住破碎的长裙,想起昨夜挨过的“毒打”,作为金主爸爸,不敢流下委屈的泪。后来,他住进了她的家里,让她揣上了最靓的崽。全城皆知,大佬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戚月-顾淮免费全文阅读作者二爷小说

第1章跪下,叫爸爸

朋友圈里万年躺尸的死对头言辞,居然发了有史以来第一条动态,戚月按捺不住好奇心,手指一滑,点开了。

随即就看到了震慑眼球的三个字求包养。

戚月被这个发展惊得手机都没拿稳,“啪”地一声砸在了鼻梁上,倒不觉得疼,就是震惊,无以复加的震惊!

她立马拨通好友棠溪的电话,“顾淮破产是真的啊?”

“那可不,法院宣告的消息。”

棠溪的律所之前和顾淮的公司有着长期合作,连她都这么说,那这消息肯定是真的了。

这一瞬,戚月说不出心底究竟是什么滋味。谁能想到呢,天子骄子顾淮,一个从公司成立到上市只用了两年时间的商业奇才,竟然真的就这么破产了。

这样骄傲的一个人,得被人逼到什么份上,才会在朋友圈里发这样一条自降身价的消息?

戚月怀疑自己眼花了,又点进他的朋友圈刷了一遍。这次不光刷到了求包养,还刷出了新动态跳楼价,速来,下面附带着一个精准的酒吧定位。

戚月沉默半晌,不对啊,破产的可是她的死对头,她难道不该高兴吗?就顾淮那长相,公然求包养,那上赶着前去撒钱的人,不得踏破门槛?

这么热闹的场面,她怎么能缺席呢!

戚月点开一个名为浪花一朵朵的微信群,连发了十个大红包:姐妹们,纯色酒吧走着,为了庆祝姓顾的顺利破产,今晚音姐包圆儿了!

群里一下就炸了,冒泡的比比皆是,说什么的都有。戚月一概不管,直接约了棠溪在纯色见面。

纯色是本市最知名的销金窟,古色古香的装修,一点也闻不到现代人浮躁的气息。这里的桌椅都是用金丝楠木制成的,说是寸土寸金,一点也不为过。

棠溪赶到纯色时,戚月已经喝嗨了。她穿着一条复古红色吊带连衣裙,坐在桌子上玩酒瓶子。齐耳的短发干净利落,除了那抹红唇以外,看不出任何妆容遮盖过的痕迹。那张素净的小脸,比海报里精修过的女明星还要漂亮。

棠溪随手捡了一件外套,扔在她腿上,“开这么高的衩还坐这么高,不怕走光啊?”

就这双匀称白皙的大长腿,别说是男人了,棠溪作为一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

戚月这小妖精啊,就是勾人而不自知。她扯了外套盖在腿上,直接换成了侧躺的姿势,“小棠溪,你来啦?”

棠溪白了她一眼,“几个菜啊,醉成这样。”

“我这不是高兴嘛!”

戚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吧台主持人的话筒抢来了,拿起话筒就冲着全场大喊了,“今天!为了庆祝我的死对头顺利破产,我决定!今晚!在座各位的消费,全部由我本人买单!”

场内只安静了一瞬,紧接着就爆发了热烈无比的欢呼声。这里三分之一的人都是得到风声前来看热闹的,毕竟高岭之花顾淮跌落神坛,这种热闹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凑到的。

想当初,就连本市首富书家大少爷都唯他马首是瞻,这种神级人物,竟然说破产就破产了,多邪乎啊!

棠溪哭笑不得的揪起戚月的脸,“从高中算起,你和顾老大也做了十来年的死对头了吧?你就不能趁早收手吗?”

戚月慵懒一笑:“那不行,怎么也得等到他给我跪下叫爸爸吧!”

“回家洗洗睡吧姐姐,梦里啥都有。就顾老大那朵孤清冷傲的高岭之花,就算跌落神坛,那也是一株袅袅独立众所非的空谷幽兰。”

“屁的个空谷幽兰!他都在朋友圈公开求包养了,我看撑死了也就是朵大白莲!”

“什么?”棠溪震惊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她迅速摸出手机翻看顾淮的朋友圈。

上面一如既往地显示着三天可见,棠溪把手机屏幕朝着戚月面前一怼,“老子信了你的邪。”

戚月摇摇晃晃看了半天,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她不相信自己再三确认过的朋友圈是幻觉,于是摸出自己的手机,划了划,“喏,你自己看!”

棠溪接过来一看,顾老大的朋友圈里还真躺着两条动态,关键是,最新的那条动态上,还有一个纯色酒吧的定位。

棠溪瞳孔瞬间放大,“我去!顾老大也在”

这时,有人从二楼下来,鬼叫了一声:“卧槽,老子肯定喝多了,居然看到顾老大了!”

戚月猛地抬起头,踹了那人一脚,“让你少喝点你不信,都喝出幻觉了吧!”

戚月刚来的时候就在酒吧绕了一圈,没找到顾淮,还以为他在朋友圈留的定位是假的。这会儿喝多了,一时把自己前来的目的都给忘了。

“那幻觉也太他妈真实了吧!就冲老大这长相,你觉得我有可能认错吗?”说话的这位名叫齐真桢,一位喜男不喜女的28岁男青年。他对顾淮的崇拜由来已久,几乎可以追溯到十三、四岁。

他兴奋地说:“对了,还有个女的,手里拿的是车钥匙,就跟在老大身边,好像在说什么包一个月多少钱。”

喝飘了的戚月,总算记起来自己来纯色的目的了。

她“蹭”地一下站起来,“他在哪儿?”

“二楼”,齐真桢扯着戚月的袖子,“音姐,你说老大他不会真要下海做那吧?”

戚月一记冷眼扫过去,“咋?看不起做那的?”

“那哪儿能啊!”齐真桢摩拳擦掌,“我就是好奇啥条件才能把他给包了,你想想,就那长相、那身材啧啧,那技术肯定也不会差。要是给他当金主,让他干嘛就干嘛,那多刺激!”

戚月怀疑自己喝了假酒,竟觉得这个提议有点诱人。她啪的一声放下酒杯,“我不比你有钱点啊?要包也是我先包嘛!”

棠溪惊叹这几个狐朋狗友的脑洞,忍不住怼了句,“那去去去,你们拿着号码牌,排队去”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刚刚还懒散坐着的戚月,突然爬起来,站直了身子,做出一副要敬礼的样子。

紧接着,戚月拿着话筒朝楼梯口吼了一句,“喂!顾淮,听说你要下海做那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55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