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小说万人迷竟是我自己路行苏现全文阅读

奶油草莓处女作成了热门小说《万人迷竟是我自己》由奶油草莓,主角路行苏现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人,一条路,人在途中,心随景动,从起点,到尽头,也许快乐,或有时孤独,如果心在远方,只需勇敢前行,梦想自会引路,有多远,走多远,把足迹连成生命线。2021年11月15日00点23分

奶油草莓处女作成了热门小说《万人迷竟是我自己》由奶油草莓,主角路行苏现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人,一条路,人在途中,心随景动,从起点,到尽头,也许快乐,或有时孤独,如果心在远方,只需勇敢前行,梦想自会引路,有多远,走多远,把足迹连成生命线。2021年11月15日00点23分

小说万人迷竟是我自己路行苏现全文阅读

萧蒙的背影匆匆远去,屋内,几人面面相觑。

太子的眉头紧紧拧着,他看着那位十分面熟的老太医,在心里思索着对方的名字,好半天,才从记忆里挖出这位其貌不扬的太医的名字。

他道:“你叫李旋对吗?——李太医。还有秋太医,你们先看顾着杜小姐。”

“至于其他几位太医……”他温和地道,“请跟本殿来,有些事情得交代一下。”

几位太医对视一眼,心知是今日自己听到的秘密太多,太子这是要封口了,皆是十分配合——当然也不敢不配合——连声道不敢。

那可是太子,现如今的储君,未来的皇帝陛下。

即使如今皇帝式微,这里不还有个如日中天的萧王么?

是以,即使他们不给太子面子,也得卖萧王一个人情,在宫里待过的人对这些事总是十分敏感,谁知道日后会是怎么样的场景?谨慎一些总没有坏处。

太子带着人走出房门,离开时,太医们纷纷回头望去,那个让他们心惊胆战了一天的少女正躺在黑衣侍卫怀里,她惨白的脸颊上浮着高烧造成的、不正常的红晕,嘴唇一张一合地喃喃着什么,仔细一看,口型是一个“疼”字。

……也不知道那个人是有多恨太子,下了这么狠毒的毒药,却阴差阳错地害了这个可怜的少女。

有太医向她投去怜悯的目光,然而更多的太医,却用一种暗含敬畏的眼神偷偷向杜阮投去一瞥。

当今最有可能荣登大统的两个男子,一个为她神思不属,抛下太子的矜贵亲自警告他们为她封口,另一个为她直接提剑闯宫门,看样子不把皇宫闹得天翻地覆不会罢休,血溅皇宫也要为她报仇。

如今时局动荡,皇帝与萧王斗得你死我活,谁也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方,但在这一刻,所有亲历过今天这遭变故的人都明白了什么:无论未来是哪一方谁赢得王座,至少她……绝不会输。

秋半夏也向杜阮投去一个复杂的眼神,但她低着头,垂下的鬓发便恰到好处地掩住了她的侧脸,让那个飞速掠过的表情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先开窗透气。”她指挥龙凌,“既然是熏香类的毒药,就先透风散去药性。”

她熟练又麻利地接过龙凌抱着的杜阮,挪开他的手看杜阮的脖颈:“我看看伤口……”

“去我带来的药箱里那金疮药——白瓷瓶系着红丝带的那个。”秋半夏对迎春道,“药箱我放在院子里了。”

“李太医,能否出去向王府的侍卫们要些纸笔来?”秋半夏又对老太医道,“您见过这种毒药,若是可以,就把毒药成分或是治疗方法写在纸上,杜阮小姐身体情况特殊,药的用量还需要再细细商量。”

她一个人就将屋里的众人指挥得团团转,她态度自若,众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纷纷照做。

不过,这个“众人”里并不包括龙凌。

他本来安静地跪在杜阮的窗前,秋半夏指使他去开窗时,他才站起身,但秋半夏紧接着让迎春和李太医都离开,他又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

秋半夏坐在杜阮的床边查看伤口时,他就那样紧紧地盯着秋半夏的动作,眼睛一眨不眨。

秋半夏看了他一眼,没太放在心上,随口命令道:“快去开窗。”

龙凌说:“小姐床前不能离人,等迎春回来。”

秋半夏笑了:“怎么,不相信我?太子殿下和萧王爷可都……”

龙凌却根本没有看她,只是紧紧盯着她的手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毫不避忌地直言道:“我只相信小姐。”

言下之意,便是他连太子和萧蒙都不放在眼里,只会听杜阮的话。

秋半夏一顿。

“好吧。”她耸了耸肩,毫不在意地说,“反正等他们回来也要不了多久。”

说着,她若无其事般微微侧过身体,在无人看见的角度,悄无声息地将袖子里已经推到手边的药丸重新推回了袖子里。

没过多久,迎春也双手提着药箱回来了:“秋御医,我把您的药箱也带进来了,会方便一些。”

“我的药箱有点重,辛苦你了。”她含笑道,丝毫没有架子,也闭口不提之前自己与龙凌发生的冲突,只说,“去把门窗打开,通风散气吧。”

迎春也不问为什么,“哎”了一声,手脚麻利地撑开了窗户,又问:“秋太医还有什么吩咐吗?”

秋半夏摇摇头,道:“我先给杜小姐包扎一下。”

她刚伸手从药箱里取了金疮药,那一头始终沉默地如同一根石柱的龙凌便开口道:“我来。”

“也可以。”秋半夏说,“但你知道怎么包扎吗?”

龙凌点头,他当然知道,毕竟作为暗卫,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受伤都是家常便饭,他包扎的手法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秋半夏也不计较,直接将药给了他,毕竟在包扎的药上下毒,这手段也太低级了,她又不是没有脑子,自然不想引火烧身。

李太医拿着一张写满了字的纸和笔进来:“秋太医,治疗方法和所需的药材我已经写在上面了,你看看还有什么要改的。”

秋半夏接了纸,却没有仔细看,而是先递给龙凌和迎春:“你们看看。”

龙凌也很坦然地接过了纸,细细查看:那纸上写了几种药材,虽然他并没有学过医术,但因为常跟着杜阮,也知晓一些最基本的。

而治疗方式也没甚出彩离奇的,无非是最寻常的汤药辅以针灸,没什么出格不妥之处。

“药材还得再讨论一下。”秋半夏点着下巴,“杜小姐体虚,这方子里有不少药性烈的,例如金盏花、川贝草和天山莲……须得换成其他药性相近的温和药物。”

“虽然药效不会如原方子那么好,但稳妥起见,谨慎一点不是什么坏事。先换温和的药材来顶着,再看杜小姐的反应,一点一点慢慢换回来也可以。”

秋半夏说着,与李太医商谈了一会儿,主要是替换药材的选择和药量的把握。

他们的对话中大多数是一些龙凌和迎春都听不懂的名称,但两人还是很认真地旁听,在心里将他们之间的对话记了下来。

足足过了三刻钟,两人才敲定了细节,重新写出一副方子给迎春:“小火慢熬三个时辰,若无意外,服下这一副药她就能醒来了。”

“只是……”秋半夏担忧地说,“可能短时间内会留下一些后遗症。”

“怎么说?”两人霎时间紧张起来。

“别担心,只是短时间的。”秋半夏解释道:“杜小姐如今状况,再不醒来我怕她还会自残,第一幅药便加大剂量,先刺激她清醒过来再说其他。”

“但是,快速的清醒会导致一些后遗症——例如会,她可能会分不清楚梦魇与现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61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