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黄猛俞伟全文免费阅读

黄猛俞伟是作者老和尚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黄猛俞伟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军事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尖兵》主人公叫黄猛俞伟,是作者佚名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正在掌中云火热连载中。黄猛,出生于军人世家,全国五大王牌师876师师长黄野第二子,从小跟随哥哥黄潜刻苦训练,但是渐渐长大的黄猛并不想像父亲、哥哥一样成为一名军官,他只想过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天性好斗的黄猛在迪吧打架伤人,被父亲严管,强行送往部队接受锻炼,他的班是当年在演习中让876师颜面尽失的尖刀班,黄猛的军人生涯究竟如何继续

黄猛俞伟是作者老和尚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黄猛俞伟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军事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尖兵》主人公叫黄猛俞伟,是作者佚名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正在掌中云火热连载中。黄猛,出生于军人世家,全国五大王牌师876师师长黄野第二子,从小跟随哥哥黄潜刻苦训练,但是渐渐长大的黄猛并不想像父亲、哥哥一样成为一名军官,他只想过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天性好斗的黄猛在迪吧打架伤人,被父亲严管,强行送往部队接受锻炼,他的班是当年在演习中让876师颜面尽失的尖刀班,黄猛的军人生涯究竟如何继续

黄猛俞伟全文免费阅读

《尖兵》第12章免费阅读

两个人静静的站着,摆出一模一样的姿势,其实两人学的招术并不一样,林雨学的是散打,黄猛学的是格斗,一种直接有效的杀人方法。黄猛狠狠的盯着对面的林雨,微角露出丝丝的微笑,对面的林雨显得很淡然,古井不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冷,很冷的感觉,说也不也清楚。

操场之上,一阵风吹过,操场四周的树木一同摇摆了起来,枯黄的叶子随着风的扯拽不甘心的离开了树枝,晃晃荡荡的飘了下去。新兵们眯起了眼睛,风带起了一阵灰尘袭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黄猛忽然就动了,在风沙迷眼的一刹那间黄猛朝着林雨扑了过去,对于黄猛来说,不管对面是谁,他都敢强攻,他就这个性子,他喜欢用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打倒对手,通过凶狠的攻击从头到尾的压制住对手,黄猛的拳出如风,右拳直接击向林雨的咽喉部位,黄猛对于林雨毫不客气,背后偷袭自己,打伤自己的兄弟,这都是黄猛所无法忍受的。

林雨似乎没有受到灰尘的影响,应对十分迅速,后腿挺直,立左臂格挡,身体重心前压,能让自己靠身体的惯性作用抵消黄猛击打过来的冲击力,黄猛重重的一拳击在林雨格挡的左臂上,一击即收,左脚已经迅捷无比的踢向林雨档部,黄野用的是格斗术里面最凶狠的招术,一击致命的招术,林雨侧身闪避。黄猛右摆拳如影随形,再次攻到。林雨无耐再次挥左臂格档,左臂又一次遭受重击。

几个动作快如闪电,一旁的新兵们刚刚从灰尘的袭击中恢复过来,黄猛已经完成了一组攻击,在场新兵没有几个人能看清刚才黄猛的动作,而许成功是看清楚的一个,许成功时刻关心着黄猛,他的兄弟,盯着黄猛的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许成功看着黄猛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着林雨感到特别的解气,不由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训练,以后要像猛哥一样,打的对手没有还手之力。

林雨还没有从左臂疼痛的感觉中恢复过来,黄猛一记势大力沉的右鞭腿袭到,林雨平静的脸上瞬间有了一丝惊愕,惊愕的表情一闪即逝,林雨咬紧牙关两臂并拢,挡向左侧,重重的一腿震的林雨重心失去平衡,林雨急忙调整全身的重心平稳,黄猛一记左后鞭腿攻到,匆忙抵挡的林雨直接被这记鞭腿击中脸部,整个人侧飞了出去。一旁的新兵们大声叫好,如果下午黄猛与两个班长的对攻,那短暂的几次交锋让新兵们感觉到速度极快的话,那刚才的打斗则是结合了速度与力量的进攻,下手凶狠,直击对方的致命部位。几次强攻打乱对方的节奏,一击而中。

新兵们真正懂搏击、格斗的人并不多,他们叫好只为黄猛勇猛霸气的进攻,一往无前的气势。

林雨慢慢的爬起来,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双手置于胸前,再次摆出散打格斗的基本势,脸色依旧平静,只是眼里多出些许精光。

黄猛脸上的笑意更浓,看着浑身泥土的林雨冷笑不止,黄猛转过身去,“你也就从背后偷袭的水平,面对面交手,你没有任何的机会”,看着傲然转身的黄猛,林雨摆着姿势一动不动,紧盯着背对着他的黄猛,半晌,林雨看黄猛毫无动手的迹象,很明显是让自己先攻,林雨冰冷的声音说道“我不会和背对着我的人动手,敌人除外!”,说完林雨放下双手,恢复站立姿势。

黄猛嗤之以鼻“你装什么装,你下午偷袭的动作不是挺利落的!”

“下午你动手攻击连长,再和班长搏斗,你就是敌人,对付敌人,我会不择手段,现在”林雨停了一下,“你不是,我们还是战友,战友切磋,我不会下黑手”说完这句,林雨傲然抬头,看也不看黄猛一眼。

黄猛转过身来,紧盯着这个冷漠的家伙,黄猛忽然感觉这个家伙也不是太可恶,但是黄猛回头看到许成功那单薄的身体被两个战友扶着,就怒火中烧,黄猛紧握双拳“既然你说的这么好听,那我就正面再跟你切磋切磋,嘿嘿”。林雨也随即摆好姿势,两个人再次对上。

“住手”“住手”,二个声音同时响起,杨天照和范子信几乎同时喊道。开完会回来的杨天照、范子信看到这里围了一圈新兵就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走近一看,黄猛、林雨二个家伙正如同两只斗鸡一般的互相瞪着对方,对面林雨的身上满是灰尘,嘴角还带着丝丝血迹,面无表情,神色冷傲的紧盯着黄猛。而黄猛面带微笑,身体微弯,保持着随时都能进攻或者防守的姿势,冬常服紧裹在黄猛的身上,紧绷绷的,里面塞满了黄猛强壮的肌肉。

“黄猛,你干什么,还对战友搞打击报复”杨天照怒斥道。

黄猛神色平静的看着杨天照,一旁,杨天照板着脸,额上隐隐有青筋浮现。黄猛忽然突然轻笑了起来“班长,搞这么严肃干嘛,我哪是对他打击报复啊,我们这是在切磋,切磋切磋。”

“有你们这样切磋的”范子信气乎乎的说道。

“班长,别生气,愁眉苦脸很容易变老的”黄猛转过头对着十班长范子信说道。“班长,我们真的在切磋,不信你问问其他战友!”黄猛的脸上笑容依旧,一旁的新兵不断的点头,就连十班的新兵也在点头,两个班长不由气苦。

范子信回过头看着满身灰尘,嘴角有些许血迹的林雨“林雨,你说,刚才怎么回事!”

“班长,新兵里面好像就我与他两个学过散打格斗之类的武功,我们两人刚才只不过想切磋切磋,互相学习罢了”林雨的声音虽然冷冷的,但是这句冷冷的话,却让一旁所有的新兵都惊奇的望着他,特别是黄猛,黄猛觉得这世道完全变了,自己已经落伍了,这人生观、世界观的问题变的太快了,先是连长忽然当然全连班排长的面向他道歉,弄的好像自己打他还打对了一样,再到现在被自己打趴在地上的人在班长面前替自己说话,黄猛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想想,到底是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还是世界变化太快,跟不上时代了,自从到部队来了以后,古里八怪的东西,已经让黄猛觉得自己有点像火星来的一样了。

听到林雨说的这句话,范子信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开口。杨天照怒极而笑“切磋,好啊,切磋,怎么样黄猛,要不要我们两个也来切磋一把。”

黄猛听到这句话再也没有时间考虑到底是他们脑子坏掉了,还是自己是从火星来的,脸上的笑容早不知道跑哪去了,黄猛苦笑着对杨天照说道“班长,你就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还想留着这条命回家呢,你就放过我吧!”。一旁的众人忍俊不禁。

杨天照狠狠的瞪了黄猛一眼,“你小子不要跟我油嘴滑舌的,别以为平时不说你,我就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下次你要是想找人切磋,就来找我,你要是再敢找人切磋,嘿嘿,你走着瞧”。

正在这时,连队的集合哨响了,杨天照随即喊道“集合”。

新兵八连的全体人员集合在食堂的门口,周桂联站在队伍的前面,双手平举,喊到“头顶边关月,预备—起”“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当兵走四方,时刻听召唤,爱心……”新兵们入伍这段时间以来,指导员利用晚上看过新闻联播以后的时间教了几首军歌,尤其是这首爱国奉献歌,战士们最为熟捻,这首歌不仅旋律好听,歌词也特别的有含义,新兵们一学即会,几次下来,已经唱的有模有样,不过新兵们那干鸭子一起乱哄的声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特别是队列里面光张嘴不发音的黄猛,黄猛觉得这帮人喝歌实在比池塘里面一群鸭子受到惊吓乱叫的声音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看到站在队列前面指手画脚指挥着新兵们唱歌的连长周桂联,黄猛仿佛看到一头大猩猩拿着树枝在指挥,那样子有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好在歌不是很长,一曲吼完上气不接下气的新兵们在连长的指挥下一列列的走进饭堂,桌上放着3菜一汤,劳累一天的新兵们如狼似虎一般的扑了上去。……

夜晚,躺在床上的黄猛想到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怎么也无法入睡,脑海中如同放电影一般的闪过一幅幅画面,黄猛的心里有一点点烦燥,黄猛忽然感觉到部队这种从吃饭到睡觉没有一件事不受纪律约束的生活真的很烦,特别是对他这种自由自在惯了,以前没事还到迪吧喝喝酒泡泡妞的人来说,整天除了训练就是吃饭、睡觉的生活实在乏味无比。

窗户外面风呼呼的吹着,让紧裹着被子睡觉的新兵们觉得更加的寒冷。

黄猛静静的看着相片中的母亲,黑暗中只能看个模糊的影子,但是黄猛凭着这么多年来的感觉好像看到了母亲那亲切的笑容,那明亮的眼睛,黄猛深吸了一口气,将照片压在枕头底下,但是过了半天,黄猛也没有睡着,黄猛觉得自己是雄性激素分泌过多,影响了生物钟了,都几点了还不想睡觉。想着想着,黄猛干脆穿着马裤背心就跳下床来,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心想做累了总该要睡觉了吧。

一个、二个、三个……慢慢的,黄猛数糊涂了,身上的汗水越积越多,慢慢的在全身突出的肌肉上布满了一层小水珠,水珠三三两两的积在一起,渐渐的汇聚成一滴滴粗汗,然后须着黄猛的肌肉滑下,滴往地下,渐渐的,他不知道到底已经是三百四十一个了,还是四百三十一个了,但是黄猛听到了自己如牛一般呼呼的喘气声。黄猛也不管了,只管着往下做吧。

“猛哥,你在干嘛”不远处,睡的迷糊糊的许成功被黄猛如牛般喘着粗气的声音吵醒了,看到趴在地上不停做着俯卧撑的黄猛,许成功轻轻的问道。

“我在想,班长严令禁止我再找十班的那个家伙报仇,我该怎么整他,就这样放过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黄猛说着说着,一不留神,双手一软“嘭”的一声,趴在了排房里冰冷的水泥地上,尤其是那里还有滴下来未干的汗,让黄猛十分难受。

“猛哥算了,下午你不是收拾那家伙了么,嘴都打出血来了,也扯平啦”许成功心里很感激,猛哥三更半夜尽然因为想办法替自己出气而睡不着,这样的兄弟,到哪里去找。

排房另一头上铺的那个家伙开口了,原来班里面的新兵都被黄猛刚才哼兹哼兹的动作吵醒了。

“猛哥,想出气还不简单,那家伙上次队列考核不是全连第一么,你以后每项都拿第一,每次都把他压在下面,郁闷死他!”

坐在床边,一边擦着汗,一边喘着粗气的黄猛听到这话惊叫了起来“对呀,高,实在是高,不能揍他,我还不能换着花样的打击他,他不是这次队列拿第一么,我下次就把第一抢过来,以后有什么比赛我就把第一抢过来,我郁闷死他”,想到这里黄猛乐了,我就不信没办法治你。

黄猛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很好,老拿第一的人,对那个第一有着很强的虚荣心和满足感,这要是抢了过来,那小子肯定痛苦不已,这要是以后第一都被我抢了,估计那家伙也快疯了,想着想着,黄猛疯狂了起来,我不仅自己要拿第一,我还要让我的兄弟们都超过他,黄猛的眼睛看到了不远处的躲在被子里睡觉的许成功,对,让许成功也超过那小子,哈哈,全班的人都超过那小子,活活气死他。

“起来起来,都起来训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72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