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风雪不问归途免费在线完本主角宋寻香陆凉莞的小说

《风雪不问归途》(连载中)又名《宋寻香陆凉莞小说》免费小说阅读,主角:宋寻香陆凉莞,作者:野猪上树,风雪不问归途小说讲述了:《风雪不问归途》小说主角是 陆凉莞宋寻香 全文讲述了:她视他为信仰,鲜血淋漓的跪着也要来到他身边。 她放弃所有嫁给他,自以为是幸福的开始。 可是她不知道,他带着血海深仇而来。 陆凉莞高傲,矜贵,俊美,权势滔天。 万般都好,只一点,不爱她。 他送她家破人亡,身败名裂,冷眼旁观她的狼狈与绝望。 他用尽办法报复她,折辱她,他以为他不爱的。 宋寻香也这么觉得,直到她病危那天。 她淡笑着问他,

《风雪不问归途》(连载中)又名《宋寻香陆凉莞小说》免费小说阅读,主角:宋寻香陆凉莞,作者:野猪上树,风雪不问归途小说讲述了:《风雪不问归途》小说主角是 陆凉莞宋寻香 全文讲述了:她视他为信仰,鲜血淋漓的跪着也要来到他身边。 她放弃所有嫁给他,自以为是幸福的开始。 可是她不知道,他带着血海深仇而来。 陆凉莞高傲,矜贵,俊美,权势滔天。 万般都好,只一点,不爱她。 他送她家破人亡,身败名裂,冷眼旁观她的狼狈与绝望。 他用尽办法报复她,折辱她,他以为他不爱的。 宋寻香也这么觉得,直到她病危那天。 她淡笑着问他,

风雪不问归途免费在线完本主角宋寻香陆凉莞的小说

六月的阴雨天,宋寻香一个人从医院出来。

她手里抓着一张报告单,脸上神色迷茫甚至呆滞。

脑癌晚期,她很久就要死了。

想了很久,一直到回家,她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呢?

作为医生,她生活一直是非常养生的,但是看着满天的大雨。

她实在熬不住了,苍白瘦弱的女人一个人对着大雨,喝了一整瓶的红酒。

到半夜,那个不爱回家的男人才 迟迟归来。

“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冷漠矜贵的男人穿着非常工整的黑色西装,鬼斧神工的脸上是她看了六年的厌恶神情。

年少相识,她十八岁嫁给他,如今结婚六年,他依旧不喜欢她。

宋寻香叹息一声,“陆凉莞,这么多年,养条狗都熟了,你对我真是十年如一日。”

说完她笑了下,自嘲意味浓重,想起医生说她只能活三个月的话。

她决定放手一搏。

陆凉莞斜靠在楼梯扶手上,整个人显得修长挺拔,暖黄色的灯光将将驱散一些他身上的冷肃气息。

这个男人是陆家首席执行官,九岁被家族定为下一任继承人。

十六岁开始创造属于他的商业帝国,他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当年陆家失火,陆凉莞父亲身亡,母亲重伤成为植物人,整个家族一时间风声鹤唳。

她真的太喜欢他了,所以求着父亲帮他,少女思春,当时满眼都是那个少年郎。

他跟她求婚,只一句话,她嫁了。

当时以为的幸福开始,没想到是丧偶式婚姻的前奏。

宋寻香几步走过去,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一手搭在扶手上,将他困在自己与楼梯之间。

“我已经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娶我,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做到一个丈夫应该做的事。”

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陆凉莞向后靠着,手肘搭在身后的扶手上,带着微不可查的讥诮看着她。

“什么是一个丈夫应该做的事?嗯?你教教我。”

宋寻香一把拽住他的领带,迫使他低下头来,或许真的是酒壮怂人胆。

这样的事,之前打死她都不敢的。

“吻我,爱我。”

男人眉头一挑,手臂揽住她细软的腰肢,低头在她耳边呢喃。

“这么着急?”

他轻笑一声,随即一把推开她,脸上没有半天情绪,对着跌倒的宋寻香冷淡开口。

“同一个玩具玩久了,没兴趣,你自己解决吧。”

宋寻香跌倒几个台阶,跪坐在地上,那个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如之前的日日夜夜的折辱她。

“宋家大小姐,这么浪荡不满,难道要我找人帮你吗?”

当初结婚陆老爷子给了宋寻香陆家15%的股份,宋寻香知道,这是陆凉莞这么多年不离婚的原因。

膝盖疼痛,她忍着站起来,让自己不过于狼狈,她低头微微闭上双眼,下了决定。

“陆凉莞,三个月,你把我陪高兴了,股份我给你。”

男人神色不太好看,这说的他好像是出来卖的。

他跟宋寻香凑合这么多年,更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那些股份。

“如你所愿。”

他像是妥协,但是那冷厉的眼眸中怎么也不是一回事。

男人一把抱起她回了卧室。

他身体力行的“伺候”宋寻香。

即使疼痛过多,她也一声不吭,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黑夜中谁能看到她的眼泪横流?

第二天醒来,陆凉莞已经离开。

她自从嫁给他,就变成一位全职太太,最后的时间她不想再浪费在花花草草上。

忍着身体的不适,她亲自煲了汤,养胃的,那个男人工作起来废寝忘食,应酬又多,一早就把胃糟践坏了。

她不经常去他的公司,是被一个穿着鲜亮的女人接引上去的。

不是到总裁办,是会客室。

宋寻香察觉出不对劲,站起身往外走,“我要去总裁办,不是这。”

助理一脸为难,“宋小姐,总裁他现在不方便。”

她叫她宋小姐。

结婚六年,几乎没人知道,她活的像个见不得人的小三。

宋寻香昂首挺胸,再怎么也是高门贵女,要论盛气凌人,她不是不会。

“我不管他有什么急事,你说的不算,我得亲自去看看。”

一路她做了各种猜测,没有注意到那个助理悄悄给什么人发了消息。

直到站在他的门口,她听着里面另一个女人的娇笑。

“莞哥哥,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喜欢过宋寻香吗?”

男人冷声,“没有。”

女人娇笑,“哎呀,看你这表情,是有多讨厌她啊。”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她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为她那种人掉一滴眼泪,都是我自甘下贱。”

“莞哥哥,我们背着她这样,要是让她知道了……”

宋寻香再也听不下去,转身夺路而逃。

他们这样是哪样?什么事是一男一女要背着她做的?

女人像个游魂,飘荡回家。

陆凉莞不爱回家,无数个他不在家的日日夜夜她多数彻夜难眠。

却是怎么等,都等不回他,如今她再也不想坐以待毙了。

在他离开的一周后。

她去买了那个男人爱吃的菜,做了一桌他喜欢的菜色。

宋寻香最终拨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

“凉莞,你回家吃饭吧,我做了你爱吃的。”

那边传来翻阅文件的声音,与男人一声漫不经心的,“好啊。”

两个字让宋寻香雀跃不已,那边的男人眼底闪过一道戏谑的冷光。

希望到时候她还能笑的出来。

没多久,门口传来停车声,宋寻香很高兴去开门。

结果,与对面走来的精致女人四目相对,她手里挽着的,是她丈夫的胳膊。

宋寻香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殆尽,她缓了下,尽量平稳的跟那个男人说。

“陆凉莞,你不要太过分。”

男人神色冷淡,面对她就像面对自己家一个佣人。

他对一旁的女人反而关怀备至,“馨予,小心台阶。”

他一手放在她后腰的位置,小心护着她,是个非常温柔且绅士的做法。

赵馨予!为什么哪儿哪儿都有她?!!

好好的去做她的影后不好吗?从以前到现在,为什么非要抓着陆凉莞不放呢?

门口就这么大地方,宋寻香几乎在几秒内把自己身上披上冷硬的铠甲。

她一手撑住门框,冰冷的看向那个女人。

“不好意思,”她冷峭的笑了一声,“我们家不欢迎你。”

她随手一指外面,“路在那,好走不送。”

陆凉莞眉头一皱,气势徒然冷肃起来,“张叔!”

张管家应声而来,“少爷。”

陆凉莞看都没看宋寻香一眼,“教教夫人规矩。”

宋寻香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管家毫不客气的把她一路硬拖到后院。

他拿起水管就朝她身上冲水,冰冷的水打在身上,让她看起来狼狈不堪。

陆凉莞特意让所有佣人围观。

她被两个身强力壮的女佣狠狠压着跪倒在地上,他在逼她认错。

水势停下,赵馨予红裙摇曳的走到她身边,低声问她。

“小贱人,服了吗?还敢跟我抢吗?”

宋寻香冷笑一声,“服你?”

“你是想让我服你的不要脸,还是服你的又骚又恶毒?”

她状似不解的问赵馨予,惹得那女人脸色阴翳。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赵馨予矜贵的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的蔑视她一眼。

“我这次回来,可没打算走了,莞哥哥没跟你说离婚的事吗?”

“你难道不好奇他不在家的时候住哪里吗?宋寻香,他跟我在一起。”

当初是宋父出手逼走赵馨予,如今宋家处境大不如前了。

“我睡了你老公,你能拿我怎么办?嗯?”

宋寻香眼眶都红了,她也咬紧牙关,猛地挣脱束缚一把扑倒赵馨予。

“啪”的巴掌声在她引以为傲的脸上不绝于耳。

“赵馨予,狗急跳墙你不知道吗?你父母没教你做人是吧,我教你!”

反正都没几天可以活了,她还怕什么?

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猝不及防之间宋寻香被人一脚踹翻。

她狼狈的倒在地上,回身只见陆凉莞心疼的把外套披在赵馨予的身上。

他一把抱起赵馨予上楼,却把她扔在这冰冷的地面。

“张叔,带夫人到书房。”

书房,她那么多年被惩戒的地方,宋寻香自嘲一笑。

这还不如想不起她。

连个换衣服的空隙都没给她,到了书房时,陆凉莞已经坐在办公桌后。

男人靠在椅子里,一只手轻点着桌面,不见丝毫温情怜悯。

赵馨予不知去向,良久之后男人看向一旁的博古架。

都是当初宋寻香走遍了大街小巷买来讨陆凉莞欢心的小玩意儿。

“摔了。”他对管家淡淡道。

“啪”的一声,青瓷花瓶在她脚边碎裂,随后是一件接着一件的破碎。

最后摔无可摔之后,冷峻的男人对管家颔首,看向她,“我是不是之前对你太好了?”

宋寻香不言语,他点了支烟,一只手对着宋寻香虚虚的下压。

“让她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

管家马上会意,一脚踹在宋寻香的膝窝上。

她踉跄一步,猛地跪倒在密密麻麻的碎瓷片上,一只手下意识撑住身体,被划得鲜血淋漓。

一瞬间,女人疼的脸色苍白,疼到颤抖着喉咙,却连一个疼字都喊不出口。

看向逆光的陆凉莞,在浅淡的烟雾笼罩中,那人好看的宛如谪仙。

但此时在宋寻香眼中,他是索命的厉鬼。

她那么那么喜欢的人,就是这样对她的,她那些喜欢到底算什么?

他是怎么看待那些她掏心挖肺给他的喜欢呢?

年少相识,她费尽心力走到他身边,所有的温柔与爱都给了他啊。

他怎么能这么对她呢?寒流窜过心脏,心尖发皱,满腔空欢喜变得廉价又上不得台面。

“陆凉莞,你未免太过分了。”

她费力的吐出这样一句话。

男人吐出一口烟雾,眼睛里半点情绪也无。

“不知悔改,拖出去跪着,什么时候想明巴了再拖进来。”

张叔观察他的神色,小心的问,“要请医生吗?”

陆凉莞狠狠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请医生?她活着是命好,死了,那就是活该!”

管家不敢再问了,一路拽着宋寻香像是拽个破麻袋。

她被一路拖到陆家门口,这里是高档别墅区,整个山顶也只有十来户人家。

偶尔有人出来看到,顾及陆家权势,窃窃私语之后便走了。

血液顺着膝盖下的青石砖一路蜿蜒而下,失血过多让她身体越发寒冷。

一路冷到心尖上。

心里破了个洞,刮着凛冽的风,每一缕叫的都是陆凉莞的名字。

在她意识模糊的时候,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向她而来。

宋寻香心中酸涩,那个男人终究还是顾及她死活的。

第3章 我可以帮你

宋寻香在医院中睁开双眼后,看到身侧那个男人一愣。

他坐在椅子上低头看报表,一身简洁的白衬衣黑西裤,眼睛上带着一副细银边眼镜。

非常斯文儒雅的一个男人,是林宇深,不是陆凉莞。

她心下莫名失望。

男人跟他们住一个山头,不过很少回来,房子是家里人买的,他应该并不满意。

因为林宇深作为林家总裁,与陆凉莞从小就不对付。

她跟他一直没什么往来,没想到他居然救了她的命。

“林先生,非常感谢。”

救命之恩,只可惜她无以为报,就连这条烂命也该走到尽头了。

林宇深淡定的叫了医生给她再次检查,在恢复安静之后。

他带着惋惜的看着她,“脑癌晚期,双腿伤残,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宋寻香沉默,她没想过以后,因为她没以后了。

林宇深猜到她的想法,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小姑娘,现在医学发达,你要相信奇迹,而且,如果真的治不好,最后的时间你难道都要浪费在一个不爱你的人身上吗?”

温柔宽厚的男人叹息一声,“离婚吧,我帮你请全南城最好的律师。”

宋寻香沉默。

林宇深没逼迫她什么,像一个宽厚温柔的兄长,低头给她削了一个苹果。

他手艺非常好,果肉在他手中变成一个个可爱的小兔子,他甚至细心的每个小兔子上都插了一根牙签,方便她取用。

简直太过细心,她莫名就有点热泪盈眶,与陆凉莞相处十数年,他从来没有为她做过这种事。

“尝尝,应该会很甜。”

对面的男人浅笑着把果盘端到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她忍着那莫名酸涩的眼泪,尝了一口,“很甜的。”

心里有一块地方,似乎被莫名抚慰。

输完液,护士来拔针,可能是实习生,拔针的时候冒了些血。

宋寻香尚且在走神,一点血而已,她早已不是之前那个爱娇怕疼的女孩子了。

她在想陆凉莞,那个薄情的男人,想她跪在地上鲜血淋漓时看到他的那个身影。

冷漠的让她触目惊心。

她这辈子唯一的执念就是陆凉莞,她算的上聪明,但是却陆凉莞却没半点头绪。

越爱的人,越小心翼翼,她不知道该怎么了。

但是让她放手,那就是在剜她的心。

温热的手指压住手背上的创口贴,宋寻香回神茫然的看向林宇深。

他无奈又怜惜的样子,“疼不疼?”

一句话,她猝不及防就落了泪。

这个问题从来没人问过她,也从来没有人关心她这个问题。

在与陆凉莞的婚姻中,她仿佛是一个打不倒的巨人,不会疼,不会哭。

她自己似乎都忘记了,她其实会疼会哭的,她也是个人。

对面的男人似乎对这种情况没有处理经验,带着微末的无措,温柔又绅士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姑娘不需要太坚强。”

宋寻香哭的抽噎,可是她如果不坚强,早就被陆凉莞的冷漠与绝情打倒了。

她爱陆凉莞小半生,连命都可以给他。

她从没后悔过自己的决定,此时此刻她突然想到她被迫跪在满地瓷片上时,陆凉莞那个凉薄的神态。

她拔针流几滴血,这个数面之缘的陌生人都会问她一句疼不疼。

可是她被碎瓷片扎透膝盖,那个男人对她没有半句关心,甚至冷漠以对。

她好难受啊!

女孩子哭的忘乎所以,男人纵容让她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温柔的抚摸她的后背。

“肩膀借你,不要太难过了。”

柔软娇小的女孩子,他一只手就可以抱在怀里,哭的那么伤心。

林宇深忍不住叹息,下颌搭在她的头顶,心里一片湿热。

“离婚吗?”他问。

“你在说什么?”突兀的一道男声,含着深刻的冷厉。

这声音让宋寻香浑身一颤,她抬眼,对上陆凉莞冷漠阴郁的双眼。

他下颌微抬,一副目中无人的矜傲模样,嘴角带着嘲讽的冷笑。

“我说你最近怎么那么能闹腾,原来是找了下家?”

这话让林宇深眉头一皱,“陆总,慎言。”

宋寻香默默跟林宇深保持距离,在陆凉莞眼中就像心虚。

他讥讽的对视着林宇深,“没想到林总还有捡破鞋的爱好,真是够不挑食的。”

一句话,让宋寻香寒彻心扉。

在陆凉莞心里,她就是个被玩剩下的破鞋,还是上赶着凑过去的破鞋。

宋寻香眨了眨眼睛,所有眼泪收拢在眼眶里,她自作无畏的对林宇深笑着开口。

“林先生先去忙吧,我想单独跟他聊聊。”

拜托了,唯一对她散发善意的人,不要再目睹她的狼狈,让她保有最后一丝为人的体面吧。

林宇深看出她的想法,没有为难她,自动退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有需要可以找我。”

他留了手机号给她,从容的离开这里。

陆凉莞冷眼看着他们,“那么舍不得,看来宋寻香是把你伺候的很舒服?”

这露骨的羞辱,让她倍感难堪。

林宇深走过门口,矜贵的对他一笑,深含挑衅。

“如果她愿意,我随时欢迎她。”

陆凉莞缓缓收敛起脸上的笑意,目光如锋利的剑芒,阴翳,强势到令人不敢直视。

“林宇深,跟我抢东西,”他修长的食指轻轻的点了点对面那人的胸口,“你配吗?”

看似温和宽厚的男人以指尖轻轻拂了下被陆凉莞戳过的地方,像是拂走那不存在的尘埃。

“你的东西,”他笑了下,眼中的内容有些晦暗,“确定能守住吗?”

说完,不等陆凉莞回话,大步流星的离开,两人之间已然呈针锋相对之势。

宋寻香看着男人阴沉着脸走进来,有力的手指捏着她的脸颊。

“什么时候勾搭上林宇深的?说实话,要不然别怪我下狠手。”

他那样居高临下的冷眼看她,语气就像审问一个犯人。

可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不该被林宇深救吗?还是她不该活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74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