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离王,你家医妃又跑了!主角楚念昔夜非离全文阅读-离王,你家医妃又跑了!在线阅读

为大家提供《离王,你家医妃又跑了!》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豆豆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言情小说,主要人物是楚念昔夜非离,小说讲述了:她本是21世纪赫赫有名的战地医生,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处处受欺负,不受宠的丑颜离王妃?绿茶侧妃,白莲花堂妹,一个一个全来挑衅她?那要问她手中的银针同不同意了!至于某冷酷无情的离王,和离!当她拿着和离书,准备跑路,某离王将她堵在了墙角!“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你往哪里跑?”男人嘴角的弧度带着危险的气息。她一慌,亮出手中银针:“你……你别过来,你之前不是还说过想休妻的

为大家提供《离王,你家医妃又跑了!》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豆豆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言情小说,主要人物是楚念昔夜非离,小说讲述了:她本是21世纪赫赫有名的战地医生,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处处受欺负,不受宠的丑颜离王妃?绿茶侧妃,白莲花堂妹,一个一个全来挑衅她?那要问她手中的银针同不同意了!至于某冷酷无情的离王,和离!当她拿着和离书,准备跑路,某离王将她堵在了墙角!“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你往哪里跑?”男人嘴角的弧度带着危险的气息。她一慌,亮出手中银针:“你……你别过来,你之前不是还说过想休妻的

离王,你家医妃又跑了!主角楚念昔夜非离全文阅读-离王,你家医妃又跑了!在线阅读

楚念昔一脚跨进夜非离的院子,刚要进屋里去,一个穿着鹅黄裙衫的女子挽着秀丽的发髻,摇曳生姿地走了出来,正是上官嫣。

而刚才阻拦过自己的梁元,此刻也正站在屋内,眼神冰冷地盯着她,手正好放在剑柄上,那架势好像只要她有任何僭越的动作,那把剑就会立刻出鞘一样。

楚念昔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接下来还得费点功夫了。

上官嫣看到楚念昔身后余家四兄弟陌生的脸,眼底闪过一丝疑虑,不过很快就消散,徐徐道:“这五日以来,姐姐都不曾回府,妹妹都要以为姐姐不要王爷了呢。”

“你以侧妃身份自居,把持了整个离王府的府兵,还不惜一切代价把我这个正妃给拦在门外,你一介妾室,手握皇子府兵,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官嫣眯了眯好看的眼睛,“姐姐说这话,可要慎重。”

“我可没有你这么个妹妹。”楚念昔正了正刚才因疾步而微乱的发髻,姿态竟有些优雅。

话音未落,她直接越过上官嫣,二话不说地走进了屋里。

几个原在屋内的侍卫要阻拦,均被余东和余西击退。无奈,只能退到上官嫣的身后,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十分紧张。梁元见此,顿时眉头紧锁,眼中划过一丝紧张,立刻挡在了楚念昔的面前,“王妃,这里可不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

余北和余南对视一眼,似乎在等着楚念昔发话。

“让开!”楚念昔冷着眉眼,语气中满是不耐烦。

梁元猛地拔剑,脸上全无之前的平静,怒道,“你放肆!”

“以下犯上,到底是谁放肆!”楚念昔扫了余北余南一眼,“给我拦住他!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这个房间半步!”

余北余南得令,飞快地和梁元纠缠起来,成功地将他逼出了房间。

“你若敢动王爷分毫,我定饶不了你!”梁元一边跟二人缠斗,一边朝楚念昔吼着。

楚念昔不屑地勾了勾唇角,小桃眼疾手快地在身后关上了门。

上官嫣紧随其后要跟进来,却被余西提着刀鞘一把拦住,不紧不慢地说道:“上官侧妃切莫乱了尊卑。”

余家四兄弟并不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同卵兄弟,但余西因着右侧额头那道伤疤,最有辨识度。

以前当暗卫的时候大多遮着面容,如今变成了近卫,遮面纱一去,刀疤便显得杀气凛凛,上官嫣被吓得往后一退。

美丽的眼睛里立刻升起不加掩饰的厌恶与怒气,平日柔柔的声音也多了一丝狠意:“别以为你是王妃身边的人就可以拦我!”

余西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模样:“除了王爷,王妃就是这王府的主子,在下劝上官侧妃还是摆清楚自己的地位。毕竟您的称呼前还带着个侧字呢。”

“你……”

上官嫣怒不可遏,但奈何余西的身手,她只能干生气。

楚念昔执起银针,看着她冷冷一笑,“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任何三长两短。”

上官嫣咬牙切齿地朝旁边使眼色,刚才那几个侍卫立刻出手,和余家兄弟打了起来。

楚念昔不理会外面的交手声,静下心来,不动声色地拆开夜非离左肩的布条,简单清理了一下瘀血,便执针开始第一轮拔毒。

不管这到底是从何而来的江湖奇毒,只要不让毒素蔓延,护住心脉,剩下的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过后,意识一直模模糊糊的夜非离忽然一震,猛地咳嗽了起来。

楚念昔松了口气,拔下银针,将一碗温水递过去,声音清冷的说到,“喝掉。”

小桃立刻扶着夜非离半坐起来,将几个靠垫放到他腰后。

夜非离找回游离的神志,下意识接过温水,刚刚要送到口边,这才意识到床边的人是楚念昔。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眼神立马冷了下来,将碗往旁边一放,“你来干什么?”

“离王府的人是都傻了还是脑子被门夹了,怎么都来问我这个问题?我身为正妃,回府难道还要走个禀报流程吗?”

说着,她探身要拔掉他左肩上剩下的最后一根银针。

许是中了毒,神志乃至嗅觉都发生了问题。楚念昔靠过来的时候,夜非离竟觉得,她身上淡淡的药草香味,竟是如此沁人心脾。

可是随之翻滚上来的诡异感立刻打消了他这个疯狂的想法,几乎是下意识地,楚念昔刚刚触摸到他肩上的银针,夜非离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神色冰冷。

楚念昔试着挣脱,却没有成功,不由得暗暗惊叹了一番她这位夫君的力道。

中毒这么深还能保留这种反应速度和力道,看来从小到大,这位不怎么受宠的皇子没少跟着练习武功心法。

“我帮你保住了命,你就这么对待救命恩人?”

楚念昔无奈的抽了抽手,依旧没有成功。

正当她准备用另一只手偷偷击打夜非离的麻穴拯救自己的时候,男人忽然用了些力道,将她拉近自己。

距离突然拉近,楚念昔不舒服地往后仰了仰脖子,试图避开他滚烫的呼吸。

殊不知她这个躲避的动作,正好将自己精致的脖颈和锁骨暴露了出来。

夜非离的目光扫过那片白,微微一动,下意识松开了她。

“谁知你是替我拔毒,还是趁机谋害于我?”

夜非离皱紧眉头,刚才那种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以至于本来磁性的声音一下子带上了沙哑。

楚念昔并没有注意到他这不同寻常的沙哑,她一边收起银针,一边慢慢问道:“王爷,你爱我吗?”

夜非离愣住了,随即眼中带着一丝厌恶,冷笑道:“你觉得我会爱上你这种费尽心机爬到我榻上的女人吗?”

两人成婚以来,楚念昔知道这位原主曾经无数次问过夜非离这个问题,不过每次都被他用冷漠而又厌弃的眼神给冷拒了。

这回之所以又问一次,只是因为她想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如何看待这段感情。

楚念昔轻叹一声,虽是叹气,却没有任何惋惜之感,夜非离反倒觉得,她这声叹像极了一种挣脱困境的解脱。

“既然王爷从未爱过我,未来也没有爱上我的打算,不如我们抛弃过去的恩恩怨怨,来公平地做一场交易如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75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