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王子安李世民免费阅读 倾世冷后太嚣张完结版

王子安李世民是著名作者坐望南山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内容主要讲述第三章第三章 我不是瞧不上,我只是瞧不上第三章王子安内心酸了一句,直接给对方贴了一个软饭男的标签,顿时没了搭理的欲望。“我不是也没见过你,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你又不是我们小区片警…&hel

王子安李世民是著名作者坐望南山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内容主要讲述第三章第三章 我不是瞧不上,我只是瞧不上第三章王子安内心酸了一句,直接给对方贴了一个软饭男的标签,顿时没了搭理的欲望。“我不是也没见过你,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你又不是我们小区片警…&hel

王子安李世民免费阅读 倾世冷后太嚣张完结版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长孙皇后与李世民多年夫妻,一看李世民脸色,就知道自家丈夫动了爱才之心,于是柔声提议道。

“朕何尝不想,可惜——”

可惜,他有些看不上我啊。

李世民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妻子的手背。

“无论如何,朕必须把他争取过来!”

李世民眼中忽然燃起满满的斗志。

“是人就会有弱点,我就不行他小小年纪就真的能看破红尘!”

“陛下英明……”

……

王子安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事实上,他连怎么爬到床上去的都不知道。

等到从床上爬起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他迷迷糊糊地从睁开眼睛,就觉得后背有一个圆鼓鼓,软绵绵的东西在顶着自己,不由心中一惊,反手一把捞了出来。

红灿灿,绕金线,挂彩绸。

正是从天而降的大绣球!

“啧啧,果然是人不可貌相,长得虽然磕碜点,但这绣工真是不错!不过这玩意不是塞给老程了吗?咋跑被窝里来了?”

王子安疑惑地挠了挠头,感叹了一句,随手把绣球扔到了床头。

算了,抢绣球这种事也算够稀奇的,既然老程不要,那就留着做个纪念吧。

抻抻被压的有些褶皱的衣服,王子安伸着懒腰从屋里走出来。

天灰蒙蒙的,没有阳光,北风刮过树梢,穿过屋檐,发出呜呜的响声。

“莫不是要下雪了?”

王子安嘀咕了一句,把目光扫向昨日的战场,望着一地的狼藉,顿时有些傻眼。

这是遭贼了吧?

大棚里的菜,少了一大片,厨房里整整一罐的秘制茱荑粉不翼而飞,最过分的是,火锅的鸳鸯锅不见了,就连吃平时用的椅子都少了两把!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人心不古——不古个屁啊,古人的良心也让狗吃了啊!

他痛心疾首地收拾着一地的狼藉,等换洗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兜里多了一个温润的碧玉扳指,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挂坠!

这玩意儿似乎是哪两个家伙身上扒下来的?

应该也能值两个钱吧?

毕竟是两个跑关外的大富商啊。

他就着阳光仔细的看了看,色泽温润,尤其是那个扳指,对着阳光看的时候,似乎隐隐有一条游龙。

这玩意儿不会跟玻璃球一个原理吧?

不过瞧着还算漂亮!

王子安试着往自己手指头上一戴,啧啧,还不错,大小正合适!

至于那块挂在腰上的挂坠,让他随手扔床头上了,这玩意儿挂腰上忒碍事!

回头有空去卖了它,要是真玩意儿的话,怎么也能卖个几吊钱吧?

还行吧,只要那两家伙不是大骗子,应该能抵得上这次的损失,估计不算太亏。

他不知道,就在他考虑要不要回头去把挂坠卖掉的时候,一觉醒来的程咬金正遭受着夫人狗血喷头的抱怨。

“你个老东西,闺女招亲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往心上放!竟然跑去跟人喝酒,还喝得被人抬回来——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你知不知道,现在整个长安都传遍了,我们家姑娘抛的绣球,被人抱着跑路了——整个长安,都在看我们老程家的笑话呢——你还跑去喝酒——”

夫人孙氏气得唾沫星子都喷他一脸。

程咬金腆着脸在一旁赔笑。

“夫人,夫人,别生气,是我不对,你要不打我两下出出气,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这货说着,主动拉起自家老妻的小手,轻描淡写地在自己脸上来了一下。

孙氏又好气又好笑,没好气地把手抽回去。

“你个老东西,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二皮脸,也不怕被下人笑话了去——”

不过被这货这么一闹,一肚子气也发不出来了。

程咬金得意洋洋地扫了一眼伺候在一旁偷笑的老婆子。

“再敢笑,老子把你们统统卖给教坊司——”

“老爷,妾身今年五十六了,给钱人家教坊司都不收了……”

伺候在旁的老仆人是夫人孙氏从娘家带来的老人,熟知自家主人的脾性,也不怕他,憋着笑“友情”提醒。

“他们敢不收,老子砸了他们的教坊司……嘿嘿——夫人,来,坐坐坐,你身体不好,得多休息……”

孙夫人这才喘息着坐了,语气有些伤感的说道。

“妾身这些时日,常常感到力不从心,恐怕大去之日不远了……”

“夫人说什么胡话呢,你只管放心调养身体,我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傻愣着干什么呢,还不给你们家夫人上参汤——”

程咬金小心翼翼地给自家老婆试着参汤的热度,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愧疚。

当年自家老二出生的时候,正好赶上李密和王世允在偃师决战中大败。为了救援裴行俨,自己身受重伤。自家夫人受到惊吓,再加上当时兵败,冒着大雨,连夜奔波,伤了根本。

从那以后,身体便始终不好,这两年更是一日不如一日,就连宫里的御医都有些束手无策了。

“老头子,你也不用宽慰我,自家人知自家事,我这身子骨我自己心里有数,恐怕大去之日真的不远——”

孙夫人伸手止住程咬金的安慰,语气有些寥落。

“处默和处亮两个孩子皮实,我倒是没什么牵挂,就是颖儿,是个女孩子,心气又高,让我始终放心不下……”

孙夫人微微喘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

“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犯了哪根筋,放着好好的婚事不答应,非要死拧着抛绣球招亲,我也许了她,谁知道今天又出了这么一出,绣球竟让人带着跑了……”

一想到被自己偷偷塞到王子安被窝里的绣球,程咬金莫名心虚。偷偷瞄了一眼自家夫人,见夫人没有注意自己,才偷偷松了一口气试探着问了一句。

“颖儿呢,没——没事吧?”

“被阿英拉着出去逛街了……”

孙夫人有些心疼地叹息了一口气。

“这孩子就是心事重,也不知道她咋想的,这么大的事,看上去跟没事人一样,还愣是拦着人不让人去找……也不知道那绣球被哪个混小子给抢跑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91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