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主角是黄猛俞伟的小说尖兵-主角黄猛俞伟

《尖兵》小说主角是黄猛俞伟,完本小说是由作者老和尚创作的一部军事小说。最新章节:精选热书《尖兵》由知名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军事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黄猛俞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黄猛,出生于军人世家,全国五大王牌师876师师长黄野第二子,从小跟随哥哥黄潜刻苦训练,但是渐渐长大的黄猛并不想像父亲、哥哥一样成为一名军官,他只想过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天性好斗的黄猛在迪吧打架伤人,被父亲严管,强行送往部队接受锻炼,他的班是当年在演习中让876师颜面尽失的尖刀班,黄猛的军人生

《尖兵》小说主角是黄猛俞伟,完本小说是由作者老和尚创作的一部军事小说。最新章节:精选热书《尖兵》由知名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军事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黄猛俞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黄猛,出生于军人世家,全国五大王牌师876师师长黄野第二子,从小跟随哥哥黄潜刻苦训练,但是渐渐长大的黄猛并不想像父亲、哥哥一样成为一名军官,他只想过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天性好斗的黄猛在迪吧打架伤人,被父亲严管,强行送往部队接受锻炼,他的班是当年在演习中让876师颜面尽失的尖刀班,黄猛的军人生

主角是黄猛俞伟的小说尖兵-主角黄猛俞伟

《尖兵》第4章免费阅读

深夜,躺在床上的杨天照怎么也睡不着,外面的天空很清朗,月亮很圆,月光很亮,透过窗户,排房里面散了一层银光,杨天照呆呆的看着窗外,几棵小树孤怜怜的摇晃着,仿佛在对他诉说着孤单和寂寞,杨天照紧了紧被子,思绪又回到了海岛上那纷乱的战场。

树依旧静静的立着,偶尔一阵寒风吹过,光秃秃的树枝随着风摆了起来,海浪依旧拍打着石块,撞击之后水滴四散,地上到处是死人,泥土、石块上面满是鲜血,枪支,弹壳随处可见,这是一个战场,一群特种兵与**殊死较量的战场,班长俞伟静静的躺在地上,人已经昏死过去,手下意识的按在腹部,鲜血顺着指缝不断流出,摔倒在地上的杨天照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俞伟,杨天照紧紧的抱着班长俞伟,危急关头正是俞伟用身体替他挡住了敌人的子弹,杨天照泪流满面的看着怀里的班长,茫然不知所措。

“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帮班长止血。”一旁的范子信看着杨天照傻傻的样子,大叫了起来,杨天照霍然惊醒,对,帮班长止血,快想办法止血,班长还没死,班长只是中了一枪。两个人心慌意乱,手忙脚乱的扯出一大圈止血绷带狠狠的在俞伟受伤的腹部裹了起来,两人失了分寸,将俞伟的伤口裹了一道又一道,最后又防水胶带狠狠的裹了几道,裹完防水胶带,杨天照迫不急待的用背包带将班长反捆在背上,向海里冲去,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一定要将班长带回船上,他们慌慌张张的忙碌着,浑然没有一个狙击手应有的沉着和冷静。

雪白的巡逻艇停在海面上,随着海浪不断上下起伏,顶端悬挂着的五星红旗随风飘扬,显示着庄严和肃穆,甲板上站着一个人,一脸焦急的李国万,正用望远镜不断的搜索着海面,从昨天到现在李国万没有一刻时间休息,连饭都没吃一口,贴着望远镜的双眼布满血丝,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憔悴,远处的中队长唐远看着甲板上的这个上等兵,心中感叹不已,他们之间深深的战友之情,让唐远仿佛看到了自己当新兵的时候。

李国万心里七上八下的,昨天顺利的和王斌、张俊两人护送汤波、冯明回来以后,李国万就留了下来,中队长唐远立即安排快艇护送他们去医院急救,而李国万留了下来,他在等,他要等他们的班长回来,张俊、王斌、冯明离开的时候,特地交待了一句“班长一回来,立即通知我们”,一班的战友感情太深,2年的朝夕相处,他们不知不觉就把其他人当做了自己的亲人。

忽然李国万惊叫了起来,“回来了,回来了!”望远镜里,出现3个人头,正随着海浪的起伏吃力的游着。“快,快去接他们”李国万兴奋的大叫起来。

一旁的中队长唐远喜出望外,巡逻舰放下快艇,飞一般的靠近海里的3人。

军舰开始回航,后面的海水被分成2半向两侧荡开,军舰回航的速度很快,唐远看到了昏迷不醒的俞伟,俞伟脸色发白,毫无血色,几乎探不到呼吸,唐远大惊失色。李国万看到了俞伟,李国万永远记得离岛之前班长眼里流下的泪水,昨天,就在昨天,昨天离开的时候,班长依旧冷酷,全身挺直依旧如同标枪一般,如今一向沉稳冷静的脸长,静静的躺在船仓的床上,一动不动,苍白的脸,腹部紧裹防水胶布,一如死人一般没有丝毫生机。还没等李国万开口,杨天照就说道“班长腹部中了一枪”,杨天照的声音有点颤抖,接着将当时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李国万以为俞伟死了,全身一软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杨天照冲过去想扶起他,李国万重重的甩开他的手,“你走开,不要碰我,你害死了班长,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杨天照愣在当场。范子信想说什么,嘴张了一半,却又不知道如何说好,半张着嘴愣在那里,随行的军医这个时候走了进来,旁边是陪同的中队长唐远,他们一进来,立即感觉到房间里压抑沉重的气氛。

范子信急忙凑过去,“军医快看看班长怎么样”,一旁的杨天照、李国万这时候才发现,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两个人。

军医点点头,走到俞伟身旁,把了把脉,脉膊十分微弱,手又探了探俞伟的鼻端,几乎感觉不到呼吸,随即军医耳朵贴在俞伟的胸口,终于听到了心脏跳动的声音,军医皱皱眉,“赶快送县军医院抢救,也许还有机会。”

几个人顿时来了精神。李国万听到军医说还有机会,立即蹦了起来,冲了出去。

“快,加快速度”。李国万一冲驾驶仓就对着里面的人大叫了起来,几个上尉军官以及三级士官茫然的看着这个挂着上等兵军衔的士兵,满脸疑惑。

跟在李国万后面的中队长轻轻的拍拍李国万的肩膀,对着里面喊了一声“五子,最快速度回航。”“是”听到中队的声音,舰长立即命令全速全进。

李国万呆呆看着昏迷不醒的班长,用力的握紧俞伟的手,生怕一松开,俞伟就会从那里消失一般,一滴泪水顺着李国万的眼角滑落,滑过脸庞,滴在左手背上,李国万浑然未觉,依然静静的看着俞伟。杨天照想过去帮李国万擦掉泪水,一旁的范子信轻轻拉了一下他,两个轻轻的走出船仓,走上甲板,杨天照抬头看向天空,空中乌云密布,一如杨天照此时的心情。

“照子,小李子说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其实大家都不怪你,他只是太担心班长了”范子信说完叹口气,他是怕杨天照自责。

杨天照轻吁一口气“我只希望班长没事,否则我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至于其他”杨天照停了一下,轻轻的苦笑“其他的事情,我现在都不在乎”。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远处的海面。

窗外,一阵风吹过,小树在风中摇晃,身影依旧孤单。

杨天照翻了一个身,盖在被子上的大衣滑到一旁,杨天照浑然未觉,“班长,你现在怎么样了,好了没有!!你知不知道,老兵都退伍了,明天就走了,班里的兄弟都留下来了,都留在部队转士官了,兄弟们都放心不下你,一个都不肯走。”想着想着,在月光的轻扶下,杨天照进入了梦乡,眼角有几滴泪水滑落,轻轻的滴在枕头上。

许久,对面的李国万看着杨天照滑落的大衣,轻轻的爬起来,走过帮杨天照盖好,随即李国万又想起了曾经多少次,班长俞伟半夜体能训练完毕帮他们盖被子,整大衣的事,想着想着,李国万就忍不住了,冲出排房,在洗手间失声痛哭了起来。排房里,范子信,王斌等人一个个翻转身,各自叹了一口气,他们都在担心,他们都在等着班长的消息。

12月的南京已经很冷,特别是深夜,而生存方式内,人们一个个身着短袖,在疯狂的玩乐着,生存方式迪吧,包厢里光线昏暗,黄猛,二狗子,黑三等人一边喝着脾酒一边看着外面舞池里在DJ歌曲快节奏的带领下扭动全身摇头摆尾的人群,几个头发很长,染成金黄色的美女,弯着腰,撅着屁股,用力的甩动长发,一旁的几个小光头在鼓掌喝彩。随即更多的人注意到了这几个狂野的美女,更多的人喝彩起来,现场的DJ更是煽情的尖叫起来“让我们伸出手,一起为她们加油!”。

舞池里,人挨着人,四周全是人,在DJ疯狂的叫喊下,每个人都举起双手,随时快节奏的歌曲,有节奏的鼓起掌来。

包厢里,没有外面那么嘈杂,穿着黑色背心的黄猛用手一拨,酒瓶盖应声掉落,对着酒瓶,黄猛狠狠的喝了一口,瓶里面的啤酒只剩一半。黄猛露出来的胳膊很粗壮,一块块细小的肌肉与他的年龄不符,事实上,黄猛年仅20岁,按照生理学的角度说,这家伙还没有发育完全。一旁的二狗子、黑三等人早已对此见怪不怪,两个人拿起酒瓶伸到黄猛的面前,三个啤酒瓶碰在一起,发出“叮叮”的声音,三个人各自灌了一口。

黄猛对着瓶口猛灌一口,瓶里已经没有酒,身前是十几个空瓶子,果盘没动,看样子几个人就只光喝着酒。

“猛哥,这几个丫头怎么每次都玩的这么疯”二狗子开口说道。

黄猛轻轻笑了笑,“这叫潮流,你们不懂,你们两个土豹子。你们哪知道什么叫前卫,什么叫流行!还是老老实关的喝酒吧!”黄猛笑起来很好看,其实就算平时不笑,黄猛给人的感觉也像他在笑,他的嘴巴有点上翘,给人感觉上就是他在微笑,其实他正常的表情就是那样。二狗子与黑三两人被黄猛一顿打击,并没有还口,事实上多次的经验已经告诉他们,这种情况下,最好不要还口,否则,你可能引来这个家伙没完没了的唠叨。他们真弄不懂,20岁的大小伙子说起话来为什么老跟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样。

外面舞池昏暗的灯光下,几个妞还在疯狂的甩着头,上面旋灯不停的射出一道道五彩的光线,歌曲HIGH到极点,整个迪吧纷乱一片,人们仿佛脖子不知道酸一般,一个个用力的摇晃着脑袋,男人们趁着女人不注意大胆的在她们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女人毫不在意,继续摇晃着。

黄猛一边欣赏着外面的疯狂中的人群,狂野中的美女,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感叹,生活真是精彩,老头子不在家的日子就是休闲,可惜好日子快到头了,老头子快休假了,一想到老头子,黄猛心里就不爽了,猛灌了两口,黄猛吐出一口气,妈的,好好的想他干啥。

“猛哥快看,”二狗子忽然站了起来。

顺着二狗子的手指去,舞池里有了情况。

几个光头,**着上身,每个人背上都纹了一条狼的小流氓围住了四个正在尽兴玩乐的美女,而她们似乎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妥,依旧尽情的甩弄着头发。

一个稍微有点胖的光头,狠狠的在其中一个金发美女的屁股上摸了一把,一旁的光头都笑了起来,胖子怪叫道“哟,好滑,真TMD舒服!”

四个金发美女停了下来,轻轻的甩甩头,头发披到肩后,四个人长的很象,眼睛很大,水灵灵的,精巧的鼻子,樱桃小嘴,***的脸蛋,组合起来4个漂亮的脸蛋,歌曲虽然进行着,但是已经没有人再跳舞,目光全部集中到了这一侧,10个光头,围着4个美女,而且是很美的那种美女。

头顶,大的旋灯仍在转,光线忽隐忽暗,DJ一看气氛不对,想叫保安,但是当他看到光头背后的狼以后就一把捂住了嘴,话没有出口,长年在这种场合的DJ知道,那是狼帮的人,不是他能惹的起的,就算他们经理看到这些家伙也得客客气气的,大气不敢出一声。

舞池里,不少男人看着被围的4个美女,心里都有一股冲动,英雄救美,人人想做,尤其是这个美还美的不可方物,但是当他们看到10个光头,强壮的身体,强悍的表情的时候,男人们犹豫了,英雄救美也得看对象,弄不好连小命都给丢了,他们就不敢救了。

胖子再次开口,看样子也算是这帮人中间的头头“小妞,你的头发甩到老子身上了,你说怎么办。”

四个女的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这些人,似乎一点都不焦急。

胖子看到他们不说话,以为他们怕了,顿时笑了起来,一旁的几个光头也跟着笑了起来,音乐已经关掉,原本嘈杂的迪厅,静的几乎没有声音,人们静静的看着这一侧,舞池里只有几个光头粗野的笑声。

一旁的包厢里,黄猛好像丝毫不在意,脸上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手指轻轻一拨,瓶盖滑落,黄猛仰起头,一干而尽,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带着浑重的酒味。

“这样吧,陪老子一晚上就算了!”胖子再次开口。

男人们终于忍不住了,这是对美女的一种冒犯,这是对所有男人的一种**,顿时声音嘈杂了起来,几个光头回头看了一眼,冷笑几声,环顾四周。

“怎么样,不服气,不服气的站出来啊!”光头们很是嚣张,背后的狼头在昏暗的灯光下,更加狰狞,人群再次沉默,男人们低下头去,胖子有一种胜利的快感,呵呵笑了起来,“怎么样美女,想好了没有,我手下的兄弟们可等不急了!”

一旁的瘦瘦的二狗子再次给黄猛递过一瓶酒,黄猛轻笑,对着酒瓶,黄猛狠狠的喝了一口,酒瓶放下,瓶中已空,黄猛起身,黑三打开包间的门,三个人走了出去。

“哪里来的狗在乱叫,吵了老子喝酒的兴致!”

几个光头转身,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三个男人,带头的一个穿着一件背心,背心紧裹住身体,显出一块块肌肉,胳膊上细小的肌肉一块接一块,高高的个头,显得挺拔,英俊的面孔上带着丝丝笑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92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