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土地

哦啊就是这里用力 嗯 将军 太深了慢一点_『黑执事』夏尔的异世之旅

月光灿烂,一辆车在路上前行。突然轰的一声,一道水桶般粗细的闪电打在车前不远处。好在刹车踩得快,驾驶坐上的青春美少女松了一口气。

哦啊就是这里用力 嗯 将军 太深了慢一点_『黑执事』夏尔的异世之旅

月光灿烂,一辆车在路上前行。突然轰的一声,一道水桶般粗细的闪电打在车前不远处。好在刹车踩得快,驾驶坐上的青春美少女松了一口气。

“小兰姐姐没事吧?”后座探出一颗小脑袋,担忧地问。

“没事的柯南……”毛利兰摇了摇头,突然看见车前躺着一少年,急忙下了车,“车前面有人,柯南你乖乖的在车上等我。”

一身蓝色西装带着大红蝴蝶结领带的小男孩扒着座位顺光看去,不多时毛利兰便抱着一个灰蓝色头发的少年上了车。

“柯南,帮忙一下。”

“好。”

柯南帮忙把少年搬上了车,少年面容精致衣着不凡,皮肤白皙,是欧洲人。

“小兰姐姐,这个大哥哥怎么了?”

柯南虽然看上去是一个一年级小学生,其实却是天才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因为查案被人灌药导致身体变小,不得不假扮小学生继续调查幕后凶手。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刚刚不过几秒时间,柯南已经将少年的特征打量归纳完毕,一点也不羞耻地假扮小学生询问。

“他昏迷在路上,但并没有被车撞的痕迹,我们带他去医院。”毕竟是侦探的女儿,小兰一点也不慌乱冷静地布局。

“啊……我还要先送你回阿笠博士那儿。”

小兰还是决定先按原计划送柯南回家,再送少年去医院。

少年躺在车座上双目紧闭,发丝和衣服都有些凌乱。柯南打量着少年的脸,就在这时少年睁开了眼睛,左眼蔚蓝如海,右眼却是诡异的紫色。

没有前兆对上这样一双眸子,柯南被其中流露出的高贵美丽狠狠惊艳了一把。不过毕竟智商高很快恢复过来,又扮出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大哥哥你醒了!”

听见柯南的话,少年却拧了拧眉,“……这里是日本?”

日本很奇怪吗?

柯南点头。

“小朋友,你怎么会昏倒在马路上?”见少年醒了,毛利兰也不着急了。

少年坐起来揉了揉疼痛的头,“我不知道,我之前是在梵蒂冈的。”

看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夏尔已经确定塞巴斯不在周围了,如果他在,那么根本不可能出现他昏迷在马路上这种事。现在问题来了,他怎么好端端地从梵蒂冈飞到了日本了?头好疼。

之前塞巴斯还和那个不男不女的天使战斗来着,后来……后来白光大放,他就昏迷过去,再醒来便出现在这里了。

“大哥哥你怎么可能在梵蒂冈,日本离那里隔得好远的。”柯南听了少年的话嘴角抽搐,梵蒂冈?他忘了吃药吧。

“柯南你别打岔,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儿?等一下姐姐送你回家。”

“我叫夏尔.凡多姆海威,你可以把我送回伦敦。”

柯南:……

小兰:……

“嚓——”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伦敦?逗他们玩儿呢?少年你出门行骗也找个靠谱点的借口好不?

面对两人的目光,夏尔早就知道他们不会相信自己,毕竟说出来他自己都不怎么信,可是……

“事实就是如此。”

“呵呵。”柯南目光嘲讽,骗车费也不是这种骗法。

小兰更干脆,连送柯南回家都不管了,一脚油门踩到底,直接前往警察局。

夏尔和柯南并排站着,小兰对警察报案人口丢失。

“夏尔哥哥,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柯南问道。

夏尔沉默以对,他现在不论说什么这小孩都不会相信的,索性不说。这个地方,这些东西,他一个都不熟悉,一个都没见过。他现在究竟是在哪儿?

“好的,记录完毕,就让他在警局留下吧,我们会负责寻找他的家人。”警察敬业地说道。

“柯南,走了。”小兰叫回了柯南,又一脸严肃地看着夏尔,“夏尔,骗人可是不对的,下次不要这样了。姐姐要走了,等下警察叔叔帮你会找到你的父母,再见。”

即使两人对自己有误会,但毕竟好心帮助过自己,夏尔优雅行了个鞠躬礼,“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再见,小兰小姐,柯南弟弟。”

这突如其来的礼仪让两人一愣,看到夏尔浑身上下流露出的高贵气质有些惊讶地猜想夏尔的身份,再一想夏尔古怪的行为身份好钱多任性的印象自然而然浮现出来便也没有再多说,匆匆离开。

夏尔站着目送二人离开,柯南回头看了看那道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瘦弱的身影,不知为何隐隐有些不安。

柯南他们走后不一会儿,边有人走来告诉夏尔,“我们正在帮你寻找家人,你可以到旁边的休息室休息一下。”

“谢谢。”夏尔没有丝毫反抗跟了上去。

目前来说这些人都不会伤害他,他的生命安全没有危险,问题是他得尽快弄清楚这个世界还是不是原来的世界以及联系上塞巴斯。

关好门后,夏尔开始用契约召唤塞巴斯。

塞巴斯是夏尔契约的恶魔执事,他献上灵魂换取愿望的实现,契纹刻在他的右眼里,塞巴斯左手手背上也有个与之对应的契纹。通过契约,夏尔可以召唤塞巴斯。

因为发动契约,所以夏尔的右眼开始发出紫色的光,格外诡异,然而塞巴斯却没有出现。究竟怎么一回事……

夏尔右眼的光芒消散,恢复的平常的样子。

看来事情有点不妙,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塞巴斯并没有消失,他也在这个世界上,不然契约不可能发动。看来在这里契约并不能让塞巴斯立刻感应到,现在只能等他来找自己了。

这个认知让夏尔叹了口气。

夏尔索性不再多想,躺在床上合衣睡去,他的头疼得厉害,如今非常需要休息。

什么?脱衣服?塞巴斯不在生活八级残废的他怎么可能做的来这些?

塞巴斯要是一年半载都找不到他怎么办?呵呵,身为凡多姆海威的管家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要他何用?

所以夏尔睡得很安稳,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小兰便接到了警局的电话,“毛利兰小姐,虽然你的父亲是名侦探不错,到你也不能半夜三更送个孩子来愚弄我们啊!我们查过了,根本没有夏尔.凡多姆海威这个名字,你快点来把那孩子接走!”

说罢便挂了电话。

对方的语气很不好,毕竟谁被人愚弄了一晚上不能睡觉语气都不能和蔼和亲。

小兰僵在原地两秒,然后愤怒,那孩子居然连名字都是骗人的!无奈人不在跟前,也只好马不停蹄地去接。

小兰到警局的时候,夏尔刚用完早餐,小兰跟警局的人道完歉后便拉着夏尔离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4630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