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老汉高辣小说

副官很快的调转频道,电视接收着卫星频率,片刻之后,满窗的雪花渐渐消散,屏幕变得清晰起来,缅佃境内也在谴责沙坤屠杀僧侣的罪行,特别是缅佃宗教协会,号召所有的僧侣停止佛法宣扬,并要求政府出兵讨伐沙坤,几万僧侣还静坐等待答复。

副官很快的调转频道,电视接收着卫星频率,片刻之后,满窗的雪花渐渐消散,屏幕变得清晰起来,缅佃境内也在谴责沙坤屠杀僧侣的罪行,特别是缅佃宗教协会,号召所有的僧侣停止佛法宣扬,并要求政府出兵讨伐沙坤,几万僧侣还静坐等待答复。

沙坤刚刚放下电话,见到这些场面,微微苦笑:“想不到我沙坤半日之间就成了世界公敌,看来这次不仅要面对溙过政府,甚至缅佃,老过也会出兵,现在虽然安静无事,恐怕是三国的统帅部在协商部署,看来这真是场硬仗啊。”

沙城背负着手站起来走了几圈,咬牙切齿的说:“奶奶的,有本事就杀过来,到时候老子亲自上阵,扭断他们的脖子。”

沙琴秀和楚天相视,无奈的笑笑。

一直在沉思的张萧泉忽然开口:“沙先生,张霖来电话说些什么?”

沙坤拉开凳子做了下来,握着温热的茶杯轻轻叹息,淡淡的说:“他让我看看电视新闻,还告诉我,下午会过来跟我相商要事,我见他语气真诚就答应了,想看看他玩些什么花招。”

沙城摸着脑袋说:“大哥,保不准那小子是欺骗你,让你把指挥部地标说出来,然后用轰炸机来炸我们。”

沙坤笑笑,缓缓的说:“放心,他玩不出什么阴谋诡计的!”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整个沙家防区都不断的调兵遣将,谁都知道很快就会有场大战来临,一时之间,所有的村寨都关门闭户,显得死气沉沉,天星镇的人们更是拖家带口的往沙家腹部挺进,免得成了炮灰,而驻守天星镇的兵力也达到了三千人。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老汉高辣小说
老汉高辣小说

指挥部的电话,电报声不断响起,人来人往不仅没有带来生气,反而显得有几分沉闷,楚天实在受不住战争前的压抑,于是起身出门透气,沙琴秀见状也跟了出来,拍拍楚天的肩膀,笑着说:“楚天,你经过不少生死拼杀,还怕战争吗?”

楚天微微苦笑,淡淡的说:“黑帮拼杀,生还的希望总是多于死亡,而一场战争,没有谁能够把握自己的生死,你永远不会知道子弹会不会射中你,炸弹会不会落在你的头上;更重要的是,战争前的气氛实在太压抑了。”

沙琴秀点点头,靠在楚天身上怜悯的说:“想不到你来踏金三角,竟然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连战争也被你撞上,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接下来的战斗可以想象出残酷,又不知道多少人会失去家园了,战争,永远是没有胜利方的。”

“而且这一战,凶多吉少,三国联军至少四万人,我们充其量调动万人,其中还包括沙城的三千精兵。”

楚天轻轻叹息,指着不远处悠闲的聂无名和风无情,反过来宽慰她说:“那两家伙就是战火中出身的,所以才满脸不在乎,正如他们所说,只有漠视了生死情感,才能在战争中活下来,否则,死亡之神就会眷顾你!琴秀,无论如何,我会帮你打赢这场战争。”

沙琴秀温柔的点点头,脸上的幸福悄悄流露出来。

楚天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好奇的道:“琴秀,给我讲讲张霖。”

于楚天来说,竟然决定帮沙家度过危难,这个时候,能多了解与这场战争有关的角色就会多几分胜算,无论他是敌人还是盟友,心中有底方能把握先机,对于张霖这个人,他也是从风无情口中知悉片言只语,并无深入了解。

沙琴秀稍微思虑,就娓娓道来:“张霖是国明党残军的第三代人,其曾祖父是昔日的国军师长张国辉,张霖年轻有为,十六岁的时候就留学美国,呆了八年,取得光学博士的学位之后就返回了出生地美斯乐,后来利用昔日祖父的威望和祖产招兵买马,而且只要国军的后裔。”

“国军的后裔单曼谷就有几万,所以他两年之内就会集两千人马,全是青壮男子,而且统一配发新款的美式武器,地盘也遍及金三角的五六十个村寨,可谓是武器精良,兵强马壮,但他为人还算可以,尽量跟我们产生冲突。”

楚天生出疑问:张霖的钱哪里来的?他的祖产能够购买到装备两千人的美式武器?要知道,沙坤的军中虽然有不少机枪、M一16步枪、AK47冲锋枪,甚至装备有美式短程火箭,但这些都是沙坤用高价和人脉费尽心思才弄来的,张霖凭什么几年时间就如此风生水起?

“他的军容军纪也是格外的严格,曾经张霖的部下抢了我们两箱海洛因,还没有等我们去讨还,他就派人把犯事的部下押到沙家防区,任由我们惩罚,不仅把两箱货还给了我们,还额外赔偿我们两千万溙铢。”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老汉高辣小说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楚天听完,轻轻的叹息:“此人绝不简单!”

此时,聂无名正拉过阿扎儿,准备叫他斗地主。

门口响起了汽车喇叭声。

血刺队员的枪口瞬间抬起,对准着大门口,几个士兵跑上去检查。

沙坤听到喇叭声,也带着笑容走了出来,道:“张霖来了。”

说话之际,几个人已经踏进大门,为首的是个年轻人,年纪大概二十七八岁,修饰得风度翩翩,一尘不染,虎目炯炯有神,年轻气盛却又不乏内敛,身边是两个膀大腰圆的保镖,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眼睛随时保持着警惕之意。

随行的还有一位全身戎装的年轻女子,长长的黑发披散两肩,黑色的披风挂在身后,上身穿了一件傣族姑娘常穿的白色短褂,下身穿了一件黑色马裤,脚下套了一双发亮的长筒马靴,腰间系着子弹袋,美式小手枪挂在胯上,一把东瀛战刀斜挂在左边身下,形象跟电视上经常见到的女特务完全相似,美目四处流盼,妩媚之余又带点傲气,可见天朝政府拍国军女特务的电视并非无的放矢。

楚天对她本无恶感,但见到她那把日本战刀就油然厌恶。

沙坤亲自迎接上去,向中间的年轻人握手道:“张将军亲自光临,实在是沙某的荣幸啊。”

张霖轻轻一笑,客气的回应着:“沙先生客气了,晚辈拜见长辈乃天经地义之事,在金三角落户这么久却没有过来拜访,已经是十分惭愧的事情了,昔日双方的部下还有争执,更是让张霖深感内疚,所以今日特来道歉并送上诚意。”

所有的人都暗暗惊讶,这小子说话滴水不漏,不卑不亢,怪不得国明党残军在他手里死灰复燃,还能在金三角占有一席之地,实在是个将才人物。

沙坤笑笑,指着张萧泉,摆手向张霖介绍:“张将军,这是张参谋长。”

张霖脸上涌起恭敬之色,走前几步跟张萧泉握手:“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小诸葛张参谋长,今日得以相见,实在是件幸事,可见张霖此踏没有白来啊。”

张萧泉心里生起难于言语的感觉,这家伙笑里藏刀,说话虽然大方得体,但总感觉没有那么真诚,但当下也不便说些什么,笑着回应:“五百年前,你我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张将军,外面风沙太大,里面请。”

沙坤也连声说:“众位里面请!”

张霖确实是个爽快之人,进入指挥部之后,连四周的环境都还没看,就连珠带炮的开口:“沙先生,张林今天前来是想要谈谈合作的事情,我已经知道龙泰死在沙家防区,缅溙政府已经向前沿阵地运兵,先头部队两万人左右,相信明天就会有战事发生。”

沙坤微微诧异,战事发生在预料之内,但缅溙两国政府运兵两万却还没有收到消息,想不到这个张霖竟然有如此详细的情报,可见花了不少心思,他心里甚至有点怀疑此次伏击事件是不是他们搞的鬼,但张霖接下来的话却打消了他的疑虑。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老汉高辣小说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张霖清清嗓子,继续解释着自己的来意:“虽然我们跟沙家也有不少恩怨过节,但对于缅溙政府来说,我们都是必须铲除的非法武装势力,所以大家合作才能度过危机,在我来之前,部下劝告我不要淌浑水,安心呆在家里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我笑他们目光短浅。如果沙先生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沙家军被缅溙政府击败,他们趁着胜利,转个方向就可以把目标瞄向我们国明党,所以与其被他们轮流击破,反不如大家抛弃旧怨,携手共同抵御外敌,沙先生意下如何?”

沙坤点点头,他说的确实不错,见到张霖还站着,于是伸手说:“张将军请坐。”

副官赶紧把茶水端了上来。

张霖语出惊人。

张霖坐了下来,抿了两口香茶,开口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先送给沙先生一份情报。驻军2个月前就修建了一个秘密机场,里面有十架苏式轰炸机,虽然型号老了点,但在金三角这个弹丸之地,使用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沙坤的脸色微微变化,这个情报自己也没有掌握到呢,不由暗责情报处的失职,如果十架轰炸机袭击,沙家构建的前沿阵地很快就会失守,想不到溙政府竟然下如此本钱来对付自己,看来无论这次龙泰死或不死,驻军和沙家军迟早都是生死决战。

张萧泉确实心思过人,听到张霖说完就明白他意思,爽朗的笑道:“张将军的情报确实价值连城,看来我们想要抵抗驻军,必须把他们的秘密机场端掉,让驻军失去空中优势,但我想,张将军是否可以把更深的来意说出来呢?”

张霖毫不做作的点点头,由衷的赞道:“参谋长果然是小诸葛,很诚实的说,张霖确实希望沙家能够端掉秘密机场,为什么我不派人去呢?是因为我身边没有什么能人,其次我提供了这个机密,最后,这个机场对沙家威胁最大。”

没有谁认为他说的没有道理。

楚天却不置可否的笑笑,张霖想要提供这个情况,又何必亲自跑来沙家指挥部呢?于是开口说:“张将军如此无私的提供这个重要情报,沙家自然责无旁贷去炸掉这个机场,不过想问沙将军,是否没有其它附带条件了呢?”

张霖微微愣住,随即望着楚天,诧异的说:“你是?”

沙坤轻轻一笑,淡淡的说:“沙家军侦察队长,楚天。”

张霖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赞许着说:“原来是沙家的尖刀,怪不得话锋犀利,让人叹服,实在不相瞒,张霖确实还有个小条件,就是希望沙先生行动的时候能够带上白无暇小姐并保护她的安全,白小姐是我们的情报处长,想要过去搜索一些敌情。”

此话一出,沙坤等人心里立刻起疑。

楚天轻轻的敲打着桌面,脸上的笑容玩世不恭,放肆的盯着白无暇,张霖撒谎也不弄点好的借口,去炸机场竟然要带个情报处长前行,要不他想要拖累沙家行动队,要不就有其它企图,于是笑着说:“原来如此,不知道张将军认为什么时间适合动手?”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老汉高辣小说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张霖毫不犹豫的开口:“大战在即,必须尽快动手,今日天气沉闷,晚上可能会有雨水,所以我建议沙先生半夜可派人过河袭击。”

楚天点点头,望着沙坤说:“沙先生,炸机场就交给我吧。”

沙坤也是老狐狸,知道内有乾坤,所以干脆交给楚天应付:“好的,你办事我放心,炸机场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张霖见到楚天如此年轻,所以对他的能力很是怀疑,迟疑不决的说:“楚队长,你真的有把握端掉它?”

张萧泉笑着说:“放心吧,他是沙先生的干将!”

楚天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不以为然的点点头。

白无暇见到楚天如此自大,对自家主子也没恭敬之色,于是冷傲的眼神瞟了过来,出声说:“这是去袭击机场,不是玩过家家,不知道楚队长有什么把握?最好能够拿些真材实料出来,我可不想跟着狂妄之人枉送了性命。”

楚天轻轻叹息,杯中的茶水疾然向白无暇泼去,与此同时移动身躯,在茶水要泼在她脸上的时候全部收了回来,所有的动作发生的很快很突然,让白无暇她们的心先是一惊后是一震,惊的是楚天敢泼自己茶水,震的是楚天精湛的身手。

张霖不敢小看楚天了。

白无暇却生出几分被人戏弄的恼怒,楚天没有看她,转头望着张霖,淡淡的说:“张将军,行动竟然由我负责,我想要弄清楚我们跟白小姐之间的关系,是把她安全送到驻军防区就可以,还是等她完成任务又安全送回来呢?”

张霖没有说话,白无暇傲气的回答:“竟然是合作关系,自然是要把我安全送回来。”

楚天点点头,话锋偏转:“那么,白小姐是否可以把机场地图拿出来共享?也好让我多几分胜算啊。”

白无暇微微发愣,条件反射的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有机场地图?”

楚天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淡淡的说:“如果驻军真的修建了秘密机场,白处长的情报处岂能不找出详细座标?要知道,细腻严谨是张将军的作风,何况没有确定的根据又怎么会来沙家共享情报呢。”

沙坤和张萧泉互相对视,不由暗赞楚天的老练。

白无暇思虑片刻,带着几分盛气凌人的说:“我们手上确实有机场草图,不过要等到了驻军防区我才能给你们用,否则,你们有了地图,万一抛弃我独自行动,我们国明党岂不是白忙活一场?要知道,这份地图我们是费了不少心血,甚至人命。”

楚天更加坚信她们要过河是另有所图,甚至来跟沙家合作也是虚假,于是扬起头说:“两军合作旨在精诚,白小姐却连地图都不肯拿出来,我不由要怀疑你们过去不是搜集情报,而是另有所图,当然所图什么不关我事,毕竟各取所需。”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老汉高辣小说
男主一直在女主体内的章节

“但关系到我兄弟们的命,我就不能不紧张了,与其盲目送死,不如防守顽抗。”

张霖终于出声了:“那就是什么意思?”

楚天摸摸鼻子,伸着懒腰站起来说:“很简单,行动取消,将军回家,沙军备战!”

听到后面两句话,沙琴秀差点哑然失笑。

白无暇脸色巨变,止不住的反问:“难道你不怕轰炸机炸翻前沿阵地吗?”

楚天轻轻的哼了一声,不屑的说:“轰炸机来了有什么了不起,金三角到处是树林,这个潮湿天气随便点火烧它几十亩就会浓烟滚滚,它的炸弹往哪里扔?而且苏式轰炸机造价便宜,精确率也就低下,起不到实质性作用。”

楚天流露出来的有根有据张狂让沙坤和张萧泉都由衷的欣赏,不卑不亢的态度才会让张霖他们失去施舍的高姿态,同时,老练的他们不由开始怀疑起张霖合作的真诚,保不准过河达到目的之后就抛弃沙家,这年头人心难测。

白无暇眼里流露出愤怒,想要说些什么却张霖挥手制止:“无暇,别争了,沙先生,你才是沙家的最高决策人,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合作有假?白小姐持着地图也就是想多个安全保障,这样似乎并不过分吧?实在不行,我也只能遗憾的告别了。”

他的意思明摆质疑楚天身份低微和要挟沙坤,沙坤面不改色的说:“张将军请息怒,我确实也想端掉机场,但我已经把炸机场的事情交给楚天负责,所以你们有什么要谈的唯有跟他协商,我总不能胡乱指挥,更不能朝定夕改吧?这是兵家大忌。”

张霖明白沙坤的意思,这就是给楚天撑腰了,事已至此,如果不拿出地图恐怕会遭受更大的质疑,自己的目的也就难于达到了,毕竟要进入驻军的防区,唯有从天星镇过河才有用,如果不合作,竟然通过沙家防区,也要通过驻军防区,困难就变成双重了。

白无暇默契的向张霖说:“张将军,我们走吧。”

楚天不甘示弱:“琴秀,送客!”

想不到这家伙如此强硬,张霖无奈的轻轻挥手:“算了,合作至上,无暇,给楚队长地图以示我们诚意。”

白无暇恼怒的从怀中掏出机场地图,恨恨的拍在楚天身上,今天连番被这小子戏弄反驳,面子实在挂不住,心里不由盘算着任务完成之后怎样干掉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子,是把他留给驻军还是推下文星河喂鱼。

沙城始终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他们谈论,只是嘴角残留着奸笑。

楚天把地图重新递给白无暇,露出天使般的笑容,淡淡的说:“地图竟然来自白处长,那么你肯定比我们详细百倍,为了不浪费时间,还请你给我们讲解吧,顺便说说行动的计划,我想,白处长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

白无暇丰满的胸脯不断的起伏,显然怒气丛烧。

张霖虽然也看不习惯楚天猖狂的姿态,但却不得不佩服他是个人才,因为他们确实拟订过袭击机场的方案,之所以没有拿出来,只不过想要等沙家的方案形成之后再提出自己的建议,那样会更显得他们智慧以及对沙家的帮助,想不到被楚天点破。

张霖再次无奈的挥手:“无暇,把情况简述给大家听吧。”

(订阅了就有鲜花,去点下“我要送花”,看看有没有花,HOHO~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4635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