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中国女子泰国被丈夫抛尸案将开庭

    2020年1月10日,泰国春武里府班普拉海滩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行李箱。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箱子里面,竟是一具女性尸体。

  2020年1月10日,泰国春武里府班普拉海滩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行李箱。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箱子里面,竟是一具女性尸体。

行李箱被发现现场

经当地警方核实,死者为33岁的中国广东籍女子小莉(化名),凶手为其丈夫卢某,他们的儿子仅3个月大。封面新闻记者从泰国尼采国际律师事务所方湄菲律师处了解到,本案将于9月16日到18日正式开庭审理。

审 判

家属在国内等待消息,只求判凶手死刑

“因为疫情原因,我们只能待在国内等待消息了。”小莉的闺蜜许小姐对记者表示,“我们的诉求只有死刑,他谋财害命,手段残忍……”

案发后,在警察审讯下,小莉丈夫卢某认罪称,2020年1月6日选购一把34公分长的刀子、胶带、行李箱等作案工具,并提前准备运输遗体的行李箱。1月7日中午,其租用了一间休闲度假房,那天晚上其以提前准备小孩签证办理原因,将小莉骗到此公寓楼,第二天将小莉残酷残害。

在警察局审问时,卢某毫无悔意,交代犯罪事实时也面无表情,丝毫没把杀害妻子当回事。

作为多年间的闺蜜,许小姐与小莉有很深的感情。在小莉与卢某恋爱期间,许小姐对他们的感情就一直持怀疑态度,“就是因为一切听起来太好,就觉得不真实,害怕朋友上当。”

今年4月3日,泰国检方以泰国刑法第189条“以残酷方式致他人身亡”和刑法199条“行凶毁尸灭迹罪”,向法院起诉卢某,提到刑事立案。

此次开庭,方湄菲律师表示,这个案子泰国证人也不少,小莉的家属和朋友暂时无法前往泰国出庭。目前,卢某被关押在春武里监狱,“案情性质严重,又是外国人,法院肯定不会同意刑事保释。”

据方律师介绍,卢某以激情犯罪为名已经请了律师辩护,他的理由是“因做生意难题和小孩落户难题引起争执,发火残害杀人”。方律师说,“我们的团队会尽一切努力,将被告处以最严厉的惩罚。”

痛 处

家属的痛苦:孩子回国姓名却无法更改

如今,距离案发已经过去八个月,小莉的儿子已经快一岁了。

在泰国取证结束后,孩子跟随外公外婆回到国内生活,老人在孩子的陪伴下,心情也好了很多。目前,孩子的户籍问题已经解决,只是,他的名字还是会戳到这家人的“痛处”。

虽然户籍问题解决了,但因为泰方出具的出生证明,孩子目前只能跟着卢某的姓。小莉的家人表示,“我们都想把姓改过来,这个姓随时都会戳到我们的痛处。”

今年1月,小莉父母抵达泰国后与卢某父母见面。当时,卢某父母非常愧疚,一见到小莉父母就马上下跪哭泣,一直在说“没教育好儿子,完全不知道这个事情”。

小莉父母也表示,此事与两位老人关系不大,但是绝对不会原谅卢某。1月18日,小莉的尸体在泰国火化。随后,父母带着女儿的骨灰和外孙,回到国内,等待法律的最终裁决。

虽然并不想让孩子再与卢某一家产生联系,但小莉父母从泰国带走孩子至今,卢某的家人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也没有表达过“看一看孙子”的想法。

据介绍,卢某在与小莉在一起之前,还与一个泰国女人生过一个孩子,后来女方离开了。许小姐也证实了这一点,“人家就聪明的逃走了,她就不幸的……”

感 情

父母曾反对恋情,外孙出生后才见到男方

小莉是家中独女,经济条件不错。2018年1月,小莉与闺蜜许小姐一起到泰国旅游。小莉就是那时候在泰国与卢某成为微信好友的,只是两人从未见过面。从泰国回来以后,小莉每天都与卢某聊天。

许小姐称,那段时间,小莉经常会把二人的聊天记录跟自己分享。在微信里,卢某称他在泰国做生意,有两套别墅。而且他出手大方,给小莉送过乳胶枕头和鞋子,还给小莉的父母送过礼物。

2018年年底,小莉决定去泰国与卢某见面。此时,她已经下定决心,定居泰国或者两地来回飞。抵达泰国见面后,两人迅速确立了恋爱关系。与此同时,卢某还带小莉见了自己的父母,这让小莉觉得卢某就是那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小莉与卢某

2019年2月,小莉发现自己怀孕了。此时,身边的朋友都在委婉劝她“再考虑一下”。10月,小莉与卢某的儿子早产出生。

小莉家属对封面新闻记者表示,其实他们一直都不支持女儿这段感情。“离得远,如果真的有事,家里也帮不上忙。所以,每次小莉单独前往泰国见卢某时,我其实都非常担心。”

两人恋爱期间,卢某并未跟小莉父母见过面,也极少联系。直到小莉生完孩子坐月子的时候,小莉的母亲才到泰国,第一次与卢某和卢某的父母见面。

 

 骗 局

结婚证系伪造,男方用孩子要挟女方回泰

如今看来,对于小莉来说,似乎一切都是“骗局”。

小莉出事之后,她的朋友在泰国查过二人结婚证,但证实两人并没有关系。“但当时卢某和小莉签字、证婚人、保证人等流程都有。和真的一模一样,但是查不到。”

许小姐表示,卢某骗了小莉很多钱,用小莉的名字办信用卡、贷款。不仅如此,还骗了小莉父母亲戚以及周围朋友的钱。“理由倒是很多,各种生意之类的。”

此外,卢某还曾经对小莉说他患有癌症,死后别墅和生意都会继承给小莉,以此换取好感。但据小莉母亲介绍,卢某父母称儿子并没有癌症,只是胃息肉。

孩子出生以后,小莉逐渐对卢某起了疑心。坐完月子后,小莉回到了国内。期间,卢某多次对她进行要挟,称孩子不舒服也不吃奶不睡觉,甚至发朋友圈称:“哭死算了,你亲生母亲都不要你了。”

最终,小莉因为舍不得孩子,返回了泰国。原本她是想把孩子带回国内,彻底与卢某断绝关系。只是这一次,她再也无法离开了。许小姐说,“种种迹象表明,卢某早就起杀心了。”

目前,按照控辩双方约定,9月16日、17日由检方证人出庭,9月18日被告出庭。方湄菲律师表示,根据泰国以往的庭审经验,三天时间可能不够,“我们会要求法官增加庭审时间,争取中国证人在线出庭,通过视频作证。”

 曾在山西轰动一时的"临猗女教师失踪案"在被害人家属苦苦追凶17年后,近期再度引发关注。

2003年1月,山西运城新婚仅8个月的女教师路某离奇失踪。事发6个月后,警方在一水井中发现一具赤裸尸体,经家人辨认后认定为路某尸体,但警方未做DNA鉴定。路某的丈夫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经警方审讯,王某承认自己杀人抛尸。但在庭审时他却当庭翻供,法院之后宣判王某无罪并将其释放。

被害人路某的弟弟路远(化名)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他的父亲愿意拿出10万元养老钱进行悬赏,希望能帮助警方缉拿凶手。警方也已针对本案成立了新的专案组,对案件重启调查。

女教师学校内失踪,半年后被发现遭抛尸井中

2003年1月3日早晨,路某的父亲接到女儿学校同事的电话,说当时在当地王见小学担任民办教师的路某不见了。

路某的父亲随即赶往王见小学,去女儿在学校内的房间查看情况,"我父亲看到床的褥子上有一大滩湿的地方,后来证实是尿液。褥子一端的线头也都断了,怀疑是脚蹬的",路远说。警方随后对路某失踪案展开调查。

半年后,2003年6月19日,有村民在运城市盐湖区姚孟乡北南村一个西瓜地的灌溉井里,发现一具女尸。次日,路某的父亲被警方通知去辨认尸体。他从身高、头发和牙齿等,认定那具尸体就是他失踪半年的女儿。但警方并未通知其做DNA鉴定。

法医尸检发现,该裸尸长1.62米,高度腐烂,牙冠贴有釉面,头部创口,创缘不整齐,系钝器打击所致,腹部及大腿部创口,创缘整齐,系钝器所致。在警方进一步调查后,路某的丈夫王某成了重点怀疑对象。

据王某被控制后供述称,2003年1月3日凌晨3时左右,他打完麻将回家,发现房间里的灯是关着的,他打开灯后惊醒了妻子,两人发生争吵。争吵中王某用被子捂住妻子的头,"我捂了几分钟,刚开始她用手抠我的手,停了一会儿,她就不动了。"

在发现妻子没有呼吸后,王某用被子把她裹起来,扛着她出了校门,把她放在校门口一个烂屋子里,再返回家中从校门门缝里推出摩托车,并携带一把水果刀。据王某当时供述,他唯恐妻子未死,还用砖头砸她的头,并用刀戳她。

之后,王某把妻子裹好,捆在摩托车后座上,骑至10多里外田间一灌溉井前,掀开预制板井盖,将妻子衣服脱光抛进井里。又包好她的被子衣服,骑摩托车行至一空地处,将被子衣服浇上摩托车汽油焚烧掉,并扔掉水果刀。

女教师丈夫当庭翻供,真凶身份再成谜

2003年6月28日,王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临猗县公安局刑拘。同年10月9日,运城市检察院指控王某犯故意杀人罪,向运城市中院提起诉讼。路某父母也向运城市中院提起民事索赔,要求赔偿包括丧葬费等在内的各项费用共计9万余元。

2003年11月6日,运城市中院公开审理后退回运城市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2004年2月24日,运城市检察院再次移送运城市中院,开庭审理后检方又撤回补侦,并于同年9月27日第三次移送起诉书。

但在再次庭审时,王某却当庭翻供,否认自己作案。王某的辩护人认为,检方指控他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

王某的辩护人当时提出了以下几点:尸体已高度腐烂,应通过DNA或颅相重合技术鉴定那具无名尸体是否系路某;村民证实打捞上来好似烂肉的东西,为何在尸检报告中没有显示,尸检报告证实尸体创口有由上向下变浅,也有由下向上变浅的,这与王某供述不吻合;王某曾供述先用手掐死妻子,但尸检报告对舌骨、喉骨、肺部均无这方面的检验记载。

王某辩护人还指出,对摩托车出入校门的实验存在怀疑;抛尸井的位置被告人已大概知道,指认时却两次走错路线,不能印证就是被告人所指找到的;焚烧被子衣服无证据,摩托车钥匙找不见,也未找到刀子,王某供述在校门口破房内戳了妻子数刀,为何无血迹?

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王某曾供述过其杀人和移尸等情节,部分得到印证,但此案是在先发现尸体情况下由王某供述的,此前他在数次询问中,未承认作案。王某供述用刀割划腿部的情节与事实不太吻合,且杀人用的刀子未能找到,也无人证明他是否有过此样式的刀具,摩托车钥匙扔在地里未找到,法医检验认为被害人的死因无法确定。

法院认为,王某翻供称是公安人员逼供诱供,本案缺乏充分必要的证据,形不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指控王某犯故意杀人罪的罪名不能成立,辩护人认为不构成犯罪之理由予以采纳。2004年12月10日,山西省运城市中院宣判称,王某无罪,并驳回附带民事诉讼人的诉讼请求。

运城市检察院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抗诉,山西省检察院审查后认为运城市检察院的抗诉不当,撤回抗诉,后来山西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准许撤回抗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4674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