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土地

他从部队回来憋坏了h,少爷不要塞草莓了,嗯啊_如何迎娶港黑大小姐

时隔两年,我又回到了意大利。再次踏上故土,我的心情有一些些的复杂,但并不算怀念。学习首领课程学到吐,提心吊胆提防着别人的暗杀,最后被亲信背刺,这种经历怎么说也会变成难忘的心理阴影。

他从部队回来憋坏了h,少爷不要塞草莓了,嗯啊_如何迎娶港黑大小姐

时隔两年,我又回到了意大利。

再次踏上故土,我的心情有一些些的复杂,但并不算怀念。学习首领课程学到吐,提心吊胆提防着别人的暗杀,最后被亲信背刺,这种经历怎么说也会变成难忘的心理阴影。

相比之下,在横滨的生活让我更开心,或许……是因为横滨黑手党里有中也先生这样的人?

话说,当初我身边要是有中也先生这样的守护者,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暗算了吧。

这么一想,还真有些羡慕森先生,到底是多好的运气才能碰上中也先生这样的大宝贝啊,简直像是抽奖抽到特等的感觉。

我望着中也先生的背影若有所思。

“你在看什么?”中也先生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目光,直接停下脚步,似乎是在等我跟上去。

“中也先生是怎么来到港口黑手党的呢?”

“混蛋太宰没跟你说过?”

“太宰先生没理由和我说这个啊。”我微微一顿,“虽说现在我也没立场问就是了,不过我之前都说了自己的经历,中也先生也交换一下情报吧。”

“这算哪门子的交换情报啊?以前的事也没什么好讲的吧,反正就那个样子……”他含糊地说了几句,伸手压低了帽檐,“不过怎么说也比你的情况稍微好点,你想听的话,之后有空告诉你。”

这句话的意思是,之后我们有机会可以单独见面讲故事聊人生。

我脑海里自动把他的话翻译了一遍。

太棒了,又一次的私下邀约,得做一个备忘录才行,到时候就有理由……

我一只手拎着合金箱,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为了不让中也先生发现异常,我用于记录的界面是工作用的编码界面,除了程序的框架是正确的以外,内容却使用的是设定好特定字符的摩尔斯电码。

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本来就不是要运行的东西,也就无所谓是否符合逻辑了。

当着他的面,我把要记录的东西写下来,顺便加了两句对中也先生的赞扬——如果被本人知道了,肯定会斥责我的不知羞耻吧,我也就是仗着中也先生看不懂才敢这么光明正大。

单手操作虽然有些麻烦,但对于我来说不是问题。

就在我噼里啪啦敲字符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中也先生冲我伸出了手:“箱子给我。”

我抬头看他。

暗恋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

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实际上只是自作多情罢了。

我在感情方面格外清醒又务实,常常被太宰先生说是经济适用型的女性,“中也先生喜欢我”这种影响判断的错觉只能让我觉得计划超出自己的掌控,反而会心烦意乱。

虽说很不想这么理智地去分析中也先生为我拎包这件事,但对方会有这个表现一定是以为我又在工作,刚到意大利就开始调取当地的信息,出于工作角度,他才想着帮我拎箱子。

“我自己拎就可以了。”我直白地拒绝了他。

“单手操作很麻烦吧。”中也先生没有把手收回去,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重复了一遍,“箱子给我。”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已经做好了。”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虽然本质上很懒,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还是喜欢自己做。

有些事让别人代劳,岂不是要欠下人情了吗?

我倒是不介意自己欠下人情的债主是中也先生,可无论怎么也不想给对方留下矫情的大小姐、或者麻烦精的印象。听说中也先生喜欢红叶大姐那样强势又独立的女性,我也必须变得更可靠才行。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很快把备忘录保存好,收起手机:“是中也先生开车?”

“……嗯。”

中也先生重新把手插回口袋,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大概是因为我违抗了他的指令。

也难怪,这次行动他是主负责人,平时只听令于首领的我现在也需要服从于他,上来就因为小事落了他的面子,确实是我处理不好当。

中也先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我站在原地等着。

他已经进入了平时的工作状态,面无表情又压迫力十足,离开的时候肩上披着的黑风衣甩得很有气势,衣摆差点抽到我身上。

和港口黑手党驻意大利的相关人员交接花了一点时间,没过了一会儿,一辆线条流畅的黑色跑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车窗缓缓下降,露出一张戴着墨镜的脸。橘发男人的手臂随意搭在车门上,另一只手把着方向盘,看起来随性又洒脱。

——豪车配美人。

我可太喜欢他开车的样子了。

原本我对车子没什么执念,作为被保护起来的文职人员,我一般没有出外勤的必要,需要出行的时候也有公家配备的防弹车。

可我的人生目标中却有“买车”这一项。

太宰先生总说我是经济适用型的,就算买车也只会挑选便宜又实用的家庭款,用个二十年都不换。

他说的也没错。

然而,就是这样的我,却在临近海滨的别墅车库里停放了三辆价值不菲的豪车,那是连喜好跑车的中也先生都没抢到的限量款。

这可都是在为我的第四目标做准备,既然说要迎娶中也先生,没点资本根本吸引不了对方。我可是抱着“把世界上所有他喜爱的事务都搬到他面前”的想法,拼命在做结婚前的准备啊。

“愣着干什么?”他催促道,“上车。”

“哦。”

我伸手去拉后车门,中也先生却直接把车门给锁了。

“?”

我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他没好气地说:“你还真把我当司机了啊?好歹分清谁才是前辈!真是的,赶紧给我坐前面来!”

我只好绕过去坐进副驾驶座,还不忘对中也先生科普:“副驾驶座出车祸死掉的概率是最高的,中也前辈。”

明明如他愿地喊了一声前辈,可是中也先生看起来更生气了,忍无可忍地让我闭嘴。

“你是想气死我吗?”他没好气地问我。

我疯狂摇头。

据说,车上每个座位的意义是不同的。

除开驾驶员身后那个最安全的上司座位,副驾驶位与驾驶位的地位等同,考虑到驾驶安全性,副驾驶位上坐得应该是驾驶员最信任和亲近的人。

当车上只有一男一女的时候,女性坐在副驾驶上就有一种暧昧不清的暗示。

暗示着——

驾驶座上的这个男人,是我的。

当然,作为广大钢铁直男中的一员,中也先生显然没有顾虑这么多。

让我坐在副驾驶座上,纯粹是他对自己的车技有着自信,以及想让我坐在前面方便给他导航吧。而且比起坐跑车,我更乐意哪天中也先生能突发奇想带我坐一次他的机车后座,这样就可以——

我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中也先生的腰。

他正接着电话,没有注意到我的视线。手臂扬起的时候,量体裁衣的西装线条被扯得很漂亮,尤其是连着腰的部分,看起来纤细却又不失力度。

如果不算身高的话,中也先生身材完全不输给太宰先生。

不得不说,黑手党的西装设定太棒了。中也先生不管穿什么都很帅气,看看这腰,看看这腿!当然不穿更好……不,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新情况,我们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赶到目标点,地址已经发你了。”中也先生说着挂掉了电话,他一脚油门踩下去,轮胎发出刺耳的尖叫。

我只觉得一阵背推力传来,下意识抓紧了安全带。

中也先生:“冲田,导航。”

看吧,让我坐前面果然是为了导航。

我面无表情地打开手机。

没什么好抱怨的,都在预料之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4687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