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19年前杀妻灭子案再审 前岳父母帮其申诉

    2001年,贵州六盘水市炼铁厂工人李玉前卷入一场杀妻灭子命案。检方指控,李玉前找来婚外情人马瑞芳(化名),二人一起将尸体肢解,分装在4个编织袋内。随后,马瑞芳用背篓将谢初明尸块分批转移到炼铁厂高炉焚化。在庭审中,李玉前当庭翻供,称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

  2001年,贵州六盘水市炼铁厂工人李玉前卷入一场杀妻灭子命案。检方指控,李玉前找来婚外情人马瑞芳(化名),二人一起将尸体肢解,分装在4个编织袋内。随后,马瑞芳用背篓将谢初明尸块分批转移到炼铁厂高炉焚化。在庭审中,李玉前当庭翻供,称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

19年前被指杀妻灭子后获判死缓,贵州男子李玉前在狱中坚持申诉,他的岳父母也不相信是他作案,帮他申诉至今。近日,记者从李玉前家属和申诉代理律师王万琼处获悉,他们接到贵州高院的开庭通知:李玉前故意杀人再审一案,定于2020年9月24日开庭审理。

2016年4月,李玉前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关注。同年5月,贵州省高院决定启动再审,并于2017年5月23日和2020年9月14日召开庭前会议。

姜政祁此前报道,2001年,贵州六盘水市炼铁厂工人李玉前卷入一场杀妻灭子命案,而在命案发生前不久,他曾因婚外情暴露,与妻子谢初明关系恶化。

当年,检方指控,2001年3月20日凌晨,李玉前回家后掐死谢初明,又用枕头捂死被惊醒的儿子李明昊。当晚9时许,李玉前找来婚外情人马瑞芳(化名),二人一起将尸体肢解,分装在4个编织袋内。随后,马瑞芳用背篓将谢初明尸块分批转移到炼铁厂高炉焚化。

2001年9月10日,六盘水中院一审判决:李玉前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马瑞芳构成包庇罪,判处8年有期徒刑。

在庭审中,李玉前当庭翻供,称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并称自己与妻子感情很好,不存在杀人动机,称其被马瑞芳栽赃陷害。

2001年11月20日,贵州省高院二审裁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此案发回六盘水市中院重审。2003年12月1日,六盘水市中院再次认定李玉前犯故意杀人罪,但改判死缓。2004年10月12日,贵州省高院终审裁定,维持一审判决。

此后,李玉前在狱中坚持申诉。

2015年5月,李玉前的申诉律师王万琼经多次会见、阅卷及走访后,向贵州省高院提交了详细的申诉代理意见。

王万琼告诉记者,该案没有人证物证,仅凭李玉前、马瑞芳两人并不一致的有罪供述定案。她在申诉代理意见中写道,两被告人口供、李玉前前后供述及证人证言都存在多处矛盾。

其中,证人杨某称,其在2001年3月20日凌晨1时许看到马瑞芳多次从李家搬东西到她的住处——公寓304房间。另有证言称,当晚上8点多就有人看到有背着背篓的女子走出304房间。当晚9时、10时,也有目击者看到一女子背着背篓上2号高炉。

律师称,该案的作案手段也存有疑点。据侦查机关在现场提取的被害人血迹,认定谢初明生前有开放性伤口导致的活动性出血,或死于大出血。此外,被认定用于分尸的两把菜刀没有磨损的痕迹,不符合分尸砍击骨骼发生刃面卷曲、破损的情况。

2016年4月,李玉前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关注。同年5月,贵州省高院决定启动再审,并于2017年5月23日和2020年9月14日召开庭前会议。

李玉前二哥李玉山告诉澎湃新闻,收到再审决定书四年来,家属曾多次到贵州省高院寻找承办人询问案件进展,终于在近日等来了开庭的消息。截至目前,李玉前的余刑只剩下两年。

记者注意到,《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作出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李玉前案已远远超出审理期限。

李玉山告诉记者,李玉前案24日再审开庭,被害人谢初明的母亲张林合也会前往出席庭审。案发19年来,李玉前岳父母一直不相信是女婿杀害了女儿和外孙,并坚持和李家人一起奔走呼号,还多次到监狱会见李玉前。张林合多次到贵州省委政法委递交材料,她说:“接待信访的人都说,从没见过受害者家属为凶手申冤的。”

  不久前,南京一派出所接到一起奇怪的报案,被举报的是男子辛某。而报案的三人,分别是辛某的岳父、妻子以及与辛某交往了两年的女友刘小姐。按说,原配妻子与婚内女友相见,不上演个“全武行”,至少也会争得面红耳赤。但令人意外的是,两个人在辛某岳父的陪同下一起到派出所报警举报辛某诈骗,涉案金额高达250余万元。辛某提前5年开始部署诈骗、以同一个理由两年多时间往返安徽南京两地搞外遇、多次伪造证件骗岳父……诸多诈骗细节都令人大跌眼镜。

什么怨什么仇?

让岳父、妻子和女友结伴举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得知,原来,王家及刘小姐同被辛某实施诈骗,涉案金额高达250余万元。

辛某谎称自己是上海某国企员工,因为替领导“背锅”而被处分,在南京的一套房产和500万存款被法院查封。为解封这些高达上千万元的资产,辛某在安徽南京两地来回奔波两年多。

实际上,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辛某一边在南京与妻子王女士生活,一边又在安徽与刘小姐相处,以解封资产为由,他时常奔波两地,妻子王某和刘小姐都没有察觉。辛某与两人相处过程中,不断地以各种理由诈骗钱财。截至被警方抓获,辛某诈骗的钱财除少部分以工资为名交给家里外,其余被其挥霍一空。

五年前布局

他用谎言取信岳父一家人

据介绍,王先生一直做手机生意,在上海开了家手机店,生意不错,手中颇有积蓄。2014年8月,王先生的女儿在老家安徽芜湖做某品牌啤酒销售时,认识了谈吐儒雅的辛某,两人互加了微信。

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得知,当年的辛某经常到王女士所在的酒吧消费,且出手阔绰,赢得了她的好感。在辛某的感情攻势下,王女士很快就陷入情网,双方谈起了恋爱,并于2016年5月结婚。借着岳父王先生做生意的便利,小两口一起回到辛某的老家南通,租房开了一家手机店。

“都说‘谎言说多了,自己也相信了’,这句话放在辛某身上,还真应验了。其实从一开始,辛某是在吹牛,想把王女士骗到手。之后发现王女士家里很有钱,就开始实施诈骗,可以说从布局开始,长达五年之久。”江宁公安分局开发区派出所办案民警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辛某在认识王女士及日后见到岳父一家人时,就一直编织谎言。

辛某对王先生一家人称,此前自己在上海一家大型国企帮领导做存取钱的工作。后来,因该领导涉嫌洗钱被调查,自己受到牵连,导致他在南京的一套房子、两辆车子以及500万现金被法院查封,无法启用。 

辛某伪造的“房产证”

对此,王先生一家人并没有仔细核实。但辛某不断重复谎言,王家人开始慢慢相信了这个事情,并认为他的资产一旦能解封,便是一笔巨款,小两口的日子也会过得很滋润。

因小两口开的手机店生意不太好,2017年8月,辛某带着妻子王女士辗转来到浙江海宁,开起了网店,转行做起了皮草生意。

这两年间,辛某跟王女士相继生下两个孩子。因生意经营状况不佳,加上有孩子需要抚养,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有些拮据。在辛某的不断重复下,王家人也希望辛某被查封的资产早点解封。

时机成熟借机诈骗

女婿骗了岳父220万元

2018年1月份,王先生在上海自家的手机店内看到了女婿辛某,他不禁有些疑惑,女婿来干嘛?事先也不说一声。一问之下,辛某对王先生说,在南京被冻结的资产到了解封的日期,他是来办理解冻事宜的,但法院执行局说需要25万元作为保证金。

王先生心想,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眉目了,女婿的房子和存款如果能拿回来,小两口日子也会好过点,于是当场就答应借钱。

不过,王先生到底是做生意的人,反复叮嘱辛某,必须把回单发给自己确认。几天后,王先生收到了辛某发来的执行局要保证金的单据,检查了也确实没有问题,于是爽快地把钱打给了辛某。

王先生爽快地打钱给辛某

2018年三四月份,辛某称在自己南京的房屋快解封了,加上在南京也有朋友,可能在南京发展比较好,所以就与妻子王女士来到南京江宁租了房子安置下来。

此后,辛某一直以“房屋、车子等财产解封”为由向王先生借钱。王先生就要求辛某提供相关的法律文书。而他确实也收到了辛某发来的“不动产证明”、“法院传票”、“法院行政裁定书”等文书证件,上面还有执法机关大红的印章。 

辛某不断通过微信向岳父展示伪造的证件

王先生经过仔细比对,发现这些法律文书无论是格式还是签名,都跟裁判文书网上发布的并无二致。有此作为佐证,王先生信以为真,根据女婿的要求,前后一共借给他220万元。

婚内谈了女友

他用岳父的钱买车相送

“在诈骗岳父王先生的钱财期间,辛某还颇有‘闲情逸致’,他结识了安徽的刘小姐,还与对方谈起了恋爱。”办案民警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辛某同样以“财产被法院查封需要借钱解封”为由,先后向刘小姐借了30万。

刘小姐向警方提供的证据称,辛某当初结识她时,称正准备与现任妻子离婚,两人相识了两年有余,但同居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两个多月。

“我们联系基本上是微信打字或者语音聊天,基本不用视频。”刘小姐告诉调查的民警,每次一打电话或者视频聊天,就被辛某掐断,回复称自己忙。“不是说在公司开会,就是说陪领导在外面应酬,反正一直是忙的。”刘小姐说,这期间,刘小姐一直在安徽一家公司上班,辛某在南京。辛某经常南京安徽两地奔波,时间长达两年。

为了安慰刘小姐,辛某还带她见了自己的一位家人,两人一度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趁此机会,辛某还用从岳父那里借来的钱,为刘小姐买了一辆20多万的奥迪车,供刘小姐上下班之用,如此举动让刘小姐宽心了。

正因如此,刘小姐才慷慨地拿出自己定期理财的存款,相继借出了30余万元。

骗局露馅

岳父带两个被骗的女人报警

辛某“被查封”的房产位于南京某高档小区,面积为130平方米,目前市值高达六七百万元。随着辛某借钱越来越多,岳父王先生开始怀疑了,他根据“被查封”房产的登记地址,今年5月找上门,发现房子竟然有人居住。王先生一问,才知道根本就没有房子被查封这么一回事。

是不是这中间有什么误会?王先生不愿相信女婿是个骗子,又赶到法律文书上盖章的法院咨询。经过法院工作人员辨认,女婿辛某提供的一系列法律文件都是伪造的。直到此时,王先生才确定自己被骗了。

但善良的王先生考虑到辛某终归是自己的女婿,女儿和两个外孙还要跟他一起过,所以始终没有狠下心报警处理此事。

但事情到今年7月发生了变化。刘小姐偶然发现辛某声称离了婚,但事实上并未离婚。觉得受到欺骗的刘小姐主动联系了辛某的妻子王女士,两人一番交谈后发现,辛某把她俩都给骗了。

王先生得知辛某竟然背着女儿搞外遇,也是非常气愤,但他们也没法怪刘小姐,因为她也是被骗的。王家人和刘小姐一商量,决定一起报警。

接警后,警方结合相关线索立即开展调查工作,很快便将辛某抓获。

辛某接受警方问询

据辛某交代,他从来都没有在上海某国企上过班,平时开销大,收入有限,知道岳父有点钱,便想到通过那不存在的“查封资产”骗钱花,于是伪造了很多证件文书博取岳父的信任,先后骗取了220万元。尝到“甜头”之后的辛某,又以相同的套路,骗取了刘小姐30万元。

目前,辛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江宁警方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80后上海女子耿某拥有让周围亲戚都艳羡的生活,住在市中心豪宅,穿戴都是奢侈品。更难得的是,耿某不忘帮衬自家人。亲戚想要买房,她便热心联系低价房源。她的两位嫡亲阿姨直接将购房款交到耿某手中,却不曾想这笔巨款就此一去不复返。

谎言包装“华丽”人设

身为空姐的耿某结婚后,丈夫长期待业在家,生活开支都靠耿某工资维持。虽然收入有限,但耿某追求物质享受,花起钱来大手大脚,很快就债台高筑。不过,耿某在人前还是保持着光鲜亮丽的形象。2015年,她在市中心繁华地带租下一套大面积的住房,声称是富豪前男友送的。耿某还向亲友吹嘘自己与房地产商有交情,可以低价买到周边的房子。

这些谎言连她的父母都被骗了。耿某的父母想在女儿身边安个家,听说女儿有门道,他们便将名下的房产出售变现,把钱交给女儿买房。耿某不敢说出实情,只好谎称买房还需等待“操作”时机,在附近租房安置二老,说是朋友的房子,可以免费住。

不久后,耿某的表妹也因买房一事找到耿某帮忙。为了显示自己的“神通广大”,耿某又去租了一套房子,嘴上说是自己通过房地产商低价买到的房产,借给表妹一家暂住。

耿某的热心慷慨在亲戚之间逐渐传开。2016年年底,耿某的两位嫡亲阿姨也来打听买房的事情。耿某告诉她们,凭关系用500万就可以买到市价超过1000万元的房子,还向她们展示了一些房型图片。两人喜出望外,决定把购房一事全权交给耿某,并将合计800多万元的购房款打到耿某卡上。耿某为表达诚意,又去租了两套房子,谎称是房地产商提供给两位阿姨的过渡住房,可以免费住到购房手续办完为止。

迟迟买不到的房子

两位阿姨找上门时,耿某手头正紧。父母的购房款早就被她花得所剩无几,仍有不少外债没还清,两位阿姨打来的钱无异于“雪中送炭”。她决定先将这笔钱挪为己用,日后再想办法应付。

耿某先是从中挪用了上百万元来偿还债务,看着卡里还有不少钱,她的消费欲再也按捺不住了,买奢侈品,添置豪车,带上全家出国旅行,两位阿姨的买房需求被她完全抛在脑后。除此之外,耿某先后给自己和家人租下5套房子,每套月租金都超过2.5万元。没多久,耿某卡里的存款就见了底。

耿某的阿姨急切地想要拿到房产证,但耿某屡屡拖延办证期限,甚至提出追加款项。2017年11月,耿某以过户税费太高难以“操作”为由,额外收取10万元,并在保证年底前办妥过户手续。但到年底的时候,耿某却说政府出台了新的房地产交易政策,办证还要再等等。2018年9月,耿某表示再追加一点钱就可以置换更大面积的房子,于是阿姨又掏出2.5万元,但购房手续依然没有下文。

买房计划几次搁浅,两人开始怀疑耿某。为打消两位阿姨的疑虑,耿某向她们出示了自己和房地产商“吴总”之间的聊天记录。其中,“吴总”称已收到购房款,正在安排过户事宜,耿某多次催办,但对方一再拖延,还向耿某索要额外的税费。看完这份聊天记录,两人也不好再苛责耿某。

转眼到了2019年,耿某还是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两位阿姨几次上门要钱都碰了壁,最终决定向公安机关报案。

“白富美”终成“阶下囚”

2019年5月,耿某被长宁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耿某银行账户明细显示,她把收到的钱都用于租赁房屋、为其本人购买汽车、归还债务及家庭日常消费等。所谓的房地产商“吴总”也是她伪造。

经查,耿某还曾以丈夫开店需要资金、打官司托关系等为由,分别从两名同事那里骗得9万元、7.8万元。另有一名受害者为耿某代购价值27万元的名牌皮包,然而耿某在收到商品后拒不付款,对方催讨数月,最终耿某仅支付了5000元。案发时,耿某的银行账户余额不足200元,家里车辆均已变卖,夫妻名下也没有其他资产,不具备还款能力。

长宁区检察院审查后认为,耿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多人钱财共计人民币910.8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经该院提起公诉,近日,耿某因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4703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