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男子进看守所后死亡:家属1元索赔被拒

    9月15日,记者从死者申友证家属处获悉,在此前申请国家赔偿未得到阜南县公安局回复后,家属再次向安徽省阜南县公安局与阜南县看守所提起国家赔偿复议,申请国家赔偿224万元。

  9月15日,记者从死者申友证家属处获悉,在此前申请国家赔偿未得到阜南县公安局回复后,家属再次向安徽省阜南县公安局与阜南县看守所提起国家赔偿复议,申请国家赔偿224万元。

 家属民事诉讼、国家赔偿均无果

据了解,2019年4月,安徽男子申友证于阜南县看守所死亡。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出具二次鉴定意见通知书认为,看守所存在延误救治的情况,但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却认为死者系正常死亡。

因此,家属向阜南县公安局提起国家赔偿224万,但是阜南县公安局不予理会,认为本案属于民事诉讼,于是家属提起民事诉讼,索赔1元钱。

8月4日阜南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该案“属于国家赔偿范围,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并裁定驳回起诉。

律师认同法院“国家赔偿”认定

此案代理律师周兆成认为,阜阳县人民法院的裁定是正确的,看守所在对犯罪嫌疑人施行武装警戒看守的同时,亦应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安全。在看守所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看守所的主管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可以要求国家赔偿。

公安局强调派出医生非看守所工作人员

周兆成律师在与阜南县公安局的交涉中了解到,阜南县公安局强调由于阜南县看守所驻所医生非阜南县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而是阜南县人民医院的派出医生,所以应该向阜南县人民医院主张权利。同时认为这个案件属于民事案件,不是国家赔偿案件,应该提起民事诉讼。

对此,周兆成律师指出,阜阳市人民检察院的调查结论存在错误。从文字上看,《鉴定意见通知书》强调的责任主体为“看守所驻所医生”,但申友证毕竟是在看守所羁押期间死亡的,这个责任应该由看守所承担,而不是推给外聘的“看守所驻所医生”。

 8月28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一健身房的游泳池内,会员正在游泳突然有人惊呼,泳池内有便便

健身房的经理表示:游泳池每天晚上下班后都要进行清理,根本不会有排泄物出现,便立即调取了监控,监控正好记录下了这一幕,一小男孩在泳池边上不停的抬腿,用手摸泳裤,几分钟过后游泳池水面上就出现了便便漂浮物,过了一会,男孩爬上了岸又拉了一通,健身房工作人员透露要家长赔一万五千元,目前双方还在协商中。

8月18日,北京丰台法院审理的一起民事诉讼案件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

去年3月8日,在北京西站北广场进站口,67岁的王女士被63岁的刘女士的拉杆行李箱绊倒受伤,15天后在医院去世。王女士的儿子认为刘女士的行李箱把母亲绊倒,存在重大过错,要求刘女士索赔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62万多元。

先来看看当时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事件一共有三位当事人,已去世的67岁的王女士,原告王女士的儿子,和被告63岁的刘女士。

现场来看,当时并不拥挤,有很宽裕的行走空间,王女士的儿子不在身边,她可能回身逆行去找儿子,结果没有注意到刘女士的行李箱正在脚边,当场被绊倒,腰部和臀部先着地,在地上滚了半圈。

而拿行李箱的刘女士视线一直在往左看,没有注意到王女士走到身边,直到对方摔倒,她才察觉到自己的行李箱绊了人。

原告诉称,上车后,王女士就感到严重头痛、头晕等不适。16点36分,王女士下车时已意识不清,被乘警和乘务员用轮椅推下火车。

随后王女士被送至石家庄第一医院,被诊断为脑出血。由于情况复杂,当日再被转院至河北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3天,后转至河北友爱医院住院两天后去世。

原告

原告王女士儿子认为,刘女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李箱给过路行人带来阻碍,母亲被绊倒,被告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至少60%的责任,提出62万元的索赔。

被告家属

而被告刘女士方提出了四点反驳意见:

1. 王女士的儿子送母亲坐火车,与母亲分开,没有妥善照顾好母亲。而且现场并不拥挤,是王女士没有注意周边情况,自行踩到别人的行李上。刘女士在王女士摔倒的整个过程中,正常行进,不存在任何过错。

2. 事故发生后,王女士未及时就医,其儿子让母亲独自一人乘火车,在摔倒后五个小时才由他人送去医院,延误了救治时机,让伤情加重。

3. 救治过程中,家属要求撤掉呼吸机和吸氧鼻导管,导致王女士死于呼吸衰竭。刘女士对此不知情。而原告的解释是王女士的呼吸衰竭原因不是“拔管”,而是脑硬膜下出血。“拔管”是医生的建议,而非家属不愿治疗。

4. 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王女士绊倒和之后的脑出血有关。

目前此案还在审理中,法院会择期宣判。

原告和被告在法庭展开激烈辩论

对于这起案件,网友议论纷纷。

大多数网友力挺被告刘女士,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碰瓷式”索赔。监控录像再清楚不过了,王女士拌倒是自己不注意,确实不能赖刘女士。对于刘女士来说简直是无妄之灾。

火车站或地铁人多绊一下挺普遍的,只不过这次绊到的是身体不好的老人,家属要点医药费还可以理解,要这么多就有点过了,难不成还要接着告医院医疗事故吗?

有网友坚定地认为,法院千万不能谁受伤谁有理,谁横谁有理和稀泥判决,这个案子如果让原告索赔成功,会给社会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效应。

也有人认为,被告多少要赔一点的,一分不赔也不合适, 毕竟是因为你的拉杆箱导致对方死亡的 ,不管怎么样死者为大。

对于这个案子,你怎么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4712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