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黄文片段np 写男女刺激的小说

有风,火更大,肉更香。整个大厅除了楚天不紧不慢的撕扯不好吃的狼肉声音,就剩下从天空灌入的夜风轻响,水雾月、十三姨和圆圆全都呆愣如木鸡,她们对汪霸雄的话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他为何掉头相信楚天。

有风,火更大,肉更香。

整个大厅除了楚天不紧不慢的撕扯不好吃的狼肉声音,就剩下从天空灌入的夜风轻响,水雾月、十三姨和圆圆全都呆愣如木鸡,她们对汪霸雄的话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他为何掉头相信楚天。

汪霸雄也没有再出声,只是摇晃着杯中烈酒。

他望向水雾月的目光充满着冷漠和失望,似乎她再也不是床上娇柔妩媚的玩物,而是将要死去和抛弃的猎物,水雾月感受得出主子杀机,止不住的喊道:“霸雄,你疯了?楚天栽陷我们啊?”

“圆圆刚才都说了,楚天要弄死我们啊。”

汪霸雄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圆圆也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她也想不通自己的翻供怎么起了反效果,当下挣扎着前倾身子喊道:“汪少,那口供都是假的啊,都是楚天写好让我背熟表演给你看的,你千万不能相信他啊。”

“他要挑拨水家和汪家,他要吞掉天上人间啊。”

听到圆圆的歇斯底里,汪霸雄一口喝尽杯中酒,接着把杯子抛在桌子上,起身,二话不说走到圆圆面子甩出一耳光,啪!圆圆整个人被打得跌飞出去,摔在地上闷哼不已,四肢伤口随之迸裂。

那束栀子花也跌落在她面前,散掉四五片花瓣。

水雾月微微揪心,下意识喊道:“霸雄、、”

“闭嘴!”

没等水雾月把话说完,汪霸雄就反手一点水雾月:“不想现在死就给我闭嘴!”他扯着衬衫领子喝道:“你扪心自问,汪家给了水家多少支持,给了你们多少荣耀和特权,你们却背叛汪家?”

黄文片段np 写男女刺激的小说
黄文片段np

水雾月欲哭无泪:“霸雄,事情不是这样的!”

她想要去拉汪霸雄,却被后者一脚踹开:“滚!马上打电话让你老子滚回来,把连家的事一五一十讲清楚,至于你弟弟就继续留在监狱关着,如果水家给不出满意交待,他就死在监狱好了!”

“还有你,还有水家,全部去死!”

水雾月眼泪纵横:“霸雄,为什么?”

汪霸雄扫过女人一眼,随后脸色阴沉的拍拍手,没有多久,大门就被推开涌进四五名汪家保镖,汪霸雄手指一条,冷冷发出指令:“把这女人带出去,给我好好看着她,千万不要让她跑了!”

接着,他又沉声补充:“还有,让她给水流云打个电话,让老东西给我滚回广东,同时通知京城方面的力量,如果水流云乖乖回来,那就不要去动他,如果他想要出境,让人把他当场杀了!”

此话一出,不仅水雾月打了一个冷颤,就是汪家保镖也愣然不已,水汪两家向来交好,水雾月更是汪霸雄恩宠的女人,所以主子这指令一出,保镖们都有点无所适从,就连楚天也苦笑不已:狠!

但很快就听到汪少喝道:

“你们呆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跑了卖国求荣的主,老子连你们也毙了!”

汪家保镖嗅到了一丝杀机,又见到地上淌血的圆圆,他们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但还是齐齐鞠躬回道:“明白!”接着就分工有序的散开,两人举步走向水雾月,一人拿起电话通知京城。

水雾月没有反抗,只是眼泪纵横:“为什么?为什么?”

也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一阵脚步声,被汪霸雄调去追查楚天遇袭真相的亲信走了过来,只是还没有开口汇报,汪霸雄就冷冷开口:“是不是涉及到水家?不用躲躲藏藏,直接把话说出来!”

现场的人微微一滞,暂时停缓动作。

亲信迟疑了一下,最终点点头:“没错!两小时前确实发生了一起袭击事件,五百名凶徒联合围攻少帅,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车里是少帅,只是收了五千万要干掉这列车队,结果死伤殆尽。”

“你这是废话!少帅活着,那他们当然就死了!”

汪霸雄微微皱眉,一声冷喝:

“我要知道谁是幕后黑手?是谁给他们钱?”

亲信深呼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回道:“我们动用关系查了一下,这五千万虽然转了三四个圈,但并没有经过境外运作,所以我们还是找出了线索,这笔钱是从水家旗下一处私密账户转出。”

说到这里,他微微停顿,在感觉主子要发怒时又赶紧开口:“这笔钱分别汇入十个老大账号中,而且我们也从帅军手中接过活口审问,还逮捕了十名老大问话,袭击确实牵扯到了水家、、、”

“那他们有说杀、、谁吗?”

黄文片段np 写男女刺激的小说
黄文片段np

汪霸雄扫过一眼水雾月:“是杀少帅还是圆圆?”

水雾月打了个冷颤,她看不清眼前男人。

亲信沉思一会,接着回应:“他们出任务时并不知道目标,只知道听从光头佬的指令,不过在现场的时候,他们听到光头佬喊着放人;但、、我刚才审问了光头佬,他又一口咬定是杀楚天!”

“哼,凭他们也能杀少帅!”

汪霸雄冷哼一声:“真是异想天开。”接着他有一脸戏谑的看着水雾月,声线清冷:“你要不要解释点什么?虽然我猜到你会说的东西,但我不介意给你一次机会,只是千万不要说不知道!”

原本一脸死灰的水雾月微微亮起眼睛,她没有看到汪霸雄的讥嘲眼神,却以为对方给自己辩解机会,于是咬着牙开口:“我知道这事!水家确实是买凶杀人,目的就是干掉楚天这个大仇人!”

水雾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因为她确实仇恨楚天。

她一指楚天咬牙切齿道:“他断了我的手,关了常胜监狱,杀了八大家将,还扫了天上人间,水家对他早就恨之入骨,所以见到他离开京城,父亲就按捺不住杀心,动用深圳力量围杀他们。”

她随后看着汪霸雄,眼里闪过一丝炽热:

“汪少,给你带来麻烦很抱歉,但水家真的很想杀掉楚天!”

“你能不能再编造的粗糙点?”

汪霸雄眼里流露出一抹失望,摇摇头回道:“你要说的东西跟我所想一模一样,是你们水家变得愚蠢呢,还是在羞辱我的智商?我曾经跟你们说过,我们跟少帅之争绝不能涉及到肉体消灭!”

“看来你们真把我的态度抛之脑后了!”

他露出一丝讥嘲道:“就算你们无视我的话,但你们要杀少帅就杀少帅,为何你父亲还留在京城呢?难道他愚蠢到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杀了少帅后还能扛住帅军报复?要知道那可是京城!”

京城,帅军总部,高手云集。

汪霸雄看着水雾月,声线阴冷:“他完全可以先离开京城,然后再调动力量对付少帅,要知道少帅来深圳就不会立即返回,既然还有时间从容布置,他为何匆匆做事?再恨也不会犯这错误!”

“难道他真的老糊涂了?不,水流云不是蠢货!”

汪霸雄把事情一点点剖开:“他竟然不是蠢货,那他依然这样做了,依然大张旗鼓没有掩饰手尾的做了,那就表示他乱了,他乱了方寸,他要用武力来消灭一些事实,比如知道内情的圆圆。”

“换句话说,他主要目的不是杀少帅!”

他一指地上的圆圆,厉声喝道:“水家是要灭她的口!水家为何如此心虚杀人灭口,还铤而走险在我眼皮底下进行,那就是圆圆口供上所说的事八成为真,你们怕显出真身就惊慌失措杀人!”

黄文片段np 写男女刺激的小说
黄文片段np

“是,或不是?”

pS:今天爆发,呼唤基础鲜花!

“是,或不是?”

水雾月把嘴唇咬出血,死死抵赖:“不是!不是、、、”

汪家保镖也诚惶诚恐噤若寒蝉,像是第一次见主子发飙,同时也纳闷水家袭杀楚天和圆圆有什么不同?更重要的是,水家虽然擅自做主对付楚天,但水汪两家的交情不至于让汪少发这么大火?

汪霸雄没有等水雾月辩解,接着又摇摇头叹道:“水流云不是蠢货却做出愚蠢之事,其中乾坤你我心知肚明,最让人无语的是,他难道不知这是少帅设的一个局吗?水家、、实在让我失望!”

水雾月和圆圆她们再度一愣:这是一个陷阱?

十三姨暗叹一声:果然是圈套!她虽然不知道这陷阱是什么,但一路上楚天表现出来的淡定,以及对圆圆有意无意的暗示,隐隐约约昭示深圳之行有古怪,可惜圆圆终究没有按捺住仇恨玩火。

汪霸雄转回桌子边,仰头喝下一杯酒:

“水雾月,你就是个蠢货!”

这时,楚天拍拍手站了起来,一脸笑意的开口:“汪少真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把袭杀事件看了个透!”随后他向水雾月她们耸耸肩:“两位,不瞒你们说,水流云能知道我行踪是我放的风。”

“不然以帅军的能力,要悄悄来深圳谁能知道?”

楚天轻笑了起来,手指在空中悠悠一转:“我随时可以调动军用直升机来深圳,水家探子就是全守在潜龙花园也难知我行踪,之所以从京城机场离开,就是想要水家知道,我带圆圆来深了。”

他笑容在黑夜中慢慢绽放,声音也渐渐响彻天台道:“我除了泄露来深圳的行踪之外,还故意露了一些圆圆的口供内容,虚虚实实,水流云再怎么淡定从容,面对圆圆这个定时炸弹也会焦虑。”

“一焦虑就会乱出牌,乱出牌就有破绽了!”

水雾月和圆圆嘴角抽动,神情各有各的不同。

说到这里,楚天还背负着双手上前,扫过圆圆她们一眼:“其实来找汪少之前,虽然我有足够的筹码钉住水家,但却缺乏致命性的一刀,毕竟水汪两家的数十年信任,不是一些证据能打破。”

“水家说一句话,顶我在汪少面前摆十份证据。”

楚天脸上勾起了一抹笑意,轻叹着补充:“所以我干脆来一场大乱斗,让水家自己在汪少面前表演一场,结果水流云没有让我失望,调动混有杀手的五百兵马来杀我,让我硬生生多了个铁证。”

“仓促之间的杀人放火,手尾哪里能搞得干净?”

楚天站在圆圆面前开口:“搞不干净,汪少查起来就轻而易举,至于汪少相信凶徒是杀我还是杀圆圆,这个不会有多大悬念!当然,这个水家死咬自己失心疯杀我也可以,可以多撑一些日子!”

黄文片段np 写男女刺激的小说
黄文片段np

“不过汪少迟早会因袭击事件,挖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楚天一声叹息,脸上带着一丝感慨:

“最悲哀的是、、、、、”

“圆圆、、给水家刺上了一刀,彻底撕裂水汪两家的信任。”

此时,正在喝酒解闷的汪霸雄瞥了圆圆一眼,冷漠无情!

听到楚天的话,水雾月才明白水家上下都中了楚天的圈套,只是面对圆圆这颗定时炸弹,他们并没有太多选择,谁都不会任意看着圆圆来深圳,说出可能会伤害水家的事,早知圆圆没出卖、、

想到这里,她又生出茫然,圆圆确实没有出卖水家,反而指证楚天严刑迫供,为何汪霸雄却反而相信楚天的话呢?圆圆也是一丝不解,躺在地上的她一脸凄然:“我不明白,我真不明白、、”

“汪少,为何我指证楚天,你反而相信他呢?”

汪霸雄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喝着闷酒,此时的他根本懒得理这女人,倒是楚天勾起一抹笑意,捡起那束跌落花瓣的栀子花,放在圆圆面前给她轻嗅,随后淡淡开口:“你的翻供是致命错误。”

全场安静了下来,静静聆听楚天的话。

楚天慢慢直起身子,带着一丝落寞补充道:“汪少可以不信口供,可以不信视频,也可以不信十三姨这人证,因为在他眼里,我楚天要造假是绝对轻而易举,所以他不会轻易相信面前的东西!”

“他也不会因此否决对水家的信任。”

说到这里,楚天脸上闪过一抹浅浅讥嘲:“如果你也按照口供复述完不画蛇添足指控我威迫,那么汪少也会潜意识认为你被我威胁做假证,跟口供、视频、十三姨一样不存在太多指证价值。”

“至少,证据的完美会让汪少疑心我玩手段。”

“他绝不会因此不信任水家,顶多是心里嘀咕几句!”

楚天盯着圆圆:“可是你当场翻供,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圆圆摇摇头,苦笑回道:“我不明白!”

楚天直立起身躯,吐字清晰的叹道:“你当场翻供意味着你会被我杀死,你为了水家清白而以死明志,这点看起来大义凛然,但却狠狠的冲击了汪少内心,水家可以有他不知道的高手勇士。”

“却、、不可以有汪家不知道的死士!”

圆圆一愣:“这有何区别?”

十三姨却忽然想通了什么,一声轻叹由衷叹服。

而水雾月也是茫然:“以死明志,有错吗?”

楚天微微侧身,余光扫过水雾月道:“圆圆在天上人间已经有些年头,汪少也多少知道这女人的存在,圆圆在京城酒店表现出凶猛,他可以不在意,毕竟水家也可以养几条看门的、厉害的狗!”

他望着圆圆,淡淡一笑:“但是汪少却没想到圆圆为了水家,竟然当场翻供以死明志,这绝对超出他的想象,如果说圆圆这种死士是水家替汪家养的,那他这么多年为何不知道这厉害角色?”

黄文片段np 写男女刺激的小说
黄文片段np

水雾月也似乎捕捉到什么,眼神一凛。

没有停缓,楚天继续开口:“如果是水家私自圈养,那向来对汪家坦诚的水家,养这批人干吗呢?更重要的一点,在汪少内心深处,以他对水家的了解,水家不可能培养出圆圆这种厉害角色!”

“那么,圆圆、、肯定是他人力量。”

“这个他人,自然是连家!”

楚天笑了起来,一字一句的道:“连家在天上人间安锸如此霸道的金花,水家却连知会都没说一声,内心不是有鬼是什么?所以,这点可以反佐证我提供的视频、口供、十三姨都是真实的!”

“圆圆啊圆圆,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楚天摇摇头,勾起一抹笑容:

“不过我应该感谢你的画蛇添足,感谢你的以死明志!”

汪霸雄轻轻拍起手来,笑容变得灿烂起来:“知己啊,少帅真是知己啊,霸雄心思在你面前一览无余啊。”接着他又扫过两女人一眼:“枉费她们跟了我这么久,却不相信我对水家的信任。”

“她们什么都不做,我想现在局势肯定不同。”

水雾月和圆圆当场愣住久久无语,在十三姨暗叹楚天心思过人、圆圆自我作孽时,圆圆却凄然一笑,张嘴叹息道:“少帅就是少帅,果然名不虚传!我只是有点好奇,你似乎早知我要翻供?”

“不然你怎会给我栀子花,暗示我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呢?”

pS:谢谢za1105打赏作品1888逐浪币、13908857064sj打赏作品100逐浪币、0308305打赏作品100逐浪币、褡裢高手打赏作品100逐浪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4722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