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厮杀激烈的进行,只是大局已定。楚天摇晃着再也滴不出酒的瓶子,苦笑的摇摇头,随即把酒瓶向冲到面前的唐门帮众砸去,砰的声响,红着眼睛杀到近前的敌人踉跄退了几步,缓过神的时候,楚天的战刀已经刺进他的胸口,随即随着鲜血拔出。

厮杀激烈的进行,只是大局已定。

楚天摇晃着再也滴不出酒的瓶子,苦笑的摇摇头,随即把酒瓶向冲到面前的唐门帮众砸去,砰的声响,红着眼睛杀到近前的敌人踉跄退了几步,缓过神的时候,楚天的战刀已经刺进他的胸口,随即随着鲜血拔出。

楚天踢翻眼前的敌人,高声喊道:“速战速决!我们要赶去救姜总管。”

帅军兄弟的攻势更加凌厉,唐门帮众逃得更快。

十分钟后,长街仅剩下楚天他们。

楚天抹去脸上的雨水,意味深长的问道:“敌人多少逃了些吧?”

老妖把割肉的垂下,平淡不惊的回应:“至少有几十人活着逃走。”

楚天呼出几口闷气,收回战刀笑道:“那就好,我还怕敌人都被你们杀光了呢,那就浪费我的心血了,杀这几百唐门帮众于海南战局,并无实际意义,只是让我们平安熬过今晚,明天将会有更大的厮杀等着我们。”

老妖点点头,苦笑着回答:“幸好天亮之前,五百兄弟会赶到海南。“

楚天背负着手,轻轻叹息:“加上我们也就七百人,朱柏温是个聪明阴狠的人,今晚吃了大亏就会醒过来,相信明天会调入近万帮众围杀我们,你说,我们这七百人拿什么跟近万人对抗?所以姜忠格外重要。”

老妖凝望着夜空,若有所思的道:“他们应该动手了。”

楚天轻轻点头,笑道:“希望他们能够‘救出’姜忠。”

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夜色渐浓,风雨更紧。

三亚酒店,灯火通明。

在楚天他们厮杀将近尾声的时候,原本平静如水的三亚酒店也陷入了混乱,因为整座酒店忽然暗了下来,酒店的管理人员忙让人查找原因,还打电话给电机房启动备用电源,谁知道电话根本没有人接听。

与此同时,姜忠所在的楼层也陷入紧张中,大虎和小龙以为海南唐门要开始袭击他们,个个都拿着武器高度警惕,就着应急逃生门的微弱蓝光,姜忠的几十名亲卫都看得见彼此的惊慌,掌心更是生出了冷汗。

负责‘警卫’的海南唐门领队,名叫任天南,是个心狠手辣之人,见到整个楼层忽然停电,心里虽然有几分诧异却也不放在心上,挥手让几名帮众去探视情况,自己领着两百人继续警戒,目光偶尔瞟向姜忠的房门。

朱柏温曾嘱咐过他,务必‘保护’好姜忠,随时等待他命令。

几个帮众走到尽头按下急用电梯,片刻之后电梯门口缓缓打开,就着电梯数字的红光,他们清晰的见到里面有七八个人,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一把刀疾然伸出划过,刀势快的如劈出的闪电,瞬间割破他们的喉咙。

惨叫过后,身躯轰然倒地,刚好压在门口让电梯再也关闭不上,天养生领着帅军兄弟踏了出来,挥刀又砍翻几个冲来的帮众,踏过尸体横对整楼层的唐门帮众,冰冷的声音穿透出去:“杀光他们,救出姜总管。”

天养生的出现,已经让海南唐门帮众生出诧异,他喊出的话更是让他们哗然吃惊,严密防范的小龙也是无比震惊,来人用意竟然是救出姜总管?当下忙让手下进入房间,把楼层的情况向姜总管汇报,自己提刀警戒。

任天南见到天养生瞬间杀了几名帮众,心里震惊之余也知道其身手不凡,但听到他的言语,不由勃然大怒的喊道:“凭你们?凭你们几个想要救出姜总管?不觉得是痴人说梦话吗?我们可是有两百精锐。”

天养生没有说话,挥手弹出几个圆形物体,帅军兄弟也摸出东西扔在楼层走廊,随即从怀里拿出防毒面具戴上,圆形物体落地之后瞬间散发出刺激的气味,在整个走廊弥漫起来,唐门帮众顿时被呛得鼻水眼泪四流。

任天南也呼吸艰难,咳嗽着说:“催,催泪弹!”

与此同时,后方的唐门帮众也产生慌乱,因为安全通道的门也打开了,可儿领着几十名帅军兄弟杀出,手里也先弹出催泪弹,随即亮出晶莹剔透的薄刀,口中也高声喊着:“速战速决,救出姜总管。”

两边弹射的催泪弹,不由自主的把海南唐门帮众向中间挤压,而中间就是警戒的小龙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见到任天南他们靠近,也捂住鼻口吼道:“不准靠近,不准靠近,这是姜总管的套房。”

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任天南勃然大怒,砧板上的肉还如此嚣张?于是边让两边的兄弟顶住可儿他们,边怒吼着:“兄弟们,姜总管勾结外敌谋反,想要就地歼灭咱们,咱们不能任由他们残杀,兄弟们,杀了那帮吃里扒外的东西。”

海南唐门帮众听到命令,顿时分出不少人向小龙他们冲杀过去,小龙见到他们蜂拥冲击,忙向自己的手下喊道:“兄弟们,给我顶住,海南唐门背叛帮主,咱们不能让他们杀了姜总管,背叛者,格杀勿论!”

跟随姜忠的几十号精锐朗声应道,构成两道防线守护着房门,很快,双方就对峙起来,两秒后,在海南唐门帮众的重围中发生起小范围厮杀,而外围的帮众也面临着对战,对手的战斗力更是让他们胆颤心惊。

黑刀轻轻挥动,天养生领着帅军兄弟整齐的向前冲杀,在催泪弹的作用之下,首当其冲的唐门帮众战斗力几乎等于零,天养生的黑刀侧伸就轻易划过他们身躯,就像是拿把刀在墙壁划着痕迹,刺耳和尖锐。

惨叫声不断响起。

任天南扯下衣服捂住嘴巴,怒声低吼着:“杀了他们!”

十几包扎好缓过神的帮众,立刻提刀向天养生他们冲来,帅军兄弟从后面反扑了过去,片刻之后就响起兵器的碰撞声和喊叫声,天养生势如破竹的劈翻几个人,提刀不再找迎战别人,眼睛盯着任天男,直奔他杀去。

场中间挤满了人,刀光剑影,双方都杀的眼红,见人就砍,鲜血洒满地面,任天男也看见了楚天,看他双眼冷酷的样子心中忍不住打个冷战,伸手抓住自己身旁的两名手下,向前推去,大叫道:“给我杀了他!”

两名手下嗷嗷直叫,壮胆着冲杀过去。

天养生面无表情,脚步沉稳的向前走去,黑刀顺势劈出,左侧帮众眉心瞬间中刀,说是迟,那是快,天养生杀了他只是石光电闪的工夫,将手中黑刀轻甩,刀刃的血液飘然滴落,然后快速对上另外那人。

这名唐门帮众刚才看得真切,天养生没用上几秒钟就劈死自己的同伴,心中已无斗志,见他拎刀向自己走来心都缩成半团,两人对战时最忌讳的就是胆怯,心中害怕自然就会缩手缩脚,发挥不出全力。

这人本来就和天养生有天地之差,再加上对他顾虑重重,没走两招,就被天养生挥刀划破咽喉,仰面栽倒,跟着自己先行的同伴共赴黄泉路了,天养生无视倒下的敌人,用刀尖遥指任天南,冷然道:“该你了!”

任天南没想到天养生如此勇猛,刚才还以为他仗恃着催泪弹得逞,现在才知道其身手确实恐怖变态,脸色巨变,把手缓缓摸向身后,在他的后腰上还别着两把枪,都上好了子弹,想出其不意将天养生解决掉。

天养生嘴角上扬,表情异常的诡异。

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2更求鲜花,谢谢兄弟们的鲜花,让俺昨晚着实高兴,俺会努力的码字,努力的演绎精彩回报你们,真诚的鞠躬!)

天养生杀光闪动的双目,如同两把刀子直刺进任天南的心脏。

似乎把他的心事全部看穿,这种气势令任天南为之心惊,他没有把握能杀掉对方,甚至感觉到对方的刀会快过自己的枪,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心底的预感却重重的冲击着他,汗水从他的头上缓缓流下,滴入地毯。

在天养生的戾气中,任天南感觉自己成了虎口之食,随时都有被撕碎的可能,心中不由生出畏惧,也因此恶向胆边生,趁着天养生停滞脚步的时候,忽然精光爆射,把手中的砍刀向天养生射出,自己反手拔枪。

两个动作行云流水,也确实很快,但相比天养生来说终究还是慢了,当任天南举起枪的时候,黑刀已经抵在他的咽喉上,下一秒,刀尖穿过他的后颈,任天南像是泄气的气球,瞬间低下脑袋,眼神恐惧和慌乱。

还有,难于置信。

外面杀声震震宛如锣鼓,房内的大虎在猫眼里认真的观察着外面场景,并不时的把情况反应给姜忠,姜忠宛如禅定的老僧,动也不动的呆坐在沙发,表面上虽然平静如水,但茶几上的酒杯却昭示着他的慌乱。

他知道,自己被楚天摆上了台,但却无计可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轰然倒下,天养生和可儿领着二十余名帅军兄弟,无视浑身是血的小龙几个,也无视大虎他们举起的五把短枪,天养生目光凝聚成芒,望着不远处端坐的姜忠,淡淡的说:“少帅有请!”

小龙举刀想说些什么,却无力的靠在墙壁上喘息,半个多小时厮杀下来,活着的人几乎全部带伤,海南唐门全军覆没,帅军死亡十余人,小龙所率的精锐也仅剩三个,加上大虎他们也就八个人,可见厮杀的残酷。

大虎出声喝道:“凭什么?”

天养生扭头就走,他从来不喜欢废话,可儿宛然轻笑,意味深长的说:“姜总管敌我分明确实忠诚,但是朱柏温就不会这样想了,死了将近两百帮众,无论有没有证据,他都是迁怒在你们身上,杀之而后快。”

说完之后,可儿也领着帅军兄弟离去。

带走的还有自己人的尸体,以及地上的催泪弹。

姜忠凄然长叹,转动着轮椅道:“走!”

过了十几分钟,三亚酒店的电力终于恢复了,但监控室内的人却惊讶的发现,姜忠所在楼层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忙向负责人汇报,负责人不敢丝毫大意,立刻拨通朱柏温的电话,把酒店发生的情况告知他。

等海南唐门帮众赶到的时候,姜忠他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整个楼层死的不是海南唐门的人,就是姜忠的几十名亲信,甚至还能见到海南唐门帮众和姜忠亲信同归于尽的画面,两人的砍刀相互穿过对方身体。

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宛如两人有血海深仇,所有的客观环境都告知,这里发生过厮杀,而且是海南唐门和姜忠亲信的血战,虽然领队的头目诧异姜忠亲信的战斗力,但面对现场的残酷事实,还是把情况客观告知朱柏温。

朱柏温听完之后,像是霜打的茄子沮丧不已,今天似乎遇见了倒霉鬼,连续两次围杀楚天失败,损兵折将达到八百人;自己也遭遇不明来历之人的刺杀,还损失完颜康这名大将,现在,姜忠又杀了自己的两百精锐。

正在这时,几名围杀楚天的帮众从门口跑了进来,连滚带爬的扑到朱柏温面前,断断续续说完长街发生的事情后,就将功赎罪般的哭道:“堂主,楚天他们太凶悍,早埋伏了不少帅军,还要去救姜总管呢。”

朱柏温微微皱眉,杀机呈现。

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又有几名从酒店逃出来的帮众出现了,也是满脸惊慌的跪在朱柏温身边,哆嗦着喊道:“堂主,任领队死的太惨了,姜总管勾结凶徒里外夹击我们,兄弟们奋勇抵抗依旧没用啊,敌人太多了。”

为了显示自己的无奈,只能埋怨敌人太多。

朱柏温没有探究手下话里的水分,他在大厅走来走去,忽然握紧拳头吼道:“老匹夫,姜忠这个老匹夫,果然和楚天有所勾搭,否则以他身边的几十号饭桶,怎么可能对抗老子的两百精锐,真是气煞我也。”

跪在地上帮众忙点点头,附和着说:“堂主,杀了他吧。”

朱柏温杀机呈现转身,愤怒越加浓厚。

原本思虑楚天什么时候调入精锐,现在介入姜忠这个因素就豁然开朗了,帮主的情报部门那么厉害,帅军向海南调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想必是要借助楚天除掉自己才隐瞒不通知,这也是姜忠不让围杀楚天的原因。

人一旦偏激了,思维就容易极端。

竟然唐荣不仁,老子也就不义了!想到这里,朱柏温背负着手,死死盯着地上的手下,缓缓下令:“给我通知大小堂口,各派精锐人手到总堂听候调遣,同时给我下江湖追杀令,姜忠残杀同门,罪已致死。”

“各帮各派,遇见姜忠可以格杀勿论。”

几名帮众朗声应道:“是!”

雨水依旧很大,朱柏温吩咐完后就让帮众集中总堂待命,他现在摸不清楚天有多少人手,而且那小子的强悍已经震撼了他,所以他不想在没有部署妥当前再次攻击楚天,他甚至担忧楚天趁着雨夜杀了过来。

总堂层层防卫之后,他的精神才松弛起来,领着亲信去拜祭完颜康的尸体,来到后院的开放大厅,朱柏温望着白布盖着的完颜康,止不住的轻轻叹息,想不到身手精湛卓绝的完颜康,竟然会被人一刀穿心。

刺杀之人,相当强悍啊。

朱柏温感伤之余也暗自庆幸,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及时离开,恐怕现在是自己躺在这里了,想到这里他生出些许的寒意,也更加悲愤不已,发誓要杀了楚天和姜忠为完颜康报仇,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老师和部下。

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紧致硕大哭低泣律动

燃起三柱香,朱柏温虔诚的三拜。

阴冷的风从外面灌进来,把完颜康盖着的白布吹得猎猎作响。

此时,楚天正靠在酒馆的沙发上,为姜忠倒下温好的竹叶青,酒杯渐满的时候才收手放下,并把冒着热气的羊肉推到他面前,轻轻笑道:“姜总管,风大雨大,又加夜色浓黑,钓鱼是不适合了,不如喝酒吃肉吧。”

姜忠长叹出声,也不再拒绝楚天的‘好意’,抿了两口竹叶青,吃了两片羊肉,随即才缓缓回应:“酒是醇香爽口的好酒,肉是嫩滑香脆的好肉,可是姜忠的心却不是愉悦,少帅的心,也不是好心。”

楚天神情自若,伸手为自己倒满酒,波澜不惊的道:“无论如何,我总是救了姜总管的命,难道不是吗?”

姜忠听到楚天如此‘真挚’的话,苦笑不已的回答:“没错啊,少帅确实是把姜忠从酒店救出来,但也把姜忠摆进了更大的漩涡,相信朱堂主对我恨之入骨,想要杀之而后快,而我却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楚天把酒送到嘴边,不置可否的道:“姜总管是否觉得很痛苦?明知道楚天所做是要挑拨你们,姜总管却依然只能照着我的方式跳进来?是否感觉被楚天摆进了阴谋却又无可奈何?其实,姜总管高看楚天了。”

姜忠放下筷子,盯着楚天道:“少帅什么意思?”

(3更杀到,兄弟们的鲜花继续支持呵,俺继续的努力码字回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899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