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图片:四根贯穿np双性

女神的概念是什么? 就是你朝思暮想却依旧觉得她高贵,而向王洁这样的骚货,会成为YY的对象,但就算长得再漂亮也不能成为我心中的女神。

女神的概念是什么?

就是你朝思暮想却依旧觉得她高贵,而向王洁这样的骚货,会成为YY的对象,但就算长得再漂亮也不能成为我心中的女神。

像顾媚这样清纯的妹子一定是个雏吧?

不过没关系,我也是啊,这样刚好!

想着想着,顾媚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轻声说道:“王狼,你的伤好些了么?”

“哈哈,小伤,男人还怕这点伤么?”我拍着胸脯向顾媚示意我的强壮。

不拍不要紧,一拍刚好拍到了昨天的伤处,真他娘的疼啊!

在美人面前,我还是强忍住了钻心的疼痛,假装没事一样。

“真谢谢你呀,要不明天我请你吃饭吧!”如果我没看错,顾媚眼中是崇拜和感激。

“好呀!”

真没想到昨天的英雄救美竟然让我赢得了女神的邀约,真是因祸得福!

顾媚不说我都忘了,明天是换班的日子,我们这些厂狗难得的休息日。

明天一定要抓住这机会表白!

“怎么能让女生请客,明天我请你吃饭吧!”

“嘿嘿。”听到我的话,顾媚捂着嘴娇笑,工装下的两座小山峰随着笑声颤动着,隔着肥大的工装,无法预估大小,不过看样子应该很坚挺。

“干什么呢!王狼!工作时间怎么在这闲聊,不想干了?”

就在我揣测我女神身材的时候,再熟悉不过的尖厉女声从身后响起,又是王洁。

王洁的声音很尖,惹得周围人一阵窃笑。

在车间内,看我被嫂子骂已经成为了大家工作时间的消遣,我回头看到王洁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严厉的神色好像抓到了儿子上网吧一样。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回去工作?”

王洁见我盯着她看,白了我一眼,吼了一句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顾媚冲我吐了吐下粉嫩的小舌头,转身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去,这小舌头嫩的好像一碰就会出水,真想狠狠的啜住,一亲芳泽。

看着王洁离去时扭动的臀部,我今天竟然没有往常挨骂那么愤怒,心想:小骚货,这是欲求不满拿我发泄呢?

等着吧,过不了几天就把你推倒,干到你哭!

想着,掏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微信:“上班也心神不宁,好像看你自慰的样子哦!”

“讨厌,等我下班!”不一会收到了王洁的回信,这意思是等晚上下班给我发她自己解决的样子么?

真想不到,她竟能浪荡到这种程度。

不等我回信,又收到了她的微信:“人家上上班下面也突然好痒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好像被你干哦!”

我艹,我忍不住抬起脚向办公区望了去,只见王洁一只手在桌子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犹豫距离和角度,实在看不清桌子下的那只手在干嘛。

她不会在办公室就开始了吧?这得有多饥渴啊?一碰就着?

想到这些,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回到:“晚上,我们微信做吧!”

果然,王洁并没有拒绝我的请求,直接回了一个害羞的表情给我,这时我的小狼又无耻的硬了起来。

这几天被表嫂勾引的,我才发现我的小狼有着无与伦比的战斗力,说挺就能挺起来,而且不吐出来绝不回软。

估计一晚上三五次应该不成问题。

一上午的工作就在我这满头的胡思乱想中度过,还好已经是熟练工种,工作完成的并没有太大瑕疵。

照旧中午和刘能一起来到食堂吃饭。

“喂,我说你昨天干嘛不让我追顾媚啊,明明上午还她妈让我抓紧上呢!”将一块肉塞进嘴里,向刘能道出了我的疑问。

“妈的!你别追了就是了!”刘能将嘴塞得满满的不愿意抬头看我的眼睛。

直觉告诉我,这里头有事。

“草,还是不是兄弟了?”

刘能看我语气严肃,抬起头看着我说:“就因为是兄弟我才不知道怎么说,总之这个顾媚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还是不要碰的好!”

“妈的,咱俩都是潘浚人家女神让不让咱碰还两说呢!”

对于追顾媚这件事上,我有很大的自知之明,像我这种潘磕苋⒏龈我一样的普通厂狗就不错了,像顾媚这种厂花级别的估计很难碰。

“我不也是怕你被骗么!”

“被骗?刘能,你逗我吧?我一个穷潘浚能被骗什么?如果骗色,嘿嘿,那老子不他妈赚了?”

“草,总之你小心一点吧!”

我看刘能这样子也不像在开我玩笑,就不在继续这个话题,毕竟如果真被女神骗了色去,我也心甘情愿。

很快,我又在煎熬中度过了一个下午,这个下午我的眼睛时不时的会想顾媚的方向飘去,有时也会撞上顾媚的眼神。

跟顾媚的眼神相交,她总是瞬间就脸红,害羞的底下头,或者假装不经意的飘过。

这么娇羞的美人,怎么会像刘能说的那样?

没准是这小子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下班和刘能在食堂吃过饭才回到嫂子的出租屋,开门进去,刚好看到王洁换上了一套蕾丝边的黑色吊带在客厅晃悠。

看到我进门,王洁白了我一眼转身就向自己卧室走去,而我故意快步跟她来了个擦肩而过。

擦肩,没错,我是贴着表嫂的后背而过的。
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图片:四根贯穿np双性

手背不经意的触碰到了她的屁股。

这弹性!

啧啧,说是不经意,其实我在经过的时候故意放慢了速度而且还用力的顶了一下。

妈的,每天都要骂我,这点便宜被别的男人占去,不如让我这个表弟尝尝鲜。

王洁感受到了我的触碰,停下了脚步回头瞪着我,而我一脸无辜的看着她:“表嫂,怎么了?”

这时和王洁正面相对不过二十公分的距离,都说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要超过二十公分,那么我和王洁现在的距离一定是不安全了。

低头正好看到吊带睡裙裸露出的大片雪白,以及两团只见的深沟,好像没穿内衣?

王洁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赶紧伸手捂在了自己的胸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04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