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乖一点:你只能是我的:调教夹水果play

掀开被子,看着再一次挺拔的小王狼,我反倒有些尴尬了。 再来一场估计我就要体虚了,毕竟明天还要和顾媚去小树林。

掀开被子,看着再一次挺拔的小王狼,我反倒有些尴尬了。

再来一场估计我就要体虚了,毕竟明天还要和顾媚去小树林。

如果,顾媚真的就跟我在小树林发生了所有男女朋友都会发生的那点事,我却因为今天撸多了而无法满足她,岂不是丢脸?

想到这些,蹑手蹑脚的穿好睡衣,走出卧室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冷静。

路过王洁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轻喘声和可以控制的呻吟声,看来这女人自己玩的很嗨!

冲了凉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无奈的是我只能原路返回自己的卧室,原路返回就意味着必须要经过王洁的卧室。

不知道王洁现在是否还在爽,仔细想想这个女人的欲望还真的很强,早上刚刚在浴室里解决完,晚上又来了一场,表哥那瘦弱的体格子还真是无法安抚她。

堵上耳朵,回到自己的卧室,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里我梦见王洁穿着那黑色的蕾丝内衣骑在我身上有规律的上下运动,我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屁股,十指深陷在她的肉中。

她不断的呻吟,最后变成了呼喊。

随后我们换了个姿势,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可就在我压住的一瞬间,身下的人换成了顾媚。

梦里的顾媚穿着一身岛国校服,两腿盘绕在我的腰间,而我的小狼已经插入她粉嫩的肉瓣之中。

顾媚害羞的侧着脸,欲拒还迎的咬着下嘴唇,情不自禁的发出低低的呻吟。

一个放荡、一个矜持,两个反差的女人就在我的梦里陪着我运动了一整个晚上。

我一会抓住顾媚小而坚挺的小兔子,一会将头埋在王洁那硕大的双峰中,简直享尽了齐人之福!

嗡嗡!

突然,脑袋底下的震动将我从梦中拉醒,我只能揉着惺忪的睡眼意犹未尽的摸出了头低下的手机。

“干嘛,大清早的!”

“别TM睡了,你晚上有事么?”电话里的刘能显得格外的亢奋。

“几点哦?”

“晚上八九点钟啊!”

听到这时间,我还真有些吃不准,万一今天和顾媚一切顺利,晚上直接去宾馆滚床,那还真要重色轻友了!

“我今天约了顾媚啊,兄弟今天我可能陪不了你了!”

“约了顾媚啊?那不要紧,晚上你一定有时间,等我电话吧!”

啪!刘能直接挂了电话。

妈的,诅咒老子不成功?

我在心里将刘能的祖宗十八辈都翻出来骂了一遍,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竟然已经快到九点半了。

赶紧拿出手机给顾媚发了条微信:“起来了么?一会我找你?”

“好!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厂子后门见!”

几乎是瞬间就收到了顾媚的回话,看来这妹子也已经早早的准备好了,一阵窃喜涌上心头,用史上最快的速度洗漱穿衣来到了厂子后门。

厂子后门和公园正门只隔着一条并不宽的马路,离和顾媚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正好够去旁边的奶茶店买杯奶茶。

平时我是不喝这东西的,不过厂里的妹子们都喜欢喝,买了杯加冰的奶茶,再次来到厂子后门,就看到顾媚的倩影向我走来。

今天的顾媚脱下了宽大的土灰色工作服,换上了一身浅色的夏装。

白色的吊带加超短牛仔裤加一双人字拖!

高高的马尾辫耸在脑后,显得那么的清纯靓丽,等等,我一定是看错了!

随着顾媚越走越近的身影,我才终于看清,靓丽是够靓丽了,但是清纯这个词我还是收回吧!

顾媚的吊带只能遮住半个胸部,大半部分都裸露阳光之下,白皙的皮肤颤抖的肉球随着步伐一上一下的颤着。

人不可貌相!

没想到平时工作服的包裹下竟然有这么一对尤物,顾媚个子不高,目测也就一米六左右,这凶器可最少得有D罩杯。

目测绝对不比王洁的小。

在这对巨型的衬托下,顾媚的腰显得更细了,就好像随时会压折一样,而牛仔短裤包裹的臀部不大,却圆润挺拔,真是个人间极品。

上下扫描了一圈之后,顾媚已经笑着站在了我的面前,而我的眼神不自觉的就落在了那对吊带包裹不住的山峰上。

“看呆了?”顾媚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咽了咽口水,将珍珠奶茶递给她,说道:“额,没!咱们走吧!”

顾媚也不多说话,转过身和我并肩向公园走去。

时间还早,公园基本没有几个人,我们沿着树林的石头小路向树林深处走去,石头路很窄,我们的胳膊时不时的就触碰在了一起。

我知道这时候我应该抓住顾媚的小手,或者直接搂住白嫩圆滑的肩膀,可却怎么也跨不出这第一步。

关键时刻,我这潘康乃司⒂稚侠戳耍

“啊!有蛇!”就在我脑洞大开想要如何开展第一步的时候,顾媚一声娇呼抱住了我的胳膊。

哪他娘的来的蛇,明明就是石头路上爬出来一只迷路的小蚯蚓。

不过我真应该感谢这位蚯蚓大哥,顾媚害怕的抱紧了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被两个肉球结结实实的夹在乐中间。

这吊带的弹性真TM好!

我还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女人的上体,没想到竟然如此柔软,两团肉很乖巧的为我的胳膊让开了中间道路,但顾媚紧紧抱着我的双臂又将两团肉挤在了中间。

于是我的胳膊和两团肉就好像热狗一样的造型。
乖一点:你只能是我的:调教夹水果play

“别怕,小蚯蚓而已。”我笑着拍了拍顾媚抱着我胳膊的手臂,安慰着。

“我还以为是蛇。”

“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凉亭,就这样,顾媚挎着我的胳膊来到了凉亭里,我很机智的选择坐在边上的长椅上。

坐下之后,顾媚的胸还没有丝毫要离开我胳膊的意思。

当然,我很乐意这样,这么看来我和顾媚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

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周围根本没人,这绝佳的机会不把握的话,真是对不起躺在我兜里的杜蕾斯。

“你在想什么呢?”抬起头,娇声问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04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