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总裁在车里㖭我下面*吃饭还在顶*连在一起

林菲儿所说的这个结论小姨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一想到家里那小屁孩瘦弱的身影,而且自己临出门前再三确认过那小屁孩乖乖地待在家里,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所在的KTV呢?

林菲儿所说的这个结论小姨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一想到家里那小屁孩瘦弱的身影,而且自己临出门前再三确认过那小屁孩乖乖地待在家里,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所在的KTV呢?

一想到这些种种,小姨便又否定了自己的结论。

“不可能吧,那小屁孩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呀,就算他真的跟我一同出现在了KTV,他也没有胆子做出把杨哥脑袋打破的举动啊。”尽管内心十分怀疑那小子,但是小姨依旧否决了这种可能性。在小姨心目中,家里那小子只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罢了,哪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虽听小姨这般否定那小屁孩,但是林菲儿依旧心存疑惑,但也没有说出声,反倒是走到小姨旁边豪爽地一把揽过了小姨的肩膀,“想那么多干嘛,杨哥那边的事情我会让我哥帮你搞定了。咱俩也好久没有喝一杯了,今晚给安排一下?”

说罢,林菲儿便满脸痞气的对着小姨挑了挑眉,那清秀的脸庞竟然同这痞气的模样丝毫不违和,反而使两人的相处更为融洽,小姨见了这表情本忧心忡忡的脸蛋更是一下子乐开了花。

如此这般,两人吃完饭之后便去了酒吧。因为酒吧进来了两位绝色美女,所以整个酒吧的男士的焦点都聚焦于两人身上。

两人尽情地在这酒吧舞池中释放着情绪,期间不断有男人上前来搭讪,但是无一例外地都被两人冷漠的眼神无声拒绝了。

而此时的我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家里等待着小姨回来,本来以为今天小姨出门时穿着如此中规中矩今天便会回来早些,但是没想到依旧是早出晚归。

忽的,门外传来了一阵门铃声,我心想肯定是这小姨回来了。自从我搬进来之后,小姨出门便从来不带钥匙,似乎断定了我一定在家似的。

我闻见门铃声之后便赶忙小跑到了门口处打开门,一开门,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看起来猥琐至极的男人搀扶着小姨回来,而此时的小姨已然烂醉如泥浑身酒气地被抚着,而且口中还不断地说出一些胡言乱语。

“你是她弟弟吧?赶紧把她扶进去吧,我快搞不定了。”那陌生男子见了我之后便像是如释负重将身上的大麻烦弄走了一般,匆忙地将小姨交到了我的手上之后便落荒而逃。

看样子小姨在醉酒期间没少给这男人添加麻烦,不然这男人肯定不管我在场二话不说就把小姨带到酒店去了。

毕竟面对这么一个身材劲爆且姿色尚好的女人,放着哪个男人手里都是不会放弃这块猎物的。

小姨是独自回来的,那同她一起的林菲儿显然已然被酒吧的某个男子带走了,落下了小姨一个人。

醉酒当中的小姨显然是察觉到了自己已然回到家中,醉醺醺地一把将我推开,随后便兀自地倒在了沙发上,过了好一会之后又重新坐了起来。

我也不去管她,知道小姨平时已经甚是疯癫,这会喝醉了酒也不知道会对我做出啥事来,这般想着,我便也兀自地走到小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

恰好在我的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姨岔开腿时露出的风光。

小姨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连衣裙,而身下穿的则是到大腿根部的那种丝袜,具体叫啥我也说不上来。这种丝袜我常在美剧中看到过,那丝袜到大腿根部处,随后便又两根蕾丝丝带将大腿根部的丝袜同胯部连接起来,看起来甚是性感。

而小姨今天穿的就是这么极其性感魅惑的一身,同时其大腿之间有意无意露出的风光甚是诱人,让我瞬间有些蠢蠢欲动起来,想着要不趁小姨这会醉意十足上前去弄两下……

反正小姨处于这么个状态,极有可能意识已然是不清醒。但尽管这么想,我还是不敢上前动作,毕竟今晚的小姨同昨晚被下了药的小姨不一样,很有可能她随时会醒来。

我就这么紧紧地盯住小姨的大腿根部之间的旖旎,移不开眼来。

忽然之间,小姨把两双玉腿叠了起来,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之后才做出的这般举措。我也被小姨的这番举措吓到,抬眼便看到小姨看着我一脸嫌弃,似乎对于我这般偷窥的行为很是不屑。

“你还真是个废物,竟然还偷窥你小姨。什么时候才能有点出息?”小姨醉气熏熏地说出这么番话,言语之间充满了恶意,似乎对于我的存在本身就已然很是嫌弃。

我没有将小姨的这番话放在心上,我甚至已然有些习以为常。因为自从我搬进来的那一天起,小姨对我的态度就没有变过,一直是这般恶劣。
总裁在车里㖭我下面*吃饭还在顶*连在一起

对于她的这般针对,我也没有任何应对的方法,毕竟如今寄人篱下。还是那句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谁让她现在是我的衣食父母呢。

尽管我已经把视线移开了,但是小姨似乎没有打算放过我,尽管停止了对我恶言相向,但是她却猛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回房间,途径我的时候还轻蔑地望了我一眼。

我则是无动于衷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小姨的下一步动作。

果不其然,小姨从房间里抱出来了堆积如山的衣服,一把递到我的手上,动作粗暴不说,语气也是极为恶劣,“你,给我把这些衣服洗完再睡觉。”

我接过衣服,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又看了一眼眼前眼神迷离醉气熏熏的小姨,也无可奈何,便认命地抱着这一堆衣服走到洗衣机前。

那小姨看我这般反应,则是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随后又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开始呼呼大睡过去。

待我将小姨给的那堆如山的衣服洗好烘干之后准备将其放回房间,经过沙发时,我便看见小姨烂醉如泥地瘫在了沙发上,意识甚是迷糊,同时还不断地在低喃着什么,“刘成林,我讨厌死你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05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