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h文添花心 两个蛇根啊吃不下

朱大勇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去中域,这有些出乎王逸的意料,不过倒是也能够理解,而且就像是朱大勇所说的,说不定去南域可以更早的发现通往世俗界的结界也不一定。

朱大勇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去中域,这有些出乎王逸的意料,不过倒是也能够理解,而且就像是朱大勇所说的,说不定去南域可以更早的发现通往世俗界的结界也不一定。

而且以朱大勇现在的实力,去南域基本上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了,只要不得罪大成高手,哪怕得罪了大成高手,至少脱身是没有问题的。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如果在南域见到玲珑,无尘或者段院长他们,帮我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早点东域天下门,就说城主学院永远为他们留着,天下门这边我已经跟邢老他们交代过来。”

朱大勇点了点头“他们要是知道东域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也许早就回来了。”

“对了,大勇,这段时间来,你的身体还好吧,听邢老他们说你修炼的有些疯狂。”

听到王逸这话,朱大勇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但是很快就掩饰了下去“没事,就是有些累,这古武界高手太多,世事难料,我虽然不能像你一样进步那么快,但也不想落后太多。”

“那就好,现在剑宗已经灭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朱大勇点了点头“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兄弟好好喝一杯。”

“好。”

于是乎,当天王逸便和朱大勇喝到了半夜。

“王少,大勇,你们真的要走?”邢弈和候无争都有些不舍。

h文添花心 两个蛇根啊吃不下
两个蛇根啊吃不下

“诶呀,我们只是暂时离开一下东域,又不是去死,你们这么伤感,搞得我有点不太自在啊。”王逸笑道。

“王少,真的不要诸犍跟你一起去吗,有它跟着会多一些保障。”候无争道。

王逸摇了摇头“不用了,诸犍还是留在天下门吧,你们的伤势都还没有恢复,有诸犍在我会放心一点,另外我跟青鸾交代过去了,如果真的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你们就全部躲到圣兽峰去,青鸾会护住你们的。”

邢弈和候无争点了点头,如此一来也算是有了绝对的保障,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到过能够强过青鸾的人,青鸾的实力绝对已经达到了皇级高手的层次。

“那我们走了,有空打电话。”王逸笑道。

“打,打电话?”邢弈和候无争一脸懵逼“王少您什么意思?”

“开个玩笑,如果你们真的遇到了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就捏碎这块玉佩。”王逸说着将一块玉佩丢给了邢弈。

王逸跟朱大勇两人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很快便彻底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你真的不准备去看看你的妞?”小萌站在王逸的肩头问道。

“不去了,去了也什么都做不了,还不如不去,希望这一次去中域,能够找到可以彻底治愈至阴之体的办法。”王逸一边在虚空中迈步一边回答道。

“你小子,感觉迟早因为女人而死。”小萌笑道。

“因为女人而死不好吗?总比因为男人死强一点吧,就像你,你是愿意为了母狗而死呢还是愿意为了公狗而死?”

“滚,老子是兽王,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是狗,再敢叫我狗我就杀了你。”小萌白了王逸一眼,恨不得直接弄死王逸。

“哦,兽王是吧,我记住了,那么兽王我问你一下,你是喜欢母狗还是公狗?”

“靠,你别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以王逸现在的速度,用了不到几天的时间,便来到了东域的边界,东南西北四大域之间隔着的是一片巨大的荒海。

这一点之前邢弈已经跟王逸说过了,而且每两域之间都会有荒海之舟穿梭联通两域,就跟世俗界航行在太平洋大西洋上的大船一样,不过想要借用荒海之舟穿梭荒海可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四大域通往中域的所有荒海之舟都是由中域掌控着的,东南西北四大域的人想要登上荒海之舟,都需要缴纳每人一百颗地级中期的妖核或者十颗地级后期的妖核。

这样的价钱别说对于一般人来讲了,就算对于各大宗门来讲都是不小的数字了。

“所以苏玲珑他们去了中域的可能性应该很小,以当时城主学院的底蕴,应该拿不出那么多的妖核来,估计应该是去了南域,不知道朱大勇能不能遇到他们。”王逸道。

h文添花心 两个蛇根啊吃不下
h文添花心

“苏玲珑他们的确不可能去了中域,以段霆山和程昱的实力还不至于去中域找死,不过有一个人却有可能去了中域。”

“谁?”

“你的老情人,云静初。”小萌笑道“他老子云无疆是狩猎者,应该是那什么魔皇宫的人,所以她去了终于的概率很高”。

提到云静初,王逸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虽然云静初算不上是王逸的老情人,但说实话,多多少少有些恩怨情仇,也不知道那妮子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是以前,说不定王逸和她还真能够发生点什么天雷勾地火的事情,毕竟人家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关键现在王逸亲手弄死了云无疆,那可是云静初的老。

所以说,以后王逸跟云静初之间基本上属于没有什么太大的可能性了,但愿不要反目成仇就好了。

“呵呵。”王逸苦笑一声,心想世界这么大,就算云静初真的在中域恐怕也遇不到吧。

来到荒海边缘,在那拥有一座非常简陋的建筑,王逸朝着建筑走了过去。

在那建筑的门口,王逸看到了两个守门人,实力为炼神后期。

看到王逸出现,那两人非常不屑的瞥了一眼,眼神中毫不掩饰对王逸的轻视,此时王逸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真气的气息。

“出示妖核。”其中一人没好气的说道,那模样就好像王逸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王逸没有犹豫,直接掏出了十块地级后期的妖核,在两人面前晃了一下。

看到王逸拿出妖核,那两个守门的人明显精神了许多,毕竟十块地级后期的妖核对于他们来讲也算是不小的资源了,如果炼化了能够帮他们提升不少实力。

“这只是乘坐荒海之舟所需要付的妖核,只不过……”其中一人笑着说了半句话,然后看向了王逸。

王逸当然知道这人是什么意思,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两人这是想要收点好处费啊。

王逸也不生气,直接又掏出了两块地级后期的妖核,一人一块“两位朋友帮忙。”

“呵呵呵,上道。”两人一人拿了一块妖核让出了一条道。

王逸走了进去,只见在那建筑当中有一个类似于火车头一样的东西,大小估计能够容纳十人左右,应该就是所谓的荒海之舟了。

看到王逸进来,又有两人朝着王逸走了过来。

“上交妖核。”

王逸没有犹豫,直接将十颗妖核交了出去,对方拿到妖核之后将其中的四颗直接装进了那荒海之舟当中,应该是用来当做能源,剩下的六颗则被他们收了。

“腐败啊,层层剥削,太腐败了。”看着这一幕王逸感叹道。

就在王逸以为可以直接登上荒海之舟的时候,又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类似电烙铁一样的工具朝着王逸走来。

“你干什么?”王逸有些警惕的看着对方。

h文添花心 两个蛇根啊吃不下
h文添花心

“给你烙上记号。”

烙上记号?

对方的话让王逸一愣,脸色不是很好看。

“什么意思?”

“你们是东域的人,去中域之前必须烙上记号,以此来区别你和真正的中域人。”

王逸看了看那烙印,上面清晰的刻着一个反向的东字。

“放心,这不是普通的烙铁,是利用皇者真气控制的,这烙印只有你在中域的时候才会显示,什么时候如果你回到东域了,或者离开中域去其他地方了,都可以将它去除,不会留下痕迹。”

“烙在哪?”王逸皱着眉头问道。

“额头。”

在额头烙上一个东字,告诉所有中域的人这人是来自东域的,不是你们本地人。

这样的情形,让王逸想到了在世俗界的时候,白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在白人的眼中,黑人低人一等,他们的肤色就像是这被烙印在额头的印记,在向所有人展示着,就好像是在说,没错,我就是低等人。

地域歧视,种族歧视,性别歧视,身份地位之间的歧视这些都是人性本身无法磨灭的事实,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歧视正在慢慢的消失,至少当今世界,这种歧视的成分已经少了很多。

就像米国,黑人都已经当上总统了,就像奥运会上,黑人几乎统治了篮球和跑步。

人类对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文化的接纳与融合意味着这个世界的进步,只是王逸没有想到,来到了古武界,自己居然还会遇到地狱歧视,而且是这种近乎羞辱一般的手段。

在你的额头烙印上一个东字,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讲,都是一件足够耻辱的事情。

想要离开东域去往中域的人,一般情况下,肯定是东域的天才,在东域他们可能受人尊敬,受人敬仰,可是要去中域,首先就要被人在额头上烙上一个标记,这让人如何能忍。

王逸忽然想到了之前邢弈说的话,邢弈对于自己没有去中域是很遗憾的,但是王逸真的要代他一起去,他却又选择了拒绝,或许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年龄大了,可能他也无法忍受这种光明正大的羞辱。

“想好了没,要是不想烙的话就赶紧滚,别浪费我们时间,当然了,这妖核是不会退给你的。”那负责烙印的人,手里拿着烙铁有些不耐烦的看着王逸道。

王逸微微沉默,理论上来讲,他现在在东域可以说已经是万人之上,作为天下门的门主,可以说是整个东域最高高在上的人了,无论是自尊,还是虚荣心都可以得到极大的满足,要让这样一个人在额头上做上印记,告诉别人自己是一个下等人,这是不可接受的。

但是王逸不这么想,从小到大,王逸所承受的屈辱多到自己都数不清,有许多都要比在脸上刻一个东字卑微低贱的多得多,但是所有的屈辱全部都成为了王逸心中的烙印,这种烙印不是不堪回首的往事,而是一路奋进的基石。

h文添花心 两个蛇根啊吃不下
两个蛇根啊吃不下

事实上王逸也许还能够使用另外的手段避免被烙上这个印记,比如他可以提供给这几人足够多的妖核,从刚才门口那两个守门人的德行来看,这些所谓的中域人也都是贪财的。

只要王逸给出的价码足够,他坚信自己可以不用刻上这个烙印,但是王逸并不想这么做。

尽管他有足够多的妖核。

当初来东域的时候,他也同样被认为是下等人,但是现在不到两年,他已经成为了东域的主,东域的王。

去中域也一样,王逸会让中域那些自诩不凡,不可一世的人知道,他们所谓的高高在上的自尊,在王逸的眼中,可笑而不堪。

虽然王逸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东域人,但是既然现在他是从东域出发的,他决定要为东域捍卫这一份尊严。

于是,王逸站在那,任由对方在自己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东字,字不大,也不疼,但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讲,这就像是一个耻辱的印记,没有多少人能够坦然面对。

“哈哈哈哈,不错,很明显。”那几个中域的人看着王逸的模样发出了狂妄而得意的笑声。

“走吧,好好去中域玩吧,如果你能好好活着的话。”说完,那荒海之舟自动打开了一扇门。

王逸扫视了几人一眼,这种级别的人已经无法激起王逸的怒气了,他平静地走进了荒海之舟当中。

“年轻人,好脾气啊,这样都不发火。”识海中小萌笑道。

“这有什么好发火的,免费纹身。”

“呵呵,好有道理,纹的还是繁体字,很霸气啊。”

“是吗,那你要不要也来一个?”

“算了,我这人比较低调,难道你真准备顶着这么个东字去中域?”

“要不然呢?围个围巾挡住吗?”

“这个字他们是用皇者之力刻上去的,也就是说实力在皇者之下的人恐怕是无法抹去的,除非你的实力达到皇级或许能够搞掉。”

“要你说,诶,话说你的实力不是已经达到皇级了么,要不你帮我擦擦掉?”

“我是皇级没错,不过你也知道的,我的真气比你的珍贵啊,为了一个小纹身浪费我的真气实在不值得,而且说实在的,我也不一定弄得掉,况且还挺好看的,霸气侧漏。”

“我谢谢你啊。”

“不客气。”

荒海之舟在荒海当中飞速飞行,速度甚至比大成高手全力飞行还要快,而且这荒海之舟设计的也不错,还有窗户,可以看到外面荒海的情况。

不过总的来讲是没有什么好看的,因为外面都是一片荒芜,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肆虐的风暴,飞沙走石以及无限循环的暗褐色尘烟。

传说着荒海当中的褐色尘烟可以侵蚀所有的生灵,无论是人类还是妖兽,不管实力有多强,一旦落入这荒海之中,几乎没有生还的余地,唯有一死。

“你说这荒海到底是怎么形成的?”王逸站在窗口看着外面那灰暗的一片。

“天知道,这荒海几千年前就存在了,那时候我还进去玩过,就那样吧,风有点大,吹死一般大成或者皇级的小渣渣应该没问题。”小萌不屑道。

“大成,皇级的小渣渣?”王逸翻了个白眼“你别说话。”

“怎么,打击到你脆弱的小心灵了?放心吧,以后这种打击的机会还多得是,随着实力越来越强,你就会发现自己越来越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19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