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江苏大学学生校内坠楼身亡 留下两条信息

  和母亲胡莲在江苏大学三食堂旁拥抱告别后,21岁的湖北浠水籍大学生袁健转身朝母亲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秒钟,然后在手机上写下一段话,接着走进学校的A1栋教学楼,爬上6楼,从一个卫生间的窗口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和母亲胡莲在江苏大学三食堂旁拥抱告别后,21岁的湖北浠水籍大学生袁健转身朝母亲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秒钟,然后在手机上写下一段话,接着走进学校的A1栋教学楼,爬上6楼,从一个卫生间的窗口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和儿子分别后,胡莲感觉心中不安,她在校园内待了两个多小时,多次通过电话、微信联系儿子未果。她不知道的是,儿子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直到4个小时后,她才得到儿子轻生的消息。

24小时后,胡莲和丈夫在当地殡仪馆冰冷的陈尸间见到了儿子,45岁的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从小到大的乖孩子

10月9日上午,国庆长假刚刚结束,黄冈市浠水县的胡莲突然接到了儿子班长张军的微信,“阿姨,袁健今天没有来上课!”

胡莲赶紧给儿子打电话,电话没有接通,她只好发微信,微信也没有回复,这让她感到有些担心。

2017年,袁健以超出当地一本线70多分的好成绩,考入江苏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的食品质量与安全专业,这让胡莲非常自豪。

在胡莲眼中,儿子从小到大一直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中上游位置,从没有让她太过操心。袁健的性格也比较开朗活泼、懂事,即便在最容易叛逆的青春期,他也没有和父母产生过大的矛盾,和同学的相处融洽。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离开家乡和父母,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袁健的性格变得内向起来,在大学的学习也遇到了一些问题。2018年下半年起,胡莲放下手中的事情,到学校陪读。

母亲的到来,缓解了袁健的压力,除了在大二时留了一级外,袁健的学习生活步入了基本正常的轨道。

今年9月7日,因疫情原因离校大半年时间后,袁健再度重返校园,开始新学期的学习。开学前,胡莲跟儿子商量好了,这学期她不再到镇江陪读。

没想到,才过了一个月,胡莲就接到了儿子没上课的消息。

被要求搬宿舍后

联系不上儿子,胡莲转而联系上儿子的辅导员周老师,周老师证实了袁健当日没有上课的事情。

10月10日下午2时30分许,胡莲赶到了位于镇江的江苏大学校园。在儿子就读学院的教学楼前,胡莲见到了儿子和他的辅导员、学院夏书记。见面后,胡莲才知道儿子已经有5天没有上课了。夏书记告诉胡莲和儿子,要么在学校认真读书并调换宿舍,要么暂时休学回家。当着辅导员、书记的面,胡莲询问儿子为什么5天都没有去上课,袁健称自己的脚痛,鞋子破了。

11日中午,胡莲和儿子一起吃了一顿午饭,上街一起买了两双鞋子,她感觉儿子的情绪还不错。相处过程中,袁健告诉母亲,自己还是想继续上学,不想休学,打算回寝室写学习计划书。

12日上午,袁健告诉母亲,当日下午他要到学院办公室递交学习计划书。当日下午4时,袁健和母亲一起到学院的办公室,他先后向辅导员和夏书记提交了自己的学习计划书并作了介绍,还表示自己手机上的游戏已经删除了。

随后,夏书记询问袁健是否愿意搬宿舍的问题。袁健诚恳地请求,“我是真的不想搬宿舍了,我既然想学好,不管住哪个宿舍都会学好。”对此,夏书记表示,他还是要求袁健搬离原来的宿舍,并要求他在一个星期内搬宿舍。

袁健现场虽然答应了夏书记的要求,但情绪显得有一点低落,不太高兴。胡莲询问儿子,是否需要自己帮忙搬家,遭到儿子的拒绝,袁健称会找同学帮忙搬一下家。

见儿子不需要自己帮忙,胡莲准备次日回老家。

儿子没了

从学院办公室出来后,母子走到学校三食堂旁时坐下稍事休息。胡莲让儿子帮自己购买了火车票,并表示希望儿子陪自己吃晚饭。袁健告诉母亲,“我想回宿舍休息一下,我今天有点累,没有休息。”

胡莲只好和儿子在此分手。分手前,她和儿子拥抱告别,此时是下午4时40分许。看着儿子朝着食堂方向走去,胡莲给自己的丈夫打了一个电话,讲了儿子的情况。

12日下午5时8分,胡莲正准备离开学校时,突然接到周姓辅导员的电话,问她是否和儿子在一起。胡莲告诉对方没有和儿子在一起后,对方立即挂断了电话。

心中惊了一下,胡莲担心儿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立即给儿子打电话,发微信,但儿子一直没有接电话和回微信。她只好给周姓辅导员打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发短信也没有收到回复。

胡莲只好走到儿子的宿舍外,坐到晚7时许,多次给儿子打电话发微信,还是无人接听。怀疑儿子去上晚自习了,胡莲只好回到校外的住处。

当晚9时,胡莲再次给儿子打电话,仍无人接听。此时,她突然接到夏书记的电话,让她过来见面。

见面后,夏书记和三名同事让胡莲上了一辆车。车子经过学校校门后一直往前开,将胡莲送到一个宾馆。此时,夏书记才告诉胡莲,袁健在学校内跳楼自杀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瞬间击倒了胡莲。

最后的监控画面

10月13日下午,在东莞打工的袁健父亲赶到学校,见到了情绪崩溃的妻子。在夫妻俩的强烈要求下,当地民警带他们到了当地一个殡仪馆。

在殡仪馆内,胡莲见到儿子冰冷的遗体,想起21年来在儿子身上倾注的情感和心血,顿时难以抑制自己的悲痛,痛哭失声,几近昏厥。

经过艰难的沟通,胡莲终于通过民警查看到儿子跳楼身亡前的一些视频和手机信息。学校内视频监控显示:12日下午,在和母亲分手后,袁健走了两步后回头盯着母亲慢步离开的身影,看了数秒钟,随后在手机上编写信息。约一分钟后,袁健走向学校的A1教学楼。

A1教学楼6楼一个摄像头监控显示,袁健走进该楼一个卫生间,此后再未出现。事发后,民警调查发现,袁健将书包放在卫生间内,手机放在卫生间的窗台上,从一个窗口跳下身亡。

“如果我当时也回头看一眼,也许会发现儿子的异样,可能就能挽回他的生命!”看过监控,胡莲更加痛苦自责。

袁健的手机备忘录中留下两条信息,一条是:“不知道为啥搬宿舍能好好学习”,另外一条是银行卡密码。

“儿子在学校5天没有上课,老师和辅导员为何不通知我?儿子12日下午5时4分出事,学校为何4个小时之后才通知我?事发后,学校为何一直都不和我们当面沟通?”在胡莲的心中,存在着很多的疑问。

10月14日,记者多次致电学院夏书记、周姓辅导员、处警民警,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致电江苏大学党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称不了解相关情况,会向学院了解后再回复记者,但截至发稿时,记者一直未收到相关回应。

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给李某利等人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业务培训,讲述了各种注意事项。仅仅3个小时后,意外就发生了。当地应急管理局上报的信息称:“因操作热气球不当,不慎被热气球带到空中后坠落。目击者第一时间拨打电话,经医生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彩色的热气球缓缓下降,21岁的李某利双手抓住吊篮的外沿,整个人悬在10多米的高空,命悬一线。他还是没能坚持住,可能因为体力不支,抓着吊篮的手松开,在众人的惊叫声中,李某利从空中坠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的草坪。

10秒后,吊篮稳稳落地,热气球在空中随风摆动,上面印着的“总想回的故乡”几个字清晰可见。而这个就读于湖南工业大学的邵阳小伙,在湖南株洲天元区悠移庄园的草地上沉沉睡去,再也回不去他的故乡了。

生死10秒

10月2日,湖南株洲天气晴好。长假期间,位于市区南郊的悠移庄园不时有游客前来玩耍。庄园内的草坪上,有热气球冉冉升起,漂浮在蓝天白云之间。

这是庄园内开业不到两年的热气球飞行营地。据悠移庄园微信公众号信息,该营地由茶陵县乐翔航空运动俱乐部与悠移庄园联手打造,是湖南首个热气球飞行营地,飞行活动范围以悠移山庄为中心的3公里半径范围内,飞行高度控制在真高200米以下。

当日,21岁的李某利也从10公里外的湖南工业大学新校区赶来飞行营地。他不是游客,而是利用假期来营地做兼职的大学生。

上午8时许,李某利等人来到营地后,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给他们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业务培训,讲述了各种注意事项。

3个小时后,意外发生了。当时,一个热气球的吊篮还在地面,李某利和其他做兼职的学生一起压着吊篮,其他人松手了,而李某利没有松手。吊篮重量减轻后,徐徐上升,而李某利也被带上了空中。他双手抓着吊篮的外沿,整个人悬在了空中。

意外发生后,工作人员通过操作将气球降下来。然而,当吊篮离地面还有10多米高时,李某利没能坚持住,可能因为体力不支,松开了双手,整个人掉落在了地面。

就在李某利松手10秒后,吊篮也稳稳落地。现场有工作人员拨打120,医护人员赶到现场后展开施救,但李某利还是不幸身亡。

李某利坠落的全过程被目击者拍了下来,发到了网上。有网友看到后,难过地说:“他要是再坚持10秒就好了,太可惜了……”

愿生活明朗的男孩

李某利是湖南邵阳人,2018年考入湖南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

“愿生活明朗,万物可爱。”这是李某利的微信签名。在他QQ空间的相册,上传了自己在深圳读小学以及在邵阳读初中和高中时拍摄的照片。相册中,他爱和同学合影,总露出浅浅的微笑。

他似乎特别喜欢日本歌手坂井泉水,还特意为她建了一个相册,里面全是坂井泉水的照片。坂井泉水是演唱动画片《灌篮高手》片尾曲的歌手。在QQ空间背景墙上,还贴有电台节目《至今为止,她仍然是日本最正能量的女歌手》的字幕,这是中国粉丝自发为坂井泉水制作的。

李某利的大学同学胡峰(化名)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和李某利是朋友,2日晚上,他在事故相关的报道中看到了李某利的名字,一开始还以为遇难者跟好朋友同名,便在QQ上问了一下李某利,却没有回应。当他打开相关的视频,看到抓在吊篮边缘的男孩那熟悉的身形和熟悉的衣服,他才知道,出事的正是自己的朋友。

胡峰说,李文利走后,网上出现了一些让人不适的声音。“他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在校大学生,面对死亡,他已经尽他最大的努力去求生了。”

李某利的同学小璇(化名)说,李某利大一的时候是班长。“他很喜欢笑。”小璇说,自己虽然与李某利打交道不多,但是每次与他交谈,他都让人感觉舒服。小璇还说,从穿着打扮上看,李某利的家境看起来还不错。他出事后,不少同学都觉得很意外。

记者获取的一份李某利所在班级的成绩单,他的大一时候的体育成绩特别突出,得了95分,心理健康课程得了84分。

在李某利离世后,有多名好友在他QQ空间留言:“兄弟,走好……”

当地叫停“低慢小”飞行器

此前,悠移庄园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事发后,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但医务人员赶到时,他已经不行了。事发后,他们已经联系死者家属,表示遗憾和致歉,并积极配合公安和相关部门的调查。

当地应急管理局上报的信息称:“因操作热气球不当,不慎被热气球带到空中后坠落。目击者第一时间拨打电话,经医生抢救无效,于12:30分宣布死亡,事故造成1人死亡。”

10月3日下午3时许,记者以游客身份拨打了悠移庄园热气球飞行营地的电话,电话中工作人员称目前景区暂停开放,重新开业时间不便透露,让记者加入景区微信群等候通知。

记者了解到,株洲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于10月2日发布了治安管理紧急通知,称10月3日0时至10月8日24时,禁止一切“低慢小”航空器飞行活动。

 2019年3月23日23时40分,常德滴滴司机陈红将乘客杨佰淇送达常南汽车总站附近,杨佰淇趁陈红不备,用网购匕首连刺20余刀致其死亡。

9月24日下午,备受关注的湖南常德“大一学生因厌世刺死滴滴司机”案在汉寿县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庭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判处被告人杨佰淇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限制减刑。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9年3月23日23时40分,常德滴滴司机陈红将乘客杨佰淇送达常南汽车总站附近,杨佰淇趁陈红不备,用网购匕首连刺20余刀致其死亡。案发前,19岁的杨佰淇是湖南某技术学院大一学生。同年4月28日,常德警方出具精神鉴定意见书称,嫌犯有抑郁症,属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事发48天后,2019年5月9日,杨佰淇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此后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20年1月3日,该故意杀人案在汉寿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开庭。公诉人当庭宣读了起诉书,控辩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和辩论。被害人家属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人赔偿各项损失110余万元。在作最后陈述时,被告人杨佰淇只说了一句话:“请法庭依法判决。”审判长宣布,此案将择日宣判。在庭审之后,因被告家属不同意赔偿等原因,被害人家属撤销民事诉讼,他们希望重判被告人。

9月24日上午,被害滴滴司机妻子田女士再次回忆起8个月前的庭审现场时称,那时她质问被告人杨佰淇,为什么杀害与其无冤无仇的人?杨佰淇面无表情,沉默不语。开庭后,被告人及家属未向他们道歉,仅赔偿过5万元的安葬费用。

对于警方出具精神鉴定意见书称被告人患有抑郁症,田女士表示一直不认可该鉴定结论。不过,此前他们曾向公安部门提出重新鉴定申请,但得到的结论仍是有抑郁症。

田女士称,作为家里顶梁柱的陈红出事之后,他年近7旬的母亲经常哭导致视力受损。田女士有时候想起丈夫哭泣时,5岁的小儿子会抱着她说:“没关系,我会比爸爸更爱你。”

对于以后的生活,田女士说:“我就希望大儿子好好工作,有能力养活自己,可以替他父亲担负起这个家庭;我也会带着小儿子好好生活”。

 2001年3月,贵州六盘水市发生一起“杀妻灭子案”。现场没有尸体,警方通过对残留的血迹进行DNA鉴定,发现这些血迹属于李玉前的妻子谢初明。李玉前被认定为杀人凶手,与他曾有情人关系的孟某红被认定为分尸抛尸的帮凶。

该案前后经过四次审判。2001年,一审李玉前被判死刑,他当庭翻供,称自己受到刑讯逼供,随后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贵州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此案发回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六盘水中院”)重审。最终,贵州省高院于2004年10月12日做出终审判决:李玉前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孟某红以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此后十多年,李玉前和家人一直四处伸冤。“一审后,李玉前的岳母也认为凶手不是女婿,经常和我们到政法委上访。”李玉前哥哥李玉山说。

2015年5月,律师王万琼介入该案,成为李玉前的辩护律师。她认为,的主要证据为李玉前与孟某红的口供,但二人口供矛盾重重,且与其他证人证言不相吻合,其合法性与真实性存疑。

贵州省高院再审决定书及出庭通知书 图据受访者

近日,家人和律师收到了贵州省高院的再审开庭通知:李玉前故意杀人再审一案,将于2020年9月24日开庭审理。“目前李玉前还有两年多刑期,希望他能尽快出来。”李玉山说。

兄妹中唯一的大学生,成为“重要嫌疑人”

9月15日,得知再审开庭的消息后,李玉山赶到弟弟李玉前正在服刑的贵州省第一监狱,将消息告诉了他。这一天等了将近20年,李玉山和家人都很激动,但是李玉前却很平静。

“可能是在里面待太久了。”李玉山推测,李玉前进去的时候32岁,现在已经51岁了,刑期也只剩两年多。

李玉前是他们五兄妹当中唯一的大学生,1994年从贵州民族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六盘水水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炼铁厂。案发前,他是铸铁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同时还被领导评选做“跨世纪人才”重点培养。

李玉山记得,2001年3月20日中午,李玉前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称弟媳和侄儿不见了,第二天他一大早赶到六盘水市,帮忙找人。他们不仅把附近的树林、桥洞找了个遍,还将家里的东西翻了又翻,但是一无所获。

其间,炼铁厂工人的议论引起了李玉前注意。厂里很多人说,在20号晚上看到一个女的用背箩来回几趟背东西到二号高炉去烧,好像还看到有一个娃娃的手。李玉前紧张起来,到六盘水市公安局巴西分局报案,他认为孟某红是重要嫌疑人。

3月28日,案情发生重大转变。李玉前被警方带走,李玉山多方打听得知,李玉前有重大嫌疑。李玉山不敢相信弟弟能做出这种事情,一个月后他在看守所见到李玉前,第一句话就问他:“是不是你干的?”李玉前回复“不是”。

“既然不是,你为什么会认罪?”在李玉山追问下,李玉前说,自己受到刑讯逼供,从3月28日进去到4月4号,就没睡过觉,自己说了什么都不清楚。

被指控与情人合谋“杀妻灭子”并焚尸

李玉前和妻子谢初明是大学校友,属于校园恋爱,1997年3月两人结婚,随后生了一个儿子。而李玉前和孟某红曾经是情人关系。据孟某红的供述,从1995年至2000年期间,李玉前与孟某红有多次性关系,孟某红称自己曾为李玉前多次流产。

李玉前和孟某红的关系,李玉山是案发后才知道的。他后来多方打听得知,案发时李玉前和孟某红已经没有来往了,而且关系几乎水火不容。孟某红曾多次到李玉前家里和办公室哭闹,到派出所报警称李玉前强奸她,还扬言“让你家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玉山说,事发时弟弟李玉前和谢初明关系缓和了很多。有一次两人回老家,当时李玉前腰上有一条伤口,谢初明经常给他擦药。李玉山问怎么受伤的,弟弟说工作时摔伤的,谢初明没有说破,后来他才知道是孟某红用刀砍伤的。

2001年3月28日,六盘水市公安局将李玉前和孟某红羁押,孟某红在3月29日供述谢初明母子被李玉前杀害并分尸,她帮助李玉前焚毁尸体。

一审判决书中,检察院指控,2001年3月20日凌晨,李玉前回到家,见妻子谢初明对其不理睬,想到自2000年5月以来,妻子发现其与孟某红的不正当关系,经常闹得其心烦,又想到其前途等原因,顿起杀人恶念,用双手将妻子掐死。在此过程中,儿子闹了起来,因为怕哭声惊动邻居,李玉前用床上的枕巾捂住儿子的口鼻四五分钟,松开手后儿子被捂死。

判决书称,为掩盖罪行,李玉前白天照常上班,并打电话给亲友称谢初明母子不见了。当晚天黑后,李玉前找到孟某红,叫孟一同来到他家,并告诉孟他已经将谢初明母子杀死,要孟帮忙处理。随后,由李玉前用其家中的菜刀,孟某红协助,将谢初明母子的尸体分解为若干块,装在四个编织袋内,并将部分尸块装于背箩内,由孟某红背到炼铁二号高炉,丢弃于运料皮带上传送到高炉内焚毁,李玉前则打扫房间。孟某红从高炉返回李玉前家,将剩余的尸块分三次转运至炼铁女单身楼304室,又用背箩背到炼铁二号高炉连背箩丢弃在运料皮带上传送至高炉内焚毁。

一审判决书称,李玉前原在公安机关多次供述杀害其妻儿的犯罪事实与所供述的杀人手段前后一致,且有被告人孟某红供述称李玉前告知其杀了谢初明母子,“二人供述能相互印证,不属孤证” 图据受访者

2001年9月10日,六盘水中院一审判决:李玉前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孟某红构成包庇罪,判处8年有期徒刑。在庭审中,李玉前当庭翻供。

2001年11月20日,贵州省高院二审裁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此案发回六盘水中院重审。

2003年12月1日,六盘水中院再次认定李玉前犯故意杀人罪,但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04年10月12日,贵州省高院终审裁定,维持一审判决。

律师:供述矛盾重重,无其他任何证据印证

此后,李玉前在狱中坚持申诉,他的家属也一直四处喊冤。“一审后,李玉前的岳母也认为凶手不是女婿,经常和我们到政法委上访。”李玉山说。

多年来,李玉前家属一直为其伸冤

孟某红服刑期满后,李玉山试图寻找过她,但是一直没找到。据媒体报道,刑满释放之后,孟某红曾经在社区里找过工作,在路边摆过小摊,后来到外地打工,杳无音信。

2015年5月,王万琼律师介入该案,通过会见、阅卷、现场走访,她坚信这是一起冤假错案,并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详实的申诉意见书。

9月21日,王万琼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是一起没有尸体的特殊案件,原审判决中认定李玉前故意杀人的事实,除了被告人矛盾重重的供述,无其他任何证据印证,且有证据证明李玉前无作案时间、无作案动机。

王万琼说,该案的主要证据为李玉前与孟某红的口供,二人口供不仅矛盾重重,而且与其他证人证言不相吻合,其合法性与真实性存疑。“分尸用的什么工具,具体什么时间运输的尸体,两人供述都不一致。”

从王万琼提供的材料,可以看到这起案件的几个疑云:被害人谢初明死因不清;李玉前与孟某红合谋时间、方式不清;分尸所用工具不清;抛尸所用工具来源不清;抛尸具体时间不清。

比如,原判认定李玉前的作案时间是2001年3月20日凌晨3时许。这一时间仅有李玉前的供述,再无其他任何证据,而李玉前有九次内容不一致的供述,其中前四份与后五份差异巨大。

“最后认定的唯一一件凶器是李玉前家中的菜刀,但该菜刀上却没有检查出血迹。”王万琼说,此前委托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就公诉机关起诉证据中的血迹证据进行鉴定,分析认为:该些血迹应为谢初明生前开放性伤口的活动性出血,即谢初明极有可能是大出血死亡。“但李玉前前五次供述的捂死还是后四次供述的掐死,不可能在生前造成这样的大出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20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