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拨开花唇拍打花蒂:春药毛笔逗弄

随着玩具力度的加大,王姨的反应让我欢喜不已,她一只手抓住床头,另一只手抓在我手背上,指甲都快刺破我的手背了。

随着玩具力度的加大,王姨的反应让我欢喜不已,她一只手抓住床头,另一只手抓在我手背上,指甲都快刺破我的手背了。

同时,头猛地往上一昂,那小蛮腰弯曲的像个小船儿。

“小海,快,快住手啊!再不住手,阿姨真的是没法原谅你了。”她咬紧双唇,用力想要把我的手推开。

阿姨,我才不要你的原谅,我要的是你的人。咕噜噜,我连吞几口口水,另一只手不想再闲着,一下就扣在了王姨那小蛮腰上,并逐步朝着她平躺的小腹上摸索而去。

此刻,王姨的身子无比敏感,我的手一触上去,她就赶紧用那只抓在床头的手来制止,可是那手一松,她的上半身一下子就往前倾斜了下去,整个上半身挤压在了床头靠背上。

尤其是xiōng前那两个高耸,挤得的都快要裂开了。

“小月,你的这里怎么这么大啊?”我的手沿着她的小腹往上游走,一把就握住了其中一个雪白。

抓住王姨的雪白,我的心简直都快要融化了,手心一感觉到那馍馍的róuruǎn与光滑,不自觉地,就一张一合抓了数下。

“呜……”王姨捂住嘴在叫。

这下,她不抗拒了,而且还捂住嘴叫,不就是意味她默许了吗?

我正欣喜若狂,就又听见了王姨的拒绝之声,她道:“小海,你在阿姨心目中可一直是个好孩子,你不能这样对阿姨,阿姨也是为你好,你看阿姨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你还是个高三的学生,再说了,这样对得起你的女朋友小月吗?”

别说我压根就没有女朋友,就算有,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王姨这番话也是不可能扭转我的渴望的。
拨开花唇拍打花蒂:春药毛笔逗弄

我也才发现,王姨不再阻止,并不是默许了,而是她整个人被卡在了玩具和床靠背之间,前面是床靠背,无法向前一步;后面是那个玩具,退后,那没入的更深,反应只会更激烈。

这个姿势,还真是怪叫王姨尴尬的。

我偷乐着,又捏了捏王姨另一个馍馍。跟着,我把王姨长长的秀发全部弄到一边,身子探过去,就在她的耳朵边吹着气,说:“小月,我真的是太难受了,我快受不了了,我知道你也一样,要不你就成全我,好吗?”

王姨的声音也异常的急促,不过,有一大半应该是累的,她气喘吁吁拒绝道:“小海,这,这真的是不行,你看清楚了,我不是小月,我是王姨啊,就算梦游,你也不应该认错人啊,快住手吧,阿姨求你了。”

王姨,算我求你了,你就从了我吧,我现在也是被你给bī上了梁上啊!你只有让我彻底占有了,我们发生了那种关系,那我才放心啊!才敢放你一马啊!

我内心何尝不焦急,可也不敢硬着来。

我只能继续全当啥都听不见,那个握着玩具的手暗暗再次加大频率,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抓住了王姨的香肩,两只手同时用力,成合围之势,让玩具的效果发挥到了极致:“要是这样呢?这样的话,小月你还能忍得住吗?快答应让我那个,否则,我会一直这么让你舒服下去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43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