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免费国产一级av 片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蒋静主动躺倒了后排座位上,我直接趴到她的上面。两个人什么都还没做,呼吸都急促了。但是她没有褪去衣裙。

蒋静主动躺倒了后排座位上,我直接趴到她的上面。两个人什么都还没做,呼吸都急促了。但是她没有褪去衣裙。

蒋静说:“把小背心卷到我脖子下面就行了,裙子不用褪,你可以做的。”

我心里有些不平衡的说:“你都让我锄光了,自己怎么一点都不脱啊。”

蒋静像个小女孩似的,任性的说:“我就想要你光着的样子,不可以吗?”

听她娇滴滴的声音,我就不再跟她争辩了,照她说的做,也没有什么不行的。反正手里有抓的,那东西有钻的。

我在一片漆黑中,寻不着道。蒋静难受的说:“你快点进去啊,不要逗我了好不好。”

我说:“车里太黑了,它看不见啊。不然早就进去了。”

蒋静咯咯的笑:“我用手帮你吧。”

我把她的手挡了回去:“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免费国产一级av 片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图文无关)免费国产一级av 片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那你就快些,我最受不了这股子劲儿了。”蒋静主动的拉拢了两人剩下不多的间距。

我还没怎么加快速度,车就晃动了。我吓得停住不动:“静姨,车不会翻吧。”

蒋静根本不回答我。我知道她完全沉迷进状态了,与此之外的事都与她无关。

害怕动静太大了,车会出事,或者招惹来零星的过路人。我一直很谨慎缓慢的进行着。

“你快点好吗,别怕,不会有事的。”蒋静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催促道。

她这么说,肯定牡前和别的男人也在车里做过p放下心来的同时,占有染又让我满心不悦。报复性的放任开了,激烈的横冲直撞后,结束了战斗。小车也平静了下来。

蒋静抱着我的背部说:“还是年轻人好。”

我有意探询真相的问:“静姨,你交往过不少男朋友吧?”

蒋静嗯了一声:“从我高中到现在,也就十多个吧。”她停顿了一下说:“你可别瞎想啊,你静姨可不是个随便的人呢。我找好多命理师都算过,他们都说我是遭桃花劫的命。虽然身边的男人走马观灯的换,到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没有一个能够谈婚论嫁的。其实我要求也不高,就想找一个对我好,专情的男人,两个人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就知足了。可惜我这点小小的要求都没人能够满足我。”

我听了,当下对她多了几分鄙视。明明是自己水性杨花,还怪没人真心爱她。

蒋静推我说:“快起来吧。”

我担心的说:“会不会把脏东西搞到车座上啊。”

蒋静弓起腰,支撑着下半,身。我撤离战场后,她的手紧跟着贴上来。

我作势爬到前面座位去:“静姨,我去前面穿衣服了哦。”

“别急啊。”蒋静说:“你那儿玩样儿上脏呢,等一下我给你清理干净。”

蒋静忙完了自己身上的那点事,就让我搂着腰站在小道里,她自己则躺在座位上。我正疑惑的时候,她撑起上半,身,一只手刳着我的腰部,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冰被丢进了温水里,慢慢的融化的感觉。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奇妙舒畅。

完事了,她说:“行了,你去穿衣服吧。”

我们回到夜宵摊,改为由我下去拿吃的。她打开车窗,跟老板招呼了一声,老板才放心的把东西给我。

蒋静一边开着车,一边说:“感觉好吗?”

我点点头,欢愉的说:“我感觉特别好啊,真没有想到做这种事会这么的快乐。”接着,我的语气变的愧疚:“只不过,我什么都不懂,肯定没能让你感到快乐。”

蒋静空出一只手来,一边拉开我的裤链,一边把手往里伸:“看来我真的没有看错人呢。以前跟我上过床的那些男人都只顾及自己的快乐,你是第一个主动关心我的。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也得到了快乐。你可是我的男朋友中最小的哦。”

我听不好意思的说:“静姨,说我是你男朋友合适吗,像我这样的屁大小孩,都不能带出门的。”

蒋静的手在我裤裆里掏模着,很享受的样子:“怎么了不合适啦?”她扭头看我:“你比他们更合适带出门去。你老实说,你喜欢静姨吗?”

我迅速的把脑子转动了几圈,回答说:“我当然喜欢你了,只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静姨你也喜欢我。”

蒋静猛的刹住牟,我惯性的前倾,还好系了安全带,没有撞到玻璃上。

蒋静拿走自己的手,脑袋凑近来,**的眸子逼视的看着我:“老实告诉静姨,你和辛悦是什么关系?”

“谁是辛悦?”我本能的反问道。话音一落,自己就反应了过来,她指的肯定是悦姨了。

蒋静说:“不是吧,你连你婶婶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点点头:“没反应过来嘛。”

她见我不主动,重复问道:“问你话呢,你和辛悦是什么关系。”

我一脸懵然的说:“悦姨不是都介绍了吗,她老公和我爸是很要好的师兄弟,我管她老公叫叔,她自然就是我婶婶了。”

蒋静把食指抵在下唇,想了想后点了下头。她说:“我也懒得管了,你们爱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俩之间有了特殊的关系。以后静姨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的话,你肯定不会拒绝吧?”

“当然不会了,只要是静姨的事,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义气凌然的说。心里却老大不高兴了,原来这女人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跟我做那种事的,可是我对她又能有多大的利用价值呢?她家那么有钱,仅仅会因为我能教她打牌赢钱就把自己给了我吗?真要是这样的话,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蒋静抚慰小孩似的,碰了碰我的头:“真是个好孩子,静姨这次肯定没有看错人。”

我说:“静姨,你现在有事安排给我吗?”

蒋静看了一眼装在塑料袋里面的夜宵:“就这个啊,等下你帮我全提上去。吃完了你还要教我打牌哦。”

我点点头。临下车的时候,蒋静递给我纸笔:“把你的家庭住址写给我吧,我有时间了去找你。”

这让我感到为难,我解释说:“静姨,我不能写给你。你要去我们家了,我没法跟我阿姨交代的。”

蒋静便自己画了一通,然后递给我:“那你留着我的地址吧,下周星期五去找我。”

我猜想她是要我去教她打牌,就要求说:“静姨,我可以去。但是那天打牌的话,你能不能别和悦姨一块啊。我们俩突然间走的这么近,她会产生怀疑的。”

蒋静说:“我本来就没有想叫她啊。你不用担心啦,静姨是大人嘛,我会保护你的。”

我不认同的说:“我是男人,我保护你才对呀。”

蒋静把最后一份夜宵自己提着了,脑袋往我肩上靠了一下:“好有安全感啊。”

我把夜宵提到麻将室,把三个女人叫醒,大家就在麻将室吃了。

我坐在蒋静的身边,并不是刻意的。小家碧玉开玩笑说:“沈宁,跟你静姨出去买个夜宵,这就分不开了啊?”

蒋静得意的说:“你怎么的,我招小孩子喜欢。”

“我知道。”小家碧玉说:“你最招小男孩喜欢嘛,成天露着个大,腿在外面,不用弯腰,那条沟深的都能摔死人。你不招男人喜欢的话,真的是没有天理了。”

蒋静给了她一个白眼。

悦姨起身拿起两个杯子说:“我去给你们侄杯热茶吧,沈宁帮我把你们两个的也拿来。”

我跟着出去,发现悦姨的脸色不大好看。

我关切的问道:“悦姨,你怎么了?夜宵不好吃啊。”

悦姨摇摇头,话也不说。侄水的时候,我看到她照着自己手上侄了下去,随即自然是一声疼痛的尖叫。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也顾不得去想缘由了,奔到厕所,拿了毛巾打湿后给她敷上了。

麻将室里的三个阿姨闻声赶来,悦姨眼睛一眨就掉下了眼泪。她可怜的把手伸给大妈看:“大姐,我不小心把水倒到手上了,好疼。”

大妈毫不含糊的说:“还愣着干什么,我开车送你去医院。”

悦姨摇头说:“我自己家里有药,拿药水擦擦就好了。没有烫破皮去医院了也没用的。看来今晚是没能打牌了,要不你们就先回去吧,我改天再约你们来家里打。”

大妈不放心的说:“你真不要紧啊,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真的不用。”悦姨很谨慎的退后了一步,对我说:“沈宁,快去房间抽屉里帮我把药水拿来。”

我翻了两个柜子以后才找到,给她敷擦的时候,悦姨好像疼的很厉害似的,嘴里发出滋滋滋的细微声音。

三个女人照管她自己注意以后,前后脚离开了。

“沈宁,静姨走了哦。”蒋静靠在门框上,笑容甜美的看着我。

我冲她点点头,静姨也转过身来的时候,她已经消失了。

悦姨从沙发上蹭的站起来,拿毛巾把刚涂上的药水给涂掉了。目光里有些怨意。

悦姨并没有打理我,拿着毛巾去了厕所。我琢磨着她突如其来的不高兴,肯定是因为我和蒋静走的太近的缘故。我看得出来,悦姨也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烈的人。

悦姨再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反锁了房门,麻将室也收拾干净了。她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脸色和悦了许多。

悦姨自己坐下了说;“沈宁,你坐下来吧,我想跟你聊一会儿。”

我不确定的问:“悦姨,你的手真没事啊?”

悦姨炫耀似的伸出自己白葱一般的手指:“当然没事了,五十度的水温能够把人烫伤吗?”

我心里不以为然,嘴上还是赞美的说:“悦姨,你真有办法,用这个法子赶她们走。”

悦姨说:“不自己吃点苦头还能怎么办呢,她们三个的秉性我太了解了。一直打到明天晚上这个时候她们都会愿意的。”

我说:“你没有输吧。”

悦姨说:“托你的福,没有嘛……不过也没有赢啊。”

我佯装抱怨的说:“你不该叫那个蒋静来的,我教了她那么久,她不但把输掉的都赢回去了,还赢了两三千块呢。”

悦姨慎怪说:“那还不都是怪你啊,一直帮着她。我在桌子底下给你暗示,让你给我递牌,你根本就不搭理,我又不方便用眼神提示你。那两个狐狸精一定说我们俩眉来眼去的。影响不好。”

我解释说:“悦姨,你要理解我的难处啊。我如果不好好教她,让她赢的话,她肯定就要闹大小姐脾气了,她一闹你们就打不好牌了。如我经常给你牌的话,她们迟早会发觉猫腻的,你没看那个大阿姨有多精明啊。”

“你说的也对。”悦姨不无自责的说:“我根本就不应该叫她来的。我当时也是想着她家有钱,多从她身上赢点,可谁想到打到一半她就把你给抢过去了。你人小鬼大的,尽跟我面前扯谎,说什么是为了我们之间好。你分明就是被她迷惑了。”

我没有想到她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长的再高,好歹实际年龄也只有十三四啊。当然现在不是跟她辩驳的时候,我只能是讨好的跟她说:“悦姨,她就是打扮的还行,你看那头发,那衣服,还有那妆容。真要比较起来,她远没有你长的漂亮。”

悦姨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女人被夸奖后,肯定都会感到高兴的。不过她的高兴只是一瞬的,紧接着就回复了原来的表情。她离我坐近了一些,很自然的拉着我的手说:“你明白我为什么要赶她们走的吧?”

我知道也装作不知道。悦姨说:“我都看出来了,她回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换了,还是我的呢。一样她那样,我就知道,继续打的话,你都只会帮着她。我手气不好,牌技又烂,打个通宵还不知道会输多少钱呢。我可没有那么多钱输,就只好使用苦肉计了。”

听她的分析,我已经明白她有猜到我和蒋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我打个哈欠,困意卷卷的说:“悦姨,今天实在是太困了,我先去睡觉了啊。”

悦姨拉着我手不肯放开:“你等一下了,我问完了你就可以去睡了。”

我连个几个哈欠:“真的不行了,你要不让我去,我侄这儿就能睡了。”

悦姨还是不肯放手,我靠在椅背上装睡。

“告诉我,蒋静有没有和你那个?”

我没想到她还真就这么轻松的问出了口,就算她真的很了解蒋静,也不是很了解我啊。蒋静是个随便的女人,但我未必是个随便的男人啊。

悦姨见我装睡不肯回答,只好自己接着说:“你回避也没用的。我都看得出来,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了。我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你的,你还是一个孩子,根本经不住诱,惑。全都是她使的坏。别人不知道,我还是很了解她的。这么大人了,不知道好好找个人过日子,就喜欢在外面勾,搭年轻的男孩子。也怪我刚才疏忽了,让你跟着她出去买夜宵。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下手这么快。”

我听到她越说越心,便坐起来看着她。悦姨说:“沈宁,答应悦姨好吗,以后别跟她来往了。不能为了一时的快乐,毁了自己的将来。”

我知道自己抵赖不过,但实在不愿承认我和她之间发生了那种事。便折中的说:“悦姨,你别问了。我告诉你实话好了。我和静姨没有那个,但是我亲了她的。她说以后我都教她打牌,她才会给我看她身上那些我想要看到的部位。”

“真的?”悦姨半信半疑的问。

我肯定的点点头,并且帮着有些无辜的神情。

悦姨又说:“那她有没有给你留下联系方式什么的?”

我说:“有啊,不过我给悄悄的丢在楼下的垃圾桶里了。”

悦姨对我的做法很满意,在我的脸上亲了两口:“你做对了。别担心,以后我再也不会让见到那个水性杨花的坏女人了。你只要记得你好好读书就走了。别的都不要乱想。”

我点点头,还是选择了回避:“悦姨,我可以去睡了吧?”

“可以了啊。”悦姨搭着我的肩膀:“走,我给你整理床被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50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