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新婚之夜我们做了无数次 污到爆的乡村小说

“咳咳咳”就在众人惊呆了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将众人吵醒。

“咳咳咳”

就在众人惊呆了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将众人吵醒。

只见卫长勋咳嗽了几声,又连连吐血,周围已经出现了好几团醒目的血迹。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败,而且败的这么容易为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被韩冬以这样一种极度羞辱的方式击败,这令心高气傲的卫长勋怎么也接受不了。

他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艰难的爬上了擂台,阴狠的盯着韩冬,就像是一头残忍的饿狼一样。

韩冬眉梢一挑,淡淡的看着卫长勋“怎么你还想继续”

“我们是决斗那就要分出生死,现在生死未分,为什么不继续”

卫长勋喘着大气,胸膛不住的起伏着,嘴角的血迹还没干透呢。

“什么,这家伙疯了”

“卫师兄,认输吧”

“卫师兄,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没必要啊”

“卫长勋,你别胡闹了”

新婚之夜我们做了无数次 污到爆的乡村小说
(图文无关)新婚之夜我们做了无数次 污到爆的乡村小说

听到卫长勋要“求死”,台下的雪影宗长老弟子都睁大了眼睛,大叫了起来。

韩冬明显是没有杀他的意思,他这是要干嘛,非要陨落当场才满意吗

不过,他们的阻止却更令卫长勋难受。

就在刚刚之前,他还是雪影宗的天之骄子,还是无数女弟子心中崇拜的偶像。

可就是短短的几秒钟,就让他从神坛上坠落,甚至落进了狗屎中。

要是他不找回面子,日后让他怎么面对这些长老和弟子呢

“韩冬,我要你死”

只听卫长勋怒吼一声,脚下重重的一瞪,冰做成的擂台上就出现了丝丝缕缕的裂纹。

而借助于这股力量,卫长勋飞了起来,双手如电,一道道冰刀就射了出去,直取韩冬

“呵呵,还真是不死心”

韩冬淡笑,手掌再次一抽,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唰唰唰”

只见天空中出现了无数个掌印,这些掌印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将擂台笼罩了起来,密不透风

“嘶,这是什么绝技”

“天啊,好恐怖”

“卫师兄危险”

看到韩冬使出的这一招,台上的众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大叫了起来。

没错,这正是张真人传授给韩冬的那一门术法碎天掌

“嗤啦啦”

这些掌印一起笼罩了擂台,卫长勋的那些冰刀根本就不能靠近韩冬的身体,当然也就没法伤到他。

“不好”

卫长勋眼睛圆睁,心头骇然,此时此刻,他终于后悔了自己为什么非要挣这一口气

现在在死亡的威胁下,他后悔了

但是现在后悔,是不是太迟了

“唉”

“可惜啊,可惜了一个好苗子。”

“真是可惜,就是这心态太差了。”

“怎么会这么冲动啊”

擂台下,大家呆滞的看着这一幕,都不由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卫长勋血溅当场的结果。

就在这危机时刻,韩冬伸手一招,眼看就要落在卫长勋的掌印突然开始消散,消失于无形。

“嗯”

卫长勋一愣,诧异的看着韩冬,一时反应不过来。

他怎么也想不通,在这种情况下,韩冬为什么不杀了他呢

听到台上迟迟没有响动,台下闭着眼睛的众人纷纷睁开了一丝,想要看看台上的情景。

这一看,都眼睛圆睁,这是什么情况

韩冬朗声说道“卫长勋,你我本无冤仇,这一次决斗,就此结束吧,我不想杀你,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后,他不等卫长勋说话,转身就一步一步朝着擂台边缘走去。

“韩冬,我要你死”

突然,卫长勋眼睛圆睁,怒吼一声,就朝着韩冬的后背冲了过去,准备给他一个突袭

“这”

“无耻啊”

“怎么会这么无耻”

“这还是我崇拜的卫师兄吗”

“为什么要这样啊输了就输了,为什么要偷袭呢”

此时,台下的众人同时升起了不可思议的念头,呆滞的看着这一幕。

眼看卫长勋手中的冰刀马上要刺入韩冬的后背,众人都不由心里暗叹了起来。

忽然,卫长勋的眼前一花,一道人影从天而降,不是宗主雪姬又是谁

“宗主”

卫长勋的眼睛一缩,惊骇了起来,但手中的冰刀已经来不及收回了,眼看就要刺入雪姬的身体。

台下众人也是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一时都反应不过来,宗主怎么来了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就在此时响起,随即看到,卫长勋的身体化为了一道残影,直接被拍飞了出去

只听雪姬娇喝道“混账东西我雪影宗弟子中,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卑鄙小人”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是宗主出手,都不由暗叹了一声。

唉,卫长勋啊卫长勋,一念之差啊,人家都放过你了,怎么还能做出这种背后偷袭的卑鄙行径呢

“原来是雪宗主,多谢相救。”

韩冬这才转过身,朝雪姬拱了拱手,笑眯眯的道谢。

他早就察觉到雪姬来了,所以一直没有出手,就等雪姬出现呢。

就是雪姬真的不出现,以卫长勋的微末本事,能伤得到韩冬吗

“韩道友,就是妾身不出现,以道友的本事,怕也是无碍吧到时候,只会苦了卫长勋而已。”

知道韩冬是在装傻充愣,雪姬的美眸一闪,不由苦笑了起来。

“呵呵,怎么会呢”

韩冬尴笑,当然不会承认,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只有可怜的卫长勋,被雪姬一巴掌拍出了数里之外,正昏死在雪地中。

他昏死之前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宗主,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啊

“唉,可惜一个好苗子了,真是”

“是啊,真令人失望啊。”

“这小子看来得好好打磨打磨了,这个心态不行啊。”

“走吧走吧,原本以为是一场龙争虎斗,谁知道韩冬这么可怕,厉害。”

台下的长老和弟子发现宗主出手一巴掌拍飞了卫长勋之后,都叹了一口气,朝雪姬行礼之后,纷纷离去。

只有少数的女弟子,站在地上一脸的纠结,到底该不该去把卫师兄救回来呢

雪姬一挥手“你们几个,去将那个逆徒带回来,好生休养,等他休养好了,就去冰画壁思过”

“啊”

这几个女弟子一愣,都睁大了美眸,宗主可够狠的啊,卫师兄这次遭了

“韩道友,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不搭理那些在风中凌乱的女弟子,雪姬侧脸对着韩冬苦笑,歉意的说道。

“无妨只是心高气傲,没遇到过什么挫折罢了,这一次之后,也许雪影宗会多处一个强者来。”

韩冬呵呵一笑,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反倒是为卫长勋辩解了起来。

“还是韩道友大度,妾身谢过了。”

雪姬笑盈盈的朝他欠了欠身,此时没人,她也不用绷着了。

“哈哈,宗主客套了”

两人说笑着,就离开了擂台。

韩冬趁机说了要慕容凯和雪珊拜会的事情,雪姬也一口答应,没有为难。

之后,韩冬回了洞府,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

慕容凯和雪珊感激不已,快步出了洞府,直奔雪姬的洞府而去。

韩冬盘坐在洞府之中,一边修炼,一边等待他们归来。

片刻之后,他们就回来了,雪珊眼睛红红的,应该是已经哭过了。

三个人起身,坠下了主峰,准备离开雪影宗。

“走吧,珊儿,以后要是你想师父了,我就和你一起回来。”

看到雪珊一步三回头,知道她是舍不得离开,慕容凯长叹了一声,紧紧握住了她的玉手。

“嗯。”

有慕容凯陪着,雪姬心里的悲伤才好过了一点。

三个人渐行渐远,在冰雪之上,显得格外的亮眼。

在千山顶峰上,一道美艳的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看着他们的身影,长叹了一声。

“珊儿,祝你幸福”

韩冬三人离开了雪影宗后,因为雪珊的心情不好,慕容凯一直在说话,想把她逗乐。

不久之后,雪珊的心情好了一点。

听到慕容凯和韩冬刚一进入千山就遇到了雪障,雪珊就有些诧异,一般千山的外围很少有雪障发生,他们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差

然后听到二人不但遇到了雪障,甚至遇到了雪兽的时候,雪珊更是惊诧莫名,怎么会有这么逆天的霉运

雪障也就罢了,经常还是会发生的,雪兽那种东西几乎只是传说中的东西啊,他们怎么就这么巧合的遇见了

她已经数次初入千山,但从来没见过雪兽的影子,就是雪影宗的那些长老,怕是见过雪兽的也没几个吧

“呜呜”

就在三个人正聊着这些的时候,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密集的冰刃从天而降

“不好,大型雪障”

察觉到冰刃出现,三人的脸色同时一变,不会这么巧吧,他们又遇到了雪障,而且还是大型雪障

“咕噜嘟咕噜嘟咕噜嘟”

这一次,在冰刃之中夹杂着凄厉的叫声,正是那传说中的障兽。

“该死我们快点找个地方躲起来”

雪珊作为雪影宗的弟子,对这些最熟悉不过,脸色陡然一变,尖叫了出来

“走”

慕容凯一把揪住了雪珊,低喝一声,就射了出去,一点都不敢迟疑。

韩冬紧随其后,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怎么会这么巧,又遇到了那该死的雪障

三人的速度奇快无比,但奈何雪障的速度却更快,很快天地间就有了无数的冰刃。

这些冰刃密集的坠落下来,每一把都森寒刺骨,锋利异常,炼气修为都很有可能受伤。

幸好三个人都是筑基,只有雪珊的修为低一点,是筑基初期。

他们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在密集冰刃中疾掠而行,试图躲避这一场雪障。

“咕噜嘟”

就在此时,一声巨大的尖叫在他们的身旁响起,随之就是一团雪龙卷,狂暴的朝三人袭来

“滚”

危机时刻,慕容凯猛然派出了一掌,试图将狂暴的雪龙卷拍飞

“嗤喇”

在雪龙卷被拍飞的刹那,又有三道雪龙卷在他们的周围形成,危机陡然出现

“慕容”

雪珊惨叫一声,一时不察,就被雪龙卷卷住了身躯,朝着天上飞了上去

原本只是雪龙卷的话,雪珊作为筑基高手,绝对能轻易摆脱。

但奈何这些雪龙卷是被雪障催动,雪珊感觉自己瞬间就被抽空了真气,就像是一片浮萍一样,只能无助的随着雪龙卷不断的翻滚。

“珊儿”

慕容凯惨叫一声,身形陡然拔高,也顾不得其他,就朝空中掠了上去

而韩冬也没闲着,他也同时升天,在这种情况下,慕容凯一个人不一定能搞定雪龙卷。

“嗤嗤嗤”

无数的冰刃就像是刀子一样,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虽然刺不穿他们的防御,但让人的眼睛几乎睁不开。

“慕容”

雪珊在雪龙卷中滚动,声音越来越弱,随时都可能有危险,情况已经危机到了极致。

“珊儿”

慕容凯大叫,追着雪龙卷狂奔,一时不察,差点被雪障给卷走了

韩冬勉强稳住了身形,突然一把拍出,就将雪珊给拍飞了

“珊儿”

看到雪珊从雪龙卷中落了出来,朝着雪障落了下去,慕容凯大叫一声,往前一纵,一把将雪珊抱住了。

他二人在空中一个翻滚,这才恰恰躲开了雪障,两人同时吓出了一声冷汗

雪珊得救了,但韩冬却陷入了大麻烦。

此时,他前有雪龙卷,后面就是无边的雪障,已经将他包围了

“韩兄弟,你快点出来啊”

慕容凯抱着雪珊,焦急的大叫了起来,但奈何他的面前也有雪障,情况也十分危机。

韩冬听到了慕容凯的尖叫,他脸色阴沉,一拳就轰了出去,想要将雪龙卷轰碎

“轰”

他这一拳太猛了,轰碎了雪龙卷,但雪龙卷的背后就是一座雪山,也被他同时轰碎了

雪山被轰碎的一刹那,山石飞滚,一道雪障就在他的身前瞬间形成

“该死”

韩冬没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这么背,怎么会引起雪障的呢

此时,他的真气已经消耗了不少,再继续下去,既有可能被雪障卷走

“咕噜嘟”

就在此时,一声尖锐的嘶叫在他的身边突然响起,雪障已经将他围住了

“不好韩兄弟”

慕容凯惨叫,但奈何他现在还抱着早已力竭的雪珊,再加上身前的雪障,他根本就无济于事,只能徒劳的尖叫。

“该死”

韩冬脸色骤然,一拳一拳的轰了出去

可惜,这些拳头落在了雪障之中,就像是落在了棉花一样,消失不见,

“唰”

雪障将他直接包裹,他身体一晃,就被卷入了雪障之中

“不”

看到韩冬被雪障淹没,慕容凯惨叫一声,但根本来不及救援,眼睁睁的看着韩冬消失了。

此时此刻,天地间雪障纵横,整座千山都是一片茫茫之色。

看着越来越近的雪障,慕容凯强打精神,抱起雪珊,就急速朝外掠行而去

在这茫茫的雪障之中,也不知道他们能否逃得性命。

而另外一边,韩冬被雪障包裹,来不及多想,他就召唤出了王冠,戴在了头上。

“唰”

王冠虽强,但在雪障之下,还是毫无作用,韩冬感觉一阵眩晕,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时间悠悠,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冬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艰难的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处在一片死寂当中,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而王冠正跌落在一边。

“我没死”

他艰难的摸了摸身体,记忆的潮水涌入了他的孬好,他记得自己之前被雪障吞噬,没想到还能活下来。

四处扫视了一番,发现没有危险的时候,他挣扎着坐起来,开始恢复。

他只是神魂受损比较严重,但实力却一点都没减,头疼欲裂。

神魂受损,也导致他戒指中的丹药取不出来,只能靠慢慢的修养恢复。

虽然这里没有灵气,但他有修罗万象诀,可以从极为稀薄的天地气息中汲取那一丝丝的灵气。

这这样盘坐了一天,他才稍微好了一些,挣扎着站了起来,打量着这片死寂的区域。

在这里,没有山,没有水,更没有花草树木,一切都显得异常死寂。

在这一望无际的灰色土地上,只有他一个人,仿若整个天地都抛弃了他。

他捡起王冠,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悠悠的行进在这荒芜贫瘠的土地上,想要找到出路。

雪障这是把他带到了哪里

这里为何又如此死寂

带着不甘,带着满脑袋的疑惑,他徒步行进在这荒原之上。

这是

忽然,他眼睛一缩,挣扎着快步走了过去,就发现在荒原之上有一具骸骨,早已发灰。

这具骸骨很干净,一点伤口都没有,应该属于自然死亡的那种。

他身上的衣服早已分化,剩下了一只储物戒指在旁边,孤零零的放着,散逸着金属的光泽。

他是像我一样,被雪障卷入到这里,然后慢慢的枯竭而死吗

韩冬心里漠然,也没继续行进下去,而是选择盘坐在骸骨的身边,再次开始恢复。

现在他最需要的事情就是尽快恢复,然后找到出路,离开这个死寂的地方。

可惜,他现在神魂受损严重,取不出丹药。

而这里的天地灵气稀薄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在客观上也严重影响了他恢复的速度。

不过,他并不放弃,身旁的这具骸骨随时都在提醒他,要是放弃的话,他也许永远就会留在这里。

一连三天,韩冬动都没动,就像是死了一样。

在千山之外,慕容凯终于带着雪珊冲了出去。

他和雪珊二人跪在千山的脚下,眼泪骨碌碌的跌落下来,将地面都打湿了,都没注意到。

他知道,要不是韩冬为了救雪珊的话,绝对不会在那一刻被雪障包围的。

他心里既感激又哀伤,嘴里喃喃自语,一直在祈祷上苍让韩冬活下来。

雪珊也是如此,眼睛桃红,都哭肿了,当时的情况她看的一清二楚。

被雪障吞噬的应该是她,而不是韩冬,是韩冬舍身救了她

一直在大雪山之下跪了差不多一天,二人才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韩兄弟,你放心,我夫妇二人受你恩泽颇多,我们会前往江城,保护你的家人,等你回来。”

慕容凯擦干了眼泪,深深的看了一眼千山之后,与雪珊一起离开了。

此时此刻,千山逐渐安静了下来,就像是一个祥和的老者,在无缘无故的发完脾气之后,轻悠悠的睡着了。

三天之后,韩冬终于醒了。

一连三天的恢复,并没有让他痊愈,只是比之前稍微好了一点。

不过,就是这一点,却足以帮他取出戒指中的丹药了

他脸色微微一白,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手里就多了两瓶药丸,其中一瓶正是之前炼制的补魂丹

补魂丹是用来恢复神魂的,现在他神魂空耗,补魂丹的效果最为明显。

而另外一瓶,则是养魂丹,养魂丹主要用来壮大神魂,但同样可以补充神魂,只是比较浪费。

在这种时刻,韩冬也顾不得浪费了,拿出一枚养魂丹和一枚补魂丹,一齐丢进了嘴里。

时间缓缓而过,又是三天的时间过去了。

在这三天之中,韩冬中途又吞服过一次补魂丹和养魂丹,终于将他的神魂恢复到了七成。

他徐徐睁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起,脸上的颜色红润了不少。

看了一眼身边的骸骨,他手掌一伸,就将那一枚储物戒指吸入了手中。

没有查看戒指中的物品,他先是挖了一个坑,将骸骨放入了进去。

“相遇即是缘,既然我们遇到了,那我就帮你入土为安吧。”

韩冬喃喃说了一句,就将骸骨埋葬,然后神识就侵入了他手中的戒指中。

戒指中的东西很杂,很多东西都因为时间关系而损坏了,只有一小部分还完好。

“雪月姬”

从戒指中,韩冬找到了一枚长老令牌,正是雪影宗的,上面有骸骨主人的姓名。

原来是雪影宗的长老

韩冬苦笑,连雪影宗的长老都被困死在这里,自己还有机会逃出去吗

除了这些之外,这位雪月姬的戒指中就是一些手记之类的,没有丹药,也没别的。

“唉,看来她当时是丹药耗尽,坐化于此。”

韩冬眼眸一闪,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雪月姬在这个鬼地方坐化,那就说明她没有找到出口,更没有遇到别的修炼者。

要是遇到别的修炼者的话,她的储物戒估计早就被拿走了,也不会丢在这里。

不过,他并不会坐着等死,他现在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总要找一找出路才行。

他告别了雪月姬的残骸,就继续前行,开始漫无目的行走了起来。

一路上,入眼的都是灰蒙蒙的颜色,枯黄一片,什么也没有。

这种情况下,要是换成一个心态差的,迟早会自己把自己逼疯的。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孤寂

不过还好,虽然韩冬已经落在这里好多天了,但对他几乎没什么影响。

之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一个人几个月孤独的呆着都没事,现在这才几天

他漫步于荒漠之中,走着走着,脚下一点,就射了出去这是什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55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