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那一晚老师来到我房间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议论帝王,这本来就是大逆不道,而且楚毅的言语里,没有一丝恭敬之色。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议论帝王,这本来就是大逆不道,而且楚毅的言语里,没有一丝恭敬之色。

镇北王在周围,不自觉的设立了一道屏障。

如果是之前,他心中会有芥蒂,但经历了今日之事,心中对于秦帝,已经失望透顶。

“父亲……”苏枫皱了皱眉头,他并不是真正的纨绔子弟,如今心中雾霾烟消云散,自然展露了真性格。

“无妨,楚老师想说什么,便直接说吧。”苏贺大方说道,他已经无所顾忌。

祖辈为秦帝打下江山,最后却是死在了兽潮之中,这事情他一直有所怀疑,结合今天的情况,那结果显而易见。

功高震主啊!

既然他秦帝能够泯灭人性,对付自己唯一的儿子,那么他镇北王也不是好欺负的。

“秦帝,据我所知,已经将近要一万岁了吧。”楚毅慢慢说道。

他眼中精光闪现,既然南阳离宗和秦帝有关,他便会为死去的子弟们报仇。

哪怕他现在还未曾是仙尊,但那又如何,他有太多的手段,去颠覆一个国家。

“一万年,太久太久了,一般的种道之境,也就是五千年的时间,但秦帝必然使用了某种手段,才撑到现在,可也已经是极限了。”

“一个掌握天下的帝王,却要死去,换做谁,恐怕都不会甘心。”

“所以,我料定他在做两手准备。”

“如果他真的难以逆天,进而死去,那么为了帝国的安危,就只能除去一些大势力。”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那一晚老师来到我房间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所谓的大势力,并非是实力强悍,而是在民众之中影响力深远的。”

“我和镇南王?!”苏贺立刻反应过来。

“对。”千年时间,虽然他比秦帝要年轻,可经历,却比秦帝丰富许多,看过太多的大是大非。

“秦帝对付你们的方法很简单,只要让你断后,还有让你吃一次败战,就能很简单借着一个理由,将你劝退,乃至除去。”

“而对付镇南王……我记得,镇南王虽然有七个儿子,各个孔武有力,是不可多得的枭雄,但脑袋都太简单了。”

“这种人,只能为兵,不能为将。”

气氛沉默了。

他们都知道,镇南王是何等睿智人物,镇南王王妃,也是秦凌帝国当年的聪慧少女,两人怎么可能会诞生出头脑简单的后代。

“是啊……”苏贺喟然长叹,“我们这些老家伙,对他的帝国实在是太有危险了,他想要除去我们也不为过。”

只是,这话语里充满了苍凉之色。

“第二个,如果他想要强行进入到道府之境,那就更加麻烦。”

“你们难道就没发现,这些年来,秦国的神魔之苗不在,佛庙也被拆除,取而代之的,都是秦帝的神像。”

“各种关于神魔乃至大能者的书籍,全部被摧毁,有些传教士被暗杀,反而关于秦帝的传说,渊源流传在民间,甚至那些游说者,将秦帝比作神灵。”

“修炼之道,有一条路,要功德,叫信仰,他想要借助民众的信仰,收集气运功德,继而进入到道府之境。”

“可你们还是他最大的阻碍,毕竟你们两王,在民间的声望太高了。”

“如果换做是我的话,也会想要铲除你们。”

楚毅只是淡淡的说道,可苏氏父子两人,却如被雷劈。

“千万不要小看了一位即将死去帝王的疯狂。”

楚毅见过太多这些人了。

原本生前还是大善人,可在死期到来的时候,便疯狂屠戮,正道走不通,他们就想要杀出一条魔道。

所有人都渴望长生,尤其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者,也因此,关于长生的课题,被人不断研究。

秦帝之所以疯狂找寻南阳离宗的核心传承,就是为了突破到道府之境。

苏贺没有想到,情况竟然如此危急了,如果不是楚毅的提醒,恐怕他们到死都还不知道。

他深吸一口气,问道:“楚老师看得如此透彻,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应对。”

“那是一个帝国,是一位秦帝,除非有元婴期大修士直接出面,不然还真不好对付。”

“只是,除了这个办法,还有其他办法,在我印象中,你们两王,现在还在中立的位置吧。”

苏贺立刻会意:“楚老师是想让我选择一个皇子吗?”

“这倒是一个方法,可也很麻烦,现在最有希望的,便是大皇子,二皇子,九皇子,其余的皇子都是平平。”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那一晚老师来到我房间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可一旦队伍站错,那么便万劫不复。”

楚毅摇摇头:“不是这三人之中,如果镇北王相信我,我给你推荐一位皇子。”

“谁?”

“秦正。”

“秦正?”苏贺思索了一下,发现自己脑海中并没有这人的印象。

他看向自己的儿子。

苏枫皱眉想了许久,突然眼睛一瞪,拍了拍脑袋:“我想起来了,秦正,原来是那个求仁学院留级三次的废物。”

“他是皇子?”

“……”

楚毅苦笑,没想到自己的学生这么出名?

“秦正是我的学生,他是七十二皇子。”

“啊?”苏枫尴尬的笑了笑。

“虽然秦正现在表现一般,但镇北王不妨投资一下,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楚毅话落,也不再过多劝说,转身便走。

言尽于此,他知道,镇北王会有自己的考虑。

“父亲,我们真要选择秦正吗?据我所知,这秦正的修为,一直卡在半步宗师,而且估计,连秦帝都忘了这个儿子。”

“你觉得像这样一个人,会看错人吗?”苏贺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

“我虽然是种道之境,但却连一个先天之境都看不透。”

“也许,这会是一次不错的投资。”

“秦帝既然已经对我们下手,那我们便不能坐以待毙!”

父子两人相视一眼,眼中都有了决定。

“明天就找人,拆了这花阵和井水!”

……

楚毅双手负背,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今天能够遇到镇北王,也纯属意外。

而将对方拉拢到自己的阵容之中,也是临时起意。

既然秦帝是灭杀南阳离宗的凶手之一,而自己的学生又要篡位,作为老师,自然会帮上一把。

太极宗讲究顺势而为。

何为势?

在帝国之中,就是民心所向,就是势力所在。

如果自己学生的手中,掌握了帝国大部分的民间机构,自然而然,就能够登上帝位。

“你站住!”

正在这时,苏依依再度出现。

“楚毅,我了解一个人想要往高处走,借势也是没有错的,可你不该找我父亲以及纠缠小尘。”

“你能骗得了我父亲,却骗不了我,而且以你的能力,无论娶了我还是小尘,到头来都是一场灾难,很可能身死。”

看着义正言辞的苏依依,楚毅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苏依依有些不喜。

“我笑你自以为是,我笑你脑子一根筋,如果蒹老师喜欢我,难道你还要和她决裂不成?”

“而且,你太以貌取人,根本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

一瞬间,楚毅的气息,变得虚无缥缈,如同高高在上的大能。

“你一介蝼蚁,根本看不到天外之天。”

楚毅施施然离开,哈哈大笑。

“天下风去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那一晚老师来到我房间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苏依依站在原地,面色极其复杂,有一瞬间,他被楚毅的气势给震住了。

可她还是毅然决然的摇摇头。

“你以为你是谁,能够在这帝国立名?”

“楚毅啊楚毅,你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凶险,单单一只魔,就会让你吓得屁滚尿流。”

求仁学院,汇聚了整个帝国大部分的人才,在这里每年都会为秦凌帝国提供新鲜的血液。

秦凌帝国以武立国,自然对修士十分看重。

傅曹乃是皇子之师,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羡慕不已的职位,尤其是二皇子,一身实力,已经超过了他这个老师,是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秦帝的人选之一。

只是此时,这位皇子之师的脸色很不好看。

“王生败了。”站在他对面的林清天脸色有些古怪。

他口中所说的王生,乃是二年级学员,当年以半步宗师,新生考核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到求仁学院,现在更是已经到达了三步宗师,如果不出意外,那王生会在三年级的时候,就直接进入到先天之境。

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可是,他却败了。

不是败给高年级的学生,而是败给了一位新生。

“柳道……”

“背景不详,今年新生第一名进入,如今还在半步宗师阶段。”

林清天手里握着一份资料,一眼扫了过去。

“这一次,是因为那王生想要挑衅沈芳,结果被柳道看见了,两人便有了争执。”

“可谁都没想到,堂堂三步宗师,竟然被一个新生给打败了,而且十分狼狈,根本没有还手余地。”

林清天和傅曹对望,有些悚然。

“这样的天赋,傅老师以为如何?”

“很强。”傅曹皱眉,“一般的天才,是能够越级杀敌的,可半步宗师对上三步宗师都能胜利,这辈子,我都只遇见不超过三个人。”

二皇子就是其中一个。

“失算了,我原以为,那穆成天在考核的时候根本没有用心,这才让柳道拿了第一名,可现在看来,我是看错了。”

“哪怕是穆成天的实力,也不可能战胜王生,顶多也就在他手中多撑几招。”

傅曹有些后悔,他来这个学院,不仅仅只是为了调查南阳离宗的人,还要帮助二皇子寻找一些优秀的助手,将来能够成为左膀右臂的存在。

穆成天虽然强悍,可因为他的背景是古木城池,注定不能成为比较亲密的人,只能当做合伙人。

但柳道不同,这种人天赋超群,也没有复杂的背景,只要用心培养,将来就是一大杀器。

“这可怎么办?”他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尤其是傅曹觉得,这西瓜还丢给了楚毅,令他相当不爽。

“傅老师,如果有机会的话,是否还愿意收柳道这个学生?”

“这不是废话吗,天赋强悍,将来问鼎种道巅峰,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傅曹突然眼前一亮,道,“林老师可还有办法?”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那一晚老师来到我房间
那一晚老师来到我房间

林清天神秘一笑:“办法总归是有的。”

“毕竟,这柳道本来就是你的学生,只是我听说,他后来被人蛊惑,迷失了心神,这才被楚毅带走。”

“而且,这么优秀的学生,怎么可能是一个新老师能够培养的,万一培养不好了,岂不是耽误了别人的一生。”

“哎……我也是很心疼啊,为了学院,为了学生的未来,只能厚着脸皮来请您去一趟了。”

林清天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而后忽然笑道:“只要将这些话,说给学院纠察部的那些老家伙们听就好了。”

“他们是最爱惜人才的,况且我好歹在学院多年,加上傅老师你的名声,他们多少也会给我们面子。”

傅曹深以为然,但略带迟疑:“可那姓楚的,会乖乖交出柳道这个学生吗,都过去几天了,他恐怕也知道这名学生的天赋了。”

“那又如何?”林清天微微一笑,“这学院,可不是他说了算的,我们等着看好戏就是。”

“不过,那南阳离宗的弟子有消息了吗?”

“还没,那家伙隐藏的太深了,而且估计,要么是先天巅峰,要么是种道之境的强者,否则不可能收敛自己的气息。”

“找,继续找,我们一定要拿到核心的传承。”

“听闻,还有当年那位的传下的东西啊。”傅曹激动万分,甚至喉咙都在发抖,只是当要提到“阎罗仙尊”之后,他便立刻禁声,生怕惹到什么恐怖的存在。

毕竟,那个层次对他们而言,无异于神灵般的存在,对方一口气,都能让整个天辰大陆崩溃。

如果自己能够得到的话,说不定连道府之境都能进入。

……

楚毅哼着小曲,就跟个大爷似的,优哉游哉踱步到了属于他的教室之中。

“都在讨论什么呢,这么起劲?”

楚毅踏入教室,今天是每周一次的固定课程。

虽说学生只有五人,但也乐得清闲,反正工资也没少。

“老师,刚才小师妹和柳师兄,将一个二年级的笨蛋狠狠教训了一顿。”

林飞炎坐在桌子上,桀骜不驯,因为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他的性格,也变得张扬,像一个狂妄的小子。

“小师妹太厉害了,直接对着别人的手臂一口咬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了?就是感到相当气愤。”芳心捂住面孔,她忽然觉得有些不认识自己。

“当时他挑衅我,我就觉得全身血液沸腾,根本没考虑过后果。”

楚毅明白,那是狂战士的血脉,已经在渐渐苏醒,这个过程中,会有一段时间情绪不受控制,反而等到完全觉醒之后,这个副作用会慢慢减少,在可控范围之内。

“不过还好当时柳师兄在场,不然我根本不是那个王生的对手。”芳心感谢道。

“王生是二年级的天才,他的实力,在三年级中,也属于顶尖的,柳师弟能够击败他,真是强悍。”秦正叹道,这是真正的佩服。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那一晚老师来到我房间
张梅和高书记内射

众人笑了一下,并没有过多应和。

在这里,很显然,秦正或多或少有些被孤立。

因为柳道几人一相处就知道,他们这几人是同一类人,无论是性格还是天赋,和秦正完全两样。

楚毅将一切看在眼里,并没有说破。

“上一次,我是针对你们每个人的特点,去一对一的教导,但这一节课,我要教你么的是陷阱机关。”

“所谓的陷阱机关,不仅仅包括陷阱类的阵法,还有诸多实物工具。”

“我知道你们上过学院里关于这方面的公开课,但他们所讲的,和我绝对不同。”

楚毅淡淡的说道。

他上一世,之所以扬名立万的时候,还没被人杀死,靠的就是猥琐……呸,陷阱机关。

“这是一个以弱胜强的最好方法。”

“一般老师会跟你们说,所谓的陷阱机关,最好的位置,就是在最准确的位置,其实不然。”

“对于有经验的人而言,永远能够判断出那些地方最有可能存在陷阱,而我今天要教给你们的是,在最好位置的前方或者后方去布置陷阱机关。”

楚毅详细说道,对于教学,他并不会敷衍,而学生们似乎也全听进去了,毕竟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曾经仙尊级别的高手。

“能够触发陷阱机关的条件很多,比如可以设定成一句话,或者肉身接触,或者灵气的波动。”

“你们应该有看清楚,刚才我在我们的教室里,一共设置了三个威力一般的陷阱机关。”

“一个是声控的,一个是对灵气的感应,还有一个,则是最普通肉身碰触。”

“你们要记住我设置的手法,以及它们最合适的位置。”

“楚老师,我是学院纠察部门的郑老师,不知道能否进来?”门口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了楚毅的上课。

“纠察部门,他们来干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64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