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姐弟恋H文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得这么狼狈,一定是你使诈。”李元怨毒的看着刘天睿,怒声吼道。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得这么狼狈,一定是你使诈。”李元怨毒的看着刘天睿,怒声吼道。

被刘天睿这般羞辱,简直比杀了李元还要难受。

李元作为全真道首席大弟子,又是星辰转世,平日里受尽长辈宠爱,自然是心比天高,更因为他长得丑陋,所以致使他内心的孤傲有些病态的扭曲。

他觉得世间一切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所谓的四大主星,所以这是为何,他敢以五阶的修为,直接硬碰刘天睿四阶的修为。

李元以为有全真道术的加持,哪怕刘天睿是主星,即便击败不了刘天睿,但也绝对不会落下风,但李元万万没想到,刘天睿就这么一记耳光,直接将他击败,而且是惨败,现在还被刘天睿用脚踩在地上,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李元心不甘啊,此时此刻的他,恨不得把刘天睿碎尸万段。

“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你真以为你有全真道的道术,就能跟我旗鼓相当。”刘天睿毫不留情,言语刻薄的说道:“幼稚、无知、愚蠢,我真怀疑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大便,我要杀你,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但是我不屑于杀你,你想知道原因吗?你太他妈/的丑了,丑得让老子难以直视,杀了你,没有任何成就感,只有恶心感。”

“刘天睿,我与你不共戴天。”李元如一头发狂的豹子,冲着刘天睿大声狂吼。

姐弟恋H文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姐弟恋H文

“你还真没这个资格。”刘天睿戏谑冷笑,“还有,我警告你,下次你还敢玩什么阴谋诡计,你那白痴父亲是怎么死的,我就让你怎么死!”

说完,刘天睿把脚从李元脸上收了回来,然后走到林轻柔身边,抓住她那如玉般滑腻的柔荑,然后转身朝俱乐部外走去。

当刘天睿走出俱乐部,李元彻底发狂了,他站了起来,然后把俱乐部所有健身器材,通通砸了一遍,原本无比整齐干净的俱乐部,一下子变得杂乱不堪。

看到李元这么发狂,好几次俱乐部的保安都想上前制止,这些保安只认识齐世柏,不认识李元,不过都被齐世柏拦住了,他知道要让这个疯子发泄出来,否则的话,他会杀人的。

“真想不通,为什么全真道会培养这么一个白痴。”齐世柏冷冷在心里想道。

对于李元,齐世柏是发自内心的看不起,他觉得李元就是个莽夫,没有一点头脑,自以为是,骄傲狂妄。

在实行这个计划之前,齐世柏还曾小心提醒过,刘天睿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建议李元不要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会激怒刘天睿。

但是李元根本听不进去,直接打断齐世柏的话,然后把齐世柏逐了出去,接着一意孤行,在西单文化广场附近,导演了那一起车祸。

齐世柏那时候有预感,他肯定要帮李元擦屁股,但齐世柏也没想到,刘天睿会比李元还要狂妄,而且还有手段。

“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看着李元还在砸健身器材,齐世柏很不屑的在心里冷笑。

“你这么做,等于彻底跟全真道为敌,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抗衡全真道。”走出俱乐部,林轻柔看着刘天睿,很不解的问道:“而且刚才明明能和平解决这件事,你为什么非要激怒李元?”

“怎么和平解决?”刘天睿冷笑问道:“他要我师父引颈就戮,我就一句话不说,当作没听到,然后转身离开?”

“他也只是放狠话而已。”林轻柔皱着秀眉说道。

刘天睿和李元谈话的时候,林轻柔一直在旁边察言观色,李元在跟刘天睿说那番话时,就是不想今天起冲突,放句狠话,给彼此一个台阶,否则之前刘天睿挑衅李元,以李元的性格,可能早就动手了。

而在林轻柔看来,刘天睿也应该知道这点。

“在你看来,那是一句狠话,但是对于我而言,他却触碰了我的底线。”刘天睿皱了皱眉说道:“虽然我很不喜欢老头,而且他还经常虐待我,但是这三年,是他让我有了家的感觉,是他给了我长辈的关怀,我八岁没了父母,你没体会过一个孤儿的内心感受,所以你不知道一个亲人对于一个孤儿的重要性。在这个世上,只有我可以骂老头,其他任何人都不允许。”

姐弟恋H文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你错了,我很清楚一个孤儿心里是什么感觉。”林轻柔双眸突然黯然下来,神色哀伤的说道:“因为我就是孤儿,我很早母亲就死了,齐世柏说的没错,当年我妈为了攀附上林家,故意将我爸灌醉,然后才有了我。她太天真了,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进入豪门,谁知道却踏入地狱。豪门最怕就是丑闻,所以为了遮掩丑闻,我妈很快就被软禁起来,过着近乎幽闭的生活,我印象很清楚,在我刚刚记事,约莫五六岁的时候,我每次去看她,她都会很激动的问我,外面现在是什么样子,还是不是她记忆中那个模样,我每个月只能去看她一次,每次我去看她,成了她最期待的事情,因为那一天她才可以跟人说话。后来,她终于忍受不了,在家里上吊自杀,她死的时候,我才七岁,我永远忘不了她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说到这,林轻柔再也忍不住,流下眼泪。

林轻柔哽咽说道:“我妈死后,我内心感觉很惶恐,感觉所有人都用歧视的眼神看我,我很没有安全感,就好像天塌了一半,就算走在路上,看着路上行人的眼光,我都感觉他们把我看穿了,知道我是一个孤儿,那种感觉很难受,难受得几欲生不如死。”

“你不是还有父亲么?”刘天睿眼神复杂的看着林轻柔,问道。

林轻柔这番话说到刘天睿心坎里,他跟林轻柔一样,失去父母的那段时间,刘天睿的世界完全陷入极度自卑、惶恐不安当中,似乎就比别的小孩要低人一等一样,说话不敢大声,做事还会刻意去看人眼色。

“别跟我提他!”林轻柔情绪突然激动,大声吼道:“从小到大,他就没有尽过父亲的义务,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一下,他不是我父亲,不是!”

“好了,不说他了。”刘天睿突然搂紧林轻柔,然后用手轻拍着林轻柔的后背。

被刘天睿这么搂着,林轻柔原本激动的心,突然安定了很多,她趴在刘天睿怀里大哭,一直哭到她完全宣泄出来才停止。

“你遇到了好人,他给了你长辈的关怀,我现在能理解你对他的感情。”林轻柔脸靠在刘天睿胸口,小声说道:“可我就没有这么好的命,所以我只能靠我自己。”

“谁说的,你以后也能依靠我。”刘天睿笑着说道。

“依靠你?”林轻柔娇躯猛地一颤,然后抬起头,绝美的脸蛋此时梨花带雨,美得令人窒息,林轻柔看着刘天睿说道:“我有什么资格依靠你?”

“怎么没有资格?”刘天睿笑着说道:“你忘了,我们是姐弟。”

“姐弟!”林轻柔的眼神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她又低下头,贪婪的靠在刘天睿胸口,喃喃说道:“在你心里,真有我这个姐姐吗?”

“当然,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姐姐。”刘天睿点头说道。

姐弟恋H文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不,你没有!”林轻柔却冷笑了笑说道。

“有没有我心里还不知道?”刘天睿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错了,有没有只有我知道。”林轻柔抬起头,戏谑的看着刘天睿,然后柔若无骨的左手,突然抓住刘天睿的裤裆,用力上下一撸。

“我……我草!”刘天睿呲牙咧嘴。

这一下,刘天睿是又爽又疼啊!

“你要真把我当姐姐,你这玩意刚才为什么一直顶着我。”林轻柔戏谑看着刘天睿笑道。

刘天睿欲哭无泪,这能怨他啊!林轻柔身子那么软,还那么香,长得还那么媚惑,刘天睿要是没点男人该有的反应,那他成啥了!

“说啊!”林轻柔看刘天睿不说话,小手又是上下一撸。

即便隔着裤子,刘天睿也经受不住林轻柔这样调戏,刘天睿舒服得腰都有些弯了。

“说……说什么啊?”刘天睿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

“说你这东西为什么一直顶着我。”林轻柔冷笑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刘天睿要哭了。

“你不说,信不信我把你撸到高/潮。”林轻柔冷笑连连。

“……”

刘天睿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他以前以为叶子魅、唐小小是女/流/氓,但是现在,刘天睿发现他错了,原来林轻柔才是最大的女/流/氓。

你听听,这说的每一句话,哪句话不能把一个汉子调戏成娘子。

“你说不说!”林轻柔继续威胁道:“你是不是对我有反应?”

“这个还用说吗?”刘天睿用很小的声音,很憋屈的说道:“没……没有反应,我那个怎么会一直顶着你。”

说完,刘天睿羞涩的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能怪我太下/流,只怪对手太流/氓。

“那你还说你把我当姐姐?”林轻柔冷笑道,小手依旧紧紧抓着刘天睿那玩意。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刘天睿要崩溃了。

这什么女人啊,说都说了,还不放手!

“你真的很想知道?”林轻柔看着刘天睿说道。

“快说!”刘天睿急道。

林轻柔的双眸,突然柔情似水,她深情看着刘天睿,柔柔说道:“说你爱我。”

刘天睿愣了愣,然后呆呆看着林轻柔。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一个目瞪口呆,一个含情脉脉。

当然,他们站立的姿势很不雅观。

刘天睿微微弯着身子,林轻柔的左手揪着刘天睿的裤裆。

好在这个时候,俱乐部周围没有什么人路过,否则的话,他们一定会停下脚步,然后惊讶的看着这对奇葩。

“你就打算这么一直不说话?”过了许久,林轻柔先开口说道。

“你要我说什么?”刘天睿苦笑了笑。

“我刚才已经说了。”

“我忘了。”

“那好,我再提醒你一遍。”林轻柔深情的看着刘天睿,一字一顿说道:“说你爱我。”

姐弟恋H文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能不能不说。”

“不能!”

“那你还是把我撸到高/潮吧。”刘天睿苦笑说道。

“你……你说什么?”这一次,轮到林轻柔目瞪口呆了。

刘天睿脸则红得跟猴子屁股一般,声音很小的说道:“你之前不是说,如果我不肯说,你就把我撸到高/潮么?”

听到刘天睿说的话,再看到刘天睿此时的模样,林轻柔顿时咯咯娇笑了起来,笑得是花枝乱颤,笑到最后,林轻柔眼泪都笑出来了。

“你太可爱了,笑死我了,你真是我的冤家,我肚子都笑疼了。”林轻柔拼命用右手揉着发酸的腮帮子,热泪盈眶。

林轻柔深呼吸了几口,缓了缓此时的情绪,然后用颇为幽怨的眼神看着刘天睿,接着说道:“要你说句你爱我,就这么难啊,还把你撸到高/潮,美得你!你哪怕昧着良心说出来,就当是哄哄我也好啊。”

刘天睿苦笑了笑,没有回答。

“好了好了,我也开玩笑的。”林轻柔又露出笑容,然后松开刘天睿的裤裆,用很温柔的语气说道:“小男人,谢谢你刚才为我出头。”

“我说了,我那么做只是为了我自己。”刘天睿解释道。

当然,刘天睿心里得承认,当齐世柏那么骂林轻柔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很生气的。他之所以说是为了自己,只是为了掩饰小男人无聊的自尊心。

“这个时候,能不能别说这么煞风景的话。”林轻柔明眸流盼,深情的看着刘天睿。

说完,林轻柔就踮起脚尖,然后用如火的红唇,轻轻在刘天睿嘴巴上印了一下。

被林轻柔突然偷吻,刘天睿身体瞬间绷得笔直。

那两片单薄的唇肉刘天睿没有仔细品尝,只感觉有些凉,却非常柔软、香甜,仅仅短暂的触碰,就让刘天睿回味无穷。

“我回酒店了,再见。”林轻柔微笑着,深深看了刘天睿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林轻柔离去的曼妙身姿,刘天睿觉得原本应该很轻松的,因为不用再被这妖精调戏了,但不知为何,刘天睿却感觉心里好像被掏空了一大块。

“贱人就是矫情,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直到林轻柔的身影消失,刘天睿才自嘲般笑了笑,喃喃自语。

自从义诊被直播之后,刘天睿就火遍九州大地,上门求医的人是络绎不绝,这些人也不知是从哪里打听到的,得知刘天睿住在燕京酒店,总之,每天早上不到四点,燕京酒店门口,就排成一条长龙,都是前来求医的。

刘天睿也是来者不拒,七点钟准时开始接诊。为了不引起医学界的公愤,刘天睿接诊不再是免费,而是根据病情的严重,酌情收费。该收的费用一分钱不少,不需要的费用,刘天睿也一分不取。

之所以这么做,同时也是防一些无聊的人,明明没有什么大病,却也跑到刘天睿这里来,想占个便宜。

姐弟恋H文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姐弟恋H文

刘天睿可不想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更何况,他真正想做的不是医生,他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得到名气,打动上层那些大人物的心。

几乎是几天的时间,刘天睿神医的名气,就在整个华夏彻底打响。刘天睿掀起了一股神医风暴,这几天的新闻、报纸,更是围绕刘天睿进行剖析,甚至有专家预言,刘天睿将带领华夏中医,走向世界,夺取诺贝尔医学奖。

当然,专家的话,大家一般没什么兴趣,就当看个热闹。

就在刘天睿掀起风暴的同时,又一则跟刘天睿有关的新闻被爆料了出来,只不过这则新闻是通过网络渠道扩散的。

这则新闻还跟之前吴泽群事件有关,之前吴泽群还活着的时候,在接受各大媒体的专访时,吴泽群就公开诋毁刘天睿是骗子,说刘天睿当时根本没有救活白天昊,他说自己就在现场,那段爆出来的视频是经过处理的,白天昊这个人当时就已经死了。

当时也正是因为吴泽群这番言论,使得一些原本支持刘天睿的网友,突然倒打一耙,站到反对刘天睿的队伍中。

而这则跟刘天睿有关的新闻,就是有关于白天昊的。

白天昊和当时在场的几个医护人员,还有拍摄那段视频的护士,一同接受了海浪媒体的专访,在专访中,那些医护人员非常肯定视频是真实的,绝对没有经过后期处理,同时还列举出当时心电图、CT、血检的一些报告单,用这些不能作假的证据,证明当时白天昊性命垂危,在不可能被救活的情况下,被刘天睿治愈好了伤势,然后今天跟正常人一般,站在媒体和大众的面前。

专访中,主持人也表示出自己的疑惑,她质疑既然这些都是真的,为什么刘天睿被陷害的时候,他们不把这些证据拿出来。

听到主持人这个质疑,白天昊和那些医护人员都面露愧色,当着媒体的面,公开向刘天睿道歉,他们纷纷表示,当时是因为受到恐吓,还有一些是因为被金钱买通,所以那个时候不敢站出来,为刘天睿说公道话。

面对他们的道歉,主持人又当即拨通刘天睿的电话,想听听刘天睿在这事上会作何回应,在通话中,刘天睿却表示理解,声称如果是他受到威胁,又或是被巨额金钱收买,他可能也会跟这些人一样,刘天睿还提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这个视频一经播出,刘天睿再次火了,网上那些网友纷纷赞叹刘天睿高风亮节,同时也意识到,原来刘天睿也是接地气的,他不是高高在上的神,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你看他在电话里说的,如果他被威胁了,或是被金钱收买了,也会犯同样的错误。

任何粉丝都喜欢自己的偶像亲民,这段视频一经在网上炒热,刘天睿的人气几乎爆棚。

姐弟恋H文 小说一边上课一边
姐弟恋H文

白破天的别墅内,书房中。

白破天关掉视频,脸色颇为阴沉。

“我想听听你对他的评价。”正闭目盘膝打坐的上清真人,此时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白破天说道。

“无耻。”白破天冷冷吐出这两个字。

这的确是白破天的心声,因为他很清楚,白天昊和这些医护人员,根本就是去演戏的,什么收到威胁,什么被金钱收买,这些都是狗屁。

在当时视频曝光之后,白天昊和这些医护人员,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时白破军还想找出这些医护人员,企图灭口,但怎么都找不到。

后来白破天派人去调查这事,原来视频一曝光,这些人就被林河秘密保护了起来,而林河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得到刘天睿的授意。

也就是说,刘天睿一开始就已经想好怎么利用这些人,刘天睿早就想到自己会赢,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输。

但是对于刘天睿现在这种行为,白破天心里很是不齿,他觉得刘天睿有些太不要脸了,子虚乌有的事情,会被他编排成这样,然后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简直就是小人行径。

“的确很无耻。”上清真人也很赞同的点点头,“这点跟他师父很像,他师父也是个无耻小人。而且他们师徒之间,还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聪明。我记得很清楚,他师父从来都是占别人便宜,别人休想占他便宜。但往往像这种又聪明又不要脸的,才能成为真正的赢家,因为我们不屑于做的事情,他们会毫不顾忌的去做,在这点上,我们就输了。”

“谨遵师父教诲。”白破天很恭敬的说道。

“破天,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不收赵紫薇为徒,而收你为徒么?”上清真人看着白破天问道。

“因为赵紫薇是他的女儿。”白破天说道。

“没错。”上清真人点了点头,“原本按关系来说,我应该收赵紫薇为徒,无论她父亲做错什么,她总归是我正一道的血脉。但是我不甘心,我和他一起拜师学艺,却处处逊色于他,哪怕后来他犯下弥天大错,你师祖却依然袒护他,甚至当年为了掩护他离开燕京,受到全真道几大高手合围,受了重伤,你师祖心里也丝毫没有怪罪于他。”

“我知道修道之人不该嫉妒,但是我真的不甘心,你师祖临终前,把位置传给了他,却没有传给我,即便当时正一道名存实亡,但是听到你师祖这般安排,我依然恨不得仰天怒吼,你师祖对我太不公平了。”上清真人脸色冷峻,冷声说道:“我收你为徒,不为别人,只为证明我比他强,我的徒弟比他的徒弟强,证明你师祖当年的选择是错误的,我把毕生的心血都倾注在你身上,所以破天,你断然不可让我失望。”

“师父教诲,弟子谨记在心,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白破天恭敬的说道。

“同门一场,有时候我不想争个你死我活。”上清真人叹息一声,旋即,他眼神变得无比冷厉,喃喃自语:“但总归有个要先下去,亲口告诉师父,当年你做的决定是对是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65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