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大龄剩女都黑色了!小东西叫给我听

听到声音,医圣和陈明齐齐转头,却见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家伙挺着将军肚走了过来。

听到声音,医圣和陈明齐齐转头,却见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家伙挺着将军肚走了过来。

医圣一脸茫然,然而陈明却是认出来了这个男子,正是昨天来过这里的暴发户,那个被称为小郑的男人。

“你来做什么?”陈明眯着眼睛,看向了小郑。

虽然陈明和他仅仅见过一次面,但对于这个目中无人的暴发户,陈明还真就没有多少好感,相反,还有着浓浓的敌意。

“你这么紧张干嘛,我郑少爷又不是来找你的,”小郑说着,一双色眯眯的鼠眼却没有离开过医圣。

刚才他看到的医圣仅仅是个侧脸,就已经让他心猿意马,如今医圣转过了脸来,更是让他的魂儿都被勾了去。

虽说张姨的女儿也算是长得国色天香,而且张姨也有意撮合自己和她的女儿,但是那赵玲珑若是和眼前这个满是古典意蕴的妙人儿相比,却也失了几分颜色啊!

“哈哈,美女,鄙人郑超,不知美女芳名?”小郑直接无视了泡在药浴里的陈明,往医圣身旁走去。

“夫君,他是?”医圣后退一步,上下打量了一番郑超,然后看向了陈明。

“夫……夫君?!”郑超瞪大了双眼,指着陈明,满脸的不可思议,“他是你夫君?”

“不然呢?”医圣低着眼,一副看白痴的表情,惹得郑超一阵儿火大。

而陈明则是继续窝在药浴里,饶有兴致地看着郑超在那里像傻子一样给他演戏。

“这、这白痴哪里好了?”郑超说着,指了指陈明的药浴,“看看,洗个澡居然还在用这种发绿的泔水,跟我走,我天天带你洗牛奶浴!”

听到郑超的话,陈明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泔水?还真有想象力,眼睛瞎了鼻子也不灵了么,闻不到这药浴传出来的药香?牛奶浴了不起啊,能值多少钱,这药浴一桶可是两三万呢!

“哼,傻的可爱。”医圣冷冷一笑,却再不理会郑超,转身走向陈明去,给陈明按起了肩膀。

“我、我要和你决斗!”郑超恼羞成怒,居然指着陈明大吼了起来。

陈明面无表情地看着郑超,好半天也不说一句话。

郑超见陈明一句话不说,却又得意起来:“哈哈哈,你个懦夫,不敢了吧?”

“我为什么要和你决斗?给个理由再说。”陈明伸手抚着医圣柔若无骨的手臂,耸了耸肩。

郑超张开了口,却发现他居然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对啊,人家凭什么和你决斗?就凭你一厢情愿?笑话!

郑超气得浑身颤抖,不过接下来,他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却听“嘭”地一声,郑超直接从钱包里抽出一沓百元大钞,摔在了医圣面前。

细数一下,那钞票的数额居然有十万之多!

“跟我走吧。”郑超看着医圣那一脸呆滞的表情,得意的笑了。

怎么样,被我的财力政府了吧?

郑超想起了昨天来的时候看到的陈明的房间。那种简陋的地方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别墅相比?这个美女看到这么多的钞票,肯定会和自己走的,哈哈哈哈!

郑超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抱得美人归了。

“这是什么?”医圣看着陈明,一脸茫然。

而陈明却是笑的直不起腰来。

要知道,医圣可是唐代的人物,她哪里认识人民币啊?而且,便是古代的纲常伦理思想,也是不容医圣跟别的男人走的。

“这是钞票,人民币,也就是……额,现在的银子。”陈明硬生生忍住了笑意,向着医圣解释。

“这样……”医圣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眼神中却浮现出极为可怕的怒意。

“我本以为你没有恶意,便不想与你计较。却不想,你竟是把我看作风尘女子……”医圣咬着牙,眼里似乎能喷出火来。

陈明了然,原来医圣误以为郑超把她看作给了钱就可以随意玩弄的风尘女子。却不知郑超仅仅是为了显示他的财力。

而郑超也是意识到了不对劲,忙转身欲逃,却不想已经来不及了。

却见医圣玉臂一甩,三根银针便带着破空声,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来,直接扎在了郑超的脖颈、下小腹和腿上!

“啊!”

郑超只感觉腿上一软,居然一点儿知觉也没有了,随后又是一阵儿的呼吸困难,还得依靠着大口喘息这才不至于窒息。

“哼,罪有应得!”医圣居高临下俯视着郑超,那模样已经完全没有了面对陈明事的乖巧与顺从,取而代之的是绝对的霸道与冷漠。

“你……你对他做了什么?”陈明看到郑超的脸已经变成了酱紫色,也是一惊,忙问道。

“腿上的银针,阻止了他腿部血液的流通,使他失去了行动能力。脖颈上的银针,如你所见,限制了他的呼吸能力。至于下小腹的银针嘛……呵呵!”医圣冷冷一笑。

那笑容让郑超打心底里发寒,甚至便是陈明也感受到了一阵发自内心的凉意。
大龄剩女都黑色了!小东西叫给我听

“听着,这次我就饶你一命。不过,如果你再敢来招惹我夫君,那么我不介意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这个世界消失。”医圣说着,嫣然一笑,然后拍了拍郑超的脸。

不过,方才的郑超还感觉医圣的笑容绝代芳华倾国倾城,但现在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是是是,我马上就滚……不过这银针?”郑超把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站起身来,又指了指身上的三根银针。

“脖颈上的和腿上的,一个时辰后就可以拔掉了,到时候自然恢复。下小腹的,你就留着做个纪念吧!”医圣轻轻一笑,然后转身离开,回到了陈明身边。

郑超虽然不解医圣为什么要将他下小腹的银针留下,但他却更害怕医圣突然反悔。于是忙转身逃离了。

“好了,麻烦解决了!”医圣笑了笑,走过来为陈明加了些热水。

“嗯……我还是比较关心下小腹的银针是干嘛的。”陈明笑了笑。

“没什么啊!”医圣吻了一下陈明的脸颊,“顶多让他不能人道而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66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