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黑人第?章 嗯 别吸乳头

想不过去,尿意却是李文龙异常难受,过去吧,就得脱掉身上的衣服,脱衣服也不要紧,关键是这是在人家家里,而且,自己今天穿的三角裤,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出问题。

想不过去,尿意却是李文龙异常难受,过去吧,就得脱掉身上的衣服,脱衣服也不要紧,关键是这是在人家家里,而且,自己今天穿的三角裤,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出问题。

但是,想要入厕的感觉现在更加强烈了,难受折磨着李文龙。

不对啊,刚才那个保姆好像也是在这里面出去的,总不能她进进出出的也是要走水路吧?这里面肯定有机关。

想到这,李文龙开始四处的打量,在门的后面摸索起来,靠,没什么开关啊,难不成刚才那张妈还会水上漂?这只是电视里虚构的武功啊!摸索了一阵子,李文龙失望了,压根就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开关。

“我知道你想找什么,别费心思了”含玉坐在对面笑盈盈的看着李文龙“这里面是有机关,但是你打不开的,来到这里,你就得听我的。”

不行了,憋不住了,真的要憋不住了!

李文龙夹住腿,活人怎么可能被尿憋死?

李文龙骂咧咧的开始脱衣服:奶奶的,大不了就湿身,人家一个女人家家的都不怕,自己这个大老爷们还怕什么?既然你想用美人计,实在不行我就来一个将计就计。

此时,李文龙已经把林雪梅的嘱托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不抛也没办法,马上就要尿裤子,挺大一个大老爷们再尿裤子,传出去三岁的小孩子都是要丢丢的。

背对着含玉把衣服脱下来一件件的挂到衣架上,转身的瞬间嗖的一下钻进了水里,希望能借助水的冰冷来浇灭内心深处的那团蹭蹭的上涨的火焰。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黑人第?章 嗯 别吸乳头

泳池虽然不算小,却还挡不住李文龙矫健的身影,刚才的几个动作,李文龙觉得差点就能赶上某国的‘飞鱼’游泳队员了。

在含玉身边的不远处站起身子,李文龙迟迟没有上岸,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原本以为冰冷的水可是给自己熄灭怒火的机会,没想到,近距离看到含玉之后,反而变得越发的难受了。

“怎么不上来,难不成还让我去拉你一把?”含玉笑嘻嘻的看着水中的李文龙。

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女人,含玉怎么可能不知道李文龙此刻的尴尬,他越是这样,含玉的心里却是兴奋。

“你先上去吧,这水不错,我想多泡一会儿,顺便洗个澡。”李文龙用很蹩脚的理由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好在含玉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很痛快的答应了李文龙的要求,不是她不想纠缠了。

“那你快点啊!我先上去了。”留下一段让人遐想的话语,含玉扭着身子上了台阶。

呼!

李文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靠,不管用啊,只能让自己更加的难受了,不行,得赶紧上楼,否则真的是活人要被尿憋死了,本想就在这水中释放一下,然后去另一边穿衣服走人,但是,李文龙不想做那不文明的事,既然想要装一下文明人,那还是坚持做文明的事吧!

上了二楼,门不少,但是好像多数都是关着的,李文龙随手拧动了一下最靠近自己的一个,上锁了,拧不动。

紧接着是第二个,靠,还是拧不动。

李文龙越发的着急了,因为已经要到了边缘了,如果再找不到,怕是真的要……

恰在这是,一个房间的门开了,含玉围着一条浴巾出来头上湿漉漉的,看样子是刚刚洗过澡。

这动作也忒快点了吧?李文龙记得好像在某本书上看过,女人洗澡的平均时间貌似还在四十五分钟左右,刚刚这才过了几分钟?

其实含玉也想好好地洗一下自己的身子,但是那份期待却是折磨的她根本没有了这份心境,恨不得一下子就洗好,然后把自己扔在大炕上等候李文龙那健壮的身子压上来。

迫不及待的拉开门,正好看到李文龙上来,刚想说话,李文龙迫不及待的开口了:“卫生间在哪里,快点,我憋不住了”

“扑哧”含玉捂着嘴笑了,指了指自己刚刚出来的房间:“里面有卫生间,你顺便冲一下身子好了,里面的那条浴巾是新的,还没有人用过,我去拿点东西,一会过来,你可不要乱跑哟…….”

“我知道了”不待含玉把话说完,李文龙急匆匆的钻进屋里,找到卫生间的门冲进去,这会儿的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呼!嘘!

舒服,真他妈舒服,李文龙的心情舒畅至极。

打了一个颤,李文龙随手脱掉三角裤打开蓬蓬头洗了起来,含玉的速度不慢,李文龙的速度更快了,三两下洗完自己的身子,拿过浴巾围在身上。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黑人第?章 嗯 别吸乳头

这个时侯,李文龙才有心情好好地打量了一下外面的房间,这是一间大卧室,中间一个大大的床,靠墙一个原木色的壁橱,床头上面是一张大大的结婚照,上面的男子英俊潇洒风留倜傥,女子娇媚可爱,行感迷人,怎么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环顾四周,没有什么可以坐的东西,李文龙索性直接把自己扔到了大床上,奶奶的,都到了这一步,愿咋整咋整吧!

摆了一个大的姿势在炕上,李文龙似乎感觉手臂触碰到了什么东西,欠起身子掀开手臂下面的床单,一个东西出现在李文龙面前。

这时,李文龙听到了脚步声,赶紧按了几下开关重新把这玩意塞回到床单下面,对于含玉,他真的有了新的认识:这女的太开放了!

“你洗完了?”含玉拿着一瓶红酒外加两个酒杯进来,见李文龙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心中一阵暗喜:看来自己不用费什么气力了。

“嗯”见含玉回来了,李文龙赶紧坐正了身子。

“喝一杯。”含玉把其中的一个杯子递给李文龙。

“我还是比较喜欢喝白酒。”李文龙皱眉看了看含玉手中的红酒瓶。

“这是纯进口的,尝尝,口感绝对不错。”不由分说,含玉给李文龙倒了半杯。

正好有点口渴,李文龙觉得这玩意当水喝就行,端起来一仰脖倒进了嘴里,没啥特殊的感觉,就是有点涩涩的。

“哎,红酒不是这样喝的”含玉想要制止,李文龙的杯子已经见了底了。

“喝红酒一般用高脚杯,这样可以防止手上的温度影响酒的美感,其次是倒酒最好倒三分之一,这也是国际惯例,倒上酒之后,要向内轻摇一下杯子,就像是这样”一边说着,含玉轻轻的举着杯子逆时针旋转着:“等到酒与空气彻底融合之后,你低头用鼻子去嗅,这个时侯,你可以闻到香浓的味道,然后轻抿一口,用舌头去体会酒的香醇,就是这样。”

闭着眼睛,含玉慢慢地为李文龙演示着,看着那红酒在含玉的舌尖上滑动,李文龙那刚刚压下的火焰噌的一下重又点燃了。

看着李文龙痴痴地样子,含玉笑着重新给李文龙倒上酒:“按照我说的办法好好地品一品,你会有不同的感受。”

学着含玉的样子,李文龙轻摇了一下酒杯,然后把红酒倒进嘴里,还是没啥特别的感受,只是觉得心中的那股火气更加的激烈了。

两人你来我往,一瓶红酒很快见了底,含玉的脸上飘起两朵红霞,醉眼惺忪的看着斜躺在床上的李文龙,含玉的呼吸急促起来。

这一切,李文龙都看在眼里,心中的那团怒火也变得更加的厉害,但是,他依然一动不动的斜躺在床上,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他害怕只要是一动就收不住自己。

见李文龙安坐不动,含玉的心里生出股股的恨意:真是一个不识相的男人,如果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已经按耐不住扑上来撤掉自己身上的浴巾了吧?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黑人第?章 嗯 别吸乳头
别吸乳头

欲求在含玉的刻意撩拨之下在李文龙的心底深处一浪高过一浪的翻滚着,李文龙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个时侯,如果还不动心,那真的不是男人,亦或者说就算是男人也属于那种玻璃型的男人,李文龙当然是男人,所以,他动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说的就是现在的李文龙,一个饿狼捕食扑向床边的含玉,含玉满怀期待的闭上了眼睛,等待她的却不是那拉过压倒,而是一双大手拾起地上的浴巾为她包裹住身子:“对不起,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离开了。”

想到林雪梅的嘱托,想到刚刚发现的那个东西,李文龙产生了抗体,他决定选择离开。

欲求已经被点燃,在没有燃掉之前,含玉怎么肯让它熄灭,借着酒劲,含玉扔掉手中的酒瓶跟杯子,任由它们发出两声脆响,然后撤掉身上的浴巾一下子扑进了李文龙的怀里,一双柔软滚烫的手臂更是紧紧地搂抱住了李文龙的脖子。

虽然心理上有些抗拒,但是,当含玉的身子钻进自己怀里的时候,李文龙的原始本能还是迸发了生理上的自然反应。

看到两人的婚纱照,李文龙的激情一下子褪去了不少,一层冷汗开始自脚底蔓延: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如果真的跟对方发生了关系,那就等于是破坏军婚啊,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要坐牢的,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含玉,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睁开美目,正好看到李文龙正在看着床头上的婚纱照发呆,含玉像是明白了什么,身上的无名之火也魂飞魄散。

“对……对不起……”李文龙咽一口唾沫,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含玉,这一刻,他没有丁点的邪念。

“你心里已经在嘲笑我对不对?一定在骂我下贱对不对?我不要你说对不起,你给我滚,你滚。”含玉的突然失控实在出乎李文龙的所料,一个不小心被含玉推下床,李文龙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再看床上的含玉,已经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进枕头里大哭起来。

站起身子,扯过浴巾盖到含玉的身上,看着那因为哭泣而一下一下耸动的光滑的香肩,李文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过了一阵子,含玉的哭声小了下来,只是身子依然在一颤一颤的。

“含玉姐,真的非常抱歉,我不应该这样对你的。”李文龙本想一走了之,又怕含玉会翻脸搞自己强上,毕竟,两个人差点就成了既定事实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失态了。”含玉停止哭泣,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冲李文龙充满歉意的笑了笑。

“没事的话我走了。”见含玉似乎没什么事情了,李文龙觉得还是赶紧撤退的好。

“你不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就在李文龙转身的时候,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在含玉的嘴里传出。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黑人第?章 嗯 别吸乳头
别吸乳头

想要离开,那份好奇心却又促使李文龙停下了脚步:故事,她能有什么故事?

“我有一段美好的爱情,也有一个美好的回忆,但是,这一切伴随着丈夫的一次遭遇而全部丧失”不待李文龙有所反应,含玉自顾自的开始说起来:“你也看到了,我的丈夫也在英俊潇洒的行列,事业也是如日中天,我们的结合让他有一种家庭事业双丰收的自豪感,婚后,我们是幸福的,女人,真的离不开男人的滋润,虽然我们有了孩子,但是这并不能阻挡我们之间的相互吸引,这当然得益于他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就在我们一起沉浸在安乐窝里的时候,噩运向我们袭来,在一次带兵训练中,作为一名长官,天知道他哪根筋错乱了竟然要跟士兵对打,刀棍无情拳脚无眼,那个士兵不小心踢中了他的下面,从此,我们性福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因为不能再行房,从此,他远离了这个家庭,长长的几个月甚至大半年都不会来一次,偶尔就算是回来了,我们之间也很少有交流,每每我想表示一下的时候,他就会骂我下贱,其实,其实我只是想他爱我一会,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我也有正常的需求,但是,但是在他那里我得不到应该得到的东西,白天,别人看到的是我的雍容华贵,夜晚,谁又能明白我的痛楚,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其他女人正在男人的怀里享受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乐趣,我都会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能跟她们一样,唯一能慰藉我心灵的只有这个,只有这个冷冰冰的家伙。”

含玉在床单下面拿出那东西“但是,它只能带给我想要的却不能带给我温暖,我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说到后面,含玉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所以你就变着法子往家里领男人?”同情的同时,李文龙心中还存在着鄙夷。

“什么意思?”含玉明显一愣,看到李文龙眼中那一抹厌恶之色的时候,马上明白了什么“你以为我有事没事就往家里领男人?李文龙,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难道不是吗?”李文龙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不像是讥讽。

“如果我说你是我领进家门的丈夫之外的第一个男人,你相信不相信?”

“我…….”想说不相信,又怕伤害了含玉的自尊心,李文龙索性什么也不说。

“一会我会叫我的保姆回来,她会向你证实一切的,我不想解释什么,我知道自己问心无愧,他已经默许了我可以找别的男人,但是,我没有这样做过,我实在不放心他们,直到遇见了你,一来,你跟他长得很像,而来,你来自远方,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什么纠葛,所以我才这么费尽心思的勾你”含玉的脸红了,如此向一个男人诉说自己的隐秘事情,她从来没有过。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黑人第?章 嗯 别吸乳头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黑人第?章

看着含玉羞红的脸,李文龙的心没来由的悸动了一下:领不领其他的男人是人家自己的事,自己又何必操这么多的心?人家自己的丈夫都不在乎,自己还在乎个啥?

看着含玉那半露的香肩,李文龙发现自己似乎又蠢蠢欲动了。

“你可以回去了,替我向雪梅说一声抱歉”含玉扯过浴巾盖了盖自己的身子,指着墙边的橱子说到“那里面有新的贴身衣物,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换上一个,下楼的时候你可以注意一下楼梯扶手,那上面有一个开关,打开这个开关,就会有一道桥架在泳池上面,记住,这桥三分钟后会自动收回,到时候你得走快一点别掉进水里了。

怪不得保姆可以自由的出入,原来这里面真的有机关。

“小区门卫上有专门的车子接送客人,你只需要告诉他你是哪间别墅的客人就行,到时候他们会自动把帐记到我的名下的…….”含玉依然在轻言细语的说着,李文龙的无名之火却在飞速的高涨着。

“我…….我可以碰碰你吗?”鬼使神差的,李文龙说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含玉先是一愣,而后突然变得激动起来,难道?这错过的机会可以重来?

“我想……”李文龙的喉结滚动了几下。

仅仅是碰几下吗?碰过之后呢,会不会是?含玉刚刚干涸不久的身体又有了感觉了,这一次,她更懂得如何把握机会了,擦掉泪痕冲李文龙妩媚的一笑:“只要你想,姐姐让你碰个够…….”

说话的同时,含玉开始一点点的向上移动盖在身上的浴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93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