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未满14岁女孩入夜场 多次“被安排”

   “姐姐”失联了,小女孩们没了主意。  她们仨,脸上的厚粉掩盖了稚气,高跟鞋不太合脚,在钻石人间KTV包厢陪客人喝酒唱歌,却酒量不佳。她们从晚上八点熬到凌晨时分,陪酒的报酬上交“姐姐”。只是,临近散场,“婷婷”身边男人有了进一步的想法。

 “姐姐”失联了,小女孩们没了主意。

她们仨,脸上的厚粉掩盖了稚气,高跟鞋不太合脚,在钻石人间KTV包厢陪客人喝酒唱歌,却酒量不佳。她们从晚上八点熬到凌晨时分,陪酒的报酬上交“姐姐”。只是,临近散场,“婷婷”身边男人有了进一步的想法。

婷婷头发还是学生的样子,半长不长,刚过耳垂,为了显得“有发型”,她在脑后扎上小辫。她身高155cm左右,看起来还没完全发育,身上的黑白格子衬衫裁掉了肩膀处的布料,露出薄薄的背,下半身的黑色短裙有些大。

这个男人30岁,穿着黄色竖条纹的短袖衬衫,从外地来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他把婷婷灌醉后,告诉她,要加钱带她出台包夜。

婷婷提起“要问姐姐”,“晚上不回去姐姐会骂我”。她没有手机,手心本来用笔写着一串号码,但手沾了酒,字迹糊了,她去问身边的“月月”,月月穿着粉色的裙子,同样稚嫩,她也没有手机,但手上的微信号是清楚的,两人用男人的手机给姐姐发微信申请,但没有动静,她俩只好找了“倩倩”。

祁东的一所中学 

倩倩个子矮,穿着灰色连衣裙搭配白色的小外套,她也没有手机,手上也写着字。其他陪酒女孩有手机,倩倩借了一个,登录自己的QQ,给姐姐发消息,但姐姐没回,QQ电话也不接。

男人不耐烦,问三个女孩子们这个“姐姐”是谁,她们都没有回答。别的陪酒女也觉得奇怪,告诉她们“愿意就去,不愿意就不去”。

“蛤蟆”来了,婷婷被叫出了包厢。

蛤蟆叫周某云,35岁,他自称酒水营销经理,实际上营销的是女孩子——组织女孩在KTV有偿陪侍。2019年10月4日这晚,他的“据点”英皇娱乐会所刚经历了上级检查,拒绝女孩进入,但钻石人间KTV可以,于是他送去了8个女孩。

见完蛤蟆,婷婷做了决定。而蛤蟆避谈“出台”,坚持称这是女孩在下班时间和客人的交易,但对婷婷为何在上班时间向他汇报出台事宜,又无法自圆其说。《刑法》中,组织卖淫是犯罪,而婷婷实际年龄未满14周岁,后果更严重。

在2019年国庆节假期开始之前,婷婷、月月还是城关镇中学初二的周婷、陈十月,“倩倩” 王文倩已辍学半年,与她俩是往日同学。婷婷身份证上的生日是2007年12月,以此推算当时未满12岁,但公安机关最终调查出,婷婷的实际生日在2006年1月,实际年龄是13岁零9个月。另外,陈十月刚满13岁,王文倩刚满14岁。

2019年10月3日,因周婷和陈十月几日未归,她们的家人到派出所报案。10月4日晚上,“姐姐”被找到,她叫张晶晶,当时年龄14岁4个月。张晶晶进了派出所,因此与陪酒女孩失联,而当晚由于周婷“出台包夜”,家人只找回了陈十月。

在好友陈十月回家后,10月5日晚,周婷仍去KTV陪酒,她被家人找到是在10月6日清晨,在公安人员的帮助下,酒店客房门被打开,里面有三个人,除了周婷,还有两名成年男子。

公安人员介入后,与周婷发生关系的人均被以强奸罪移送起诉,部分人员已经一审宣判,获刑六年、八年或十五年不等,“姐姐”张晶晶与其男友一审获刑三年和两年,而“蛤蟆”周某云和其女友“陈姐”,也因涉嫌组织、强迫、引诱、容留卖淫罪获刑10年以上。

这里是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2020年9月,随着审判的开启,一条未成年女孩流入夜场的链条得以浮现。

“姐姐”

张晶晶成为“姐姐”,自有她的本事。

城关中学门口的奶茶店,是女孩子们连接社会的社交场所。2018年10月,王文倩在城关中学读初一,午休时,她在奶茶店看到了张晶晶。

张晶晶穿着艳丽,身边跟着男朋友和一群女孩,“很有气势”。王文倩拿起手机,打开快手,刷出了不远处张晶晶的账号。配有音乐的照片里,张晶晶涂着口红,展示手上和小腿的纹身,拍摄场景不是在酒店,就是在商场的试衣间,偶尔她身边还有一辆小汽车。

“那个时候她应该没有读书了。”王文倩在那之后半年辍学了,她现在15岁,个子不高,一头长发披在背上,她告诉记者,当时她主动找张晶晶聊天,加了微信,“想拜她为师”。

张晶晶的父亲张欢喜并不为女儿自豪。他今年57岁,2005年6月,42岁的他“老来得女”,大约七八年前,他与妻子离婚,两年前,张晶晶迎来了“叛逆期”。

张欢喜回忆,张晶晶曾因打架被初中劝退。“两个人在操场撞了一下,对方没道歉,晚上我女儿跟朋友就在厕所里面打了她。”张欢喜回忆,同学被打出血后,张晶晶与一起打人的朋友都被开除了。

休学半年后,张欢喜把张晶晶转去了寄宿制初中,但张晶晶仍继续打闹生活。张欢喜记得,转学不满两个星期,女儿的尾骨就被朋友踢断了,伤还没养好,她就从医院逃了出来,再也没有回过学校。那是2018年下半年,张晶晶刚升上初二。

张欢喜与女儿张晶晶开始上演“猫捉耗子”,他曾找到过女儿租住的房子,请房东开门后,看到里面很多管制刀具,“全是带把的刀,下面焊着钢管,街上混混打架就去背那个刀去砍人的。”张欢喜当时报了警。

但在王文倩眼里,这样的张晶晶“靠得住”。

“我们都喜欢攀关系,如果我能够和她成为朋友,我在学校会过得很好。”王文倩向往成为“那种在街上玩的女孩”,她还提起,看过张晶晶在学校打别的女孩子,“我也挺怕他们”。

2019年春季开学后,王文倩去找住在宾馆里的张晶晶。王文倩回忆,见面后,张晶晶拉着她,向她介绍“出台来钱快”。晚上,张晶晶还把王文倩带去了祁东着名的D.ONG酒吧,并让这位新晋小妹守在门口,“如果她爸爸来了,我就要叫她”。

王文倩称自己多次拒绝了卖淫的要求,她回忆,她本想和张晶晶保持距离,但在2019年7月的一天,张晶晶给她发QQ语音说“徒弟,我很无聊,我发烧了,你过来看我一下嘛”,她就去了张晶晶在的宾馆,但到了之后,张晶晶就提出,如果她自己不愿意,就要去城关中学找两个女学生去卖淫。“张晶晶跟我说,不要找那种不愿意去的,不要强迫别人,要找那种自愿的。”

王文倩家住城关中学马路对面,她在9月底混进学校,找到已升上初二的老同学。她回忆,那是学校午休时间,曾经的同学陈十月和周婷来搭讪,聊着聊着,她提出“一起出去耍”。

周婷当时将满14岁,她有两个弟弟,父母在广州打工,她和爷爷奶奶留守在祁东。她的家里盖起了四层小楼,其中一层租给了同班同学陈十月。陈十月出生于2007年,当时刚满13岁,两个小女孩成了闺蜜。

陈十月说,周婷与父母关系不好。她回忆起,有时周婷与家人吵完架,就向她倾诉“老是这样骂我,找还不如早点嫁了算了”。

第二天是2019年9月28日,星期六,城关中学上半天课。下午,周婷和陈十月去了王文倩家里,之后几个女孩叫了摩托车,到“芒果酒店”去找张晶晶。

见面后,张晶晶开始对王文倩和周婷、陈十月三人“烧脑壳”,她强调卖淫比陪酒赚得多,并问三人是否愿意“出台”(即卖淫)。王文倩回忆,她和陈十月拒绝了,而周婷答应了。

“陈十月立马就不同意。”王文倩回忆,张晶晶听到后不太高兴,责怪陈十月“现在就反悔了?不能反悔的”,之后陈十月自称“大姨妈来了”,张晶晶就没再追问。

“挣的钱全都放在她那里,需要买东西找她要。”王文倩说,张晶晶立了规矩,要求三人都去KTV陪酒,周婷需要出台,“我们三个都答应了这些要求”。

怕与“爱”

周婷刚刚答应出台,9月28日这天下午,张晶晶就带着她去“接单”。周婷曾经退缩,张晶晶却开始“萝卜加大棒”。

知情人告诉记者,周婷曾对警察说,第一次出台之后,她回到酒店后,和张晶晶表示愿意陪酒,不愿意出台,但张晶晶却表示“两个都必须去做,不可以不做,那些不听话的妹妹我都打了她们”。

之后,周婷和陈十月在王文倩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是9月29日,虽然是星期日,但为了国庆放假调休,城关中学补课,周婷和陈十月上了一天课,晚上继续睡王文倩家。

9月30日下午开始放国庆假,三人回到了张晶晶身边。

答应出台的周婷成了“摇钱树”。陈十月回忆,那个下午,周婷被安排连续卖淫两次。记者获悉,两次卖淫的对象中,包括是祁东一中的电工吴某刚。

吴某刚供述称,自己是通过祁东一中的老师张某衡的介绍,认识了“漂亮妹妹”张晶晶,2019年9月30日中午,他从对方发来的照片中选了周婷,去果园宾馆开好房,周婷赶到,他们就发生了性关系。

这天晚上,许多男孩女孩在酒店相聚,他们用房间的投影仪唱歌、用房间的电脑玩游戏,他们还喝酒,互相交男女朋友。

周小强的小弟,当时15岁的“小梁”自称对周婷一见钟情,见面几小时后,周婷答应成为他女朋友,之后两人在一张床上睡觉。“他俩确定关系后,发生了几次(性关系),有一次是周婷喝醉了。”王文倩说,当时她和陈十月睡在房间的另一张床。

“张晶晶安排小梁过来,是为了拴住周婷,把她留在身边卖淫。”知情人称。周婷曾告诉警方,与小梁发生关系是自愿的。

后来,小梁因与醉酒的周婷发生过性关系,涉嫌强奸罪而被捕。

这晚周婷和张晶晶“亲密”了起来,王文倩回忆,她甚至还主动告诉“姐姐”,她的同班同学胡美美在外说张晶晶坏话,还给胡美美发QQ消息,试图把她约出来,“帮姐姐解决麻烦”。

10月1日清早,女孩子们在酒店醒来,小梁离去,“姐姐”又变回了冷漠的管理者,张晶晶在下午发来信息,周婷需要去果园宾馆“接单”。

“客人”是44岁的建筑工人,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女儿已经20岁。周婷卖淫时,另外两个女孩要帮“姐姐”教训胡美美。

这天下午,胡美美和王文倩接通了QQ电话,她回忆,通话时发现王文倩是哭腔,有些担心,就答应王文倩出来。王文倩和陈十月到了中心市场,与胡美美汇合,三人搭摩托车往芒果酒店走,在路上王文倩偷偷告诉她,张晶晶知道了她讲坏话的事,要教训她。

胡美美到了芒果酒店,周婷也刚返回。当着周婷、陈十月和王文倩的面,张晶晶打了胡美美耳光。

“她打胡美美,目的是要我们听话。”王文倩回忆,张晶晶连续打了胡美美两个耳光,还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地上撞。

王文倩说,胡美美在此前曾告诉别人,张晶晶“打K”,但她和其他姐妹都没见过此事。记者询问了多名张晶晶的朋友,询问她是否吸毒,都得到了否认的回答。

“打K”即吸食K粉。这种白色粉末本是麻醉剂,却作为新型毒品在KTV和酒吧里流行,吸食的人会出现幻觉,但会对记忆和思维能力造成严重损害。

“在街上混的都或多或少的……”王文倩欲言又止,但她称没见过张晶晶吸毒。而胡美美说,张晶晶打完她之后,王文倩、周婷和陈十月在旁边不敢作声,“她们三个也很怕张晶晶”。

KTV“运营经理”

胡美美13岁,挨打之后就回家了,看她挨打的三个人,当晚就被带去KTV陪酒。

张晶晶花钱“包装”她们。王文倩回忆,张晶晶先带她们去维也纳酒店旁边的“指手画脚”店里化妆,在化妆的过程中,出去买了三双高跟鞋,她与陈十月都穿了张晶晶的旧衣服,而周婷穿了新的衬衫。“钱都是张晶晶出的”。

女孩们前往化妆的店。 

张晶晶要把她们送去陪酒,首先去见“陈姐”。

陈姐叫陈某升,39岁,是维也纳酒店三层金樽KTV的营销经理、公关领队,她除了帮客人订包厢以及营销酒水,还与男朋友“蛤蟆”一起管理陪酒小姐。

蛤蟆名叫周某云,35岁,初中肄业后就混社会,2004年刚满18岁时因抢劫被判刑三年,2019年1月起在金樽KTV做“酒水营销”。记者获悉,他在供述中承认,自己组织女性进行“有偿陪侍”。他的“大本营”是金樽KTV,在两条街外的英皇娱乐会所也有业务。

在陈某升作为群主的微信“金樽酒水促销群”里,有32个女孩,超过10个女孩在15岁左右。在祁东,这些都有标价,而陈姐和蛤蟆会从中提成。

在蛤蟆手下,如果客人对女孩不满意,可以“退台”,被退台的女孩会受到惩罚,而“出台”由于涉嫌犯罪,一般都不会明说,但也会以“私下交易”作为借口来进行。

周婷、王文倩和陈十月能去陪酒,多亏了“老叔”唐某云从中牵线。这名47岁的男子以开滴滴快车为生,与“蛤蟆”相熟。他的车时常搭载陪酒女,在各个KTV之间穿梭,他也时常介绍女孩子去陪酒和“出台”。

10月1日下午8时,“老叔”开车把张晶晶、王文倩、周婷和陈十月送到了维也纳酒店,周某云已经提前在楼下等着。周某云把四个女孩接到三层的金樽KTV,在员工休息室,陈某升对她们“面试”。

周某云和陈某升后来因涉嫌组织、强迫、引诱、容留卖淫罪获刑,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两人拒绝承认知道三个女孩的真实年龄,陈某升供述称,自己问女孩子年龄时,张晶晶出言打断,称三个女孩都有十六七岁了,已经不再读书。

但陈十月回忆,陈姐问他们仨年龄多大,她回答13岁,而周婷和王文倩都回答14岁,陈姐叮嘱,要对客人说16岁。王文倩也回忆起,陈姐叮嘱客人问其年龄时不管多大,必须说自己有十六七岁,此外,还要求她们必须喝酒,必须穿裙子和高跟鞋。

街头青年的营生

祁东悦城酒店的监控视频显示,10月2日凌晨1时16分,两个女孩扶着一个穿格子衬衫和短裙的女孩,从白色轿车中出来,走进了酒店大门。被搀扶的是周婷,在酒店台阶前,她可以站立和抬脚。

在酒店的702房间,邹伟已经等得不耐烦。他用朋友的身份证,在凌晨12点就开好了房,等待的一个多小时里,邹伟提前洗了澡,在夜宵摊上认识的新朋友周明在一旁帮忙催促。

“喊妹子来陪酒。”是邹伟几个小时前在夜宵饭局上提出的。邹伟33岁,是祁东县人力资源就业服务中心的职工,饭局上除他之外,还有电力局和卫监局的两人,以及绰号“鱼吧”的刘宇。夜宵摊就在金樽KTV对面。

刘宇41岁,初中文化,与邹伟相熟,那晚的夜宵饭局上,他打电话叫了朋友的儿子周明。周明30岁,初中文化,在街上开摩托出租为生,曾在2018年和2019年因吸食毒品麻古,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网吧是周明这些街头青年的主要社交场所。敬酒一轮后,邹伟提出“找妹子”, 周明就去网吧找了朋友丁鑫。丁鑫当时19岁,大学辍学后回祁东,他供述称,周明提出要“崽崽妹几”,这在当地方言中是未满18岁的女孩,他问了朋友“小白”。

“小白”叫彭小白,当时15岁,从初中辍学一年了。丁鑫询问他后,他打电话给周小强,周小强正和张晶晶在网吧,张晶晶接电话,发去了周婷和王文倩的照片,彭小白回给了丁鑫。

周小强当时16岁,他最初是张晶晶前男友陈可的小弟,当时刚成为张晶晶的男朋友。他告诉彭小白,周婷17岁,王文倩16岁。

虽然名义上是男朋友,但周小强更像是张晶晶在网吧交际圈的代言人。周小强曾供述,身上没有钱,就想多给张晶晶介绍生意,“这样她赚到钱了会给我花的”。

“老板”选了周婷,价格也谈妥了,10月2日凌晨过后,周婷从金樽KTV下班,张晶晶叫“老叔”开车送她去“接单”。凌晨1时17分,丁鑫回复周明:“已经到楼下了”,周明走出房间,看到三个女孩正从电梯出来,他给丁鑫发微信:“烧脑壳啊,醉起和个鬼样”。

家人报案

10月2日中午,张晶晶带周婷买了新衣服,这天给她“放假”,没有安排卖淫。晚上,周婷和王文倩被金樽KTV的客人选中陪酒。王文倩说,她酒量不好,喝两杯就倒了,陈十月也不配合喝酒,周婷总被人灌醉。

10月3日下午,周婷又要“接单”,客人是祁东县第一中学的化学老师周某元。

做完“生意”,张晶晶带着女孩们从芒果酒店退房,在不远处的新芙蓉酒店开了房间。这天晚上,陈十月终于被选中,进入金樽KTV陪酒,10月4日凌晨1时三人下班。

女孩子们已经几日没回家,家长们开始找人。10月3日上午,周婷的爷爷去派出所报案,称孙女失踪。

10月4日凌晨2时,张欢喜登录了女儿的QQ号——账户是用他的电话号码验证的。但张晶晶发现自己QQ被迫下线后,立刻意识到父亲在找她。张欢喜告诉记者,根据女儿的QQ聊天记录,他找到了新芙蓉酒店,并且派外甥在大厅等女孩子们出来,但等到天亮,都未见人。

酒店监控记录显示,10月4日凌晨2时过,张晶晶和闺蜜周林林从酒店跑出来,穿过马路消失在街头。

10月4日晚上7时30分,周婷、王文倩和陈十月按时去金樽KTV报到,她们被陈姐和“蛤蟆”安排去一洲酒店的钻石人间KTV陪酒,到了10月5日凌晨,穿黄条纹衬衣的蒋某兵带周婷出台。

10月4日深夜,当周婷就出台的事情,要联系“姐姐”定夺时,张晶晶已经被带去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张晶晶打电话给王文倩,但因为周婷已经“出台包夜”,家人们只找回了陈十月。

带走周婷的男人30岁,衡阳人,到祁东县给朋友庆祝生日。他曾供述,带周婷回酒店包夜后,发现周婷“还没有完全发育,说话娃娃音,应该是未成年人”,10月5日一早酒醒后,他自称“感觉越来越不对劲,这个女孩子年纪应该属于特别小的,我就有点害怕了。”

一份《接报案登记表》记载:我所民警于10月6日早上在祁东县同鑫大酒店6301房内找到周婷,当时房内还有两名男子刘某和王某,民警将三人带回公安机关进行调查。

记者获悉,后来王某因猥亵行为获刑3年,刘某因犯强奸罪获刑6年。

审判嫖客

2020年8月25日,祁东县法院对此案中涉嫌犯罪的一批人员集中宣判。

周婷的第一个“客人”,祁东农商行员工王山因涉嫌强奸罪获刑15年。法院认定,王山共强奸了4名未成年少女,其中包括3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

但判决书记载,王山始终未认罪,自称“未与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

不过,法院认为,王山明确要求张晶晶为其介绍年龄小的“崽崽妹几”发生性关系,张晶晶遂按照王山的要求先后安排3名幼女与其发生性关系,无论三被害人是否已满十四周岁,均在王山主观犯意之内,对王山奸淫该3名幼女及强行奸淫蒋某的行为应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祁东人力资源服务中心员工邹伟一审被认定犯强奸罪,获刑八年。而邹伟是否“明知”周婷的年龄,成为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

周婷身份证上,出生日期是2007年12月,以此推算她在2019年10月,还未满12岁。但随着公安机关的进一步调查,周婷的母亲在医院分娩的时间是2016年1月,那么,她在2019年10月的实际年龄是13周岁零9个月。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与未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不论是否违背该幼女的意志 ,都构成了强奸罪。但“明知已满14周岁”是其前提。

如何断定“明知”?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第19条规定:对于不满十二周岁的被害人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的,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幼女;对于已满十二周岁不满十四周岁的被害人,从其身体发育状况、言谈举止、衣着特征、作息生活规律等观察可能是幼女,而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的,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幼女。

邹伟自己辩称,不明知周婷未满14周岁,他的行为属于嫖娼而非强奸,不构成犯罪。他的辩护人王方庆提出,指控邹伟犯强奸罪不成立。“首先,介绍人向邹伟称周婷已17岁,其次,邹伟在已知周婷17岁的情况下没有询问周婷年龄符合常理,不能作为指证邹伟明知的依据。”

但法院认为,虽然向邹伟推荐周婷的人员声称周婷已经17岁,但不足以影响邹伟应作出正常判断,另外还有证人证实,邹伟在与周婷发生性关系后,说周婷看起来年龄很小,担心会出事,这充分表明邹伟对周婷可能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具有明确的主观认知。

与周婷发生关系的嫖客均已经过堂,引人关注的还有祁东一中的教师周某元。

周某元59岁,是祁东一中即将退休的化学老师,也是嫖宿小女孩的熟客。他供述称,2019年2月,他在英皇国际KTV唱歌时,认识了陪酒的张晶晶,“当时服务员告诉我,她手下有好多小妹妹”,于是在当年8月下旬,他让张晶晶介绍女孩子发生性交易,张晶晶交了两个小女孩去找他,在酒店里,两个女孩都拒绝和他发生性关系,他没强求。

到了10月3日,周某元再次联系张晶晶,问她有没有“学生妹子”,张晶晶让他到芒果酒店,在女孩子们居住的房间里,他与周婷发生了性关系。

当时15岁的张晶晶,也因涉嫌强奸罪获刑三年,她的男朋友周小强获刑两年。谈起自己的孩子,周小强的母亲泣不成声,她在多年前就与周小强的父亲离婚,嫁到衡阳,儿子随父亲留在祁东,她内疚于没有管好孩子。

张欢喜现在时常后悔,他向记者出示了许多劝女儿张晶晶“回头”的短信。这位父亲一直试图追踪女儿的行踪,甚至在2019年9月28日,他还发现了女儿和王山的联系,王山与他有共同的朋友,当时他打电话给王山,叱骂其带坏小女孩。

张晶晶失去自由后,她的闺蜜周林林仍没有回到家里。周林林的母亲告诉记者,自己在2018年下半年生了第三胎,是个儿子,之后给女儿的零花钱减少,女儿也开始连夜不回家。这位母亲靠打零工为生,20岁生了大女儿周林林,之后又生了两个孩子,周林林已经三个月不接她的微信电话了。

记者接通张晶晶闺蜜周林林的电话后,她话不多,但清晰地指认,张晶晶曾介绍王山给包括她在内的七八名女孩发生性关系,赚来的钱由张晶晶支配。“好的时候特别好,坏的时候特别坏。”她这样形容和张晶晶在一起的感受,当记者问她“会不会怀念与张晶晶在一起的时光?”她回答:“现在想回去读书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95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