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好堵 出不来h 长篇h小说

看见严小开郁闷的坐在那里,久久不吭声,夏冰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看见严小开郁闷的坐在那里,久久不吭声,夏冰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严小开摇头。

夏冰道:“那好,公事既然谈完了,咱们开始谈私事!”

严小开疑惑的问:“私事?”

夏冰道:“这件事,可以说公也可以说是私,但怎么定性,看你的表现了!”

严小开道:“到底什么事?”

夏冰道:“据我所知,你们在充当吕先生的保镖之后是收了项化生一笔钱的是吗?”

严小开有些警惕的问:“我问这个干嘛?”

夏冰道:“对公而言,这笔钱是必须上缴的!”

严小开当即就叫了起来,“不是吧?那钱可是我们冒着鲜血和性命的代价换来的,凭什么要上缴!”

夏冰淡淡的道:“凭规定,凭纪律。”

严小开气得不行,“不交!”

夏冰道:“不交就是违返纪律,要接受处份的,接受了处份,你们的档案就花了,以后想要升职,那就难了。”

严小开:“……”

夏冰看见他颓丧的样子,心里一阵得意,可是脸上仍是不动声色的道:“不过这件事情呢,暂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严小开神情一动,“什么意思?”

夏冰道:“你这么聪明的人,能不明白我的意思?”

严小开不太确定的问:“你是说,这件事你上报了,那就有规定。不上报,那就没有规定。”

好堵 出不来h 长篇h小说
长篇h小说

夏冰笑了,“不错!”

严小开一下就明白过来了,“那你要怎样才不上报?”

夏冰道:“我都说看你的表现了!”

严小开皱起眉头,“我的表现?难道你也要分一杯羹?”

夏冰冷哼道:“你看我像缺钱的人吗?”

严小开想了想后不由苦笑,因为夏冰看起来真的不缺钱,不但不缺钱,反倒像是有钱多得没地方花的样子,开着几百万的悍马,还养着价值几千万的藏獒,而且她身上穿的,全都是非同一般的时髦名牌。

“那你到底想要怎样嘛?”

夏冰没有说话,只是推开了车门,下去后又打开后门坐上来,然后把后排座放了下去。

后排座位一放平,后面就变成了一张小床似的。

看着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绯红,双眸中荡漾是异样的神彩,严小开再蠢也醒悟过来了,她要看他在那方面的表情,于是赶紧推开车门,钻进了后面。

不过,当他的手要伸到夏冰的衣服上想要去解她衣服上的钮扣的时候,却被她仍然握在手里的枝条抽了一下!

吃痛的严小开刷地缩回手,不解的看着她。

夏冰语气淡淡的道:“不能用手!”

严小开下意识的问:“那该用什么?”

夏冰竟然毫不犹豫的道:“用嘴!”

严小开愣住了,因为他着实没想到夏冰这么冰冷的人竟然突然玩起了情调。

夏冰催促道:“还发什么呆啊,赶紧啊!”

严小开只好无奈的凑上嘴,准备用牙齿把她的钮扣解开。

谁知道还没凑到她的胸前,身上又结实的挨了一枝条。

严小开有些恼的道:“你不是说让我用嘴吗?”

夏冰语气仍是淡淡的道:“我是让你用嘴不错,可我说的不是上面!”

“不是上面?”严小开喃喃的重复,顺着她圆润挺俏的胸部往下看,一下就看到了她穿着裙子露着双腿的下身,神情顿时就一滞,“你……我草,你不是吧,你让我给你那什么?”

夏冰的脸有点红,可仍然十分强势的道:“只许你们男人让女人做这个,就不许女人让男人做这个吗?”

严小开哭笑不得,“夏冰姐姐,咱们不玩这么重口味的玩意儿行吗?我没试过这样的!”

夏冰乐了,“没试过不正好吗?这回就当是给你破處了,我的第一次被你夺去了,你的这个第一次,也要交给我!”

严小开缩回了身子,语气生硬的道:“不干!”

夏冰也不急,翘起了二朗腿,好整假暇的道:“那随便你咯,反正你不让我满意,我也不会让你开心的,这件事我肯定会如实上报的。到时候你们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严小开气得不行,“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讲道理!那可是我们辛苦挣来的血汗钱!”

夏冰道:“哼,你从来没和我讲过道理,我为什么要和你讲道理!”

好堵 出不来h 长篇h小说
出不来h

严小开的道:“我什么时候不和你讲道理了,我是一个很讲理的人好不好!”

夏冰质问道:“你那个我的时候,和我讲过道理了吗?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扒我的内裤,进入我的身体,你讲的是哪门子的道理?”

严小开软瘫瘫了,“一码归一码,咱们别把这两件不相干的事情扯到一起好不好?”

夏冰道:“对我而言,这就是一码事,没有什么不同。”

严小开道:“夏冰姐姐,你别这么流氓好不好?”

夏冰道:“不好意思,对付你这样的流氓,我得比你更加流氓!”

严小开:“……”

夏冰见他仍呆呆的坐在那里,手里的枝条又扬了起来,在他身上连抽了几记,同时喝道:“还愣着干嘛,赶紧侍候姑奶奶,让姑奶奶舒服了,什么事都好商量!”

严小开真的很想给她两耳光,让她清醒清醒,竟然敢叫自己去给她那什么?可是他不敢,因为现在他还不是这女人的对手。他也很想直接冲她说一声NO,可是他也不敢,因为他虽然不在乎那一点钱,可是上官兄妹和完颜玉却是在乎的,尤其是完颜玉,她十分的缺钱,可是性格高傲的她又不会接受别人的馈赠,现在好不容易名正言顺的挣了点钱,如果因为自己而让她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话,他真的很难原谅自己。

夏冰看见严小开纵然是挨了打,仍然呆愣在那里,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复杂,显然是在犹豫,这就问道:“你在想什么?嫌我脏吗?哼,我长这么大,只被你一个男人碰过,我都没嫌弃你了,你有什么好嫌弃我的!”

严小开只是看着她,什么也不说!

夏冰扬起枝条,又想去抽他,可是最终并没有落下去,而是谆谆善诱的道:“好吧,我再告诉你,刚刚我去接你之前已经洗过澡,衣服内衣什么的也全是新的!”

听完之后,严小开终于吭了腔,有些愤恨的道:“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

夏冰摇头,“不是,是我在出发之前,临时起意的,你不是说想我吗?现在就让你亲身感受一下我的滋味。”

严小开语气软软的道:“夏冰姐姐,咱们不玩这么变态的东西好吗?”

夏冰道:“很变态吗?男女之间,这是很正常好不好!”

严小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夏冰看看周围,天好像有点蒙蒙发亮的迹象,这就催促道:“赶紧的,天快亮了!”

严小开犹豫了好一阵,终于很无奈的道:“好吧!”

夏冰心中一喜,有些紧张,有些羞臊,有些期待,但更多的还是兴奋,扔了手中的枝条,双手撑到了身后,然后微微张开了那双修长性感的美腿。

严小开蹲了一下,双手扶到了她的纤腰上。

这一次,因为太过兴奋与期待,她没有拒绝他的手触碰自己的身体,只是没等他的头埋到她的双腿之间,她却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他那双扶在自己腰上的手,突然间伸到自己的胸腹间疾点了好几下,接着,她就感觉自己僵滞住了,全身上下一动也不能动,仿佛是被万能胶粘住了一样。

好堵 出不来h 长篇h小说
好堵

“严小开,你干什么?”

严小开笑着直起身来,将她放平躺下去后,一边脱衣服,一边道:“不干什么!”

夏冰喝问:“不干什么,你点我穴位干嘛?”

严小开道:“放心,我会侍候你的,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侍候侍候我,这样才公平!”

看见他已经脱光了,而且上到坐椅上,一只手伸到自己的下巴上,然后就要将身体凑过来,男人的味道扑鼻而来,当即就忍不住骂道:“严小开,你敢!”

严小开道:“上你我都敢了,这个事还有什么不敢的!”

夏冰怒声道:“我就不怕我咬你?把你给咬断了?”

严小开道:“只要你舍得,我是无所谓的。”

夏冰:“你……”

她的骂声还没完,已经骂不出来了,因为她的嘴巴已经被堵住了。

……

左光斗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的头疼得厉害,揉着太阳穴睁开眼睛,看见身边还趴卧着一个不着寸缕的女人,不由愣了一下。

仔细的回忆起昨晚的事情,自己和黑田俊熊一起吃人體盛,席中喝了很多的清酒,喝着喝着就什么都不清楚了。

抬眼看看房间的环境,发现这里好像还是在温泉渡假山庄里面,看来应该是自己喝醉之后,黑田俊熊让自己在这里住了下来,然后又体贴的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女人。

如此一想,他就坦然了起来,不过坐起身的时候,他还是赶紧检查自己的下身,确定没有异样后,这才稍稍放下心。

床上的女人仿佛醉得比他还厉害,因为直到他下床开始穿衣服,她仍趴在那里昏睡。

左光斗也没去察看那女人,甚至懒得去看这女人的容貌长得怎样,因为这种逢场作戏的事情,他经历得太多太多了!

不就是个泄慾工具罢了,没有什么必要费神的,所以穿好衣服后就离开了房间。

走出去之后,看到一名穿着侍者制服的男人,这就问道:“黑田先生呢?”

侍者道:“先生,您好,黑田先生昨晚已经回去了!因为您醉得太厉害,他在这里给您开了房间,让您休息!”

左光斗又问:“那房间里的这个女人?”

侍者道:“这就是昨晚给二位表演女體成的那位艺伎。”

左光头恍然的点头,掏出钱包问道:“昨晚总共消费了多少钱?”

侍者道:“这位先生,黑田先生已经结过账了!”

左光头这就不再说什么,离开了温泉渡假山庄。

只是他的前脚刚走,一个男人后脚就出现在房门前,而这个男人就是黑田俊熊。

黑田俊熊问那个侍者:“景虎,他没发现什么疑点吧?”

这个侍者,正是山庄的负责人,也时也是黑田俊熊的侄子黑田景虎,他回答道:“没有!叔父大人请放心,咱们晚晚在他酒里加的药不会有问题的,就算他现在马上去医院检查,也查不出什么的。”

好堵 出不来h 长篇h小说
出不来h

黑田俊熊点了点头,又问:“昨晚他和项化强小老婆的精彩片段你都拍好了吗?”

黑田景虎立即递上了一个内存卡,“都在这里面了!”

黑田俊熊没有接,而是道:“现在你把项化强的小老婆解决掉吧!”

黑田景虎点头,这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副一次性手套,戴到手上后这就进了房间。

不多一会儿,房间里传出女人的惨叫,但极为短促,只响了几声,一切归于平静。

几分钟之后,黑田景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脱下了手套塞进口袋里。

黑田俊熊问道:“搞掂了?”

黑田景虎点头,“叔父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做?”

黑田俊熊道:“照之前计划的那样,将这个女人的尸体扔到项化强大宅的门口,等他办丧事的时候,让快递把内存卡寄到他手里。”

黑田景虎答应一声,“嘿!”

正当他要进去处理尸体的时候,黑田俊熊又道:“另外,昨晚来的那五个人,你要给我好吃好喝的招待好,他们需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这可是我的贵客,知道吗?”

黑田景虎再次答应一声,然后就领着两人进了房间,把尸体用麻包袋装出来后,这就扔上了一台套牌的报废面包车,然后离开了山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97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