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能让人看了下面流水文章 强势的进入了身体

太晚?“你什么意思?”他不会不把协议还给自己吧?“打火机。”傅斯寒突然冷声命令。

太晚?

“你什么意思?”他不会不把协议还给自己吧?

“打火机。”傅斯寒突然冷声命令。

时源愣了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上前递给傅斯寒。

“傅少,您这是?”

傅斯寒冰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点燃打火机,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地点燃了那个牛皮纸袋。

“……”看到这一幕,时源不自觉地瞪大眼睛,其实他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不过当时的他对少奶奶印象并不深,再加上傅少对少奶奶的态度很恶劣,所以当时他拿到这份协议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奇怪的感觉。

现在傅少要毁了这份协议,看来是对少奶奶已经放不下了。

时源心里有些窃喜。

就算把那女人带回来又如何,她身上疑点重重,说不定孩子就不是傅斯寒的,到时候他就可以顺利地把那个叫顾笙离的女人给请走。

“你要干什么?你要烧掉它吗?”顾清歌站在原地呆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猛地冲上前想要阻止。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火已经开始燃烧,而她冲过去的时候,傅斯寒也直接扣住她纤细的手臂,将她拽紧,害得顾清歌止步不前。

“你放开我,你不能把它烧了!傅斯寒,你个混蛋!”顾清歌气得一张小脸小刹白,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在傅斯寒的钳制下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可是傅斯寒始终保持着那副冷冷的态度,风雨不动安如山地站在那里,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撼动他半分。

能让人看了下面流水文章 强势的进入了身体
强势的进入了身体

眼看着牛皮纸袋被烧得的部份越来越多,顾清歌心里着急,对着傅斯寒的胳膊就咬了下去。

“嗯……”傅斯寒闷哼一声,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

顾清歌张嘴咬着他的胳膊,很用力。

她自己知道。

因为她已经闻到了血的味道。

可是,他真的太过分了。

协议是他逼她签的,甚至亲自喂她吃了堕胎药,虽然当时她没有吃下去,而且她偷偷地把堕胎药换成了维生素。

可尽管是这样,她还是没有怀上孩子。

顾清歌狠狠地瞪着他,眼神决绝,一副跟他拼命的表情。

“松口。”傅斯寒眼底的墨色浓郁得化不开,比深沉的夜色还要浓,令人心寒。

顾清歌摇头,她就是死也不松口,眼神盯向那个牛皮纸袋,伸手。

“唔唔!”

把它给我。

傅斯寒忽然就笑了,笑容狠辣又不屑,他随手直接将燃烧的牛皮纸袋扔在地板上,抓住她的双手,将她按到至旁边的墙上。

“啊!”顾清歌惊呼一声,嘴角还带着血迹,来不及去反应其他,就被傅斯寒伸手掐住了细嫩的脖子。

他眼神有些赤红,样子有些疯狂。

“不是说喜欢我吗?离什么婚?顾清歌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让你走。”

话落,他冰凉的薄唇重重地覆上她的。

“唔。”顾清歌惊恐地瞪大眼睛,可惜双手被他搂住,脖子又被掐住,她根本无从逃脱。

傅斯寒的吻跟平日不同,平日里他的吻有冰冷的,也有气息狂热的,可是这一刻却带着掠夺的味道,如狂风暴雨的亲吻把她的贝齿撞得生疼。

这种感觉……好痛苦。

顾清歌挣扎着,抬腿想去踢他。

不抬腿还好,她一抬腿,傅斯寒高大的身子索性压了上来,将她娇小的身子压制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一面火热一面冰冷。

顾清歌仿佛置身于冰火两重天。

狂风暴雨还在持续——

时源尴尬地站在原地,觉得自己的脸都快挂不住了,在傅斯寒将那牛皮纸袋随手扔到地上的时候,他生怕着火,急忙地跑过去将火给踩灭。

谁知道他刚把火给灭掉,抬起头就发现自家傅少居然按着少奶奶在墙边亲吻。

妈耶!

吓死他了好吗!

考虑一下他这个单身狗的感受好吗?

他还在这儿呢,傅少居然就这么不节制了。

靠!

时源看着地上那些已经被烧掉一半的协议,觉得自己已经没法在这里呆下去了,只能快速地转身离开。

“唔唔。”你这个混蛋,快把我放开。

顾清歌唔咽着,口腔里却满满当当的都是傅斯寒冰冷又充满戾气的味道。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她想的亲吻不是这样的,这样的亲吻会让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只被凌虐的动物,没有人权,没有主观,什么都没有。

能让人看了下面流水文章 强势的进入了身体
能让人看了下面流水文章

可是傅斯寒却是发了狂,大概是她非要离婚的态度激怒了他,让他男性自尊大受打击。

所以他疯狂得像一只被击中却还变得更勇猛有力的野兽,吞噬着她。

娇小的她无可逃。

猛地,傅斯寒将她打横抱了起来,顾清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扔到了大床上。

她的身子一沾到柔软的棉被,就吓得转身爬着想逃,脚踝上却是一紧,又被傅斯寒给拉了回去。

“你想去哪?”他的声音冷得像来自地狱的魔鬼,让人不寒而粟。

顾清歌总算知道,自己到底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不。

他不是男人,他根本就是一个撒旦。

一个恶魔!

他比恶魔还要可怕!

顾清歌尖叫着,逃着,躲着。

“啊!放开我,你放开我。”

惊慌失措的逃窜之中,顾清歌恰好看到了他背着灯光的俊脸。

眼神锐利得似刀似箭,墨色比夜色还沉,紧抿的薄唇显刻出他的无情,紧绷的下鄂透露了他此时的怒火。

“不要——”顾清歌从心底升起一股恐惧,被吮得殷红的唇瓣微张着。

啊——

又是一声尖叫,顾清歌被他拉到了面前,他抵着她,笑容邪气。

“不要?这可由不得你。”

他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白嫩的肩膀,感觉到她的颤抖而害怕,手指略微停顿了一下。

“不要,求你。”顾清歌忍不住出声哀求。

若是平日里她开口哀求他,向他服软,会让傅斯寒觉得很有成就感,可是如今呢?

她居然在这个时候,哭着求自己不要碰她?

而且还一脸发自内心地恐惧!

这是在怕他!

他的女人,他的妻子居然怕他?

傅斯寒怎么能忍?

大手毫不留情地掐住她精巧的下巴,笑容无情冷冽:“告诉我,还离不离婚了?”

“……”顾清歌一愣,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他是想威胁自己么?

“怎么?”傅斯寒漠然地睨着她:“不肯说?”

“……”她要怎么说?

顾清歌紧张无比地咽了一口唾沫,觉得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说!

可能自己能得救。

不说,可能自己今晚就要被生拆入腹,连骨头都不会剩了。

可她一心打定主意离婚,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而屈就他呢?

她不说话,紧紧地咬紧自己的嘴唇。

“还是不说?”傅斯寒笑容邪里邪气地凑近几分,如火一般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令人心惊。

“那就是要继续了?”他火热的大掌覆上她的腰间,如同烧得发烫的铁块烙在上面一样,让她颤抖了一下。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闭紧嘴巴,一个字都不愿意跟分多说。

下一秒,她被推倒在床上,傅斯寒沉重的身子也覆了上来,顾清歌略绝望地闭上眼睛。

能让人看了下面流水文章 强势的进入了身体
强势的进入了身体

她毅然地告诉自己。

反正不是没被他得到过,只不过是多几次少几次的问题而已,她不用那么在意。

尽管顾清歌现在觉得碰了别人的傅斯寒极为恶心。

恶心?

碰了别人?还是笙离?

顾清歌猛地睁开眼睛,恰好看到傅斯寒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俊脸,那张火热的唇又要吻上她。

“呕——”

顾清歌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发出一声声恶心的干呕。

就算是傅斯寒再好的兴致,也被她的干呕声给打破了,他狠狠地蹙着眉。

“又想耍花样?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大手毫不留情地撕去她的外衫,顾清歌慌得想叫,可胃部却一阵阵翻滚,顾清歌侧过脸,额头出了一层冷汗。

她快忍不住了。

傅斯寒终于意识到她的不对劲,将她抱了起来,冲进了洗手间。

顾清歌趴在洗手台呕得晕头暗地。

傅斯寒蹙着眉在旁边站着,等她终于缓过来以后,才递过去一杯水。

看到面前那杯温水,顾清歌本想接过来的,可是想到了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心里怒气冲天,便直接将他递过来的水杯给打翻了。

砰!

水杯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该死的!

“你!”傅斯寒想发火,却在瞧见她苍白如纸的脸色以后忍了回去。

她不对劲。

她的身体原本就营养不良,后来又失血过多,再加上受伤什么的,现在她的身体估计支撑不住了。

看她现在的脸色苍白得跟透明似的,傅斯寒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便抿唇道:“去医院。”

“我不去。”顾清歌直接拒绝了他,自己走出了浴室,然后倒水漱口。

傅斯寒倚靠在门边,冷眼睨着她。

“不去?你以为由得你吗?”

听言,顾清歌漱口的动作一顿,良久才将一口水吐到水盆里,然后抬起头侧眸看着他露出笑脸。

颊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你说的对,由不得我,那么你就让人抬着我去医院吧。”

说完,顾清歌将杯子用力地放在桌面上,然后伸出手。

一副任人为所欲为的模样。

傅斯寒狠狠地蹙起眉,以前只觉得她胆小,没想到她却是这么地倔强不好搞,因为一件事情,她跟他闹脾气闹到现在,甚至严重性到要说离婚。

不过傅斯寒也知道,眼前这个小东西是个说一不二的主,毕竟她身上那股狠劲他已经见识过了。

发起狠来,比男人都要可怕几分。

“小东西。”他走过去,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声音低沉:“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清歌听言,眼睛里恢复了一丝光亮,看着他正色道。

“我要离婚。”

“不行!”傅斯寒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她。

“为什么?”顾清歌反问,咬住唇上前几步:“你都已经可以把人接到家里来了,她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还不跟我离婚?你不想替你孩子的母亲正名吗?”

能让人看了下面流水文章 强势的进入了身体
强势的进入了身体

“你在意的是这个?这就是你离婚的原因?”傅斯寒黑眸盯着她,冷静地问道。

顾清歌激动得胸口有些起伏,听到他这么问以后,顿时有些心虚地别过头。

“不。”

她否认:“才不是因为这个。”

肩膀上一紧,傅斯寒将她扳过去,两人面对面,眼对眼。

“那是因为什么?你若是能说出个理由来,我倒是可以考虑。”

“是吗?”

顾清歌怔了怔,然后毫不犹豫地道:“因为我讨厌你。”

这么一句话却是用云淡风轻的语气说出来的,傅斯寒愣住,随即危险地眯起眼睛。

“你说什么?”

顾清歌根本无所觉,只知道他刚才说,如果自己能找得出一个理由来,他就考虑跟她离婚。

她现下不想再呆在这个地方了,所以就算是昧着良心说讨厌他,也是可以办得到的。

“我说讨厌你啊,这个理由够不够?”顾清歌浅笑着问,“现在你可以考虑了吗?”

“讨厌我?”傅斯寒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顾清歌笑容更深了几分,而且还多了一丝嘲讽。

“对啊,你该不会以为我之前说喜欢你是真的吧?傅斯寒,我可是被你亲手逼着吃了堕胎药的女人,你觉得……我会喜欢你吗?”

“就算我说了,那也不过是胡说八道的,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顾清歌注意到,自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旁边的温度下降了不止一个点,她轻咬着自己的下唇,有些懊恼,明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该惹恼他的。

因为惹恼他的下场,她闭着眼睛都能猜到。

可她一想到他跟顾笙离有一段,就气得不能自己,就是忍不住想要刺激他,嫌弃他,厌恶他。

顾清歌不仅嫌弃他,连自己也嫌弃。

一个恶劣的男人。

她究竟是为什么会喜欢上他的?

就因为他那可笑的几缕柔情吗?之前她还以为,或许相处久了,夫妻情份就有了。

可是现在看来,那些想法实在是过于讽刺。

什么夫妻情份,什么日久生情,都是虚的。

他心里始终装的都是别人的,不可能会喜欢上了她顾清歌的。

她爱上他,完全是咎由自取。

哦不,是自取其辱。

所以她不能再继续下去,她得快刀斩乱麻,然后离开他。

“我的话说完了,你不是要让我去医院吗?去叫人来抬我吧。”

说完,顾清歌嘲讽地笑了一声,直接越过傅斯寒的身边,出了浴室。

大概是她的话刺激到她,顾清歌回到沙发上以后,傅斯寒没有再跟上来。

房间里安静着,过一会儿顾清歌听到一声摔门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5997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