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邻居 黄文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项化生过世之后,这是红兴社第一次高层会议。从香江各大地盘赶来的人虽然不少,但真正能进入会议室的并不多。

项化生过世之后,这是红兴社第一次高层会议。

从香江各大地盘赶来的人虽然不少,但真正能进入会议室的并不多。

长长的圆桌上,严小开,项丰,项珂儿,六叔,吴大短,以及一班坐馆围坐在那儿。

吴大短坐在上首居左的一个位置,旁边留出了两个位置,显然这是以前项生化和项化强坐的,现在项氏兄弟一个死,一个残,这两个位置自然就空出来了。

他的下首依次坐着六叔,项丰,项珂儿,严小开,跟着还是一班坐馆,大佬们的排名,从坐的位置去看已经是一目了然。

严小开抬眼往下面看去,十三个坐馆,到席的只有十个,回忆一下才想起来,那三个缺席的坐馆是那天晚上跟着项氏兄弟一起去了日式山庄,最后二死一伤,死的两个就不用说了,伤的那个恐怕也永远来不了了,因为他比项化强还要惨,至今还在昏迷中没有醒来。

看着那空出来的三个席位,严小开心里多少是有那么点想法的,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吴大短说话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吴大短的真名叫做吴利强,大短只是个外号罢了。

大短这样不伦不类的外号是怎么来的?说起来也有是有个故事的。

这个,得从红兴社的龙头继位开始说起。

众所周知,红兴社的龙头位置不像别的社团帮派那样,靠选举产生,而是世袭传位的,也就是说龙头的位置必须由项家的人来坐。既然如此,那吴大短这个外姓人怎么又成为了龙头呢?其实很简单,因为他比严小开早一步成为了项家的姑爷,取了项家的女人,也就是项氏兄弟那已经过身了近十年的妹妹。

邻居 黄文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黄文

不过这个项家小姑的死,没有什么阴谋,并不是吴大短为了争权夺位制造了他杀或意外,而是自然病故的。

恰恰相反的是,吴大短爱极及了他的亡妻,妻子过世之后,他终日郁郁不振,借酒浇愁,足足消沉了三年,后来在项氏兄弟的鼓励与扶持之下,才终于接替了妻子的位置,成为三大龙头之一。

这位龙头大爷虽然好酒好赌,但并不好色,也从来没找过别的女人,直到有一次,他在集团旗下的一个夜店包间喝醉了,将风韵犹存的妈咪当成了他的亡妻,这才终于开了一回斋。

自那天晚上后,他大短的外号就小范围的传开了,为什么?还能为什么,因为又大又短呗!

后来一传十,十传百,然后整个红兴社都知道了,就连项氏兄弟后来也打趣的叫他大短。

现在,项氏兄弟不在,吴大短这个老一代姑爷,也是仅剩完好的龙头,自然就是红兴社中话语权最高的,所以他一开腔,窃窃私语的声音就停了,整个会议室也安静了下来。

吴大短站起来,语气沉重的道:“最近,我们红兴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这件事直接导致项化生先生不幸遇难,项化强先生重伤,另外还有三个地区坐馆也是二死一伤。在会议开始之前,让我们一起,先给给死去的兄弟们上柱香,鞠个躬,他们人虽然不在,但他们的英灵将永远陪伴我们!”

大家纷纷的站起来,对着后面的三个灵位牌上香,鞠躬。

仪式完了之后,众人回到座位上。

吴大短又道:“会议正式开始,现在请六叔发言!”

六叔站起来道:“各位兄弟姐妹,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我感觉很难过,但人必须得往前看,不能一直沉甸于悲痛中。而且国不可一日无君,社团也不能少了领头羊。来开会之前,项化强先生让我转达几项任命。第一,项化生先生去世,他所担任的龙头一职由他的女儿项珂儿接任。第二,项化强先生因为身体的原因,也不能再担任龙头一职,所有由他的儿子项丰接任龙头。第三,我们红兴社的地盘重新划分,由原来的三分,划分为四分,同时,我们也将迎来一个新的龙头,那就是之前的名誉龙头严小开先生,正式任命为龙头,负责划分出来的新区域!”

此言一出,下面立即响起一片杂乱的声音。

六叔沉声喝道:“肃静!”

大家终于暂时安静了下来。

六叔道:“要发言可以,但必须一个一个来!乱七八糟,七嘴八舌的像什么样子,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吗?”

十大坐馆之中唯一的一个女人,第一个举起手来。

她叫七妹,九龙城区的坐馆,很年轻,只有二十六七岁,但为人狠辣果敢,做事雷厉风行,为人又义气,下面的马子又多,尽管是十三坐馆中唯一的一个女性,却没有谁对她不服气。

邻居 黄文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六叔看见是七妹,想起自己经常到她的场子里找妹纸玩一起飞,脸色就和缓了一手,扬手道:“七妹,你说!”

七妹站起来道:“六叔,让项少接替项大龙头的班,我没意见。让珂小姐接替项二龙头的班,我也可以接受。可是这个小白脸算什么?让他做名誉龙头,只是个虚职,管不到我们,我也就忍了,可是现在竟然让他做龙头,让他管我们,我不服!”

她这么一说,另外几个坐馆也跟着争相叫起来,“对,我不服!”“我也不服!”“……”

和阿飞坐在一起的细弟,靓仔坤,猪油强等三人原本也想跟着起哄的,可是想到刚才阿飞说的话,他们都把嘴巴给闭得紧紧的。

六叔看到场面乱糟糟的,再次沉喝一声,直到会场再次安静了,他才继续道:“你们搞清楚,我不是在跟你们商量,我是宣布项化强先生的决定……”

他的话还没说完,严小开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后,站了起来,缓缓扫视朝那一班坐馆看去,最后落到七妹身上,然后才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九龙城的坐馆,叫做七妹吧?”

七妹没好脸色的道:“妹什么妹,叫姐!”

项珂儿看见一班人反对严小开做龙头,原本心里就有火,这会儿看见七妹竟然敢当面顶撞严小开,终于忍不住发作起来,拍着桌子站起来喝道:“七妹,别给脸不要脸啊!严生好好的跟你说话,你这什么态度?”

七妹虽然也有些火大,但对着项珂儿,她也不敢太过,语气稍为缓和一点道:“大小姐,你喜欢他,要嫁给他,招他做项家的姑爷,我们都没意见,可是让他做龙头,让他管我们,我不同意!”

项珂儿道:“这是我伯爷的决定,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你要真不想做这个坐馆,那就让给别人!”

七妹终于忍不住了,拍着桌子道:“不干就不干,有什么了不起的!”

严小开看见情况不妙,赶紧的止住项珂儿,让她坐下去后,这才和颜悦色的道:“七妹,呃,好吧,你年纪比我大一点,我叫你七姐!”

“哼!”七妹冷哼一声,“别跟我来这一套,我不是大小姐,耳根子不软!”

严小开道:“七姐,麻烦你让我把话说完好吗?”

七妹道:“你什么都不用说,就算你能说出个大天来,也休想我同意你这样的银样蜡枪头做我们的龙头。”

“我是银样蜡枪头?”严小开愕然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过头看向阿飞,“小飞飞,你也这样认为吗?”

阿飞被点了名,神色有些尴尬,心说老大,虽然我是有心站到你那边,可你也不用这样把我架到火上烤吧?

不过,当他想到严小开在欢乐街上拿着刀大杀四方的英勇一幕,终于还是躲开一班坐馆质疑的目光,摇了摇头道:“七妹,这次我不帮你了,严生绝不是软蛋,欢乐街那一战我就不说了。就说吕先生和咱们签约赌船的事情吧,要不是有严生的舍命相护,合作绝不会那么顺利进行的。”

邻居 黄文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黄文

七妹怒视着阿飞道:“阿飞,你帮着他说话,他是不是把你给搞爽了?”

阿飞反唇相击的道:“七妹,你要和严生搞的话,他会让你更爽的!”

七妹被气得七窍生烟,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次!”

阿飞道:“说就说,别人怕你,你以为我也怕你吗……”

严小开忙止阿飞,然后道:“七姐,你对我不服,我知道了。我会让你心服口服,全身上下都服的,不过不是现在。”

七妹:“你……”

严小开没理她,而是提高声音道:“还有谁对我不服,站出来,来个像男人的!”

“我!”一个如洪钟般的粗大嗓门响了起来。

众人抬目看去,发现是黄大仙区的坐馆肥龙。

他一站起来,大家感觉有好戏看了,因为肥龙膘肥体壮,高大威猛,据说还跟那个什么金宝的武打巨星学过功夫,在红兴社中出了名的能打。

肥龙不但能打,而且性格耿直,呃,这当然是好听得说法,说得不好听的话,那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见他站起来,直接走到严小开的身前,“上次项生提议你这样的小白脸做名誉龙头,我心里就不爽,后来七妹跟我说,那是虚职,就挂个名头而已,而且你还是顶爷的私生子,身份特殊,我心里好受了些,但我还是感觉不爽,这次你还要做真正的龙头,我就不爽到了极点!”

看见眼前高大得像座铁塔一般的耿直猛男,严小开不怒反笑,“肥龙是吧?有谁规定脸长得白就不能做龙头的?”

肥龙显然不太擅长打嘴炮,直白的道:“没有谁规定小白脸不能做龙头,但你这个小白脸做龙头,我就不服!”

严小开好笑的问,“那要怎样,你才服呢?”

肥龙双手突地交错到一起,扳得指节“格格”作响,狠狠盯着他道:“和我单挑!”

严小开仿佛被吓了一跳,“这,这不太好吧!”

笑话,好像要开始了。

严小开身材中等偏高,稍为偏瘦,这种身材穿衣服绝对是个好架子,可是要说打架,那是绝对不行的。

尽管坐馆们知道,严小开这个小白脸也许有那么点身手,可是肥龙却是红兴社出了名的能打,东星帮的八虎见了他都得饶着走,更何况肥龙往严小开身前一站,庞大的身躯足足是他的两倍有余,如果两人单挑,坐馆们自然是一面倒的买肥龙赢。

看见严小开吱吱唔唔的,仿佛不敢应战,一班坐就起了哄,嘴里纷纷喊道:“单挑,单挑,单挑!”

六叔看见这么乱糟糟的场面,立即又要喝止,一旁的吴大短却扯了扯他,低声道:“让他们闹吧,小开必须和他们打成一片,这个龙头当能坐得上去的!”

六叔想了想,也只好任由得他们。

邻居 黄文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项丰见大家都在喊,可是严小开却不应战,不由就推他一把,“妹夫,上啊,让他们知道厉害!”

严小开弱弱的道:“这样……真的不太好吧,万一……”

肥龙得意的道:“你放心,假假你也是大小姐的男人,我不会打脸的!”

项珂儿立即道:“下面也不许打!”

严小开:“……”

肥龙点头,嘿嘿笑道:“大小姐放心好了,我不会毁了你下半身性福的!”

项珂儿有些羞恼的瞪他一眼,随后又看向一班坐馆,喝道:“你们闹什么闹?”

七妹笑道:“大小姐,我们这是替你把关啊,万一你找了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呢!”

严小开微微皱了皱眉,目光若有深意的看向七妹。

七妹却毫不示弱的迎视他,甚至还挺了挺她那高耸的胸部。

最后,严小开有些无奈的道:“既然你们这么希望我和肥龙打,那我就和他打一场,不过肥龙,有件事我必须得声明!”

肥龙摆手道:“你不用说,我知道,我不打你的脸,也不打你下面。”

严小开摇头,“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如果我打赢了,你必须得赞成我做这个龙头。”

肥龙冷笑道:“没问题,可是如果你输了呢?”

严小开道:“那我把大小姐让给你!”

“啊?”肥龙吃一惊,随后喜出望外,兴奋无比的搓着手道:“这是真的吗?”

严小开白他一眼,“白痴,你觉得有可能吗?我要是输了,别说做你们真正的龙头,连这个名誉龙头,我也自动辞了!”

一句白痴,把肥龙给激怒了,拉开金宝大哥的起手势,“那就少咯嗦了,来吧!”

严小开没有理他,而是抬眼看向众人,“你们既然这么喜欢玩,那咱们就玩大一点,来赌一把怎样?”

一听到有赌局,一班坐馆都兴奋了起来,七妹立即问道:“赌什么?”

严小开道:“我输了,不但退出这个龙头位置,而且给你们每人一百万,如果我赢了,你们必须得支持我!”

听见他这么说,吴大短和六叔等人不由暗里颌首,这个新龙头可真的不是一般狡猾啊,设了套儿,让一班坐管往里钻呢!

不过,严小开明显是枉费心机了,因为那个看起来胸很大的七妹并不是没有脑子的,立即就叫了起来,“我虽然认为你是输定了,但我不拿自己的支持票来跟你赌!”

“对,我也不赌!”

“一百万?你要说给一千万的话,我还可以考虑!”

“就是,这厮当我们是白痴呢!”

“怕什么,跟他赌了,反正他输定了!”

“……”

乱七八糟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整个会场闹轰轰一片。

严小开目光再次投向七妹,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不是这个女人首先反对的话,或许别的坐馆就失了警惕,跟自己赌了。

邻居 黄文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黄文

不过既然阴谋流了产,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道:“好吧,那换一个赌法,买肥龙赢的,一比二的赔率,也就是你们买他赢,下十万,我赔二十万,最低投注,一百万!”

七妹冷笑道:“一百万什么币,越南币吗?”

严小开道:“傻妞,我说的是美金!”

七妹被刺激到了,冲口而出道:“好,我赌肥龙赢,我下五百万!我牙齿当金使,把话撩这儿了,你要是赔不出来,我不管大小姐答不答应都要把你的小JJ切下来喂狗。”

她一下注,别的坐馆纷纷下注,不过这赌的可是美金,并不是越南币,所以别的坐馆都是一百万起,两百万止。

一下就扔出五百万的,仅仅只有七妹一人。

严小开点点头,冲一旁的项珂儿道:“珂儿,给我记好了,一会一个个收账。”

项珂儿有些犹豫的道:“哥,你这玩得是不是有点大了?”

严小开笑了,“大吗?我怎么感觉这是小意思呢!”

项珂儿拿起自己刚刚在纸上写下的投注名额道:“你看,这里已经投了一千多万了,你要是输了,你赔得起吗?”

严小开很没良心的道:“我赔不起,不是还有你吗?”

项珂儿:“……”

严小开看一眼纸上,发现下注的都只有五人,不由疑惑的问:“没有人再下注了吗?”

站在面前一直摆着架势的肥龙闻言,终于放下摆得有点累的姿势,问道:“喂,小白脸,我可以下注吗?”

严小开笑了,“当然,可以,你下多少?”

肥龙想了一下,“我下二百……五十万,买我自己赢!”

严小开乐了,你这个二百五啊,这就把纸递给项珂儿,“记上,肥龙二百五十万!”

项珂儿记上之后,严小开又扭头看向阿飞等四人,“阿飞,细弟,你们不下注吗?”

阿飞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是猪油强出了声,“我下一百万,赌肥龙赢!”

严小开又对项珂儿道:“记下!”

项珂儿又记下一笔后,严小开看向阿飞,“阿飞,你不下注吗?”

阿飞弱弱的问:“我想下来着,可是……”

严小开道:“那干嘛不下?”

阿飞道:“可是我想买你赢啊!”

此言一出,立即遭来坐馆们的一顿白眼。

严小开则有些抱歉的道:“买我赢,这个恐怕没办法了。”

七妹则喝道:“你想下多少,我受你赌注,和你私人赌一局!”

阿飞喜出望外的道:“真的?”

七妹没好气的道:“什么真的假的,多少都照收。”

阿飞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谁叫十三个坐馆中,七妹你最会挣钱呢……”

七妹打断他喝道:“咯嗦什么,要下多少?”

阿飞道:“那我就下一百万吧,而且不要美金,港币就好了。怎么说都是自己人,宰你太多,我会不好意思的!”

邻居 黄文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污的文章

七妹冷冷盯着他道:“一百万港币是吧,杀你!”

一班人都说好了之后,严小开这才慢悠悠的站起来,来到了肥龙面前,掸了掸身上的西服,这才一只手负到后面,一只手伸出来,好整似暇的道:“来吧!”

肥龙已经等了很久,这会儿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要把严小开给干趴了,所以立即暴喝一声,如铁塔一般的身体猛地朝严小开冲去,腾腾腾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弄得地面一震。

冲到近前,一拳就朝严小开脸上砸去,很直接,很干脆的力量暴击,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显然就是想一拳将严小开打个脸开花的倒下去。

严小开往后猛退几步,很有点怆惶逃窜的意思,嘴里同时叫骂道:“MB,不是说好不打脸的吗?”

肥龙嘿嘿的笑了一声,“不好意思,我忘了,可谁让你全身上下,那张脸是特别讨厌的呢?”

严小开:“……”

肥龙的笑声一停,脸色默地一深,再次冲严小开冲来,这一次,他果然没有打脸,而是飞起一脚,冲严小开的下阴踢去。

这厮来得虽快,动作也确实够猛,可是对严小开而言,却真的不足一哂,根本就不需要动用到迷踪走步,身体只是微微一侧就躲了开去,而这厮三翻两次朝他的禁区下手,也让他冒了火,原本想好好跟他玩玩的,可是现在他没兴趣了,身形猛地弹起,直接一记手刀朝肥龙的颈脖砍出。

“卟!”的一声闷出,肥龙一头就栽倒在地上,然后就没了声息,再也没有爬起来。

什么情况?

结束了吗?

是的,战斗就这样仓促的结束了!

肥龙看起来那么凶猛,可是连人家一招都没抗住就倒下了。

前戲做得那么足,结果这么两下就玩儿完了,亲历这一幕的坐馆们都傻了眼,目瞪口呆的愣在那里,显然没办法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

“肥龙,肥龙,起来啊!”七妹叫了起来,连续几声都不见他答应,忍不住就骂道:“草,装什么死啊?”

细弟赶紧离开坐位,走过来摸了摸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肥龙,失声道:“七妹,他恐怕不是装死,而是真的死了!”

七妹吃了一惊:“啊?”

一班坐馆也别吓着了,纷纷走过去察看肥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6016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