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如履薄冰!为什么说中国面对的战争风险在加大?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呼吁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迅速采取行动恢复美中沟通渠道,他警告说,否则的话世界将陷入一场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灾难。他说,中美正在以一种对抗的方式进行外交,危险在于,将会发生一些危机,这些危机将超越言辞,演变成实际的军事冲突。对于基辛格的说法,各方都要把其当成振聋发聩的警钟。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呼吁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迅速采取行动恢复美中沟通渠道,他警告说,否则的话世界将陷入一场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灾难。他说,中美正在以一种对抗的方式进行外交,危险在于,将会发生一些危机,这些危机将超越言辞,演变成实际的军事冲突。对于基辛格的说法,各方都要把其当成振聋发聩的警钟。

如果回过头来看,1949年到现在,中国的和平环境并不是既定的,相反中国参加了多次国际战争。1950-1953年,中国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1962年进行了对印度自卫反击战;1979年至1989年进行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和之后一系列边境战争。此外,在1969年还与苏联先后在珍宝岛和铁列克提爆发了武装冲突,抗法、抗美援越也属于非正式参战的参与者。冷战秩序很显然是重要的体系因素,冷战的两极格局之下,中国作为社会主义的非核心成员国,很容易在秩序还没有完全确立或者出现新变化时被卷入与另一阵营在两大阵营缓冲地带中的冲突。比如抗美援朝时期,中国是个生存尚不能完全保证的国家,而到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中国已经是个地区大国,这其中的地位变化造成的是中国周边环境处于持续的变迁中,中国的国际地位在不断上升。

还有另一个因素是国家间的身份关系。这些战争和武装冲突多数都是冷战秩序下中国自身身份定位的结果,多种身份参与其中。如抗美援朝中国是作为社会主义阵营的成员参战,与美国是“敌人”而与苏联和朝鲜是“朋友”。与苏联的冲突则是作为社会主义阵营内的不同意识形态持有者,中国与苏联是“异见者”的竞争关系。而对印自卫反击战和对越自卫反击战则更多是作为一个民族国家扞卫国家利益而进行的,是为争夺领土主权的“同类竞争者”。

但是两极格局还有另一面,那就是稳定。在逻辑上,单极体系容易导致霸权国肆意妄为,而三极体系和多极体系则可以分化出多种同盟策略,因此都不稳定。而两极体系在对抗双方身份边界明确后,由于规模大致相当,双方都在时刻准备投入战争但这一战争代价的预期太过于惨烈以至于战争并不会真的发生,反而是最稳定的。二代目领导就意识到这一问题,他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对自身的身份认知则再次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国事实上从苏联阵营中走出,部分加入了美国的阵营。这种变化是作为中国对之前发展模式弊病反思的结果,也是为争取更好的未来进行的选择,而其直接结果就是改革开放。1984年提出的“世界大战十几年内打不起来”这一战略判断,则最终为经济发展进一步提速奠定了更为扎实的战略基础。

1989年对越最后一次作战行动结束后至今,中国已经享受了31年的完全和平时光,期间除了两岸问题成为最大的战争隐患之外,并没有其他实质性的威胁,这也是目前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和平秩序。而冷战结束后,世界格局成为了美国主导的单极秩序,世界只剩下一个霸权国家,这事实上是个不稳定的体系,那么为什么中国还可以享受和平?关键是,中国此时的主导身份事实上有两个:其一,为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合伙人;

其二,为发展中国家。这两个身份意味着,中国与美国对抗不会获得利益,而且中国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对于美国而言,中国作为合伙人有利于美国的利益,而与此同时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则可以让美国不担心中国可以构成的任何威胁。在过去的时间内,这两点是被中美相互确认的。也因此,即便中美在意识形态、政治体制上差别很大,但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变成了一个常见的观念。另一方面,尽管中美之间也不时出现分歧乃至冲突,美国也从未放弃过“对华接触政策”,希望中国沿着美国预想的方向发展,原因仍然在于中国没有能力对美国构成威胁。

不过现在,在中国经历了数十年的持续发展,特别是近几年中国的科研、技术能力已经进入一些尖端领域后,体系位置不断上升,GDP在2011年已经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在体系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不讨论意图的情况下挑战美国的能力是正在增强。美国开始对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产生不确定性,在这一身份上无法得到双方的确认的情况下,美国对华战略才出现了调整,逐步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

在身份重构的过程中,美国会在实践中不断调整,但如果中国在现有体制和意识形态下保持发展势头不减,美国很可能会强化“对手”战略认知,从而重新单方面定义中国的身份。而当双方身份共识不存在时,美国的竞争性行为将同时修改中国的认知。整体来看,中美对身份的定义走向“对手”基本上不可逆转。而这一结果不完全是由结构决定的,是在结构之下的行为反复确认形成的。

“对手”身份将带来行为的改变,而在国际体系中的位置则意味着中国老二的地位将直接面对霸权国家的战略关注。战争作为一种政策选项,事实上是存在于“对手”身份关系之中的。因此中美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正在变大,一种传统现实主义所设想的崛起国与守成国之间的对抗正在慢慢变为现实。当然,中国目前的地位可以保证的是,在绝大多数场景下,与中国开战都会面对巨大的代价,同时“对手”不是“敌人”,还没有真到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中美之间直接战争的可能性很小。需要担心的是,美国会利用部分代理人对中国开战,用代理人消耗中国的实力,让中国的发展成果在连绵不断的小型冲突中损耗。这同样可能增加中国在未来的战争风险。

因此,即便中国不想打仗,但作为政治以暴力方式的延续,战争与否并不是由中国单方面决定的。在中美关系走向对手关系的情况下,中国的战争风险事实上也在相对于过去三十年快速增加,我们必须做好准备。(怪蜀黍老囧曾)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域的一举一动总能引起外国媒体的高度关注,例如11月7日中央军委发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作战纲要(试行)》(以下简称《纲要》)正式施行后,诸多外国媒体就专门发文对此重要文件进行了相关解读。

路透社11月13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纲要》从制度层面回答了未来解放军“打什么仗、怎么打仗”的重大问题,同一天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也提到了《纲要》明确了解放军“打什么仗、怎么打仗”的重大问题,另外这家法国媒体还表示《纲要》施行后对推动解放军联合作战能力解放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新加坡媒体《联合早报》网站则援引中国分析人士的话报道称,《纲要》明确提出和界定了解放军联合作战的基本概念、基本制度和基本权责,有利于提升解放军联合作战能力,不过这位分析人士也指出虽然解放军军改之后历经了数年时间磨合,使得各兵种之间联合作战能力有所提升,但与联合作战方面的专家美军相比,还仍是一大弱项。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媒体在报道中对中国发布《纲要》这一重要文件的原因也进行了分析,其中提到频率和比重最多的则是中美关系恶化。新加坡媒体指出今年8月以来美国加剧了对中国的政治施压使得地区局势,例如美国公然为分裂势力撑腰、售武,中国则出动军机推动巡航常态化,导致地区局势开始朝着不稳定的方向发展。

事实上除了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导致周边情势危急之外,中国发布《纲要》还有另一大原因,那就是周边地区也开始出现了群狼环伺的局面,这一点从印度屡次在中国西南边境地区挑起争端就可以看出,另外还有韩国违反“三不”承诺重新部署萨德、日本与美国商讨部署中程导弹。

中美关系恶化、周边群狼环伺的大背景下可以说中国所处的环境非常不利于长期发展,所以能做的就是要攥紧拳头做好随时反击的准备,迫使心怀不善的妖魔鬼怪有所忌惮不敢胡来。当然光握紧随时反击的拳头还远远不够,要知道总有些国家会在“我能行”的错觉之下抑制不住对华冲动,从而心存侥幸走上冒险主义路线。

因此握紧拳头的同时中国还要增加拳头打出去的力量,而增加拳头打出去力量的最好办法提升军队作战能力,一次性彻底打痛那些心存侥幸准备走上冒险主义路线的国家,使之不敢再有非分之想,如此一来也能够震慑其他一些抑制不住对华冲动的国家,迫使他们能够认清现实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其实话说回来提升解放军作战能力还不算是完全攥紧拳头,更重要的是普通人也要做好“放弃幻想准备战斗”的思想准备,毕竟只有思想上重视起外部那些妖魔鬼怪带来的威胁,才能不打无准备之仗,更何况紧密团结增加国家凝聚力也是打赢一场战争的重要因素。(新君清观察)

如履薄冰!为什么说中国面对的战争风险在加大?

磷化氢事件要凉,但金星探索可能要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21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