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女子挤地铁致10级伤残 状告地铁!

   湖北武汉一女子乘坐地铁上车时,右脚踏入站台与列车之间的缝隙处,导致脚部受伤,杨女士将地铁集团公司和地铁运营公司告上法庭,索赔17万余元。近日,记者从武昌区法院获悉,法院认为是女子自身原因所致,应当自己承担责任,驳回其诉讼请求。

 湖北武汉一女子乘坐地铁上车时,右脚踏入站台与列车之间的缝隙处,导致脚部受伤,杨女士将地铁集团公司和地铁运营公司告上法庭,索赔17万余元。近日,记者从武昌区法院获悉,法院认为是女子自身原因所致,应当自己承担责任,驳回其诉讼请求。

2019年6月6日,52岁的杨女士乘坐武汉地铁2号线至螃蟹岬地铁站,换乘地铁7号线。当时人流量较大,杨女士上车时右脚踏入站台与列车之间缝隙处,导致右脚受伤。

杨女士感觉身体不适后,找地铁工作人员呼救。随即,地铁工作人员对杨女士开展急救措施,提供了急救箱和轮椅,并送杨女士就医。经诊断,杨女士为右胫腓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右外踝皮肤裂伤,在医院住院治疗了43天。后经鉴定,杨女士的伤残等级为十级。

杨女士认为地铁集团公司和地铁运营公司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责任,2019年10月,将两家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7万余元。

今年1月,此案在武昌区法院开庭。经审理,法院认为,地铁集团公司非本案适格被告,依法不承担责任。螃蟹岬地铁站为曲线站台,其站台边缘与静止车辆车门处的间隙110mm符合国家标准。地铁运营公司作为公共场所的管理者,在地铁站张贴“小心夹手、小心站台间隙”等安全警示标语、并进行广播提醒、站台设备设施不存在缺陷,在杨女士受伤后及时给予救助、并协助送医,已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使他人免受人身及财产损害的义务;杨女士只要稍加注意即可避免本次事故的发生,意外的发生是由于杨女士自身原因导致的,地铁运营公司对此无过错,无需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今年4月,法院作出判决,驳回杨女士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杨女士并未上诉。

承办法官表示,乘客在乘坐地铁时应注意安全,在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应及时维权,但因自身原因所致的损害,乘客也应承担责任。公民在依法维权的同时,也要提高自身的风险预测和防控能力。

如今,地铁四通八达、方便快捷,是我们重要的出行方式,在乘坐地铁时也有很多方面,需要乘客们注意

 昨天,微博话题#男子地铁突发癫痫车里恰巧有5名医生#冲上热搜,事情是这样的——

11月4日下午,苏州地铁4号线上发生惊险一幕,一名男子突发疾病倒地不省人事。幸运的是来自南通启东的5名医生就在同一节车厢,他们迅速赶到男子身边。心血管内科主治医师联手神经内科主治医师展开施救,其他专科医师紧密配合并拨打120,男子很快转危为安。

监控视频显示,当天下午六点多钟,苏州地铁4号线石湖东路站,当列车关门准备启动之际,车厢内一名男子突然倒地不省人事。幸好来自启东市人民医院的五名医生就在同一节车厢,发现异常后,迅速赶到了男子身边。

启东市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治医师沈琦博介绍:“我当时距小伙子大概五六米的距离,摔下来的时候,病人四肢强直,口吐白沫,意识丧失。”沈琦博和同事根据发病男子的症状,立即进行现场诊断。

沈琦博说:“因为我是心内科医生,我看了一下(男子)心脏是否停掉,发现脉搏是有的,在心脏内科疾病排除以后,随行的同事判断是癫痫大发作。”

神经内科主治医师秦敏俭在初步确认男子属于“癫痫大发作”后,在同事的配合下,迅速在现场开展应急处置。

启东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主治医师秦敏俭说:“当时车厢里也不是特别拥挤,其他的普通群众也不敢上前多做什么,所以我们5名队员围在病人的四周,觉得还是让他侧躺,防止呕吐物误吸,还有防止舌头咬伤。”“我们是出于职业本能,马上上去看一下这个病人到底怎么回事,因为(我们)是专科医生,所以发现这个病人应该是癫痫。”

在沈琦博和秦敏俭的处置下,同行的其他专科医师姚海蓉、刘晓艳、李晓峰紧密配合施救并拨打了120。几分钟后,男子逐渐恢复了意识、病情得到稳定。五名医生将患病男子与地铁工作人员交接后才离开。

看到这条消息,网友纷纷为医务人员出手相救点赞。还有网友表示该男子确实运气不错,正赶上地铁里有医生,还正好是神经内科医生,堪称“运气好到爆炸”。

更多网友评论:

“什么神仙运气,医生也很伟大”

“神经内科正好对症吧”

其中还有一位网友留言说:“想起之前的新闻,男子在东四(应为东单)打球,突发疾病,正好旁边协和医院的专家也在打球,被救了,这是一般都挂不到的专家号呀,还是几个专家会诊……”

这位网友提到的这次急救事件发生在去年3月25日——

据@北京协和医院 报道:

3月25日晚上八点多,几名协和医生正在东单羽毛球馆打球,发现隔壁篮球场一中年男性突然倒地。几位医生赶紧飞奔过去,发现是心跳骤停,随即呼叫120,同时立即开始心肺复苏。球馆里正好配备了自动除颤仪(AED),先后除颤四次,复苏总计十余分钟,终于转为自主心律。

120迅速将病人就近转到同仁医院急诊,半个多小时后病人已苏醒并转危为安。当天晚上,参与急救的江伟医生还特地去同仁医院看望,患者正在等着做冠造,情况稳定。

此事发生后也引发不少网友称赞并留言,有网友称:“这抢救人员配置+AED=想死也难套餐”。

点赞医者仁心

向救死扶伤的医疗工作者致敬!

 儿子去世十七年,遗体仍在殡仪馆放着。根据每天30元的费用,存放至今的费用约20万元。胡月琴告诉记者,她认为这笔费用不该自己交,而应该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以下简称新华医院)负责。这是为何?

2003年,胡月琴年仅20岁的儿子因急性胰腺炎在新华医院去世,由于医院不开具死亡证明,胡月琴无法给儿子办理销户,更无法将儿子安葬。最终,经过向多个部门反映情况,胡月琴在2019年1月拿到了其儿子死亡证明存根联的复印件。胡月琴认为,正是医院不开死亡证明的原因,其儿子才在殡仪馆存放了这么多年,因此这笔费用应该由医院出。

而新华医院为何不给死者家属开具死亡证明,据胡月琴口述,原因是他们欠了医院12万余元的费用,因为没有交费所以没有开证明。但是胡月琴说,他们不交欠的费用是因为他们对于医院的治疗存在质疑。

20岁的儿子在医院去世

68岁的胡月琴现在一个人生活,儿子去世后她和丈夫一直为儿子的事情奔波,没有想到,2016年,她的丈夫也离开人世。

2003年4月3日中午,胡月琴的儿子李奇乐突然肚子疼,下午家人便陪同其去到新华医院急诊室检查。胡月琴说,医院的检查结果是急性胰腺炎,随后,他们便给儿子办理了住院。

当时,胡月琴的儿子是同济大学大二的学生,年龄为20岁。从入住到儿子去世,仅一个多月的时间。

之后,在医院治疗期间,“我记得当时有其他医院的专家来会诊,说我儿子的病不能开刀,但是第二天新华医院的医生又说要开刀,我们也不懂,最后就同意了。”

之后,儿子的病情不见好转,期间胡月琴和丈夫多次向医院提出给儿子办理转院的要求,但是医院都不同意。

2003年5月25日,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胡月琴的儿子去世。

胡月琴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我们跟医生说给儿子开死亡证明,但是当班医生说星期天开不了证明。”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一,胡月琴找到医生开死亡证明,但是医生称他们欠了十二万四千多元的医药费,需要结清费用。

医院拒开死亡证明

因为对于新华医院的治疗存在质疑,胡月琴提出疑问,这笔治疗费该不该交?没有结清费用,医院没有给胡月琴开具死亡证明。“我多次给院长写信,请求先把证明开了,让孩子入土为安,但都没有回应。”

对于欠费一事,胡月琴告诉记者,她知道儿子治病期间欠了费用,2003年5月15日护士通知过他们,充值的钱都用完了,需要赶紧再充钱。“但是我们真的拿不出钱了,儿子需要用药治疗,停药就等于死亡,真的不能停药。”之后,胡月琴找到新华医院医务处一名工作人员,对方给她出了一个主意,给院长写信。“当天我就给院长写了一封信,说明了我们的情况。之后我没有收到院长的回信,医院也没有给我儿子停药。”

期间,护士依然提醒胡月琴欠费一事,但是胡月琴没有交。

胡月琴说,自己当时是上海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工,月工资为1000元。为了给儿子治病,夫妻俩用掉了所有积蓄,在同济大学师生的募捐下,支付了26万元医药费、15万的自购药和血滤费,一共40多万元。

收到讨要医药费的传票

2003年9月,胡月琴收到一份来自杨浦区人民法院诉讨医药费的传票。该《民事诉讼状》显示,新华医院(当时名称为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新华医院)起诉胡月琴,要求偿还124925.37元医疗欠费。

对此,胡月琴说,“我们对于医院的治疗存在质疑,所以没有出庭,给法院写了一封信说明我们的情况,法院判决我们要执行。”之后,胡月琴向法院提起上诉,由于未到庭,因此法院撤诉,依据一审判决执行。

随后胡月琴和丈夫给杨浦区人大常委办公室写信,2004年11月他们收到回信。信件上显示:为避免矛盾计划,现暂缓执行,等申诉结论再说,此意见已向申请方新华医院作了说明。因为有了该“暂缓执行”的信件,至今没有执行人员到胡月琴家中予以执行偿还。

此后,胡月琴和丈夫仍未放弃找医院开具死亡证明。

他们拿着这封信到新华医院申请开具死亡证明,不过仍未得到答复。随后,他们开始了走法律、信访程序。在2016年春天的一次信访期间,胡月琴的丈夫突发心肌梗塞去世。

去世当天死亡证明就开出来了?

胡月琴说,2017年新华医院联系她,称要当面沟通。她去到医院,对方称病历档案只保存五年,过后就销毁了,再者当时的工作人员有调职的,也有退休的。沟通无果,拿不到证明,胡月琴又找上海市信访办反映情况。

持续奔波后终于有了结果。2018年12月21日,胡月琴收到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答复。根据胡月琴提供的一份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显示:“经查,患者李奇乐的病史资料存有《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第一联,您可去新华医院(医患调节办公室)办理复印手续”。该答复书落款为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2019年1月3日上午,胡月琴去到新华医院拿到了复印件。但是令胡月琴意外的是,她在医院提供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上看到,李奇乐死亡原因是“多脏口系统功能衰竭”,“急性暴发性胰腺炎”,而填报日期为2003年5月25日,这天正好就是李奇乐死亡的日期。

这令胡月琴很不解,“儿子去世当天证明就开出来了,为什么一直不给我,拖到现在?”根据胡月琴提供的照片,记者看到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上的填报日期确实为2003年5月25日。

拿到儿子死亡证明复印件后,胡月琴去到当地派出所办理销户手续,“原本派出所说需要原件才能办理,后来得知我的情况,向领导反映情况后通知我说可以过来销户。2019年3月胡月琴在当地派出所开具了死亡殡葬证。

20万元殡仪馆存放费用由谁承担?

在殡仪馆,胡月琴被告知,根据规定遗体存放产生了约20万的费用,需缴纳后才能进行火化。”我知道存放是花钱的,2003年5月27日将儿子送进去的时候殡仪馆的人就跟我说了,一天30元。我也认这笔费用,但是谁造成的谁交钱,如果不是医院一直拖着不开证明,也不至于放到现在。“

今年10月份,胡月琴还进行了查询,她想知道其儿子的遗体是否还在殡仪馆,以及近年来殡仪馆的费用是否涨价,她得知费用还是30元一天。

胡月琴说,她全靠退休金维持一个人的生活,20万元对她来说难以承担。她认为,这一切都是由于新华医院不提供死亡证明,因此这笔费用应该由医院承担。

目前,新华医院暂未对此事予以回应。胡月琴儿子的遗体依然在殡仪馆放着,她说,”至今没有得到医院的回复,我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先将儿子安葬,因为我不知道我能撑到哪一天。“

而对于开具死亡证明的问题,是否有相关规定。据了解,《上海市医疗机构病人遗体管理规定》(修订)(沪卫医政(2004)114号),其中第三条、第五条规定:”病人死亡后,医疗机构应当开具《医学死亡证明书》“,”病人家属在病人死亡后,应持《医学证明死亡书》及时向公安部门办理死亡证明手续,并凭死亡证明向殡仪馆办理遗体火化手续,通知殡仪馆至医疗机构接运病人遗体“。

11月2日,记者拨打新华医院电话查找相关科室电话,不过未能成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24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