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于欢谈“刺死辱母案”:只求妈妈不怪我

  “辱母杀人案”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  监狱几天前通知送便服 出狱后告诫同龄人不要冲动违法

“辱母杀人案”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

监狱几天前通知送便服 出狱后告诫同龄人不要冲动违法

服刑4年7个月4天后,11月18日上午,山东“辱母杀人案”当事人于欢获减刑提前出狱。此前他曾因刺死辱母者被判无期徒刑,后改判有期徒刑5年。

2016年4月14日,苏银霞、于欢母子因无法偿还高利贷,被11名催债者限制人身自由,并遭受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等凌辱。当时,于欢拿起水果刀捅伤4人,被刺中的杜志浩次日死亡。

2017年2月17日,山东聊城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原告人和被告人于欢均不服一审判决,分别提出上诉。

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作出改判,认为于欢刺死一人行为属防卫过当,于欢最终获刑5年。

2020年11月18日,山东聊城中院作出《刑事裁定书》,认为罪犯于欢在服刑期间,能够悔罪认罪,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各项学习,完成劳动任务,受到表扬奖励6次,确有悔改表现,依法可以减刑。决定对于欢减去余刑释放。

代理律师透露细节:

几天前接到监狱通知

让家里给于欢送几件便服

记者联系到于欢的代理律师殷清利,他表示自己也是19日上午刚从于欢家人那里得知他已经出狱的消息。

“其实于欢家里人昨天(18日)就开始联系我了,但是我一直在赶路,就没沟通上。”殷清利说,最近一次听说于欢出狱在即的消息也就是在几天前,监狱通知家里人给于欢送去几件便服。“一般来说监狱是不允许穿自己的衣服的,送衣服给他也就意味着于欢出狱指日可待。”当时家里人和代理律师都如此推测。

但是谁也不清楚于欢出狱的确切日子究竟是哪天,也没有人知道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其实于欢家里人今年经历了很焦灼的等待期,同监狱和于欢刑期差不多、狱中表现也差不多的狱友的减刑通知都已经出来了,不少人都已经出狱了。但是于欢案十分敏感,所以在作出减刑决策时也更加慎重。”殷清利说。

殷清利曾经在采访中向记者表示,于欢减刑是早晚的事情,因为监狱曾经给他反馈过,于欢在狱中表现很好,曾经6次被表扬。

“我看能不能赶上19日晚的高铁或者飞机,我也想去冠县看看于欢。”殷清利说话时也有种难以抑制的激动。

回到家后第一件事:

拥抱妈妈、姐姐和姑姑

“这次终于摸到了妈妈”

“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公检法各级部门,给了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感谢殷清利律师、感谢媒体朋友,感谢所有关心我的好心人。”11月19日下午,出狱后的于欢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一直到现在都感觉有点不真实,担心还活在梦中。

他写道:“18日上午开完庭,法庭宣布刑满释放,到家的时候大概中午11点多。

虽然天天都在想能早点回家,但真到了这一天,还是感觉不真实。

到了家以后,也是这种感觉,就担心这是个梦,以为是这个梦还没醒。看到家人,看到熟悉的环境,这也是梦里出现的场景。

回来的第一件事,我拥抱了我的母亲,我的姐姐,我的姑姑,尤其是我的姑姑,她一直为我家的事情奔波。刚刚和她们见面,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直接拥抱了她们。我妈妈之前也会见过我,但这次终于摸到了妈妈,那种真实感特别强烈。

回到家里,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我去理了发,洗了个澡,去去晦气,准备迎接以后的新生活。

这么长时间终于团聚,长期分离之后的重逢让我更加珍惜,希望以后的生活都会好好的。”

于欢在社交平台发布的山东省聊城监狱出具的释放证明书上写道:于欢因故意伤害罪于2017年6月23日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无附加刑。服刑期间,减刑1次,减刑4个月26天,实际执行刑期4年7个月4天,现因执行刑满予以释放。

以前,于欢母亲苏银霞想把厂子交给于欢打理,现在她的想法彻底改变了,想让于欢自己出去闯闯。“于欢进去的时候才20岁出头,哪里都没去过,还没有看过世界。现在也不想让他留在工厂里了。”她说。

于欢出狱后告诫同龄人:

任何时候都不能冲动,犯罪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11月19日,于欢在自家以前的工厂中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说,自己在出狱后回了老家,祭奠了去世的爷爷奶奶,见过了久违的亲人,尽管从出狱到现在只睡了3个小时,但出来了,人就很精神。当记者问到有什么话想对同龄人说时,于欢回答:“不管在任何时候,做人都不能冲动,更不能做违法的事。因为犯罪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10月31日深夜,在星海湾跨海大桥下方的防浪堤旁,捕蟹人意外发现了一具女尸。大连万众应急救援队打捞起遗体……原来是她!事情令人唏嘘不已:一周前,她36岁的儿子翻越跨海大桥护栏,跳海后失踪;这位母亲自感儿子生还希望渺茫,情绪极度低落。没想到,一周后,她在同一位置坠海身亡。

10月25日零时,在大连星海湾跨海大桥高新区出入口附近钓鱼的市民,目击到了令人惋惜的一幕。一名30多岁的青年男子翻越护栏,从跨海大桥跳入海中。

此前,青年男子在跨海大桥上徘徊良久,他用手机收发信息,或是望着钓鱼的人发呆。谁也没有想到,他突然做出了轻生的举动。警方和救援队持续搜救多日,仍无跳桥男子的音讯。

目击者称,男子跳入海中后,在海上漂浮着,没过多久就被海流子冲走了。“这么冷的天,海水又这么凉,生还的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尽管生还的概率几乎为零,但各方仍然没有放弃搜救。

母亲情绪低落状态不佳

大连万众应急救援队主城区队负责人说,男子跳桥后,他年过6旬的父母情绪极度低落,看着令人揪心不已。男子今年36岁,跳桥前曾表示工作压力大,有轻生的苗头。

和女友分手后,小凯(化名)一时想不开,爬上高压电线杆要自杀。这是今年6月常州武进发生的一件事情,由于当时情况十分危急,当地警方、消防、供电等部门在联合救援中,被迫拉断电闸,前后折腾了8个多小时才将轻生男子救下。没想到的是,突然断电导致附近一名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老人遭遇致命危险,后抢救无效死亡。9月10日,现代快报记者从武进区检察院获悉,由于小凯的行为间接致人死亡,目前,他已经被以寻衅滋事罪批准逮捕。

△男子轻生攀爬高压电线

和女友分手后,他爬上高压电线杆轻生

据了解,今年27岁的小凯虽然年龄不大,但已多次因盗窃罪被判刑,女友也因此和他分分合合。今年6月1日,刚刑满释放的小凯和亲戚一起来到常州武进区,打算找份工作开始新的生活。亲戚很快就找到了工作,但小凯却一直没有合适的事情干。

6月6日,独自一人留守在暂住地的小凯突然想起了之前的女友,就给她打电话,但这一次,女友铁了心要跟他断绝关系,她把小凯的电话都拉黑了。小凯产生了轻生念头,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小凯突然快速爬上高压电线杆,在纵横交错的高压线之间爬行移动。

“他情绪十分激动,在高压线上一会往东走一会向西行,还在高压线上抽烟。”回忆起当天的场景,目睹这一事件发生的张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由于高压线和地面距离落差较大,不管是失足摔下还是不慎触电,都有可能随时要了小凯的生命。

他获救了,靠呼吸机续命的老人却不幸身亡

附近居民随即打电话报了警。然而,警方赶到现场后,小凯情绪激动,不愿配合救援,再加上高压电线非常危险,救援工作遇到了难题。无奈之下,救援人员只好向当地供电部门求助。

△消防铺设安全气垫防止男子高空坠落

“虽然导线绝缘,但是杆塔上的金属接头是裸露在外的,一旦触及,后果不堪设想。”当地供电部门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赶到现场后发现,小凯已经爬到了低压电杆顶部,正双手抓着两根绝缘导线,顺着低压线路向高压电线移动。由于情况危险,供电部门在请示上级部门后,拉断电闸救人。

此后,在经过长达8个多小时的折腾后,小凯最终因体力不支主动求援,随后被成功救下。但长时间的断电,却给周边居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了较大影响。更为不幸的是,附近一名患有重病的老人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因为突然断电导致呼吸机无法正常工作,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间接致人死亡,被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批捕

“受害人是一名老太太,小凯的这种行为已经造成了较大的社会危害,并产生了比较严重的影响。所以,他必须要对此负责。”武进区检察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由于小凯的行为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被成功救下后,他随即被警方带走调查。在经过前期的调查了解后,9月4日,武进区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对小凯进行了批捕。

承办检察官分析,小凯攀爬高压电线杆的行为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人群聚集后,小凯拒绝接受救援,造成大面积交通堵塞。此后,为了对小凯实施救援,又造成了大范围停电8个多小时。综合来看,小凯的行为属在公共场合起哄闹事,严重搅乱社会公共秩序,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也正因此,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四)项规定,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了解,根据《电力法》规定:因用户或者第三人的过错给电力企业或者其他用户造成损害的,该用户或者第三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也就是说,小凯不但要面临刑事罪责,还极有可能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因此,检察官提醒,遇到困难和问题时,一定要通过正当的渠道去寻求解决的途径,不能因一时冲动酿下恶果。

 今年5月初,贵州湄潭一名8岁的女孩小瑾(化名)遭继父陈某刀砍面临瘫痪一事引发关注,北青-北京头条记者11月17日从女孩儿的母亲处了解,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小瑾现在恢复较好,已经可以下地走路,生活也基本可以自理,“小瑾的继父也被批准逮捕,我向法院起诉和小瑾的继父离婚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小瑾的母亲说。

小瑾的亲生父亲杨先生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小瑾今年8岁,杨先生前些年和妻子离婚后,小瑾一直跟着自己生活,但是后来孩子渐渐长大也上了学,家人都觉得一个女孩子跟着爸爸生活并不是太方便,所以从今年年初开始和妈妈生活,“但是我在今年5月4日接到了家里人电话,说孩子和母亲都被小瑾的继父砍伤了,两个人也都伤的很重。”

 

医院诊断书显示,小瑾全身多处刀砍伤,颈后部刀砍伤并颈髓部分离断伤及四肢瘫痪,右上臂、前臂刀砍伤,右侧膝关节刀砍伤等,小瑾也因此一度面临瘫痪的可能。据小瑾说,事发时自己看到继父在殴打妈妈,她便前去阻拦,却没想到继父拿出刀砍了自己。

“当时感觉很愧对孩子,她是为了保护我被继父砍伤的,我很心疼也很难受,尤其当时医生告诉我说孩子有可能面临瘫痪的风险。”小瑾的母亲说。

如今,半年多的时间过去,北青-北京头条记者11月17日再次联系到了小瑾的母亲,她表示,现在孩子已经住进了康复机构,在康复机构的照顾下,小瑾现在已经能够行走、小跑,正常上下楼梯、吃饭也都没有问题,只是相对于其他孩子行动会比较缓慢,而且相比于腿部,小瑾上肢的恢复需要更长的时间。

小瑾的母亲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刚出事时孩子的心理状态非常不好,后来小瑾很坚强,看上去慢慢从事情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孩子的亲生父亲现在在外打工,我现在基本恢复得差不多了,留在小瑾身边照顾她,希望她可以慢慢好起来,费用上有很多好心人募捐,也有当地政府补助,现在不是问题。”

小瑾的母亲表示,自己已经向法院提出了起诉离婚的请求,会和小瑾的继父离婚,而据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检察院消息,检察院已经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陈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24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