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乖爸爸的大蘑菇给你吃_你的太大了慢点

第一章《Trainandtransactions》八月中旬的早晨,万里无云的蓝色天空与持续发挥毒辣本能的太阳,阳光咬在肌肤上的感受像是被灼伤般;在这个夏季气温飙在34摄氏度到近40摄氏度的岛国,这样炎热的早晨对褚冥漾来说,却已不再是习以为常;习惯了学院内四季如春的温度,褚冥漾对气温分明的冬季与夏季也变得越发苦手,可即使是这样的天气也难掩他心里鼓涨起来的情绪,只因今日是入学报到的日子。

第一章《Trainandtransactions》

八月中旬的早晨,万里无云的蓝色天空与持续发挥毒辣本能的太阳,阳光咬在肌肤上的感受像是被灼伤般;在这个夏季气温飙在34摄氏度到近40摄氏度的岛国,这样炎热的早晨对褚冥漾来说,却已不再是习以为常;习惯了学院内四季如春的温度,褚冥漾对气温分明的冬季与夏季也变得越发苦手,可即使是这样的天气也难掩他心里鼓涨起来的情绪,只因今日是入学报到的日子。

14天的时光有些难熬,却也是个能让自己整理好一切记忆的一段时间;褚冥漾手里拿着那包厚重的牛皮纸袋,有些忐忑的依照回忆走在通往小车站的路上,他清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他会先见到那位温柔美丽的学姊,然后看着学姊在火车驶来的瞬间跳下月台,再来就是要跳不跳的问题了……褚冥漾看着手里的通知单,一瞬间居然有些踌躇──跳火车对他来说其实真的不算是问题,毕竟活了那幺多年什幺该撞的都撞过了,只是……

就当褚冥漾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双手拍上了他的肩膀──他下意识的就要打开,却在看到那双手的主人时僵硬的停下了动作──只见一位女子站在他的面前,褐色的长髮柔顺的披散在肩上,一身民族风格长裙与羽毛项鍊的搭配,漂亮的脸上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褚冥漾立刻认出来眼前的人正是他回忆中的那位温柔学姊,庚。

「──吓到你了吗?」当他还在想着要说些什幺来打断这阵尴尬的沉默时,庚已经开了口「不好意思,我想你是要参加新生训练的新生,才来和你打招呼的。」

「那、那个,要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是我走神了。」褚冥漾立刻低头道了歉,毕竟的确是他走了神……而且还差点因为直觉反应打了人家的手「所以、请问是学姊吗?」

「嗯、我是大学部的,学校有高中直升的大学部。」闻言,庚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指了指他手里的牛皮纸袋「我叫做庚,请多指教噢、学弟。」

「我是褚冥漾,我才是要请学姊多多指教!」望着女子温柔的微笑,褚冥漾的心情有些放鬆──庚学姊果然和以前一样温柔啊,虽然有时候做事风格就完全不是那幺一回事……「庚学姐也是要搭车去学校吗?」

乖爸爸的大蘑菇给你吃_你的太大了慢点

「算是吧……学弟你有把安全手册都看完了吧?」庚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将话题转了开来「安全手册很重要的,以前有新生没有好好看完──」

巨大的车鸣声打断了庚的话语。

「──等等再说吧,车来了,学弟快跟上噢?」庚果断地抓起了放在一旁的提包,几乎是瞬间冲出了待车区的门;而褚冥漾只是眨了眨眼,便抱着怀里的纸袋也跟了过去。

等等就要撞火车了啊……褚冥漾想,虽然以前当代导人那幺多次,撞过火车撞过地铁连高铁都撞过了,然而事隔多年居然又要撞火车,该说是怀念还是──下一秒他直接脸朝地摔向地板,手里的牛皮纸袋直接飞了出去,几张白纸随着安全手册乱七八糟的滑出来,而他痛得眼泪都喷出来了。

骗人的吧、这绝对是骗人的吧,他有多久没有平地摔了──褚冥漾在心里大喊着,抬起头却见到庚错愕的脸,与飞驰而过的火车。

完了。

望着已经往远方飞奔的火车尾,褚冥漾呆了两秒,然后飞速抄起四散一地的资料与安全手册,跌坐进待车区的座椅上。

乖爸爸的大蘑菇给你吃_你的太大了慢点

「结果还是没撞到……」他喃喃自语着,觉得一切都有些乱;如果刚刚他是顺利跟着庚冲上去撞火车的话,这个时候他应该就来得及参加上辈子没参加到的新生说明会了吧,说起来刚刚那个平地摔也真是太精美绝伦,褚冥漾作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平地摔的一天,这衰运该不会增强了吧他可以不要吗──

褚冥漾觉得一切都好乱,口袋里的手机像是要增加混乱度般,也响了起来。

──这简直是来自地狱的死亡铃声。褚冥漾抖了两抖,这才按下了通话键,把手机放到了耳边喂了一声。

『你怎幺没跟着撞车!?』

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极度不耐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里。

……还真是令人怀念。褚冥漾想,有多少年没听到那人这种既气急败坏又怒火中烧的声音了?

不过该回的话还是得回,正当褚冥漾想好措辞打算回答时,对方却没给他这个机会──显然是已经怒上心头耐心用尽,充满怒火的嗓音再度从话筒中传出,要他在火车站给自己等着后便挂了电话。

此刻的褚冥漾终于有了所谓的危机意识,深感大事不妙。

乖爸爸的大蘑菇给你吃_你的太大了慢点

自己是重生的啊靠!这要是被发现公会肯定会把他整个人里里外外解剖十遍而且绝对是那个黑色仙人掌亲自动刀!再倒楣一点辅长肯定也会参一咖给自己的内脏绣花啊!这太没人道主义精神了他坚决拒绝啊!

而且他可没忘那个红眼杀人兔是会窃听自己心声的啊!一点人权都不给啊!天天脑入侵还嫌他脑残那种!褚冥漾清楚自己就算能守的住嘴也守不住脑袋,一旦不小心被……褚冥漾不想去想那个可能性,太可怕了、而且就以他现在这个能力不稳定的状况,不小心成真了绝对是地狱,绝对、是地狱。

不知道现在逃跑来不来得及……可恶为什幺身上现在一张可以用的符纸都没有啦想紧急搞个移动阵出来都困难啊啊啊啊……褚冥漾冒着冷汗,战战兢兢的规划好了逃生路线,正打算脚底抹油赶紧溜──

一转头、只见他脑里的那个红眼杀人兔就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将近20年都没被任何鬼东西吓到魂飞魄散的褚冥漾,对着许久不见的学长直接爆出了一长串的高分贝尖叫声。

──下一秒,他的后脑杓久违的迎接了来自学长的拳头,以及爆炸般的痛感。

「吵死了!」随之而来的是自家学长气急败坏的怒吼。

乖爸爸的大蘑菇给你吃_你的太大了慢点

然后事情在眨眼之间发生。

四周突然静止,一切变得灰白,就连那个还在暴怒中的半精灵也静止下来,像是时间被整个冻结──褚冥漾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耳边却传来了一阵笑声,宛如铃铛般清脆。

『──这个人就是你想要见到的人啊,长得很好看嘛。』

褚冥漾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却没有见到半个人影──他敢以上辈子的所有经验发誓,这种不露脸的声音通常都不带什幺好意……

「妳是谁?」思考了下,褚冥漾还是决定开口,至少得先搞懂对方的来意「妳说的『我想见到的人』是什幺意思?」

『哎呀、小朋友不用这幺防备啦──』那声音再度传来,并没有因为褚冥样的态度而感到不悦『是你自己许的愿望啊,我只是把这个愿望实现而已──不过因为那时候你快死了,而你想见到的人也早就死了,所以我才把时间逆转了一点点而已。』

「……是妳让我回到这个时间点的?」几乎是瞬间理解了对方的意思,褚冥漾不敢置信的开口「为甚幺?妳为甚幺要这幺做?」

『都说了是你自己许的愿望不是吗?』那声音以一种极为理所当然的态度回答了他的疑问,附带一阵笑声『因为是你所希望的,所以我会为你做到……不用谢我,我可是会害羞的。』

乖爸爸的大蘑菇给你吃_你的太大了慢点

因为是我所希望的?

「──妳到底是谁?」褚冥漾抬起头,脸色严肃的问道「为什幺妳会想要实现我的愿望?」

『好问题,我是谁呢?』声音再度笑了起来,待车区的门外出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说实话,因为我的东西不见了,所以我没办法告诉你我是谁。』

『至于为什幺会想要实现你的愿望……因为我听见了噢。』显然那影子就是声音的本体,褚冥漾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恶意『原因有三个,一个是因为你很可爱──一个是因为我和你同病相怜,最后一个则是我们是一样的。』

「妳也是妖师?」褚冥漾瞠大了眼睛,他还以为凡斯已经是历代最强的妖师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妖师可以逆转时间?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影子并没有给他一个肯定的答覆,而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和你一样都归属黑色──但绝不代表恶。』

『现在,有比较安心一点了吗?』

「……只能姑且相信妳,但没办法完全相信。」褚冥漾沉默了一下,给出了这样的回覆「妳实现我死前的愿望,想必妳一定有所要求。」

乖爸爸的大蘑菇给你吃_你的太大了慢点

『答对了。』那影子晃了两晃,显然是非常高兴『我的确有所要求──我需要你替我找回我的东西。』

「找东西?」他有些呆,这是怎样、怎幺两辈子都有人要自己找东西?

『对、而那些东西只有妖师才能寻找到。』影子又晃了晃,语气肯定地说道『我会听见你的愿望虽然只是偶然,但或许也可以说是缘分。』

『怎幺样,有兴趣吗?』

「坦白说,我其实没多少兴趣。」褚冥漾想也不想的就回答,上辈子就因为这种事情发生太多,给自己找了一堆麻烦,结果他还要再招惹一次?

他是脑残但他绝对不是笨蛋好吗?!而且现在更重要的是怎幺躲过自家学长的窃听心声啊!

『附加奖励是我可以帮你隔绝你学长的光影村窃听术噢?』

「……靠。」褚冥漾直接骂了出来,为甚幺每个人都可以读他心!

乖爸爸的大蘑菇给你吃_你的太大了慢点

TBC.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35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