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小雪 嗯 哦 李悦与老刘的故事

萧琰收紧手臂,逼着她靠近自己,深不见底的眼底闪过一抹心疼,可更多的是狠辣和决绝。

萧琰收紧手臂,逼着她靠近自己,深不见底的眼底闪过一抹心疼,可更多的是狠辣和决绝。

她那么痛苦,他却不能安慰,反而是狠狠的再继续补刀。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得到她!

乔初浅被他手掌心的力气捏的有些疼,可是身体好像和感觉脱轨了一样,整个人像是一件已经没有了神经支配的皮囊,随着他的力气而晃动。

这就是他离开的原因,一声不吭的离开他们的世界,让她和景言不用去面对别人的议论和鄙夷?

不知道是他摇晃的太用力,还是自己的眼眶也没有了储存的功能,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滴滴的滴落。

凉飕飕的,冷冰冰的。

沈北川,你简直是混蛋!

眼泪滴落在手背上,冰凉的触感却像是一团火烧在了肌肤上,烫的他下意识的缩回手,松开了她的胳膊。

“浅浅……”

萧琰唇角抿起,再开口时声音变得轻柔无比,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攥紧松开,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才缓慢的抬了起来。

现在的她,需要一个拥抱。

修长的手指没来的及触碰到她颤抖的肩膀,人就被乔初浅狠狠推开,流着泪的眼角红的让人心疼,可眼神却清凛笃定,重新对焦的目光没有一丝彷徨无措。

“就算沈北川是个瘾君子,就算他一辈子摆脱不了毒瘾,就算我和景言要面对别人的目光,那又怎么样,我们的事和你有关系吗,萧琰,我以前觉得你是阳光下行走坦荡的少年,哪怕你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我也始终觉得你心底还有善良,可我现在发觉我错了,你就是黑暗角落里的虫子,令人恶心!”

小雪 嗯 哦 李悦与老刘的故事

“……”

萧琰看着她因为说的太快太用力而不断起伏的胸口还有一阵红一阵白的脸庞,西服下的脊背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僵硬无比。

他是黑暗角落里令人恶心的虫子!

“原来我在你心里这么恶心不堪。”

胸腔里钻心一样的疼着,他却只能扬起唇角,目光对视上那双充满厌恶和恨意的眸子,渐渐的疼痛没了温度,没了感情。

“既然这样,我就好好的做那条让你恶心的虫子。”

争取不让她失望!

乔初浅双腿有些发软,被抽干了力气的身体不足以支撑本身的重量,只能伸手扶住一旁的玻璃才勉强支撑柱摇摇欲坠的身体。

眼睛只能看着萧琰消失在街头的转角,冷风灌进了衣服里,透过肌肤,将心打透。

她一直都没弄清楚的原因竟然是这样。

电话响了起来,特有的铃声提醒着她来点的是谁,颤抖的手想要去接通电话,可是却没有抓稳掉在了地上。

原本光洁如镜的手机屏沿着坠落的一角不断延伸向上,像是一朵在冰层中开放的花朵,每一片花瓣都冰冷而锋利。

乔初浅蹲在地上,眼泪汹涌的奔流而出,沈北川,你怎么会这么傻,为什么你觉得我和景言承受不住别人的目光,为什么你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给我们作出选择。

学校,乔景言眼巴巴的望着门口,别人的家长都已经进了教室,可乔初浅那女人还没有看见影子。

“怎么能这样,说好的一点半,电话也不接。”

“乔景言,你妈妈还没来吗?”

班主任老师走过来,眼里的神色有些耐人寻味。

“老师,我妈咪有事来不了了,我也有点事情先回家了。”

乔景言说完连书包都没拿就出了学校大门,家长不来,他留下来自己给自己开家长会,除非脑子有毛病。

用零花钱打了车回到别墅,老太太见他这个时候回来一脸纳闷。

“景言,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今天开家长会的吗,你妈咪呢?”

这才不到两点,就算家长会没什么可说的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开完了,再说景言怎么一个人回来的?

“什么家长会,某些家长恐怕早已经忘得九霄云外去了。”

小家伙嘟起嘴,满脸就写着小爷不爽四个字,昨天晚上他可是再三确认过的,可今天就被放了鸽子。

站在儿子的角度,他扪心自问真的已经给力了,没有亲爹也就算了,反过来安抚亲妈的情绪也没问题,可亲妈呢,连个代表他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家长会都不参加。

简直太可恶了。

“怎么会这样?景言,你妈咪昨天答应你会去的,今天就一定会去,她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耽误了,你有没有打电话?”

老太太一听心里就开始担心,可嘴上却不停的给乔初浅找这理由,说不定是堵车了,或者公司有什么急事走不开。

小雪 嗯 哦 李悦与老刘的故事

“怎么没打,可是电话都不接,再打就关机了。”

乔景言掏出自己的小手机,心情更加不美好了,连电话都不接,过分。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奶奶再打打!”

老太太眼底的担心更加明显,丫头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不可能会挂电话关机的,提起一旁的座机,手指有些不稳的拨通熟悉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我没骗您吧,她真关机了。”

乔景言努了努嘴角,什么事比他这个亲儿子还重要。

“说不准电话没电了,你也知道你妈妈的手机费电。”

老太太正找着最后的理由,房门突然从外面推开了,乔初浅脸色苍白的从外面走进来,有些散乱的头发,哭红的双眼,还有那种仿佛被人抽干了力气的虚脱,老太太脸色不禁一变。

出事了!

“妈咪?”

乔景言也不是傻子,一看这情况,刚才抱怨的嘴脸立刻变成了关心,心里快速想着这是出了什么事。

好不容易把过年敏感的节日都过完了,这是怎么搞的。

“丫头,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

老太太语气有些紧张,如果只是公司出事真没什么关系,大不了就不要了,可是她怕丫头出了什么事。

乔初浅抬起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沈北川的事情她要不要告诉奶奶和景言?

“丫头,你别吓唬奶奶,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我们都要一起去面对的。”

见她不说话,老太太脸上的焦急更加明显,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奶奶,我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了。”

纠结了好一会儿,她唇瓣缓缓开启,有些沙哑的嗓音低沉的像是在极力压制着内心的痛楚。

一旁等着下文的乔景言脸色一变,眼角微微眯起,妈咪怎么会知道,是谁告诉她的?

“北川?”

老太太愣了一下,人跟着坐在沙发里,等待着那个让她想不明白的原因。

“他离开是因为……”

张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少奶奶,是我对不起你们,全是我的错,你们把我送进监狱吧。”

“……”

“张妈?你做了什么?”

她的理由还没说出来,张妈却突然跪在地上说错了,乔初浅一脸困惑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这件事难道和张妈还有联系?

“老太太、少奶奶,是我对不起沈家,少爷染上毒瘾是因为我在他的饮食里做了手脚,是我害了少爷。”

哭泣连带着清亮的耳光声不断响起,张妈哭的老泪纵横,她这辈子都赎不了罪孽。

“你说什么?北川染上了毒瘾?”

老太太被这个理由给吓到了,北川离开是因为染上了毒瘾,而让他染上毒瘾的人不是别人,是在沈家在她身边帮忙了半大辈子的张妈?

小雪 嗯 哦 李悦与老刘的故事
小雪

“老太太,是我的错,我真想用这条命来赎罪,可是我答应过少爷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照顾您和少奶奶,可这些日子,我日日夜夜都在寝食难安的自责中活着,尤其你们对我的好,更是让我觉得我根本没有脸面在这个家里再待下去。”

张妈一边说一边磕头,上了年纪的身体磕的砰砰直响,一声声的锤在乔初浅心头。

怎么会是这样?

是张妈!

“这件事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萧琰,张妈也只是被胁迫利用的,我想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回到沈家。”

乔景言边说边将地上的张妈拉起来,“你自责愧疚是应该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些都没有任何作用。”

“小少爷……”

“他不怪你还让你回来,就是让你照顾好沈家的人,这是你欠沈家的。”

稚嫩的小肩膀用超出同龄孩子成熟的姿态挺直,小脸严肃认真,现在就算是要讨伐,也是要讨伐萧琰。

因为他才是幕后的黑手。

“景言,你早就知道了?”

乔初浅满脸震惊,不是震惊自己的儿子展现出来的冷静,而是他刚刚说的话,沈北川离开的原因他早就知道了。

“对不起妈咪,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你。”

站在妈咪的角度,他应该把知道的都告诉她,可是站在沈北川的角度上,他能明白隐瞒的初衷是什么。

“我想上楼,静一静。”

从沙发上起身,虚浮的脚步一步步的朝着楼梯方向走去,她现在脑子好乱,只想静一静。

“丫头……”

“祖奶,让妈咪静一静吧。”

老太太还想要安抚却被小家伙阻止,妈咪现在需要一个人待一会儿,哪怕是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张妈,你跟我来。”

老太太虽然担心,可却只能收回目光,转头看向一旁满脸泪痕的张妈,这件事她要一五一十的弄清楚。

乔初浅上了楼,关上门就直接坐在了地板上,四肢无力颓废的伸着,不去管这样的自己有多狼狈。

沈北川,你真是个混蛋。

你自私的替我做了选择,你这个骗子!

眼泪模糊了房间里的一切,抽泣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什么都不顾的嚎啕大哭。

不就是毒瘾吗,为什么不能和她一起面对!

乔景言小小的身体坐在门板另一边,凝重的小脸上透着些无奈。

毒瘾的事他一直纠结着要不要说出来,现在好了,有人已经帮他做了决定。

唐奕在看守所,干妈肯定也不会说,又是萧家的变态兄妹。

该死的!

萧琰推门走进别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萧潇。

“你回来的比我预想早了一些。”

原本计划好的步调很可能因为他提前回国而打乱。

萧琰伸出手,敏捷的动作如同盛怒之下的猎豹,下一秒修长的手指就狠狠的抵住了她纤细到很容易被卡段的喉咙骨。

小雪 嗯 哦 李悦与老刘的故事

“萧潇,我对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我一次次警告过你,让你收手,你听不懂对吗!”

“意大利黑手党的事情我同意了,还有之前的种种也纵容你误作非为,但是不代表,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替我做决定。萧潇,收起你的自以为是,我的人生不需要你插手,更加不允许你来安排。”

修长的手指在说话的同时增大力道,萧潇美丽的脸庞跟着变了颜色,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呈现出了窒息的紫红。

“掐死我,一了百了。还有,我已经插手了,除非我死,否则收不了手了。”

声音摩擦过声带发了出来,窒息的感觉那么恐怖,可是她却连一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

她敢赌,他不会真的让自己去死!

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彼此唯一的亲人。

突然笑起来的眉眼透着窒息的痛苦还有不会退缩的倔强,这个世界那么残酷,没有什么是可以从头来过的,做了选择就必须走下去。

哪怕结果是掉进万丈深渊。

萧琰眼底愤怒失望不忍不断交替变换,瞳孔在她笑意的注视下不断收缩,手指因为用力的关系手背青筋浮现,他恨不得掐死她!

可却下不了手。

颓败的松开手,萧琰低头看着她剧烈喘息、咳嗽,“爸妈报仇的事情,有我一个人去就够了,哥哥希望你能活的开心自由。”

窒息的胸腔重新获取了流动的空气,萧潇涨红的脸色才恢复了该有的颜色,泛白的唇角嘲弄的扬起。

“我现在做的事就是为了让我开心自由,所以哥,你不该阻止我。”

“萧潇!”

“你阻止我,还不如给我一颗子弹来的利落。”

萧潇从身后掏出一把精巧的手枪递过来,“子弹已经上膛,你只需要轻轻一动手指,我就可以自由了。”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42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