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女孩做露出任务小说 h 文小说文

“想对我说什么快点说,我赶时间。”凌倩看了看自己的腕表,随后打开办公桌隔壁的保险柜,把一叠文件放进去,很是焦急的样子,看来真的赶时间,但是赶时间能不能少聊点无聊电话?不行,我得尽快说。或许我还是倒霉吧,仍然是刚说了一半,这次换凌倩的手机响了,她对我说,“你再等等。”

“想对我说什么快点说,我赶时间。”凌倩看了看自己的腕表,随后打开办公桌隔壁的保险柜,把一叠文件放进去,很是焦急的样子,看来真的赶时间,但是赶时间能不能少聊点无聊电话?不行,我得尽快说。或许我还是倒霉吧,仍然是刚说了一半,这次换凌倩的手机响了,她对我说,“你再等等。”

凌倩又聊起了电话,这次说的不是衣服化妆品之类,而是旅游,一样无聊,除了一句,她和对方说的:女人的奋斗目标,让以前的男人遗憾,让现在的男人流汗,让未来的男人稀罕,比较有内涵之外,别的就是放屁,搞的我和刚才一样烦躁、无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为了林可可,小小苦楚我也只能忍了。

等着等着,凌倩的电话没说完,我手机响了,收到了凌微发来的短信:支票已经准备好,我们到俱乐部见。

苍天啊,我以为凌微无声的拒绝了,原来不是,大概当时她只是忙,没有时间回复。而现在,她已经把支票给准备好了,让我到俱乐部见她,怎么办?

“你等等。”凌倩忽然对电话另一端说,接着她捂住电话转而对我说,“你找我什么事?爽快点赶紧说了吧!”

“我想跟你借三十万,我会尽快还你的,用什么抵押都可以。”我脱口而出,说完立刻悔的肠子都青了,凌微已经答应了借给我,神经病了还对凌倩说?那等于申请虐待啊,凌倩还不趁机虐死我?可是,她晾了我那么久那番话我就想了那么久,完全是下意识的回答。

女孩做露出任务小说 h 文小说文
文小说文

凌倩稍微有些惊讶,继而目光狡黠的看我,不说话。

我暗自庆幸,如果凌倩肯借给我,而我又说不要了,不是当面耍她?现在好了,不过我还得装出一副失望的样子:“算了,当我没说过,我先出去了。”

我转身,开门,还没踏出一步,就被凌倩叫住了:“等等。”

不是吧?莫非我的祷告有了效果?

神啊,你要这么灵验,今晚给我志玲吧,要不给景甜也行!

我痛苦地转过身,果然看见凌倩刷刷刷写了张支票。我彻底愣了,不敢去接,就算再笨我亦知道借凌微的钱要比借凌倩的钱安全系数要高。

看我无动于衷,凌倩说:“你发什么愣,赶紧拿了赶紧滚。”

“凌总,事情是这样的,刚刚我脑子不知道是不是抽了,突然就想……然后……就进来了,再然后。”哎,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些什么,词不达意乱七八糟,“算了,这么说吧,我现在暂时不需要了,等需要了我再跟你借行吗?”

凌倩愣了几秒,随即目光开始一分分绽放出愤怒。然后,她狠狠的挂断电话,带着一股凌厉的旋风一步步向我逼近过来,她整张脸杀气满布,如果我没猜错,她是想对我动刑。

“凌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由自主就开始连连退步,退到墙边退无可退了,心里那个心慌啊,下意识就做出了一个防御性动作,然而我只顾着防护上半身,下半身最下方的脚糟到了凌倩的攻击,她用尖尖的高跟鞋鞋跟踩住了我……

“那你什么意思?”凌倩脸上阴笑,脚下暗暗用力,“耍我是吧?”

我忍着痛否认道:“当然不是,我心里比尊敬神灵还尊敬你,怎么会耍你?”

“放屁。”凌倩说了句脏话,脚下更用力了,我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惨叫,那时她也放开了我,把手里的支票往我口袋里面一塞道,“说出的话就犹如泼出去的水,你说了借,支票写了你又不借,把我当什么?我告诉你,你还非借不可了,赶紧滚,别让我看见你这张丑陋的脸,影响心情。”

我冤枉,有她这么野蛮硬塞的么?关键是我脸哪儿丑陋了?

纵然痛苦、纵然不满,但我实在不敢反抗,如果我把支票掏出来还给她,估计下场会更加的凄凉。所以,我做出了一个我自己认为正确,实际上是错误的决定,就是由我先保管着,过两天再找机会还给她,到时我可以说周转过来了,堂而皇之的理由,还她钱她不可能不要吧?

想好了,我说了声谢谢,在她鄙夷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打车到了俱乐部,我在跑步区里找到凌微,她正在跑步,汗流浃背的,以致小范围以内都飘零着她的汗香味。而四周隔壁,男人欣赏的目光,女性嫉妒的目光,都投到了她的身上,她却无视这一切,很认真在跑步,甚至我站到了她的傍边,她都没能及时察觉,直到跑完:“咦,你什么时候到的?”

女孩做露出任务小说 h 文小说文
文小说文

“到了有一会了,看你那么认真,就没打扰你。”

凌微嫣然一笑,从跑步机走下来,一边察汗,一边说:“我就这个毛病,认真起来很认真,比如收到你的短信,我知道的,就是没忙完没空顾及。”

“专著是个好事情,专著的女人很美。”

凌微的笑容变了另一种意味,有点害羞的意味:“那么,你等下愿意不愿意和这个你认为因为专著而美的女人吃个饭?”

我想说愿意的,转而一想,不行,林可可还在家里等我。

看我脸露为难之色,观察入微的凌微识趣道:“不方便就算了,有空再约吧!”凌微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我,“三十五万,怕你不够,所以自作主张了!”

这就是能感动人的好女人对吗?就算借钱都站在你的角度替你考虑。反正我被感动了,接过支票放进口袋的那一刻,我说:“其实我不太赶时间,可以陪你做做运动。”

“赶时间就滚吧,你不是已经达到目的了么?三十五万够你花很久了吧?”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我和凌微同时间回过头,看见的是帅的妖孽般那个男人,他听见了我们的对话,此刻看我的一束目光写满了鄙夷,“还跟女人借钱,丢人到家了。”

在我反击前,凌微抢先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嘴长在我身上。”他对我露出挑衅的目光,“而且,我说错了吗?”

“你越来越招人讨厌了,如果你还希望我以后跟你说话,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帅的妖孽般的男人明显有点不甘心,但最终还是灰溜溜的走开了,凌微则转回目光对我说:“天天见到他,真讨厌。”

“没事,我没放在心里。”是这样吗?其实我自己都有所怀疑,我刚刚就想揍死他,因为很冤枉,如非得意我不会随便跟别人借钱的,尤其女人,但很遗憾,我只能跟女人借,否则另一个女人林可可就会很悲惨。

凌微提议去游泳,我和她一起去的,在游泳馆里,我发现她的皮肤好的令我产生留鼻血的冲动。另一个令我留鼻血的冲动是她的身材,上次因为她穿太严密的缘故没看清楚,这次看清楚了,两个字,曼妙,再两个字,性感,再再再两个字,丰满。

凌微啊,你何必如此完美呢?完美到我越来越无法接近。

离开游泳馆,换回衣服再离开俱乐部,我们并排走着,然而很倒霉,在门口我们被两个男人撞到分开了,虽然那两个男人第一时间道歉,但我还是生气。当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因为那一撞,口袋里凌倩给的支票就丢了,否则我不是生气,而是想杀人。

上了凌微那辆很拉风的黑色保时捷,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林可可的来电,她大概等我急了吧?不过我掐断了没有接,在凌微车里我真不知道对林可可说些什么,反正凌微现在是送我回家,不欠那么一点点时间,林可可急就让她再多急几分钟吧!

女孩做露出任务小说 h 文小说文
文小说文

林可可倒是很乖巧,被掐断以后没有再拨打,所以一路上我都暗自庆幸。悲剧的是,林可可并不是在家里等我,而是在街道外面等,那会儿我简直不想下车,可我显然没有继续留在车里的理由。一下车,看见我的林可可立即冲过来,说了句让我恨不得当场抽她耳光的话:“陈熙,我以为你把我扔下不要了。”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很无助。

对于林可可的表达能力,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真想掐死她啊,然后给自己天灵盖来一掌,一死以谢国家法律。

“这位。”凌微问我,“是你女朋友吧?呵,帽子很漂亮。”林可可戴着顶帽子,把脑袋的纱布遮了起来,她很聪明,但帽子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我家应该没有帽子吧?

我没来得及回答,林可可就抢着说:“你是陈熙的朋友?”必须说,我再次萌生了想掐死她的念头,她对凌微说这话虽然没有承认,但亦没有否认,怎么听都像是默认,你不说话会死啊?否认会死啊?

“嗯,对。”凌微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凌微。”

“我叫林可可。”

“嗯,不打搅你们了,再见!”

凌微迅速走了,转眼间就消失在转角处,我还看着那个方向发呆,林可可说:“你朋友真漂亮,还开一辆名贵的保时捷跑车,你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朋友了?”

我仿佛被扔去了北极的冰潭泡了几十分钟,整个都是冷冰冰的,才没空回答她那么无聊八卦的问题,而是说:“你怎么下来了?”

“房东找我了,让我马上过去,所以。”

“走吧,一起去。”

我和林可可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她租住的地方。

林可可的房东是个四十多岁看起来很斯文很败类的男人,他看林可可的目光色色的,美女啊,就能惹人犯罪,惹人禽兽。当然,我面前的他估计是禽兽中的战斗机,他此行的目的绝对不只是收房租那么简单。

一个季度的房租也就几千块,逼到林可可那么惨,锁都换了,眼看就知道安了歹心,怀着龌龊的想法。他注定无法得逞,因为我的出现,同时他没有收到房租,因为银行下班了,支票无法兑换。我们就答应了明天给,他目光如刀片地割了我一阵,把钥匙留给了林可可,然后急忙忙的滚蛋了。

我把支票递给林可可:“这是三十五万,尽快拿去把你的事弄好了吧!”

林可可惊喜,但很快恢复如常:“是不是跟刚刚那位美女朋友借的?”

我没说话,选择了默认。

林可可没再问,而是收好支票,把家门打开。

她家好干净,摆设、装饰很有女人味,空气里带着一股浓烈的香水味道,一进去就让人想入菲菲。她家最起眼的要数一棵棵的植物,房间、阳台、浴室都有,绿油油、淫荡荡一片。另外,她还养宠物,金鱼、乌龟,以及一只叫声性感的白猫,它扑进林可可的怀里,前爪印在胸脯上嗷嗷在叫,这是只好色的猫,估计平常没少占它主人的便宜。

女孩做露出任务小说 h 文小说文
文小说文

“陈熙你自己随便坐坐,上医院前,我要先去洗个澡,换套衣服。”

我嗯了声,在沙发里坐着,然后按开了电视。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心情看电视,我反复在想凌微。凌微会怎么想我呢?之前我对她说我没有女朋友,结果被逮个正着,冤枉啊,这下她肯定认为我不是个好东西。怪林可可,非得下楼干什么?要么早点下,要么迟点下,偏偏不早不迟,天杀的。

正想着,后悔着,我忽然听见浴室里的林可可发出一声尖叫:“啊。”

我迅速冲到浴室门口问:“林可可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突然间发现忘记拿浴巾了,在我房间衣柜的右边第一格,你去帮我拿一下吧!”就这种小事至于大声尖叫吗?

我很郁闷的哦了声,帮她拿去了。

林可可的房间我刚刚已经稍微看过几眼,走进去却别有一番意境啊!

大部份女人除了很注重个人卫生之外,通常还比较注重居住环境,房间、浴室、床,一定要最好的,就算原本的不好,亦会被她们布置的很好。林可可就是这样的,她的衣柜十分漂亮,周遭还贴了许多写着句子的便签,我随便看了眼,看见一张写着:做人不能太单纯,要适度的伪装自己去避免受伤,必要时甚至可以伤害别人以求自保。如果林可可是这样的,我认识的她是她吗?反正这句话令我极其不舒服,我就没有往下看。

按照林可可的提示,我打开衣柜右边的第一格,然而第一眼看见的并非是浴巾,而是一堆内衣裤,占了整个空间的百份之八十,各种款式、颜色,性感的、保守的、情趣的都有,乍一看真有点儿小冲动,我最受不了这个了,所以飞快找出浴巾,把门关上……

拿着浴室返回浴室门外,我对里面的林可可说:“浴巾找到了!”

林可可嗯了声,却半天没有说下一句,门也没打开。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说第二遍,她才终于开口说:“怎么还不拿进来?门没有关呢!”

我莫不是幻听吧?林可可在洗澡啊,让我拿浴巾进去,我不是能够全方位的欣赏到她的无暇风光?不对,这事太便宜,太扯淡,肯定幻听了,我必须问清楚:“林可可,你是说要我拿浴巾进去给你?”

“嗯,有问题吗?”

天啊,不是幻听,是真的。

林可可,她这算不算给我暗示?

我是个男人,是控制力很一般的男人,而且是许久都没有过那方面生活的男人,此时此刻我要说自己不动心就完全是装逼了!可问题是,我仅仅只是动心,步伐很沉重,感觉无法跨出去,仿佛跨出一步就是进了地狱般。

“你行了没有啊?”林可可催促我了,“快点啦。”

我哦了声,伸出明显在颤抖的手推了推门,果然没有关。

女孩做露出任务小说 h 文小说文
文小说文

随着门缝儿越推越大,我整颗心就越来越紧张。到了门缝儿终于被推到可以挤进一个人的时候,我有点超负荷了,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才让自己平静了那么些许。

浴室里面烟雾弥漫,空气里飘荡着沐浴液的芳香,嗅着令人心旷神怡。我兴致勃勃的观察了几眼,竟然没看见林可可,喊了一声她也没有应答,我不得不再踏进去两步。浴室实在太长太大了,这个女人洗澡还不爱开抽风,我一时间根本无法适应里面的能见度,好不容易适应了,还是没有看见她,不过我忽然听见了身后的关门声。

我迅速回过头,终于看见了林可可。

她,原来就藏在门后面,此刻她把门关上了,用一种我可以为所欲为,或者说严格点是暗示我为所欲为的目光注视着我。

她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

这次,我眼前的她比上次在她办公室外看见的更加真实,那次她只是衣衫不整,能看见的内容很有限,这次则是完全天然,能看见的内容很可观。

她赤着脚,无声无息地靠近我,那个场景与昨晚何其相似,连脸上的表情都一样,唯一分别是昨晚的她有穿衣服,今晚的她光着身子。

昨晚,在最关键的时刻我选择了拒绝,今晚我还会重蹈复彻吗?

人生没有如果,但有许多意外。

与意外不期而遇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手足无措,或许有些接受能力较出色的人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做出合适的处理。我显然不是那种人,所以我无法及时反应过来,做出处理,直至林可可走近,吻住了我……

结果出来了,我今晚没有拒绝,甚至那一瞬间,我脑海里一片空白。

林可可没有因为我反应不过来而停止她的吻,她继续亲吻着我,她的嘴巴好软、好香、好甜,仿佛蜜瓜般。而她身上的味道,刚刚经过沐浴因而带着一股浓郁的芳香,令人心如鹿撞、意马心猿。

大概过了漫长的一分钟,我适应了,我的脑袋指挥着我的手慢慢搂着了林可可的小蛮腰。这个梦中的女神,此刻就在怀里,这感觉实在太享受了!我开始激烈回应。

刺激,总会让我们情不自己,喜悦的刺激让我们尖叫,悲伤的刺激让我们沉默,高潮的刺激导致我们呻吟,或声嘶力竭,或细如蚊鸣,所有东西仿佛都有一个规律。林可可,她在我的吻攻击之下,已经变的规律化,呼吸趋向粗重,声音声从无到有,由小而大,活生生的一个少女变成了荡妇。

然而,她却显得十分紧张,尤其是我的手往下探,她极明显地闪缩了一下,双手在我背部乱抓乱摸,宣泄着自己的局促、不安,甚至是惊恐、担忧。那会儿我禁不住在想,传闻莫非是真的吧?难道她真的未被男人开垦过?

女孩做露出任务小说 h 文小说文
女孩做露出任务小说

想着想着,我犹豫了,纵然你不相信我,纵然你鄙视我,纵然你气的想抽我。但我最后推开了她,对自己的行为莫名其妙的同时,我说:“对不起,我还是出去吧!”

在林可可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知道林可可很失望,我其实也失望。

林可可那么主动,是为什么?我在想这个问题。在弄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我不适宜进入她的体内。如果是因为我帮了她,因为那三十五万的缘故,我需要的不是这样,不是这种赤裸的交易。

在客厅外面等了十分钟,林可可出来了,披着浴巾直接进了房间。两分钟后,我收到了她发来的手机短信:对不起,我只是感激你,你是个好人,我不是好人。

我回复:刚才的事我忘了。

林可可没有回复,因为她很快换好了衣服出来,和我一起出门,上医院换药,然后吃饭,再送她回家。整个过程,我们都处于一种深深的沉默当中,直到我离开她家前一分钟,她对我说:“陈熙,希望你不要恨我。”

我干嘛要恨她?带着这份思疑,我打车回到了家。

洗了个澡,我开始翻凌倩给的支票,我明明记得放在左边口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翻了几遍却没翻到。我冷汗淋漓,那可是三十二万,最关键的是,那还是凌倩那衰神的钱。

要死了,我拿到支票后打车去俱乐部汇合凌微,和凌微在俱乐部呆了一段时间,接着凌微送我回家,我转而和林可可去了她家,然后上医院、饭店,再然后回她家,到回我自己的家,整个过程去过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地方,支票到底在什么地方丢了?

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到,唯有跑出门给凌微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在车里捡到我掉的东西,我没敢告诉她是一张三十二万的支票,而是说一张纸,很遗憾凌微说没有。

我转而给林可可打电话,打不通,只能去她家,不过拍了半天门都没反应,我以为她出去买东西,就一直在门外等,可是整整抽了十八根烟,烟蒂在脚下堆了一堆,天亮了林可可都没回来,最后我到了她的坏房东,看见我,坏房东带着一股愤怒的旋风冲过来抽住我的衣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还想再骗老子一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43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