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看到让人下面流水的文章 很污一看下面就湿的段子

等宫宇瑾醒来的时候,他茫然地眨眨眼,看着上头的绿意,半天回不过神来。

等宫宇瑾醒来的时候,他茫然地眨眨眼,看着上头的绿意,半天回不过神来。

接着,他茫然地抬起自己的手,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包扎起来了!

不止他的手,就连他的脸都被包了起来。

若是他能够看到自己的形象,肯定会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只木乃伊。

——哦不,他也不知道什么是木乃伊。

包在他身上的布料非常的柔软,但还是影响了他的动作。

他忍不住出声:“这……”

“你醒了?”

一道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一张美丽得过分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张脸,比被誉为帝都第一美人的宫清雪都更好看!

而且这张脸,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此刻,这美人正一脸担心地看着他,“你怎么了?没事吧?有哪里不舒服的,你可以说出来……”

看到让人下面流水的文章 很污一看下面就湿的段子
(图文无关)看到让人下面流水的文章 很污一看下面就湿的段子

宫宇瑾心想,这姑娘虽然长得非常好看,可是……怎么好像有点话唠啊?

被他当成话唠的云千幽却是满心关切,着急地在他的身上打转。

之前他们赶来的时候,宫宇瑾在黄独蜂们的攻击下倒下去了。

那个时候,她还以为他们来迟了,差点要疯了!

还好李溯足够冷静,告诉她宫宇瑾还活着。

只要他还活着,她就能够将他救回来!

之后她才发现,宫宇瑾只不过是脱力了。不过,他中的毒也不浅,那么多只黄独蜂攻击他,所有的毒素积累到了一起,若不及时解毒的话,也是会死人的!

之后,她使出自己毕生所学,帮他解了毒。

其实,以她的实力,要将宫宇瑾救回来,是很简单的事情,而她也确实将他救了回来。

但是,救回来之后,她还是不放心,又找出干净的布料将他细细包扎起来。

要知道,这些黄独蜂的毒素可是会让人肿成猪头一样的。就算解了毒,也可能会留下一些针孔。

自己的弟弟那么帅气,怎么能被毁容呢?就算只是细小的针孔,也很影响。

因此,她便找出了最好的药膏,将他身上的痕迹都抹上了药。

为了不让这些药膏浪费,她还将他包了起来。

——这也是宫宇瑾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木乃伊的原因。

“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吧?”

李溯拉住云千幽,让她不要吓到宫宇瑾,然后才沉声问道。

“没什么事了。”

在见到李溯的时候,宫宇瑾的眼中又闪过一丝惊艳的光芒。

这一男一女,长得也太出色了!

虽然他们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也还是少年少女,可他们周身的气度,真的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而且,看他们的相处,也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一般。

不知道,是哪家的未婚夫妻呢?看着感情真好!

宫宇瑾心里这般想着,也为他们的登对而感慨。

“还有哪里疼吗?”李溯又问。

一边问着,他还拉了拉云千幽,让她不要太过火了,不然的话,会吓到宫宇瑾的。

——宫宇瑾可不知道她是自己姐姐。

而且之前云千幽也说了,她现在还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若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若是他不认云千幽,那很让人头疼。而他若是认了云千幽,也很麻烦。

如果他执意要脱离宫家的话,事情就更麻烦了。

所以,云千幽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现在,他们不过是陌生人,哦不,应该是救命恩人和被救人的关系。

但是,若她太热情的话,那肯定会引来怀疑的。

被这么一拉,云千幽满脑子的狂热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看着弟弟完好的模样,她满心的惊惶也终于得到了解放。

——她终于及时救出了弟弟!

弟弟安全了,她的智商也再次上线了。

“如果你还有哪里不舒服的话,可以告诉我,我是医者。哦对了,我姓云名千幽,我应该比你大一点,你可以叫我姐姐。”

宫宇瑾惊讶,这个看着和自己年纪相当的小姑娘,竟然是医者!这也太厉害了吧!

不过,她可真的太热情了,竟然让他叫她姐姐!可她看起来,比他还小啊!

“我身上的毒……是你解的?”

“是的。”云千幽点头,“我还帮你把你的脚给处理了。”

听她这么一说,宫宇瑾才发现,自己刚才崴到的脚已经没有半点问题了。

果然有本事啊!

这样的小姑娘,竟然敢到森林里来,而且还那么淡定,原来都是因为她有过硬的本事啊!

“谢谢你们救了我!”宫宇瑾认真点头,“你们的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

云千幽微微一笑,“不用客气。”

“对了,你怎么会被这些黄独蜂攻击的?看你的模样,应该是学院的学生,怎么会自己在这里呢?”

面对云千幽的问题,宫宇瑾的表情立刻变了。

“我被陷害了!”他咬牙切齿。

云千幽心头一跳。

果然!那些人是不会放弃的!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愿意和我们说一下?”

宫宇瑾踟蹰了一下,但对上云千幽那漂亮的双眼,只觉得心里温暖,心里涌起一股倾诉的欲/望,“我和其他同学到这里来找换天草,路上遇到了一只莽鳄鱼……我们逃跑的时候,我被一个同学推倒了,还崴了脚。要不是我刚好有一样特别的灵器,我还真的逃不出来。但我逃出来之后,我们带队的冯老师找到了我……没想到,冯老师把我带到了黄独蜂所在的地方……”

听着宫宇瑾的诉说,云千幽的拳头都握了起来。

虽然宫宇瑾说得轻描淡写,但她可以知道,这当中有多危险!

若不是他们在最后关头赶到,可能他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她便恨得直咬牙。

是那个推他的同学,还有那个冯老师……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们也太过分了!”云千幽义愤填膺,“怎么会有这样的坏人!”

宫宇瑾也是点头,“是啊,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有这样恶毒的心思!”

“还好你幸运,不然的话……”

想到可能会有的后果,云千幽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是啊,要不是之前有一个人给了我一个圆球,我还真的悬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在云千幽面前,他兴不起半点隐瞒的心思。

宫宇瑾的话让云千幽惊讶。

他说的那个圆球……不会是她给的那个吧?

为了保护宫宇瑾,云千幽煞费苦心,让人给他送了一个炸弹。

这个炸弹是云千幽之前炼制烟花的时候,灵光一闪弄出来的。

她想将这个炸弹送给宫宇瑾,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用这个保命。

为了将这个东西安全不引怀疑地送到他的身边,她可是煞费苦心呢!

因为不想引起其他人注意,所以她只让人给他送了一个圆球。

她那时还担心,他到底会不会用呢?毕竟这可是陌生人给的东西。

可没想到,他真的用了,而且还刚好救了自己!

想到这里,云千幽不由得庆幸自己当初的未雨绸缪。

若不是这个炸弹的话,宫宇瑾可就等不到他们过来了!

想到这里,她出了一身冷汗。

“给你圆球的那个人,你还记得吗?”

宫宇瑾摇头,“不是很记得了。他急匆匆就走了。要是我下次见到他的话,一定要好好答谢他!”

若不是这个圆球,他现在也无法在这里说话了。

他的话让云千幽微微一笑,但并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告诉他,她才是真正的救命恩人。

“对了,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宫宇瑾好奇问道。

“我们到这里来……是要找一些材料。”云千幽急中生智。

“哦?要找什么材料?找到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自己弟弟真是太可爱了!

云千幽心中感慨,这种抢着要帮忙的态度,真是太可爱了!

“不用了,我们已经找到了。”她赶紧摇头,“你是要找换天草吗?我们帮你吧!”

“你们帮我?”宫宇瑾一征,然后赶紧摇头,“不用了!你们救了我,已经很感激你们了。之后的事情,还是不用麻烦你了。”

“不麻烦……”

云千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溯打断了。

“像你现在的情况,你能找到换天草吗?”

李溯冷硬的口气让宫宇瑾有点尴尬。

是啊,他现在是解了毒,可还是无法找到换天草啊!

之前和其他同学一起的时候,都无法完成任务。现在只有他自己,如何能够完成?

但是,让他回去找其他同伴,然后和冯老师对上,他也不愿意,谁知道他之后还能不能活下来?

“算了,我还是离开这里吧。反正我之前都没有抱多少希望的。”宫宇瑾很快做了决定。

云千幽心里一喜。

是啊,这个任务那么危险,为什么要继续在这里呢?

再说了,这种任务本来就是坑他的,在这里不就是找死吗?

但李溯又开口了,“不过遇到一点困难就要退缩,你这样算个男子汉吗?”

这话可太重,让宫宇瑾的表情都变了。

“你说什么呢!”云千幽顿时拉下了脸,恼怒的瞪向李溯。

“都到这里来了,怎么不走到最后呢?”

宫宇瑾心里虽然也恼怒,但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只能苦笑,“我也想啊,可问题是,以我的实力……”

“不是有我们吗?”

李溯的话让宫宇瑾惊讶地瞪大眼睛。

这人的态度也太奇怪了,明明刚才还冷嘲热讽呢,现在竟然说要帮忙?

这不是开玩笑吧?

云千幽也愣了,李溯的反应太过奇怪了。

“算了,真的就不麻烦你们了。”宫宇瑾还是拒绝,“我还是回去找我的同伴吧。”

“然后回去送死?“李溯又毒舌了。

宫宇瑾恼怒地看了他一眼,用得着把话说得那么清楚直白吗?

再说了,他不和他们一起行动,就是不想连累他们啊!

“但是,就算你们真的帮我完成了任务,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宫宇瑾说出了最大的问题。

每次的行动,都会有老师监督的。

不说他自己能不能完成任务,可没有老师的证明,他要如何证明换天草是他自己找到的?

“那就回去。”李溯又道。

“回去?”宫宇瑾傻眼。

“对,回去。”李溯点头,“回去,在他们面前完成任务。”

“什么?”宫宇瑾觉得自己的脑容量不够用了,让他回去,在他们面前完成任务?

云千幽也终于跟上了李溯的思维,“是啊,你回去,在他们面前完成任务,狠狠打他们的脸!”

“可是,我连换天草在哪里都不知道……”

宫宇瑾哭笑不得。

怎么在他们的口中,这任务如此简单?

“放心,有我们在。”

云千幽又拍着胸口保证。

宫宇瑾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你们?”

虽然他们看着很不一般,但是,他们再怎么厉害,也不至于逆天吧!

要知道,就连冯老师也不敢肯定,自己一个人就能够找得到换天草。

他们的口吻却如此肯定,这也太……

“是啊,他可是武皇呢!”

云千幽很骄傲地在宫宇瑾面前炫耀李溯的真正实力,那表情与有荣焉。

将她的骄傲看在眼里,李溯心里也高兴起来。

“武皇?!”

宫宇瑾惊得声音都破了。

李溯才多少岁啊,已经是武皇了?这不是骗人的吧?

但是,看着他们那骄傲坦然的表情,他心中的理智却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想到这里,他便觉得头脑发胀,竟然有如此妖孽的存在?

他今年十三岁,已经是武尊了。

这样的资质也被人称为绝世天才。

可是,李溯就比他大几岁,可怎么已经是武皇了?

难道他一年升一级吗?

宫宇瑾心中的震撼一波接一波,完全无法反应。

“你放心,只要你回去了,我们就能够保证你的安全。”

云千幽为李溯做下了保证。

李溯看了她一眼,却只是微微一笑。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你们没骗我?”

“当然!”云千幽骄傲地抬起小下巴,“你放心,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的!”

“哦对了,你的朋友我们也帮你带回来了。”

“朋友?”宫宇瑾又是一愣。

“凌飞然,是你的朋友吧?”

“飞然?!”

宫宇瑾大惊,然后大喜,“他没事?”

“他当然没事。”云千幽为微微一笑,“我们也将他救了下来。”

这样的意外之喜,让宫宇瑾激动不已。

他和凌飞然的关系很好,这次的任务,两个难兄难弟都抽到了,关系就更亲近了。

进入森林之后,他们也是在一起的。可没想到,他们半路被冲散了。

宫宇瑾心里很担心凌飞然。

可问题是,他都自身难保,更别说去找他了。

他一直担心,凌飞然已经出事了。可没想到,他也被云千幽给救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凌飞然手中拎着一只鸟儿,神情得意,身边还跟着一只小动物。

等他们到了跟前,宫宇瑾才发现,那只小动物竟然是一只白墨狸!

看那白墨狸的模样,和凌飞然还特别亲近。

难道凌飞然也有什么奇遇?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有一只灵兽如此亲近地跟在他的身边呢?要知道,灵兽和人类的关系可不怎么样。

凌飞然也见到宫宇瑾了,顿时高兴地冲了过来,“小宇你醒了!”

“嗯。”宫宇瑾高兴地点头,“你没事吧?”

“我没事!”凌飞然拍着胸口,“我还和墨白签订了契约了!”

墨白是他给白墨狸取的名字。

他的话再次让宫宇瑾震惊了。

“你……签订契约?!”

他的眼神在凌飞然和白墨狸身上来回打转,表情震惊。

“是啊!”凌飞然也特别激动。

能够和白墨狸签订契约,是他从来都没想过的事情,没想到在这里会成真。

之前找到宫宇瑾之前,他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宣泄自己的激动。

等找到宫宇瑾之后,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带着白墨狸出去打猎去了。

当然,他这不是单纯的打猎,而是要训练自己和墨白之间的默契。

虽然签订了契约,但还需要磨合呢!

这不,他刚磨合完,还打了一只没有品级的野鸡。

虽然只是没有品级的野鸡,但这可是他们合作抓来的。

别以为一加一一定会大于二。他们现在对对方的情况还很陌生,反而会阻挠对方。

只有经过一番磨合,才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

所以,这只野鸡是他们合作的开篇!

“这是我和墨白一起抓的!”他高兴地举起手中的野鸡。

看着他如此高兴的模样,宫宇瑾也为他高兴,“你是怎么签订契约的?难道是白墨狸主动……”

“不是。”凌飞然摇头,“是云小姐帮我的。”

云小姐……云千幽?!

宫宇瑾震惊地看着云千幽,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她才多大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我之前也不相信的,但是,事实让我不得不信。”凌飞然一脸感慨,然后说道:“要不,你让云小姐帮你契约一只灵兽?反正你们的关系那么好。”

宫宇瑾愣了一下,他们的关系好?他们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呢!

不过,他也没多想,只是摇头,“不用了,就不麻烦了。”

一旁的云千幽开口了,“若是找到合适的灵兽,帮你契约也不费什么事。”

但是,她可不愿意给弟弟随便契约一只灵兽。

她要给弟弟契约一只强大的灵兽,这样的话,灵兽就可以保护他了!

这些普通的灵兽,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宫宇瑾怔了一下,想要推辞。

“就这样吧,要有合适的就契约了。”云千幽拍板,然后转头对凌飞然说道:“你们等会先回你们的队伍里头去。”

“啊?”凌飞然愣住了,他们不是说,找到宫宇瑾之后,就离开吗?

至于任务什么的,命都差点没了,哪里还管任务啊!

“你们放心,我们会帮你们完成任务的。”

看着云千幽肯定自信的神色,凌飞然愣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

“好吧。那咱们先回去吧。但是,你们一定要保护我们啊!”

不是凌飞然没骨气,而是这里真的是太危险了!

他又不是他们这样的妖孽,就算在这里也是如走康庄大道。

没有他们的保护,要完成任务……想想就好。

于是,众人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行动,然后云千幽帮宫宇瑾解开身上的布,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又塞给他几个瓶子。

“这些都是毒药,若是谁对你不利的话,直接扔出去,他们就乖了……”

云千幽平静地跟宫宇瑾解释着这些毒药的效果和用法,无比认真。

宫宇瑾心头也觉得温暖,认真地听着她说。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总觉得有很的熟悉感。最重要的是,他对她兴不起半点距离感。

明明才是第一次见面,可好像已经相处了几十年一般熟络!

宫宇瑾也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但这种感觉太美好,他无法抗拒。

“唉,云小姐和小宇好像很好啊!”

不远处的凌飞然对李溯说,眼神中满是好奇。

这俩人的关系也太好了吧!

想到之前发现宫宇瑾差点出事的时候云千幽的激动反应,凌飞然也不由得咋舌。

他们俩人的关系可真好!

而看他们现在的相处,凌飞然更是啧啧摇头。

他怎么就没有对他那么好的朋友呢?

而一旁的李溯的表情也是非常复杂。

他知道宫宇瑾是云千幽的弟弟,可是,看着他们那么亲近,云千幽对宫宇瑾那么关爱的模样,他也觉得心塞。

他恨不得上前将他们给分开。但他的理智还是阻止了他。

说了一堆之后,云千幽终于放人了。

“你放心,我们会保护好你的!”她最后叮嘱道。

“嗯。”

握着那几个瓶子,宫宇瑾也是非常安心。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云千幽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做好一切准备,拿着云千幽提供,而他无法拒绝的各种器具后,宫宇瑾和凌飞然开始寻找同伴的队伍。

和全副武装的宫宇瑾不同,凌飞然的身上只是多了一件天蚕衣,脚边多了一只白墨狸,其他的没有多少变化。

云千幽的解释是,他已经契约了一只白墨狸,相当于多了一个保护者了,哪里还需要其他东西呢?

凌飞然想着也是,便欣然同意。

他们俩人在前面走着,云千幽和李溯则在后面不远不近地坠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56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