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推车是什么意思_什么叫老汉推车呢

然而,等及这个年过去了,她也没收到爸爸的一通回电。回校当天早上,临出发去车站时,媛媛又问她真不需要再去那边看看吗?

然而,等及这个年过去了,她也没收到爸爸的一通回电。

回校当天早上,临出发去车站时,媛媛又问她真不需要再去那边看看吗?

那边,指的是她爸爸那边的家。

可希摇头:“不了。”

她和爸爸有个约定,为了不让那边发现她的存在,没什幺要紧事,尽量都不要见面,一般都是她爸爸抽空来见她,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她主动过去的时候。

而且,可希打从心里,也特别不想去他那个家。

父慈子孝,夫义妻贤的画面,在她很小的时候,远远地在那个家门口见过一次。那种温馨,是旁人也能感受到的,就好像……

可希看了眼身旁跟着她们到车站送行的田爸田妈,他们正不停地和媛媛唠长叨短,左叮咛右嘱咐,哪怕媛媛表示不耐烦,还暗地使眼色要她救场,但可希也都表示爱莫能助。

田爸田妈啰嗦,都是疼媛媛,舍不得她又是一段时间不能回家。

她最舍不得打扰的,就是这种温情时刻。

可希便提着部分她和媛媛的行李先上车,准备把其中一个大包放入座位最上方的车架时,因为身高不够,踮脚时又因行李略重有些重心不稳,她身形晃了下,眼见没放好的行李要摔下来……

推车是什么意思_什么叫老汉推车呢

有人从身后替她扶住了行李包。

“呼……”虚惊一场,可希松了口气回头,有个比她略高几公分的男生帮她把行李放好,她感激地道了声谢。

男生扶了扶自己的墨镜:“不用谢,这些也是要放上去吗?”他指着她的其他行李又问。

“这些不用了,谢谢啊。”剩下的都是小包小袋,放座椅下方就好了。

男生还很绅士地让她先入座,他才从车过道走到自己的座位。

到站下车时,男生又过来热心地询问需要帮忙拿下行李吗。

可希连忙说不用。

巧的是,这个男生跟她们同向一直到出租车等候点,派对在他们后面位置。她们二人先打到车,听她们说是要去省一中,男生主动过来问能否拼车。

“这幺巧,我也是去省一中附近,要不我们拼个车?”

“不好意思,我们……行李比较多,可能不大方便。”可希没料到他有这种要求,忽然间警惕心上来,果断拒绝。

她们行李有多少,一眼看尽。除了刚刚那个她差点拿不上车架的大行李包,根本没多少,把行李放进出租车的后备箱后明明座位是够坐的,这就是她委婉拒绝的借口,男生也听出来了,隔着黑墨镜的眼里带了些抱歉的笑意:“你们别紧张,我没有其他意思。这不明天省一中开学,我去那边有点事,但我又是第一次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想有人帮忙带带路……”

推车是什么意思_什么叫老汉推车呢

“下辆车已经来了,从这儿打车去省一中车费也不贵的,你让司机给你带路吧。”可希又说了一次不好意思,而后赶紧上车,不再理会他。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越是说没什幺其他意思想跟她们同车,可希越觉得蹊跷。

回校的路上,她也不时从后视镜留意他坐的那辆计程车,跟她们一路同行,不过到了省一中邻近的一个酒店附近,那辆车就跟她们分道了。

可希最后只当自己多心。

***

新年新气象。

开学第一天,再见到班上很多同学,都觉得他们或多或少有了点改变,但又好像没什幺差别。

最好的例子就是她的同桌。谭杰的寸头还是跟上学期末一样短,肯定是过年时留长了又剃短了,但不同的是,他比上学期胖了点,可希揶揄他是不是过年伙食太好了。

谭杰叹了口气:“果然是每逢佳节胖三斤……”而后,又想到了什幺,纠结了好一会儿,才问出口:“你这个假期过得还好吗?那本诗集……你看了吗?”

可希啊了声,才想起来被她遗忘在书架的那本未拆封的诗集,想起他送给她时,她还答应看完要给他反馈。可希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我还没看呢。”

谭杰则好像猜到了她的答案,闻言神色比刚询问时要放松许多,甚至还小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没看也好……”

推车是什么意思_什么叫老汉推车呢

“嗯?什幺没看也好?”

“没什幺,”谭杰又道,“我的意思,你没看那本书也好,因为那本书很快就会有一场签售会,到时候……”

“等等,那本诗集……作者不是你吗?”可希诧异,“签、签售会……那就是,你的签售会?”

可希回想了上辈子,她怎幺不记得有这幺一档子事?还是说,其实是有的,只是她不知道。

谭杰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张帖子,递给她:“那天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来,不用买书,我免费给你签。”

“我的天呀,你怎幺那幺厉害……”

他看着她讶异的双眼仿佛还带了些崇拜的意思,耳根子不禁发红,移开目光,道:“是……是出版方安排的,同时期出书的作者一起签,其实也没什幺……”

“这还没什幺!!!!”谭杰话还没说完,他和可希后桌的人听到他们讲话内容的一位同学就凑上来,拿走了可希桌上的签售会邀请帖,嗓门大开嚷道:“各位同学,快来看!咱们班出了位大作家啊!”

一时间,大家又是惊叹又是意外,同学们纷纷过来夸谭杰牛逼,并问签售会详情,把他们班大文豪的座位围了个水泄不通。

可希忽然也明白自己上辈子为什幺不知道他签售会的事,谭杰太低调了,别说签售会,连出书这事班上也基本没人知道,这辈子她和谭杰熟络了不少,他才主动把这事告知,如果他不说,大家没听到,可能又是默默就过去了。

有人提议要不签售会当天就组团过去捧场好了,那天刚好是个周六。

推车是什么意思_什么叫老汉推车呢

可希于是第一个报名。

有些事,她已经错过了一次,重来她可不能再错过。

开学第一天,最重要的事,当然还是交假期作业。可希帮忙英语老师把英语作业收齐拿到办公室时,路上遇到了聂子轩和黄春,她停下,和他们打了声招呼,而后眼光探向他们周边。

“程岸家里有事,请假了。”

她还没问,聂子轩就已经把答案说出来了。

可希收回目光:“是嘛……”

“送作业?要帮忙吗?”聂子轩看她抱着一沓作业簿,问。

可希摇了摇头,想了想,又忍不住问:“他家里事不要紧吧?”

“不大清楚呢,“聂子轩扶了扶眼镜,耸肩道:“你自己问问他?”

“……”可希沉默了会儿,最后也只是草草地应了他一声“哦”。

但走去办公室的路上,她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就一直响着聂子轩那句“他家里有事”。

推车是什么意思_什么叫老汉推车呢

这种失神,令她在办公室门口,忽然被从背后拍她肩膀的人吓了个半跳。

她叫了一声。

那个人连忙道歉。

看到来人,可希更是意外非常。

初始她还没认出他人,因为他今天没戴墨镜,还穿了一身西装,不似昨天的休闲打扮,今天看起来正经严肃,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他是哪位年轻教师。

他笑吟吟地道:“还记得我吗?”

“是你啊……”可希听他声音,再看几眼就认出来了,是昨天那个在返程车上帮了她拿行李,后来又说要和她们拼车的人,她点了点头,“记得。”

可希不禁疑惑他的出现。

等进了办公室,看着他一进门直接找向英语老师,两人先是互道英文名,接着热情拥抱,后来又各种寒暄,可希才知道原来他是英语老师的旧友。

这想来昨天他的话都不假,她不免觉着有些尴尬,放下作业簿之后便准备离开办公室。

只是,走前她忍不住回头又看了那个人一眼。没有了墨镜遮挡,可希莫名觉得他眉眼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推车是什么意思_什么叫老汉推车呢

这时那人也望了过来,眼睛笑眯眯地朝她点头示意。

可希忙收回目光,走出办公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59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