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读了能让女人湿的小段文 小可的奶水第2部小说

最后我想到了一个招。把抽屉桌拖到两张床之间,然后在上面架上凳子。我爬到凳子上面,将已经拴上了长绳子的塑料袋的另一头,粘贴在了屋顶。确信它不会自行脱落以后,我才下了桌子,并把动用的东西恢复原状。

最后我想到了一个招。把抽屉桌拖到两张床之间,然后在上面架上凳子。我爬到凳子上面,将已经拴上了长绳子的塑料袋的另一头,粘贴在了屋顶。确信它不会自行脱落以后,我才下了桌子,并把动用的东西恢复原状。

为了检验效果,我关上了灯。顷刻之间,那小小的塑料袋里,荧光闪闪,有点迷彩灯的感觉。张雪艳出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打开灯,她伸过手来让我牵着她。

“真漂亮。”张雪艳由衷的赞叹:“要是把它们都放出来,让它们满屋子的飞就会更漂亮了。”

我提醒说:“如果你不介意它们会落在你被子上的话,我们是可以那么做的。”

“那还是算了吧,要是把它们在屋里都困死了,那得满屋子都是的。”张雪艳这句话流露/出了,她是个有些精神洁癖的人。

我不嫌恶心的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可怕的是你吃饭的时候,从碗里吃出了萤火虫来。”

读了能让女人湿的小段文 小可的奶水第2部小说
(图文无关)读了能让女人湿的小段文 小可的奶水第2部小说

“讨厌。”张雪艳娇慎:“快去把灯打开。”

我开灯以后,自然要先打量一遍张雪艳换了什么睡衣。是一套粉红色的睡/衣,领口挺高,什么风景都看不见,下面的睡裤到膝盖。虽然穿的睡/衣很一般,但因为她人长的漂亮,倒也瑕不掩瑜了。就她的身材而己,不漂亮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会显得漂亮。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也不一定什么时候都对。

我一直都认为,最惹眼的得是她严密藏在衣服里面的那一对大球,不管穿什么衣服,怎么遮掩,那里从来都是那么的出众,一是因为它的大,再则因为它的丰耸挺拔。

张雪艳给了我一个白眼:“看什么呢,快去洗澡啊。”

我走进厕所,惊喜的发现她把内/衣留下了。虽然它们都很安静的背挂在衣钩上,但在我眼里,就是显得那么招摇。其实我都有好久没有碰触过它们了。最后一次得追溯到认识李丽丽的时候。细细一算,那己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清了。

我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把张雪艳的小罩拿在了手里,她都答应做我女朋友了,碰下她的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没有想要狠琐她的衣物。只不过想放到鼻头嗅嗅那种久违的芳香,感受它本身的腻/滑。接着自然是小内了,当我翻开里面,看见上面两处淡黄颜色的痕迹,心里一下起了波澜。已经和三个女人有过那种关系的我,自然明白那浅淡的痕迹代表着什么。随之,我的心境平静了。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张雪艳也是个普通的年轻女人,必然会有那方面需求的,按照我的猜测,在她和周亚童婚姻的最后一年,他们之间基本上没有过床上活动。如果说以张雪艳这样的年纪,毫无那方面需求的话,那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我不禁心疼起她来。这几年来,她的生活可谓完全是灰黑色的,色彩我真的看不见一点。明明有丈夫,却过着守活寡的日子。正当花开芳华,却禁闭自赏。我真是想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为难自己。美好的新生活垂手可及,她却从来没有动心过。她对周亚童到底还存留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我把她的内/衣挂回去,不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心里细细的打算着,我是否有能力或者说有可行的门径,去改变她呢?

我快要洗完的时候,张雪艳来敲门了。她在外面说:“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洗完啊。”

“就快了。”我关了蓬头,取下了毛巾。

“真的吗?不许乱碰我的东西哦,等下我可是要进来检查的。”张雪艳用很轻松的语气说。

一分钟之后,我打开门。她竟然还站在门口,而且是面对着厕所门的。我问:“你是要上厕所吗?”

张雪艳不回答,推开门直接走进去。毫不避讳的拿起自己的内/衣,检查了一番:“你真的没有动过吗?”

我不以为然的说:“我动它们干什么,无聊。”

张雪艳不大相信,又检查了一遍。这次依然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她不好意思的说:“没事了,我逗你玩儿呢,我们回房间去吧。”

我不屑的冷哼一声,她哪里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了自证清白。关了灯以后,我们都盯着塑料袋里的萤火虫看。边看边聊天。我陡生一计。我说:“艳姨,我这边都看不到了,是不是都把屁股朝着你那边了,我看看。”

说着,我就坐到了她的床上,张雪艳推了我一下:“看完了赶快回去呀。”

“这样也不好看,我躺着试试。

“喂,你做什么呀,快回去睡。

我躺下去的时候,张雪艳像刺猬似的朝里面缩。

张雪艳拿脚轻轻的踹我。

“呼呼呼……。”我装睡的打起了呼噜。

昨晚我略施小计,在她床上装睡以后,她作了退步。为了这求职不己的同塌而眠,我也不敢再生妄念。虽然不能很快的睡着,但几乎没有动一下。早晨发生的情景完全是在睡梦之中发生的。女人毕竟只是女人,她再**能干,都是需要男人呵护的。

我静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小幸福。突然张雪艳动了一下,吓得我大呼不妙。难道这美妙的小幸福这么快就要终止了吗。但结果出乎了我的意料。张雪艳反倒把我抱的更紧了,一条腿也搭在了我的身上。

我闻着她身上的芳香,感觉是那么清新。后来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再次醒来,是被什么东西给挠醒的,那种感觉特别难受,跟挠痒似的。睁开眼睛一看,张雪艳正用她的发梢挠我鼻子。

我打了个喷嚏,栽赃的说:“艳姨,你怎么把我抱那么紧啊。”

“谁抱你了,明明是你强抱我嘛。”张雪艳不服的反驳。

我嘿嘿一笑:“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睡着睡着两个人就抱到一块了。”

张雪艳笑颜浅浅,晚我说:“不怪你了。昨晚睡的还蛮舒适的。我都好久没被别人抱着睡过觉了,特别的踏实。”

我乘机献宝:“那以后我就天天这样抱着你睡吧。”

“你想得美。”张雪艳说:“昨晚的确很听话,可谁知道你以后会怎么样呢,我才不会让自己栽在你手里呢。”

“都已经栽我手里了,你逃不掉的。”我自得的说。

张雪艳暗中在我身/上拧了一下。起床的时候,她拿着衣服进了厕所。我也乘这个时间起了床。

下楼后,有同学告诉我,很多人都在西边的平地上放风筝,那里有人在卖。我自然引起了我们的乐趣。也买了一支加入了放风筝的队列。

一直到中午才回住处,下午在老师和教练们的带领下到一片空地种菜。有一个同学把锄头给弄坏了。经过一番交涉,家长赔偿了五十块钱。当时我不知情,后来才知道在市场上买一把锄头也就几块钱的事。这个农庄的损坏赔偿价格是非常高的。但这个坏处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启示。

和教练的聊天中,我得知了这里的床每一张是三百多块钱,损坏赔偿价格得要八百元。和参加这次夏令营活动的价格是一样的。可谓赔偿费相当高了。

嫌我做的饭难吃,厨房再一次回到了张雪艳的掌控之中。我关了门,把被单掀开,打量着他们的木床。是很一般的木质,制作工艺也很简单,顶多一百块一张,由此可见农庄是弄虚作假了的。面对着床底下的那几根横木,我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下午张雪艳和几个阿姨出去了,我拿黑色的编织袋装着一块大石头回屋,把床底下的横木砸断了两根,准确的说是快要砸断了,人只要往上一压,保准折断。之后我就把被单和垫子复原,大石头被我成功的扔到了它原来呆的地方。这件事从头到尾做的滴水不漏。

我做这事的缘由,再简单不过了。就是为了以后每晚都可以和张雪艳睡在同一张床上。

做了龌蹉事以后,我邀了几个同学一块跑步。锻炼回去,张雪艳己经在屋里了。她坐在我的床上。我心里暗暗祈祷,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断啊。

“艳姨,你回来了啊。”我轻轻的坐到旁边。

“哎呀,大热天的,不要离我那么近好不好,坐那边去。”张雪艳吩咐道。

我赖皮说:.“只要挨你坐着,热死我都愿意。”

张雪艳无辜的说:“可是我不愿意啊。”

我坐着不动,张雪艳就自己往一边挪了挪。我对她笑,她白我一眼,接着躺了下去,本来这个动作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问题就在于她扯了我一把。我没准备,重心被她牵引着走。然后……床就塌了……

她错愕的看着我,我也用类似的反应看着她。而且我们俩的上半/身都跟着坍塌的床窝了进去。

反应过来后,她让我赶快爬起来,然后要把她给解救了出来。看着坍塌的床,张雪艳问:“怎么办啊?”

我哪里想到自己的小jin计,会如此得逞。相比起来让她把床压塌,比我压塌更为合适,这样她会带有一定的负罪感。我爬上她的床就更少有阻力了。

我故作惊骇:“艳姨,这可怎么办啊,这床怎么会塌呢。”

张雪艳作势要出去:“我出去叫人帮忙修好吧。”

我赶紧拉住她:“你可千万别去。你不知道床坏了要赔八百块钱吗。你一个月工资也就那么一点呢。我们先把床恢复了,想想办法吧。

张雪艳问道:“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啊?”

我把窗帘拉上:“刚来第一天开会的时候就说了啊,你没有听见吗?上午种地的时候,有个同学不是把锄头挖坏了,就赔了一百块吗。

“那真不要去叫人帮忙啊?”张雪艳还有些犹豫。

我说:“一叫人帮忙的话,大家都会知道的。农庄是做生意的,哪有那么好说话,弄坏了他的东西,肯定要赔偿的,岂会让你给修好了就了事。再说了,你也不看看,他这床是整套制作的,你也修不回去啊。”

“那我们就先恢复原样吧。”张雪艳说着开始抱被子。

在我们两个的合力之下,床铺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是不能坐,一坐就要凹下去。

张雪艳犯愁的说:“要是有人来屋里玩怎么样啊,很容易暴/露真相的。”

我出计策说:“这个没事,一会儿我出去找几根木棍,垫在下面肯定就坐不塌了。”

“那还可以睡吗?”张雪艳问。

我摇摇头:“那肯定不行,小木棍能撑多久呢。”

张雪艳把屋里打量一遍:“只剩下一张单人床了,以后我们俩怎么睡觉啊。”

我双手叉腰,为难的转来转去,最后豁出去了的说:“没事,你还睡自己的床吧,我打地铺。反正夏天又不冷。”

“这样行吗?”张雪艳不放心的问。

我肯定的说:“绝对没问题。

其实真要下去找木棍拿回屋也是一件难事,主要是不好跟别人解释。思前想后,最终我让徐小虎给我帮了忙。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爸每天都带着他做锻炼。拿几根木棍回家,大家肯定会以为是又有什么新的锻炼项目呢。

徐小虎和我一块修理床铺的时候,张雪艳站在旁边说:“小虎,沈宁可以过去和你一起睡吗?”

“不可以。”徐小虎答应的很迅速:“我这个人睡觉不安分,一个人睡还经常滚到地上呢。”

张雪艳哦了一声,不好再请求了。

转眼天就黑了,吃过了饭,又到了洗澡时间。看到挂在衣扣上的迷人内/衣,我心间一动,下面反应很强烈。都已经一个星期没做过那种事了,突然就感到需求很强烈。但在这种环境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释放那拥堵的让我难受的强烈需求。

一些猥琐的电影情节从脑海里冒了出来,但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那样去做。千万不能干对身体有害的事。

但当冰凉的水淋在我身上时,全身上下都清凉的舒畅,唯独那里叫人感到难受。我匆忙的洗完了澡。把手擦赶紧了,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把张雪艳的小罩和小内拿在了手里,使劲的嗅着亲着。

“喂,又在干什么嘛,用的时间比昨晚还多。”张雪艳又在外面叫门了。

我从自我沉迷的世界里回到现实,因为门外的她,而对自己的行径感到歉疚。赶紧放了回去。难受的感觉也消减了不少。

我开门后,张雪艳再次例行检查。她不确定的说:“好像有动过吧?”

“哪有?”我哪里会承认呢,强词夺理的说:“明明是你自己在动。就算哪天我真的动了你内/衣,那也不是我的错啊。谁让你故意把它们都放在里面的。我不怪你勾/引我就己经很宽大为怀了。”

张雪艳把内/衣取下,藏到身后,走到我面前说:“我哪是勾/引你,这叫考验你知不知道。在医学和心理学上这是治疗某些小怪癖的方法。”

“我没有小怪癖。”我抗议说。我可不是那个偷衣贼。

我们回到房间,我遵守女内男外的常规说:“你先睡吧,我还像昨晚那样睡外边。”

“你又要跟我一块睡呀?”张雪艳惊愕的说:“不是讲好打地铺吗?”

我把自己说过的说话的抛到一边:“这是山腰上呢,气候多变化,打地铺很容易着凉的。”

张雪艳气不过的说:“就知道你会是这样。那被子没有坏吧,我们睡一张床上,各盖各的被子好不好。”

“行。”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只要能睡到一张床上,其他的事都会顺其自然发生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64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