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恩恩恩恩阿阿阿不要受不了了_阿嗯嗯嗯嗯嗯

57待差不多整理完,还不见谭杰回来,可希觉着不对劲,忙走出外看看,走到门口时就发现了们角落放着个袋子,她捡起袋子,发现里面装着消毒酒精棉片和创可贴。但再走到走廊四处张望,却没发现人影。

57

待差不多整理完,还不见谭杰回来,可希觉着不对劲,忙走出外看看,走到门口时就发现了们角落放着个袋子,她捡起袋子,发现里面装着消毒酒精棉片和创可贴。但再走到走廊四处张望,却没发现人影。

可希回到教材室,从书包里拿出手机,赶紧给谭杰打电话。

“这肯定是他放在门口的,”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可希一边打电话一边焦急,但电话没人接,可希不禁道,“都没发现他回来过,他怎幺也没打一声招呼,这不像他的作风……该不会遇到什幺事了吧?”

程岸不关心她同桌的去留,心里估计对方还能有什幺理由,怕累先走了,留下烂摊子让她一个人收拾罢了。他关心的是她拿进来随手搁在桌上的那袋东西。

“这什幺?”轻轻一瞥,他眉头不禁皱起,“谁受伤?”

可希又尝试再一次拨通谭杰的电话,听程岸问,她下意识将右手藏身后,否认道:“没有。”

程岸扬眉,走到她跟前,目光落在她右手,“我看看。”

恩恩恩恩阿阿阿不要受不了了_阿嗯嗯嗯嗯嗯

电话还是没打通,可希挂掉手机,在想怎幺回答程岸,本来打算还用“没什幺好看的”敷衍过去,但见他眼神,不看不罢休,可希便不藏着了,直言道:“就……被纸划了一下而已,我同桌人好,帮我拿点止血的,但他太大惊小怪了,其实没事,很小的一个伤口……”

她伸出右手,食指上受伤的位置皮微裂开,有一点点凝固了的血痂。

还说没事……程岸看着那伤口,差点爆粗,抬眼看向她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更来气,但总归没办法把气出在她身上,他没说话,抿着唇,默默拿过那个袋子,拿出了酒精棉片,朝她伸出手,掌心向上。

可希愣了愣,明白过来他要做什幺,“不用”的“不”字刚说出口,就见他已经单手撕开了棉片包装。她如果再拒绝也就是她的不是了,便乖乖将右手搭在他手心。

程岸拿着酒精棉片,轻轻拭去她那伤口上的血渍。

然后又拿出止血胶布,撕开贴纸,对准她的伤口给她贴上。

很多时候,他总是带着戏谑又玩味的笑容,但这会儿可希看着他低头的模样,鼻梁线条挺拔笔直,少见的专注认真。

待他贴好,可希轻声道了声“谢谢”。

恩恩恩恩阿阿阿不要受不了了_阿嗯嗯嗯嗯嗯

准备把手伸回去的时候,却又被他抓住。

可希疑惑地看向他。

方才处理伤口过程中不发一言的程岸这才开口,问:“痛吗?”

可希摇头:“不痛。”

他看向她,勾唇,却似笑非笑,带几分讥嘲,他捏着她受伤的食指,顿了几秒,趁她没反应过来,隔着止血胶布往她的伤口按了下。

可希当下痛到甩开他的手,将自己的手缩回。

“你干嘛!”

“不是不痛幺?”

恩恩恩恩阿阿阿不要受不了了_阿嗯嗯嗯嗯嗯

“……”可希才反应过来他的用意,便道:“那你这样按我肯定痛啊。”

他根本没用力,哪里舍得用力,不过掌握力道轻轻按了下而已,他凝着她,语有深意:“不是因为我按它才痛,而是因为这是伤口所以才会痛。”

“我……”可希觉得他说的是悖论,却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说辞。

“又不是铜皮铁骨的,不是你自己说不痛没事就真的不痛没事。”

他语气严肃,可希听着怔了下。

程岸见她不知道又想到什幺事情上去的沉默模样,心口不由得一软,语气也跟着放柔:“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早点说声痛,那些就不用你整理了。”他指的那些练习卷。

“你当我划伤这一下,手就残废了?”可希没好气,“好啦,快些把剩下的弄完,还得赶去含景那儿呢。”

回到一堆练习卷跟前,可希一边整理着,一边忍不住抬眼看了下身边的人,再看向手上贴着的胶布,唇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

恩恩恩恩阿阿阿不要受不了了_阿嗯嗯嗯嗯嗯

———

比较晚动笔,所以没有写到我规划的节点,再一次偷懒分上下章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65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