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延安少年之死:聚会时多次向家人借钱

   11月17日,下班后,吴女士又一个人独自走去了陕西延安市内一家医院的太平间。

 11月17日,下班后,吴女士又一个人独自走去了陕西延安市内一家医院的太平间。

她13岁儿子的遗体至今还冷冰冰地摆在那里。她告诉记者,想儿子的时候,她都会来转转。

望着儿子冰冷的遗体,吴女士又哭了,嘴里不断念叨着,“他们怎么那么狠?”

吴女士说的“他们”,是6名涉案的未成年人。今年8月28日,一场殴打,吴女士的儿子死在离家不远的荒山上。

6嫌疑人均未成年,其中一人未满14周岁

自称一生苦命的吴女士今年40岁,是陕西延安人。

她说,她从小右眼得了眼疾,落下残疾。和丈夫结婚后,夫妻俩一直在延安当地打工,在饭店给人当小工,每月收入仅有2000元。

2015年3月,吴女士的公公被查出癌症。为了给公公治病,她和丈夫几乎花光了家中全部积蓄,然而,厄运又降临在她身上。当年8月,丈夫也被查出患有癌症。

为了照顾家中两名癌症患者,吴女士又在外借了很多钱。然而,她的努力没有唤回公公和丈夫的生命,2015年11月,公公离世。3个月后,丈夫也离开自己。

“那时候,日子快把我压垮了,我也没像现在这样难受。”吴女士说,当初,她不想放弃生活的原因是,她有外债,自己还有儿子。吴女士的儿子小浩(化名)今年13岁,原本今年下半年将上初二。公公和丈夫的离世,让吴女士更加珍视这个儿子。

但由于儿子学习平平,自己又要在外打工无力照顾儿子。去年,吴女士将儿子从城里的学校转到附近乡镇一所寄宿学校读书。

吴女士事后得知,在这所学校,儿子小浩认识了同校的男同学小光(化名)。小光比小浩大几个月。吴女士说,她从没见过小光,儿子也很少跟她聊有关学校的事。

但小浩的三姨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平时,她和小浩聊得比较多。在她印象中,小浩在她面前提过一次小光,说让三姨借给小光100元,“借100元还150元。”

小浩的三姨说,当时她就教育了小浩,同学之间不要随便借钱,此后,小浩再也没跟她聊过有关小光的事。

但吴女士没想到的是,小浩被害时,有6名嫌疑人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其中一人未满14周岁,小光也参与其中。

 

被害前夜多次向家中大人借钱

今年8月27日,吴女士永远记得这一天。她说,没想到自己去上班,成了与儿子的永别。

吴女士说,当时,小浩还在放暑假。上午临出门前,小浩在睡觉,她叮嘱了儿子几句后,便离家。下午,吴女士接到儿子电话,说要和同学出去玩,“我说快开学了,别乱跑了。”

虽然没经过吴女士的同意,但小浩还是出去了。事后证实,叫他出去的人是小光。

吴女士记得,当晚9时许,她下班回家,见儿子没在家,便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告诉她,同学在过生日,马上回家,还向吴女士要了20元钱用于吃饭。

吴女士说,之后,见儿子迟迟没有回家,她多次拨打儿子的电话都无人接听。直到次日凌晨2时许,儿子的电话才打通。“他说同学要借钱,让我给打100元。我说,我卡上没钱,让他回来拿现金,之后电话就挂了,再也没打通。”吴女士说。

回忆当天经历的一切,吴女士自感很诡异。

她说,当天打工的饭店工作特别多,回家后她感到很累,就靠在床边等儿子,可没过多久,自己就睡着了。直到次日清晨,她的三个家人纷纷打来电话说,深夜,他们都接到小浩的微信和电话,向他们借钱。此时,吴女士发现了异样。

事后吴女士发现,事发当夜,小浩除了向自己要了20元,还向自己朋友“借了”30元。

吴女士的朋友说,当夜,小浩向他借了两次钱,都说是同学要借,第一次,他通过微信转账了30元;第二次,小浩再借钱时,他睡着了没看见。待醒来后,将钱转过去时,小浩并没收款。

当日,多份聊天记录及转账凭证,证实了小浩借钱的说法。

之后,吴女士多次拨打儿子电话,但无人接听。到8月28日上午10时许,再次拨打小浩的电话,电话已经关机,此后再无音讯。

失踪5天后在荒山被发现,系脑部损伤致死

吴女士说,自己始终不信儿子会发生意外。“我以为儿子不想上学了,或者因为我没给他钱,跟我生气了。”吴女士说。

得知当日是小光叫走了儿子,8月29日,吴女士找到小光的电话。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直到8月29日晚,她给小光发了短信,谎称自己出了车祸,让小浩赶紧回家。

此时,小光打来电话说,自己跟小浩分开后就没见小浩,并答应帮忙寻找。

8月30日,小光说自己也无法联系上小浩,随即挂断了电话。此后,小光的电话也无法接通。

吴女士选择了报警。此时她才发现,小光也失踪了,他的家人也在找他。

小光妈妈说,她和吴女士一起到处找孩子。几经周折,9月1日,在80多公里外的志丹县一间宾馆内找到了小光。

吴女士说,在回来的路上,小光一句话没说。但当晚,到了刑警队,小光讲述了8月27日晚发生的一切,并说,小浩可能还在离家不远的凤凰山。

此时,从小浩离家已经过去将近5天。

据悉,得知小浩音讯后,仅吴女士一家便出动20多人参与寻找。参与寻找的亲戚们记得,当晚,凤凰山上很黑,到处是杂草,上山有很多条路。按照小光的讲述,吴女士家人一直没有找到小浩。之后,大人们开始分多路寻找。

直到9月2日清晨7时许,在山坡上一处土坑内,人们发现了小浩,此时,人已经死了。

据发现者回忆,发现小浩时,他歪卧在一处杂草丛土坑内,身后靠着树枝,周围草将近一人高,很难被人留意。当时,小浩面部已经没了鼻梁,鼻孔没血渍,“像被人擦过的一样。”耳朵上有大量血渍。

事发后,当地警方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小浩的死因进行鉴定。法医鉴定报告显示,小浩系头面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并脑疝形成而死亡。

随后,包括小光在内,共6名嫌疑人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上游新闻记者获悉,6名嫌疑人均为男性未成年人,他们分别来自当地几所不同的学校,因为暑假临时凑在了一起,其中,一名男孩不满14周岁。

起因疑被害人骂了一个同伴 事发前众人喝了三四箱啤酒

得知小浩的死讯,吴女士泣不成声。6名涉案人员,除了小光外,吴女士均没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名受访嫌疑人家属处获悉,这些涉案人员均来自不同的学校,彼此并不熟悉,有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而他们平均年龄在15岁左右。

上游新闻记者拿到的多份监控视频,记录了事发当晚小浩的最后影像:8月28日凌晨,在凤凰广场附近一家KTV内,小浩、小光等5人出现在监控视频中。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名家长处佐证获悉,当晚几名男孩在此唱歌。视频显示,当日凌晨3时左右,5人在KTV楼梯口聊天。包括小浩在内共5人行动正常,彼此还在聊天,在楼梯口逗留许久后。凌晨3点13分,5人乘坐电梯离开。

另有监控视频记录了几人最后的影像。在凤凰山附近一处监控视频中,3名男孩从凤凰山朝附近街道走去,一名男生光着上身,行动未见异常,此时已是次日凌晨5时许。据悉,其余人从其他方向离开的凤凰山。但此时,已没有了小浩的踪影。

当晚,几人为何要去凤凰山?在凤凰山上又发生了什么?目前众说纷纭。

吴女士说,事发后,小浩的手机被人拿走,并被卖掉。警方调查后,找回了手机,但手机已经被刷机,手机上有一些刮痕。对此,吴女士怀疑,小浩之死与对方“抢钱”有关。

有3名嫌疑人家长均予以否认。这些家长事后均听孩子们说,好像因为小浩骂了其中一个孩子,有人提出要教训一下小浩。但打人者和提议打人者是谁,各有各的说法。

“他们几个晚上喝了三四箱啤酒,当时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大人也说不清。”一名嫌疑人父亲说。

小光的父亲说,小光和小浩是同学,也是朋友。当时殴打小浩时,小光曾有过阻拦,但有孩子对小光说,跟小浩关系怎么样?小光回答说,关系一般。有孩子说,如果小光拦,连小光也一起打,“我儿子害怕,就往他屁股上踹了两下,现在也成了嫌疑人。”

另有嫌疑人父亲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事发当天,儿子还在上晚自习,是被小浩等人叫出来吃饭的,他儿子只认识其中一个人,并不认识小浩。究竟是谁说要打小浩的,如何打的,打了多久,他也说不清。“我娃娃就去到山上了,动都没动手,现在也被抓了。”

受访嫌疑人家长均表示,当天,自己孩子都不知道小浩的死讯。有的孩子次日继续照常去上学,直到警方出现才知孩子惹了事,小浩已经死亡。

有两名受访嫌疑人家长说,他们听孩子说,当时,有人看小浩流血了,有人就给小浩说,给他三秒钟,让他跑,否则就继续打他,“后来那个娃娃就跑了。”

6嫌疑人中5人被批准逮捕

受访者嫌疑人的家长均表示,此事,让每个家庭都陷入困境,家长们都无可奈何,只希望警方能查明真相,能给自己孩子一次机会。

目前,该案6名嫌疑人中,一人因未满14周岁已交监护人看管,另有5人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已被批准逮捕。

一直在等司法机关消息的吴女士说,到了晚上,她不愿回到自己租住的那间不足20平方米的平房,“现在一回家,满脑子都是我娃娃在家里的样子,我家现在就我一个人了。”

令她痛心的是,此事发生后,至今没有一名嫌疑人家长向她道歉。她说,她不要什么赔偿,只希望法院重判,还她儿子一个公道。

 袁先生称,10月29日,儿子回到兴平后,兴平市职业教育中心以梁某为首的多名学生,向他索要钱财。遭到拒绝后,梁某等人用镐头对袁某进行殴打,随后将袁某埋于距兴平市职业教育中心20公里外的空地里。

陕西咸阳兴平市,15岁少年袁某死亡,生前疑遭殴打后被埋入土坑。其家属表示,嫌疑人是6名职业教育中心的学生,目前均已被警方控制。11月9日,新京报记者从兴平市公安局获悉,此案已由当地刑警队处理,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袁先生告诉记者,儿子袁某今年15岁,是兴平市金城实验中学一名初二学生,出事前正处在休学阶段,休学期间袁某一直在西安打工。

袁先生称,10月29日,儿子回到兴平后,兴平市职业教育中心以梁某为首的多名学生,向他索要钱财。遭到拒绝后,梁某等人用镐头对袁某进行殴打,随后将袁某埋于距兴平市职业教育中心20公里外的空地里。

11月2日,兴平市警方告知袁先生其儿子遇害的消息。据袁先生介绍,办案民警告诉他,职业教育中心有学生知晓此事后选择报案,随后民警赶往事发地,从一个1.5米深的土坑中将袁某的遗体挖出。涉案的学生共有6人,目前均已被警方控制。

袁先生提到,儿子出事至今,打人者的学校及家属方面从未与他联系。

9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兴平市职业教育中心,均未得到回复。记者从兴平市公安局一工作人员处获悉,此案件已由当地刑警队进行处理,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侦办中,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11月3日,大连10岁女孩遇害案中,13岁加害人蔡某某父母名下房产第一轮司法拍卖结束,5000余人围观,但无人竞拍。该套房屋二拍将于11月19日开始,起拍价降至100万元。

新京报此前报道,1月,淇淇的母亲贺美玲以生命权纠纷为由,提起民事诉讼。8月10日,一审法院判决蔡某某父母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28万余元,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在辽宁省级平面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9月29日,因拒不执行判决,蔡某某父母被法院司法拘留15日,其名下房产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首拍起拍价为114万余元。

11月3日13时许,新京报记者在拍卖平台上看到,该套房屋面积为103.26平方米,市场价为163万余元。二拍将于11月19日开始,起拍价由114万余元降至100万元。对此,淇淇母亲贺美玲表示,已经接到法院和律师的通知,知道房屋首轮拍卖无人竞拍,“二拍肯定要降价,其他事情只能等拍卖结束之后再说。”

 正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放学后被人拉走,几天后再找到时却是在深山草丛里,已经被人杀害。这是17年前发生在来宾市兴宾区溯社乡古焕村的真实案件。经过不懈努力,2020年10月21日,来宾警方在广东警方的配合下,将改名换姓逃亡多年的杀人凶手吴某利成功抓获归案。

13岁少女被抛尸荒野嫌疑人潜逃17年案件发生在2003年9月初,来宾兴宾区溯社乡古焕村的石某报警称,他的女儿小凤在9月2日放学后失踪,家人四处打听寻找。4天后,在村前一座山上发现一具尸体,经认定,这就是石某失踪几天的女儿。

警方经技术勘验,认为他杀的可能性极大。

来宾市公安局兴宾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她的右边胸部的肋骨部位有一处明显的锐器致伤的一个伤口,当时初步诊断认为是他杀,致命伤口也就是这个被利器所伤。”

几天前还活蹦乱跳的小姑娘,却被人杀害抛尸荒野,古焕村多年的平静被打破了。而警方经调查了解到,9月2日当天,有人看到一名男子从村里的篮球场将小凤拉走。

来宾市公安局兴宾分局刑侦大队民警:“也发现这个嫌疑人吴某利也在同一天也失踪了。种种迹象,我们就有理由怀疑这个吴某利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警方发现吴某利(男,时年27岁,兴宾区溯社乡弄表村民委人)有重大作案嫌疑。但案发后,吴某利就像人间蒸发一般,从此销声匿迹,音讯全无。

嫌疑人被抓获真相终于大白直到今年7月份,警方接到线索,消失了17年的吴某利极有可能藏匿在广东茂名化州市一带。来宾警方即组成专案组,前往开展侦查工作。

专案组开始部署警力拉网布控。10月21日20点,警方在出租屋附近巷口将吴某利抓获。

据吴某利交代,他比小凤大13岁,两人从小就一起玩,感情很好。在小凤13岁读三年级时,两人发生了性关系,这段不合常理的恋爱关系,遭到了小凤家人的极力反对。

来宾市公安局兴宾分局刑侦大队民警:“父亲石某就带这个小凤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就说告这个犯罪嫌疑人吴某利强奸了小凤。吴某利就觉得小凤的家人在诬赖他。”

古焕村本就不大,这事很快就传得人尽皆知,吴某利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更让他绝望的是,他时刻都担心会有民警出现将他抓走,从此把牢底坐穿。

于是在2003年9月2日案发这天,他找到小凤要求她到派出所撤销案件。

来宾市公安局兴宾分局刑侦大队民警:“然后他们两人就吵架起来,又扭打起来,他就把随着携带的这把水果刀朝她身上捅。”

案发后,吴某利迅速逃走,先是跑到深圳待了一段时间,后来发现深圳不好混,又跑到了化州投靠老乡。

来宾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平时他跟这些老乡虽说好,但是还是有一定距离,比方说他不敢跟他们一起去喝酒,怕喝酒之后讲错话,平时也是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吴某利17年的逃亡生涯,最终在警方刑侦手段的不断进步和民警的不懈努力下终结。目前,吴某利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四月,是南方草长莺飞的季节,但在塞外小城辉南县,四月的天气依然寒冷,室外冰雪未融,刚刚停了暖气,室内温度有点凉,辉南县铁路局退休老工人老高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下午四点了,该做饭了,他套上一件毛背心,拿出手机拨打妻子秀荣的电话,反复拨打两三次,秀荣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他又拨打了秀荣一位朋友的电话,在他的印象中,秀荣离开家如果超过两天就是到这位朋友家小住,令他意外的是,这位朋友说,没有见到秀荣。老高头又给常和秀荣联系的几个人一一电话寻找秀荣,但几人都说没有见过她,一丝不祥的预感涌上老高头心头,秀荣已经离家四五天了,这么多天没有消息,她会不会出事了?

顾不上做饭,老高头决定报警。

陈尸出租屋,谁杀了她?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让刚刚端起方便面准备吃饭的辉南县朝阳派出所民警毕志伟放下手中的筷子,电话正是老高头打来报警的,当得知一名叫秀荣的中年女子失踪多日时,毕志伟赶紧向派出所所长翟洪涛、副所长王晨旭汇报了此事。经过详细了解,翟洪涛、王晨旭敏锐地察觉,秀荣的失踪不简单,当即决定立案——寻找秀荣。

在秀荣家,老高头告诉民警,自己和秀荣是二婚,自己比秀荣大十多岁,两人沟通不多。平时秀荣出门访友都会带着一个小包,小包里放着钥匙、钱包和身份证,老高头看到秀荣带着小包出门,他就知道秀荣要出门几天,如果出门不带小包就会快去快回。这次很奇怪,秀荣没有带小包出门,却四五天没有回家,他也联系了秀荣平时经常接触的朋友,大家都说没有见到秀荣,他很担心秀荣出意外。

民警询问老高头秀荣平时经常去的地方,老高头告诉民警,秀荣没有正式工作,平时打零工,有工作的时候就去工作,没有工作的时候和朋友玩玩麻将,秀荣运气挺好,总能赢钱……

民警经过勘查秀荣家住处,发现秀荣家周边有社会监控摄影头,决定从视频梳理入手,尝试追踪秀荣的轨迹。

调取了周边监控视频,民警仔细检索,发现4月15日13时40分,秀荣离开家,步行向爱民广场方向,进入爱民街道,20分钟后来到辉南县文化宫侧一片居民区失去踪迹。

翟洪涛及时将获取的信息向辉南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李俊、指挥长李腾龙、刑侦大队长张峰汇报,李俊责令辉南县刑侦大队重案中队协助调查,及时进入该区域查找失踪妇女。

4月18日,民警来到该居民区走访调查,却并没有没有查到秀荣踪迹。

这么大一个活人,进入这片区域,难道就消失了吗?

这是一片老旧居民区,出口多,人员复杂,虽然面积不大,但是找到一个人也确实需要花费一番功夫。

女子陈尸出租屋,凶手畏罪潜逃,此时出租车司机为警方提供了一个关键线索……

张峰指挥侦查员调取周边监控录像,经仔细检索,发现当日秀荣进入该区域后没有离开,辉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吴家业推断,秀荣依然在这里。

王晨旭找到老高头,询问他,此处是否有秀荣的朋友?老高头告诉王晨旭,秀荣在此处确实认识一个叫王富贵的人。

张峰将民警分为三组,一组查找王富贵住处;一组继续检索监控视频;一组走访附近居民,尽可能寻找线索。

不久,两组负责走访调查的民警都传回消息,查到了王富贵的租住的平房;另一组民警获取一个重要信息,王富贵家附近的邻居几天前听到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激烈争吵的声音,还听到女性的呼救声,该邻居认为是附近夫妻打架。

民警还获知,王富贵60余岁,是专业护工,但是令民警奇怪的是,大数据平台却查不到这个叫王富贵的护工的户籍身份信息,人也不知去向。

张峰还是决定从监控入手查找王富贵下落,一段视频监控让张峰对这个王富贵产生了怀疑,监控显示,4月16日凌晨三时,王富贵拿着一个大袋子搭乘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住处。

张峰决定搜查王富贵的家,经申请,县局批准了他的申请,民警找来房东,在社区干部的见证下打开了王富贵租住的房屋,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室内墙壁和屋顶都是喷溅的血液,床上一堆物事,当民警掀开几床被褥,一具赤裸的女尸豁然出现。

全力追捕原来他另有其名

“现场挺惨的,墙上、屋顶上都有喷溅的血液,人已经死亡了,经过其丈夫辨认,是秀荣。”办案民警回想现场惨景依然唏嘘不已。

“从现场情况来看,王富贵有重大嫌疑,我们立刻向上级领导汇报了案情,领导指示,成立‘4.19’命案专案组,全力追捕王富贵!”吴家业告诉记者。

失踪案变成命案,老高头捶胸顿足地哭喊:“秀荣啊,你怎么这么惨啊!”

朗朗乾坤,一桩命案发生在居民区,当地居民议论纷纷。办案民警心情也较为沉重,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究竟为什么,秀荣惨遭毒手呢?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张峰心头。

这一切只有找到王富贵才能得到解答。

一直检索视频的侦查员有了新的收获,侦查员获取了王富贵搭乘的出租车车牌号码,很快民警找到该出租车司机,出租司机王师傅告诉办案民警,王富贵在一次打车中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4月15日,王富贵电话他,说要在第二天早上4时租车到梅河口海龙湖,但是当日晚间11点多,王富贵又来电话说要早走一个小时,所以自己早上三时就接到王富贵,送他到梅河口市海龙湖一个居民小区,王师傅还提供了一条线索,他告诉民警,王富贵说自己到海龙湖是找一位于他有恩的亲戚。

海龙湖?有恩的亲戚?

这两个重要信息给追踪工作带来曙光。

辉南警方连夜召开案情研判会,集思广益,确定了开展追踪工作的计划和部署。张峰将民警分为两组,一组留在辉南县继续走访王富贵工作的地方和居住地邻居,寻找梅河口市以外王富贵可能去的地方;一组由他亲自带队前往梅河口市海龙湖,在梅河口市警方的配合下,警方调取了以王富贵下车地点为中心方圆2公里的监控视频,经过20余个小时的连续奋战,很快锁定了一户李姓居民,民警敲开李老太太家门,出示证件和王富贵人像后,李老太太表示,确实认识此人,但这个人不叫王富贵,而是叫詹大成。李老太太告诉民警,詹大成扔下一堆旧衣服和一桶豆油就走了,说是送给她的,感谢她多年来的帮助。“哎呀妈呀,你看看就是这些旧衣服,这我们也都用不上啊。”李老太太拖出一个玻璃丝袋子给民警看,吴家业看到这个袋子心头一震,这个袋子正是监控里王富贵(詹大成)背走的那个袋子。

李老太太告诉民警,詹大成是辽源市东丰县人,早年离婚后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了老家四处漂泊,后来将小儿子带来自己家。“我给他经管了四五年孩子呢。”李老太太说。

辽源市东丰县?

詹大成会回到家乡吗?

时间已经过去四天,东北的春天要到五月才春暖花开,此时的天气依然寒冷,留下了随身携带衣物的詹大成去了哪里?

与此同时,在辉南走访调查的民警传来消息,詹大成大约数十年前来到辉南打工,不久前的几个月突发脑出血,经过治疗后病情转好,但是不能再继续从事重体力劳动,以前和他比较熟悉的人反映,他说过自己有个儿子在沈阳市。

东丰县还是沈阳市?

张峰再次将民警分为两组,一组去沈阳市调查;一组到东丰县调查。

徘徊河边,他已经无路可走

星夜兼程,当张峰带人来到东丰县南屯基镇的时候,辽源地区降温,冰封四野,寒风呼啸,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帮助下,辉南警方获悉,多年来,人口普查都没有找到詹大成与他两个儿子,所以当地已经注销了他们的户口。户口底根显示,詹大成是东丰县南屯基镇北屯基村居民,在村委会,年轻的村干部对詹大成一家完全没有印象,后找到一位知情的老者才知道,詹大成和妻子离婚后就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离开了村子,再也没有回去过。

正当民警在村委会了解情况的时候,一个村里的青年告诉民警,村边小河边有个陌生人,来了几天了,一直待在河边树丛里。青年形容了此人的体貌特征,十分符合詹大成的外貌。

在青年的带领下,张峰一行民警来到河边,远远看见一个人踟蹰徘徊在河边的两棵树之间,经确认,是詹大成!为了不打草惊蛇,避免詹大成恼羞成怒做出伤人事件,张峰吩咐民警四面分散包抄……

女子陈尸出租屋,凶手畏罪潜逃,此时出租车司机为警方提供了一个关键线索……

当民警出现在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的詹大成面前时,詹大成表情呆滞又意外,他没有想到辉南县警方这么快竟然找到了他。他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任凭鼻涕流进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这么快!这么快!这么快!

一笔“情债”,让他杀了她

经审讯,詹大成交代,十几年前离婚后,自己漂泊了一段时候,小儿子送到了亲属家,大儿子在沈阳市打工时送养给当地人。后来自己在辉南县做护工,生活逐渐稳定下来。四年前的一天,在早市买菜的时候认识了比自己年轻十几岁的秀荣,一来二去,在明知道秀荣有家的情况下,两人勾搭成奸。

“每个礼拜她都来我这,我没少给她钱,她家孩子上学,都是我给的钱,一个月至少给四五千。”詹大成告诉民警,虽然和秀荣的关系不能公布于众,但秀荣慰藉了他孤单的生活。

事情在年初发生变化,詹大成突发脑出血不能再从事护工工作,生活无着落,他想到了秀荣,希望秀荣能和自己一同生活。

“詹大成希望秀荣能照顾他,自己也好有个归宿,但是秀荣拒绝了,而且经常不接他电话,这让詹大成十分不满。”民警告诉记者,当得知秀荣不愿意照顾他后,他算了算几年来给秀荣的钱,决定找秀荣要钱。

詹大成交代,4月15日,秀荣来到他的出租屋,两人一番温存后,詹大成告诉秀荣,几年来总共给了她26万余元,现在让秀荣还给自己18万元。秀荣“呵”地一声冷笑激怒了詹大成,两人相互言语攻击、激烈争吵。

“她笑话我,不给我钱,我活不好,她也别想活!”詹大成想起当日情景,咬牙切齿地说。他交代,当时他怒火中烧,一把抓住秀荣,把秀荣的头往墙上撞,不解恨又抓起晾衣服的木棍狠狠地击打秀荣的头部,秀荣被打得嗷嗷惨叫,头脸血肉模糊,昏死了过去。“我是不想活了,我死她也不能活,我试着她还有气儿,我就用她的纱巾使劲勒她的脖子,一直勒到她没有气儿……”

交代完,詹大成垂下了头。

女子陈尸出租屋,凶手畏罪潜逃,此时出租车司机为警方提供了一个关键线索……

“詹大成交代了杀人过程,很残忍!正如他自己所言,他当时失去了理智。”办案民警告诉记者。

至此,此案告破。

犯罪嫌疑人詹大成被羁押在辉南县看守所,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延安少年之死:聚会时多次向家人借钱

科学家首次确定一快速射电暴源于磁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72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