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河池一男子背幼儿跳桥 遗体浮出水面

   11月16日晚,有网友称有一名男子背着一小孩从河池金城江区龙江一桥跳下。20日,两具遗体浮出事发地附近的龙江水面,疑似为跳桥当事人。目前,事件原因仍在调查中。

 11月16日晚,有网友称有一名男子背着一小孩从河池金城江区龙江一桥跳下。20日,两具遗体浮出事发地附近的龙江水面,疑似为跳桥当事人。目前,事件原因仍在调查中。

痛心!河池一男子背幼儿跳桥,疑似遗体数日后浮出水面

11月16日晚,网友拍摄的视频显示,多名人员聚集在龙江一桥人行道往桥下看。视频拍摄者称,有一名男子刚从桥上跳下,而他身后还用背带背着一名幼儿,两人随后坠入龙江,消失于夜色之中。因事发突然,市民未能直接拍到坠桥的整个过程。

痛心!河池一男子背幼儿跳桥,疑似遗体数日后浮出水面痛心!河池一男子背幼儿跳桥,疑似遗体数日后浮出水面

接到报警后,当地消防部门赶赴现场,初步确认有人坠江,但暂时无法确定更多信息。有关救援人员展开搜救,但因该河域水深等原因,一时无法找到坠桥人员。

11月20日中午1时许,当地有网友报警,龙江水面疑似浮现两具遗体。视频显示,一名男子漂浮在龙江一桥底水面上,身后背着一名幼儿,幼儿屁股上还包着尿不湿。

痛心!河池一男子背幼儿跳桥,疑似遗体数日后浮出水面

工作人员在现场打捞遗体。视频截图

随后,工作人员将疑似跳桥者遗体打捞上岸。目前,有关身份信息及事件原因仍在进一步确认中。

 张强的同事说,平时大家都比较忙,尤其最近临近“双十一”,快递小哥一天都要工作十多个小时,现在张强没有送完的快递,也都在由他生前的同事帮忙继续送,“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很老实的,我们平时都忙,但是凑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聊聊家庭,聊聊孩子,他遭遇这样的事情我们都很难过。”

27岁的快递小哥张强(化名)被砸中时,就站在自己送快递时骑着的电动三轮车旁。11月6日中午,广东东莞石龙镇,一名50多岁的男子坠楼,随后砸中了正在楼下送快递的张强,两人均当场死亡。张强生前的同事11月7日告诉记者,张强来这里做快递小哥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已经结婚,还有一个3岁多的孩子,“也不知道这一家人今后怎么办,他没有送完的快递,我们还在帮忙配送。”

11月6日中午6时许,广东东莞石龙镇华南家园小区一名男子坠楼。“当时我就听到‘咚’的一声,后来小区居民发现是有人坠楼了,那栋楼有30多层高。”华南家园一名居民告诉记者,“坠楼的男子看上去50多岁,当时他身边还倒着一个小伙子,旁边有快递车,应该是送快递的,医生和警察赶到后,发现两个人都已经死亡了。”

针对此事,东莞市公安局石龙分局在6日下午发布通报称,当天,石龙镇发生一宗男子坠楼砸中途人,致2人死亡的事件。经初步调查,刁某辉于6日12时30分许从某花园北门进入小区一栋楼顶层空房,13时16分许从该房阳台跳下,坠落砸中途经的张某,导致两人当场死亡。石龙警方现场勘查排除刁某辉他杀可能。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被砸中的张强,随后被确认是一家快递企业的快递员。11月7日,记者联系到了被砸中的张强的同事,他告诉记者,张强来到了石龙镇这家快递企业送快递还不到半年的时间,“他27岁左右,是陕西人,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3岁多的孩子,但是孩子和妻子是在老家还是在东莞当地我们并不知道,这打击太突然了,也不知道这一家人该怎么面对。”

张强的同事说,平时大家都比较忙,尤其最近临近“双十一”,快递小哥一天都要工作十多个小时,现在张强没有送完的快递,也都在由他生前的同事帮忙继续送,“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很老实的,我们平时都忙,但是凑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聊聊家庭,聊聊孩子,他遭遇这样的事情我们都很难过。”

记者从张强所在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他们正在帮助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通报称,“经初步调查,刁某辉于6日12时30分许从某花园北门进入小区一栋楼顶层空房,13时16分许从该房阳台跳下,堕落砸中途经的张某龙,导致两人当场死亡。石龙警方现场勘查排除刁某辉他杀可能。”

11月6日晚,记者采访了解到,事发地在东莞市石龙镇某小区,死者是中通快递的一名快递员。

今晚(6日)19时34分,东莞市公安局石龙分局也就此发布《情况通报》称,2020年11月6日,石龙镇发生一宗男子堕楼砸中途人,致2人死亡的事件。

《情况通报》还称,“经初步调查,刁某辉于6日12时30分许从某花园北门进入小区一栋楼顶层空房,13时16分许从该房阳台跳下,堕落砸中途经的张某龙,导致两人当场死亡。石龙警方现场勘查排除刁某辉他杀可能。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事发小区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坠楼者从该小区一栋30层高的建筑坠落,“原本顶楼那地方是关闭的,但最近安装天然气就打开了,没来得及关闭”。

“坠楼者不是我们小区的业主。”该工作人员表示,坠楼者疑有轻生念头,坠落途中刚好砸到在楼下收快递的快递三轮车,同时砸到了在车边的快递员。

“坠楼者从30楼坠下,手砸到三轮车车身类似于保险杠的东西,被切断了。”该工作人员称,随后,警方迅速到现场处理。

“这是一场意外,我们也感到很遗憾。”中通快递石龙分公司一名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死者(快递员)是陕西人,大概26岁,来我们这里工作大概半年,为人比较勤快,他的家人也已在这边,我们会按相关规定依法进行处理。”

 在一个快节奏、强压力的现代社会,成年人“我太难了”已成为常态,“崩溃”瞬间也并不缺少。一件小事引发网友纷纷议论的背后,其实也是对自身生活与工作状态的一种观照。

近日,一段“外卖小哥等餐崩溃砸东西被店家打”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据了解,在福建泉州,一名外卖员取餐时因取不到餐与店家发生争执,而后情绪失控砸店家东西。随后,店家拿起漏勺砸向外卖小哥,外卖员抱头坐在地上哭喊。据报道,目前双方已达成和解,店方赔偿外卖员4000元医疗费。

这一事件曝光之后,很快引起热议。一些声音站队“共情”,从各自的视角发出对事件的解读。有为外卖小哥打抱不平的,认为送外卖工作不易,打砸不对但“事出有因”,店家“出菜慢就不要做外卖了”;有坚定认为谁先动手谁理亏的,“是小哥砸东西在先”;还有观点直接把矛头对准外卖平台,直指其制定的“游戏规则”不够人性化……

应当说,围观式“断案”终究稍显武断。“崩溃”视频究竟因何而起、店家为何也“崩溃”还手,真实缘由与完整真相,恐怕只有当事双方才能说清楚。目前,事件双方已经和解,这算是一个好结果。毕竟,小哥打砸东西与店家还手,都不够冷静理智,也突破了底线。

伴随互联网技术而迅速成长起来的外卖送餐,是一个典型的非常追求时效比的行业,而为了确保服务质量,处于平台两端的店家与外卖小哥,有时候就沦为了矛与盾的关系。在时间紧、超时送餐可能被差评的考核规则下,外卖小哥的“多取多送”“快取快送”已几乎是常态。在这样的现实语境下,如果换作我们是外卖小哥,“等待太久”难免会情绪“崩溃”;而如果我们是商家,面对多个外卖小哥催促,同样可能会失控。

事实上,类似外卖行业的工作状态与考核模式,很多职场人想必多多少少有过一些体会。在一个快节奏、强压力的社会,成年人“我太难了”已成为常态,“崩溃”瞬间也并不缺少。在网友纷纷议论此事的背后,其实也是对自身生活与工作状态的一种观照。

朋友给我讲过一个场景:有一次,她开车正常行驶在北京一道路上,突然“咣”地一声,后车一个追尾将她瞬间撞得头晕。朋友下车正准备与后车理论一番,只见后车司机摇下车窗,一边手拿电话一边哭着说:“对不起,我全责。我妈去世了。”说完,后车司机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起来……生活中,我们可能很难亲眼看见类似的“崩溃”,但这些“崩溃”却是真实存在而且千变万化的,甚至很多时候不讲“道理”,突然袭来。也正因为如此,换位思考和呼吁和解才成为必要。

回到“外卖小哥等餐崩溃”事件,其实也有一些“小技巧”可以借鉴。比如,除特殊情况外,入驻外卖平台的店家要按照订单顺序尽快出菜,杜绝出菜“加塞”;外卖员要合理规划好送餐路线,如果因为其他因素耽误送餐又临近取送餐考核时间,平台不妨给予一定宽限时间和解释的机制。最重要的是,即使面对困难内心已在“崩溃”边缘,也不能肆意撒气,甚至动粗对待他人。

一条不大的新闻,却像一面镜子,生活中,每个人都会遇到烦恼、困苦与难堪。在遇事“崩溃”之前,不妨往后退一步,冷静几秒再做决定。生活也好,工作也罢,动手动粗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王某当时正在打游戏,点了外卖后由于配送员多次拨打电话,让他很急躁。开门后,配送员说超时了,两人就吵了起来。

10月15日晚,成都温江区某小区内发生一起顾客殴打外卖员事件,导致外卖员冯某东轻度颅脑损伤以及右膝外侧半月板撕裂。

冯某东姐姐冯某林介绍,弟弟家有一个7月大的孩子需要照顾,妻子没有工作,每月还要还房贷,就靠他一个人跑外卖挣钱。冯某东父亲说,他们是山西当地农民,收入很少。现在冯某东缴纳的3万多元医药费,都是从信用卡里刷出来的,“打人者目前没有任何赔偿、垫付任何费用。”

对于此事,冯某东所属外卖平台美团外卖表示,平台将全力配合警方调查,并协调骑手所属配送服务商对其进行看望慰问。

记者从温江警方获悉,此事已受案调查,并对打人者王某作出行政拘留7日、罚款300元的处罚决定。警方表示,目前伤情鉴定正在进行中。如果伤情鉴定结果为轻伤以上,将立刑事案件侦查,追究王某的刑事责任。

外卖小哥回忆:

顾客备注“不要打电话,敲门”

到达后打电话询问房间,后来被殴打

10月22日上午,记者来到成都市温江区人民医院骨科病房,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外卖员冯某东,他向记者回忆起几天前发生的一幕。

外卖小哥冯某东。

10月15日20时34分,他接到一单从温江区柳城和平社区一家拌饭店送至万春路×号×栋×单元5楼的订单。他于20时35分到店取餐,取餐后立即往目的地赶。

冯某东记得,当时订单上备注有“不要打电话、到了敲门”。送到时,冯某东上楼发现5楼有两户住户。由于不确定是哪一家,冯某东便拨通了顾客王某的电话,“最开始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开门,后来又打,我说我就在门外开一下门。”冯某东说,顾客开门后一直用眼睛盯着他并质问,“你为什么不敲门,还要给我打电话?”他向顾客解释“大晚上敲人家门不太好”,之后冯某东便询问王某是否还需要这份订单,在其回复“不要”后,冯某东便转身下楼,准备把餐食送回商家处。

正当他转身下楼时,冯某东感觉腿部被人踹了一脚。由于重心不稳,他随即重重地滚到了4楼与5楼的楼梯间。

冯某东说,自己摔倒后,手机也摔碎了,但王某并没有因此停止施暴,而是又先后对他头部打了几拳。冯某东说,整个过程他都没有还手,“被打懵了。”由于害怕再进一步受到伤害,他开始向王某求饶。不断求饶后,王某停了下来。

之后,冯某东一瘸一拐地下楼,用其他人的手机报了警。警方到达后将王某带离现场,冯某东则自行到医院诊治。

成都市温江区人民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显示,冯某东于10月16日1时31分入院,诊断结果为“轻型颅脑损伤,头皮挫伤,右膝外侧半月板撕裂,侧副韧带损伤,右胫骨平台骨挫伤”。

冯某东的疾病诊断证明书。

邻居讲述:

听见外面吵闹声

出门看到外卖员躺地上,还说“我错了”

记者了解到,事发第二日(10月16日),温江区公安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现查明2020年10月15日21时许,违法行为人王某在成都市温江区柳城万春路×号×栋×单元4楼与5楼楼道间,因冯某东送外卖超时对冯某东进行殴打……现决定对违法行为人王某行政拘留7日,并处罚款人民币300元。”现已在崇州市拘留执行处罚。

警方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

那么,当时事发情况究竟如何?记者10月22日来到事发小区进行实地探访。

记者看到,该小区是一个老小区,楼道内没有安装监控,顶楼就是王某所在的5楼。从外表看,5楼有两户人家,但实际上王某对面是一户上了锁的仓库,而仅从外表看与一般住房无异。

记者敲了王某家的门,无人回应。

事发小区。

王某租住处。

王某租住处对面是一仓库,外表与一般住房无异。

据住在王某楼下的住户蔡先生介绍,王某是租户,搬到这里不足一年,“应该有1米7几,比较壮。”事发时,他在屋内听见门外有吵闹声,“声音还很大。”等他出门看时,“外卖小哥已经躺在这边(他家门口)地上了。”他曾听见外卖小哥说“我错了”“我赔给你”等话语,蔡先生也劝大家冷静一下,之后王某便放走了外卖员。蔡先生说,当时王某还告诉他,打人是因为外卖送迟到了,“迟到了还这么拽,太生气了。”

知情人称:

打人者当时在打游戏,情绪急躁

表哥:他也做过外卖员,曾说对方态度不好

记者了解到,王某现年25岁,成都新津人,由于其正被拘留,因此当时双方究竟发生了什么,记者暂时无法向其求证。

对于此事,据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王某当时正在打游戏,点了外卖后由于配送员多次拨打电话,让他很急躁。开门后,配送员说超时了,两人就吵了起来。“王某说他不要这个外卖了,配送员就说那你不要我就退给商家。当配送员准备走时,王某用脚踢了一下配送员,配送员滚下去后,两人就打在了一起。”

据王某表哥杨先生介绍,事发后家里人都很震惊,因为王某从来都没出现过这种事,“更别说被拘留了。”杨先生告诉记者,表弟确实要打游戏,以前也曾是一名外卖员。事发当晚,他见到王某时,王某曾告诉他,外卖员送来的饭都冷了,“当时(外卖员)态度不是很好,说你爱吃不吃。”

伤情:

右膝半月板撕裂恢复至少需两三个月

家属:顾客可正常投诉,不应打人

记者从温江区人民医院骨科主治医师胡兵处了解到,冯某东右膝关节外侧半月板撕裂,“撕裂得比较厉害,前天已经做了手术。”胡兵表示,冯某东接下来需要进行康复治疗,但恢复的时间不好估计。

冯某东半月板撕裂。

“要恢复正常生活,乐观点需要两三个月,但时间有可能更长,甚至半年。”胡兵说,目前冯某东的治疗费用已有3万多元,“后续费用不好估计,康复治疗和基础护理等大概需要两三百块一天。”

面对漫长的恢复期,以及后续的医药费,冯某东一家人犯难了。

记者了解到,冯某东今年26岁,并非成都本地人。事发后,冯某东的父亲、姐姐闻讯紧急从山西太原市娄烦县赶往成都。姐姐冯某林认为,顾客王某的做法非常不妥,“就算要投诉,也应该通过平台去正常投诉,而不应该动手打人。”

冯某林介绍,弟弟家经济条件并不好,家里有一个7个月大的孩子需要照顾,妻子也没有工作,每月还有1800多元的房贷要偿还,家里就靠他一个人跑外卖挣钱。

冯某东父亲说,他们是山西当地农民,收入很少。现在冯某东缴纳的3万多元医药费,都是从信用卡里刷出来的,“打人者目前没有任何赔偿、垫付任何费用。”

记者看到,在水滴筹平台上,冯某林已为弟弟发起筹款,目标金额为40000元,但截至目前才筹到4000余元。

警方:

打人者已被行政拘留

将据伤情鉴定结果进行后续处理

记者了解到,虽然冯某东买了交通意外险,但这种情况下受伤并不符合该险种的定义。冯某东家人希望,外卖平台美团外卖能出面管一下,“先垫付一下医药费,等得到赔偿后再还给他们,毕竟他是通过美团送的餐。”

冯某东所属外卖平台美团外卖表示,平台将全力配合警方调查,并协调骑手所属配送服务商对其进行看望慰问。但对于当天该订单是否超时,截至记者发稿,平台未作回复。记者看到,该笔订单仅有抢单、到店、取货的状态,并无“送达”时间,已于10月16日凌晨2点6分被系统自动取消。

该订单仅有抢单、到店、取货记录,于第二日凌晨被系统自动取消。

记者从温江警方获悉,此事已受案调查,并对打人者王某作出行政拘留7日、罚款300元的处罚决定。

对于后续处理,温江区公安分局表示,现正在对冯某东进行伤情鉴定,下一步要根据伤情鉴定结果进行后续处理。如果伤情鉴定结果为轻伤以上,将立刑事案件侦查,追究王某的刑事责任。

而对于民事赔偿,双方可进行协商,或者选择通过法律途径起诉解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472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