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教师屈辱沉沦 宝贝乖让我看看里面

“你说什么?你要跟泰诚离婚?!”浪花翻卷,海风吹拂,草地上撑起一把白色伞篷,伞下一张桌几,几把椅子,两个女人对坐谈心。

“你说什么?你要跟泰诚离婚?!”

浪花翻卷,海风吹拂,草地上撑起一把白色伞篷,伞下一张桌几,几把椅子,两个女人对坐谈心。

咖啡喝了半壶,一叠手工饼干也只零零落落剩下几片。

“……所以,你决定跟他离婚?”听罢婉如的婚姻故事,庄美琪端起咖啡杯,若有所思地啜饮。

“嗯。”婉如苦涩地点头。“我想我们都错了,我们婚姻的基础太薄弱,结婚的理由太儿戏,他只是想找个管家,而我……”她顿了顿,长叹口气。“连我自己也不晓得为何一时冲动跟他结婚。”

教师屈辱沉沦 宝贝乖让我看看里面
两个男人同时玩我的真实感触(图文无关)

庄美琪静静望她,良久,试探地问:“也许,是因为你喜欢他?”

婉如一震。

“也许他也喜欢你。”

“怎么可能?”婉如失声反驳,不相信。

“我倒觉得很有可能喔。”庄美琪目光闪闪。“你说他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态度总是冷冷的,就连追你的时候,都不太说话。”

“他没有追我。”婉如更正庄美琪的用词。

“好吧,就算他没追吧。”庄美琪抿唇一笑。“可是他每个礼拜跟你约会一次是事实。”

那一晚老师强要了我小说

“他只是在等我答覆。”

“是啊,为了让你答应他的求婚。”

“那才不是求婚!”婉如再度更正。“那只是……只是一个‘提议’而已。”求婚该是浪漫的,令人心动的,才不是像在谈一场交易。

“好吧,只是‘提议’。”庄美琪再度顺从她的声明。

婉如脸颊一热,顿时有点窘。

“总之,他在对你求——咳咳,提议的时候,很不像他。”

“不像吗?”

“嗯,你不觉得他突然变得很多话?”

他变得很多话?婉如一愣。对啊,仔细一想,他那天的确说了不少话,而且有条有理,攻守分明,第一次让她见识他流利的口才。

“也许,他以为他在上法庭吧?”婉如不情愿地咬咬唇。“他该不会把我当成对方的证人在诘问吧?”

“他的确把它当成一场法庭辩论了,不过不是在‘诘问’你,是‘说服’你。”

“说服我?”

“说服你答应嫁给他。”庄美琪浅浅勾唇。“他好像很怕你不同意,所以才使出浑身解数来说服你,因为这场交锋,他绝不能输。”

“为什么?”

“还不懂吗?”庄美琪笑著叹息。“因为他很在乎你啊!”

他在乎她?怎么可能?婉如颦眉,不相信,芳心却动摇了,在胸口剧烈地跳动着。

“可惜他还是没能当场说服你,你说要考虑,他只好每个周末上你家找你,虽然他说过他从不浪费时间追求女人,但他还是把时间花在你身上了。”

“—个礼拜才一次而已。”婉如喃喃辩白。这么一点点时间,算是追求吗?

“对他那种男人,也许就是了。”

“可是……”

“后来你不是遇见你前男友吗?他一眼就看出你的心情,马上扮演一个痴情的追求者给你前男友看,帮你保住面子——难道你不认为他这么做很贴心吗?”

“是很贴心没错。”婉如承认,她的确曾为他突如其来的体贴而感动过。“但这也不代表他在乎我。”

“怎么不是?如果不是因为他一直看著你,一直关心你的情绪,他能那么快便进入状况吗?如果不是因为在乎你,他为什么要这样注视著你?”

“因为……”婉如无言。她忽地想起曾玉廷逃婚那天,她从自己房里的窗口,看见他在庭院里默默抽烟。

教师屈辱沉沦 宝贝乖让我看看里面
两个男人同时玩我的真实感触(图文无关)

那时候,他抬头看她,她以为他是有意嘲弄她,难道不是?

难道她误会了他?

婉如咬牙,脑海思潮纷纷乱乱。“可是如果他真的在乎我,为什么结婚后对我态度那么冷淡?为什么在外头还有别的女人?”

“这我就猜不到了。”庄美琪摇摇头。“你们的婚姻确实有问题,但我总觉得他是在乎你的,也许事情不单纯。”

那么,事情究竟会有多复杂?

婉如昏沉地想,忽然觉得有些虚脱,庄美琪的分析太教她震撼,令她不知所措。

和前男友开过房被男友发现

“妈咪,苏苏阿姨,陪我玩!”小婷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摇她的手。

她浑然不觉,神魂不定。

“婷婷别吵,让苏苏阿姨一个人静一静。”庄美琪体贴地抱起女儿离开。

她留在原地出神,愈想愈觉得不对劲,蓦地起身奔回房里,打开手机。

如她所料,手机里累积了多则待读讯息,她颤著手指点进去,有些是工作上的电话,有些是她的朋友。

奇怪的是,没有一则简讯是来自她的丈夫。难道他一点也不担心她吗?他不想找她?

她闭了闭眼,胸口五味杂陈,似哀又似怨,更气自己方才竟还一时心软,说不定他正和情妇乐逍遥呢!

她不甘心地嘶喊一声,想丢开手机,心念却忽然一动,拨进语音系统听留言。

第一通,是苏士允留的,一开始,就是一串激烈的飙骂——

“你这死丫头!究竟躲哪里去了?!手机也不开,以为把离婚协议书寄到泰诚公司就没事了吗?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泰诚为了找你,还撞车了,现在躺在医院里!你还不赶快回来……”

接下来父亲说了什么,婉如完全没听见,她愣愣地握著手机,脸色刷白,胸海卷起惊涛骇浪——

泰诚……出车祸了?

听到父亲的留言,婉如先是呆愣当场,回过神来,便立刻收拾行李赶回台北。

取下腿上的石膏后,荆泰诚留在医院做了一阵子的复健,等恢复得差不多时,婉如便帮他办理出院。

两人回到家,荆泰诚微跛著腿,打量收拾得整洁明亮的屋子,若有所思。

“你一定觉得很陌生吧?”婉如笑道。“这就是我们的房子,是你跟我结婚后才买的。”

“布置得……很不错。”他迟疑地评论。

“可是,不是你喜欢的风格吧?”她问。

他一愣,望向她。“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自从买了房子后,你把装潢的事全交给我处理,问你什么都说没意见,我只好照自己的意思跟设计师讨论。”

婉如扫视偏向温馨风格的家居环境,客厅的主色调是暖黄色,卧房也是,只有书房是比较男性化的蓝自主色。

“你从来没对这间房子表示过什么意见。”

教师屈辱沉沦 宝贝乖让我看看里面
两个男人同时玩我的真实感触(图文无关)

“那你怎么会知道我不喜欢?”

“因为你也没说喜欢啊!”她微微怅然。“不管我把房子变成什么样,买新沙发或换窗帘,你从来没有一点回应,我想你大概不喜欢吧。”

荆泰诚闻言,下颔一凛,半晌,才勉强逼出嗓音。“很不错。”

“什么?”婉如不解。

“我说房子。”他别过头,一跛一跛地往前走。“还不错。”

他这意思,是表示他喜欢喽?

婉如扬眸,凝视丈夫孤傲的背影,菱唇浅勾。结婚三年,这还是他第一次赞赏屋内的装潢呢!

芳心悄悄飞扬。“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她追上他,走在他身边,随时准备要伸手扶持。

草莓塞里面一颗不许掉

“还不饿。”他推开一扇门。“这是书房吗?”

“嗯,是你工作的地方。”她介绍。“还有这间,是我们的卧房,这间是浴室,这边是后阳台,阳光很充足,很适合晒衣服。”

他一一看过,没特别表示什么。

她凝望他平板的表情。“你要睡在哪里?”

他一震,不说话。

“你想跟我睡同一间房吗?”她试探地问。“还是你比较想一个人睡?”对他而言,她这个妻子是无端多出来的,跟她同房,或许他会很不自在吧?

他静静地瞪她,目光很幽暗,藏著难以形容的况味。

“我想,我暂时一个人睡吧。”

“嗯。”她点头,毫不意外他的答案,也不感觉失落。“那你先睡客房吧。”

他同意,缓缓踱回客厅,视线落向角落的乳白色钢琴。

她注意到了,无奈地牵唇。“我知道你不喜欢听到钢琴声,我那时候是故意买来气你的,你放心,我不会再弹了。”

“你很喜欢弹琴吗?”

“嗯。”她从小就学琴,弹琴已是她人生乐趣之一。

“那就继续弹吧,不要管我。”

“什么?”她难以置信。

他转过头直视她。“我说你尽管弹琴,想弹就弹,不用在意我。”

“这——”她愕然。“可是你很讨厌琴声啊!”至今她仍记得,他初次见到她弹琴时,那狠绝的眼神。

“是吗?我已经忘了。”他淡淡地回应,也不知是真是假。

她怔望他,半晌,嫣然一笑。

“你笑什么?”

“没事,我只是觉得——”她忍住笑。“你失去记忆好像也不是完全没好处。”

“什么意思?”

至少变得平易近人一些,至少愿意称赞屋内的装潢,也愿意听她弹琴。

“没什么。”她不解释,只是笑,笑得他眯起眼,似有些懊恼。“对了,我去泡茶给你喝吧!”

她轻快地说,轻快地飘进厨房,切了几样新鲜水果,煮了一壶水果茶,接著拿出一碟手工饼干。

“试试看。”她将饼干搁上桌,为两人各斟一杯茶。“这饼干是我昨天烤的,你试试好不好吃?”

教师屈辱沉沦 宝贝乖让我看看里面
嗯嗯啊嗯啊快操我小穴好痒(图文无关)

“你会做饼干?”他讶异。

“是一个新认识的朋友教我的,你吃吃看。”

他点头,犹豫地盯著饼干盘片刻,才挑起一片洒上核果仁的饼干,送进嘴里。

“怎样?好吃吗?我知道你不喜欢太甜的东西,所以没放太多糖。”

他默默咀嚼饼干。

“到底好不好吃?”她追问。

他没说话,只是又拿起一片饼干吃。

她知道,他这意思就是好吃了,虽然失去部分记忆,他仍是别扭地不爱多说话,以行动代替回答。

不知怎地,她忽然觉得很好笑,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笑盈盈地望著他。

他抬头,猛然迎视她闪亮的眼眸,似乎吓了一跳,急忙端起水果茶,藉著啜饮的动作掩饰自己的慌乱。

两个男人同时玩我的真实感触

他干么紧张啊?是不是不习惯女人这样盯他看?二十岁的他,有那么纯情吗?

她更好笑。

荆泰诚眼角瞥见她弯弯的樱唇,握住茶杯的手不禁掐紧。

“你要是喜欢我做的饼干,我以后可以常常做给你吃。”她亲切地许诺。“还有,我有去上烹饪班,所以手艺也进步不少喔!看你想吃什么,跟我说一声,我接受点菜。”

为何她对他说话的口气好像对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弟弟?

荆泰诚很不悦,但从目前的状况来说,他的确比她“年轻”,也难怪她会用那种大姊姊似的态度说话。

他抿抿唇。“我记得你第一天来医院看我时,好像说过,你想跟我离婚?”

“啊?”她愣了愣,苦笑。“是没错。”

“为什么?”深沉的眸光瞥向她,又很快转开,仿佛怕听她的答覆。

她没注意到,迳自伤脑筋地想了想。“我们之间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

“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她坦白。或许不是因爱结合,就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吧。

“不清楚?”他不能接受这种答案,倏地转头瞪她。“既然你想离婚,又为什么要留下来帮我?”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又不知道?”他皱眉。这算什么?

“为什么要问我这些?”婉如反过来问他。“是不是你很不习惯多一个老婆?你既然自认为还是个大学生,应该期待能自由自在过日子吧?”

她停顿下来,忽然觉得胸口揪成一团,隐隐疼痛。“其实如果你真的不想看到我,我们离婚也可以——”

“不要!”他厉声喊。

她怔住,很意外他的激动。

他好似也很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窘迫,别过头不看她,紧紧握著茶杯,用力到婉如都怕他不小心将杯子捏碎。

“泰诚,你怎么了?”她担忧地望他。

他咳两声,很不容易才从喉咙逼出嗓音——

“不要离开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503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