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超级黄的纯肉小说推荐

与预料中一样,郭士筒绝对不会承认他造假。高刚咬定郭士筒在拍卖的时候将拍卖品换掉。他的理由很充分,当时他看中的是一个明朝的盘子。没开始拍卖前,他亲自鉴定过。可在拍卖过后,办完手续拿回来,却发现盘子是假的。

与预料中一样,郭士筒绝对不会承认他造假。

高刚咬定郭士筒在拍卖的时候将拍卖品换掉。他的理由很充分,当时他看中的是一个明朝的盘子。没开始拍卖前,他亲自鉴定过。可在拍卖过后,办完手续拿回来,却发现盘子是假的。

高刚在瓷器鉴定上是代表人物,如果他说是假的,绝大部分的人不会对他的话有所怀疑。而且高刚还指出,没拍卖前他看过的那个明代盘子在顶部有一条极其细小的裂痕,如果不是用放大镜,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拍回来那个,他前后观察很多次,就是没有那条细小的裂痕。再鉴定其他方面,断定是造假的。

郭士筒死不承认,认为东西都拍回去这么久,为什么当时不说,要等这么久。凭高刚对瓷器的鉴定实力,就算当时没工具鉴定不出真假,回去后如果是假的肯定就发现。

等了这么久才说是假的,谁知道在这过程中会不会让人造个假的,然后说是他换掉的。

两人各执一词,两人说的都有道理。不过在门面上,明显高刚要有优势。

做为旗下拥有着墨子斋这个全国著名的古玩店品牌,手里不知道有多少价值不菲的古董,他没必要为了一件明朝的盘子弄个假的来状告郭士筒。

所以还是有很多人偏向于高刚的。

然而郭士筒做为苏富碧拍卖行的行长,一直都没出事,而且他跟高刚两个是旧识。高刚这些年来,从郭士筒支持的拍卖会当中买个不少拍卖品。几年都不出事,偏偏这会出事,让人很是不解。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超级黄的纯肉小说推荐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于是有言论认为高刚没说假话,郭士筒也没造假,会不会是拍行卖内部一些员工做了手脚。

相比郭士筒亲自犯案,言论方向还是相信是内部员工有问题。

郭士筒要洗脱嫌疑,他答应三天后给众人一个交待。

年前出这么一件大事,让人不能歇停。

“苏理事,你认为会不会真的是郭行长让员工换掉那件明朝盘子的?”诸葛兰腾问道。

这两天因为这件事,整个人都憔悴不已。在年前不能将这件事对外有一个交待,过完年他会有很大的压力。

一件古董造假不会把人逼成这样子,唯有社会舆论才能够把我逼疯。要知道有多少人就是因为舆论压力,心理承受不起,最终选择以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件事暂时不好说,高店长控告郭行长有证据,至于是不是拍卖行的员工做,这个只是外界揣测。”

苏哲沉吟一会问道,“诸葛会长,其实我想问一下,假如真的是郭士筒所为,你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这个极其简单的问题倒是一下子把诸葛兰腾问住。事实上他个人认为要是拍卖行的员工做的才是最理想的结果,如果是郭士筒,问题就不是那么容易就平息。

郭士筒到底有点名气,他出事,相当于把古董与拍卖行之间那点猫腻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诸葛兰腾不是不知道古董鉴定家与拍卖行一些圈子里默认的潜规则。

一般来说,一件物品它的价值只有十万块,但经过古董玩家鉴定过,要是中间有交易,会将价格抬高一点。

这种现象很普通,不指出来是因为在允许的范围内。只是这一次郭士筒的情况比较严重,不是价格被抬高,而是整个拍卖品变成假的。

“假如真的的郭行长出事,这个就真的需要从长计议,毕竟事乎关大,不是我们就能够给出答案的。”

苏哲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还是希望真的是郭士筒身上有屎,这样就能够把另外几个人给揪出来。彭天明这种在古董界有着泰山北斗称号的人,想要抓到他的把柄,并非只是说下就行。如今上了年事的彭天明,大小事物恐怕极少露脸,大部分时间是由他儿子彭泽山出面。

彭天明不是苏哲想要对付的目标,这个世界,除掉一个彭天明,还有千千万万像他这样的人出来。他要对付的是谭子文,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不排除掉完全是不可能的。

“高店长那边你这前两天与他接触,有没有问出什么来?”诸葛问道。“他买回去的那个明朝盘子,你看下能不能让他拿出来让大家鉴定一下。虽说他在瓷器有着代表的地位,事关重大,必须集多家之长才行。”

“这件事恐怕我做不来,上次我过去拜访,高店长对我颇有意见。”苏哲目光直视着诸葛兰腾,“你应该也明白,上次周家兄弟的事情,他跟周家那种关系,恐怕我们俩个过去都不待见。你不同,至少可以利用会长的权利施压,我一理事,说白一点就是挂个名,与他在古董界的瓷器代表人物,这个完全是不同的。”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超级黄的纯肉小说推荐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诸葛兰腾对此亦是明白的,上次苏哲说过去找高刚就料到会是这样的效果。不过苏哲说得也对,不管是他还是自己,高刚此时都不会有任何面子给。

两个外甥一个在牢里蹲,一个不知所踪,换谁都是这样子。

诸葛兰腾想了下道:“这样吧我派另外一个人去与高店长接触,你要不要与郭行长碰上面。你们之间应该有一点交情,说不定能够套点线索出来。”

外界媒体说是拍卖行和员工做了手脚,但是一个有规章制度的公司,如果不是因为上层睁一眼闭一眼或者授权的话,料想下面的员工没有这么大胆。

苏哲并不想与郭士筒见面,这个时候,一旦碰见,郭士筒也不是笨,很快就会猜到了。假如郭士筒是彭天明他们手底下的棋子,说不定接下来一些计划会被看穿。

这个时候,苏哲还是选择假装置之事外,虽然这个只是想一下,根本不切实际。

谈完这件事,苏哲从身上拿出个玉佩放到诸葛兰腾面前问道:“对这块玉佩你还有没有印象?”

诸葛兰腾拿起来看了眼,透过玉的光泽度和润滑度可以看得出这块玉的品质不差。上面刻着一些纹饰,因为玉佩不是很大,诸葛兰腾拿过放大镜观看一眼,脸色露出微诧。

“这个可是五代十国的?”

“诸葛会长好眼力。”苏哲随口称赞一句。不亏是古董协会的会长,能够爬到这个位置,肚子里是有点墨水的。

“不瞒你说,除了现在这一块,我手头上还有另外一块与这个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仔细辨认,放到一起,会认为是同一块的。”

诸葛兰腾眉头皱紧:“这批可是让次古董贩卖案出现的那批文物?”

苏哲点点头,“周家旗下的古玩店被封搜出一大部分五代十国的,我猜测这些都是同一批的。不过我手头这两块当初是古董中介拿到听雨斋出手的,而且当时并不知道贩卖案,就收了两块。幸好当初拿回去,不然上次听雨斋突然被封,警察早就把我请去喝茶了。”

诸葛兰腾问道:“那你现在这是?”

“其实除开这一块,几个月前昆城博物馆展览展出一块玉佩,我当时没过去,只是见过照片。那块玉佩跟现在这块形态差不多。而在南宿,我托人帮我查昆城博物馆展出那块玉佩的持有者时,意外又看到一张照片,跟那块的差不多。”

“四块?”

诸葛兰腾觉得情况有点蹊跷,不可能这么巧合。五代十国可不是现代社会,一台机器可以做出几千甚至几万只相同的玉佩。那个年代,技术落后,而且又是兵荒马乱的时期。

黎民百姓生活动荡,一天到晚除了迁徙保命,就算有这样的工艺者,也不可能会同时弄出几块相同的玉佩出来。

“苏理事,你的意思是说这几块玉佩有两块极有可能是造假?”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超级黄的纯肉小说推荐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有这种可能性。我手头这两块我鉴定过,确实是五代十国的真品,至于另外两块,由于我只是看到照片,不敢下定论。不过我查到,之前在博物馆展示的那块玉佩,它的持有者是朱庭。”

“朱庭?哪个朱庭?”

“能够说出来让人一下子就对上号的朱庭,你觉得还有哪一个?”

诸葛脸上的表情收敛起来,一副严肃的模样。

好一会,诸葛兰腾问道:“你确认是朱庭?”

“应该不会假。这是昆城博物馆的馆长庞统给过的来的资料,之前就跟他提过这件事,我认为不会假到哪去。再说,如果真是假的,庞统没必要发这个来误导我。”

朱庭不是古董这个圈子的人,但他的名气在整个古董圈子里不会比彭天明低。朱庭是个生意人,而且经营的产业与古董没有半点联系。但有一点让朱庭有如此大的名气,那是因为他是一个慈善家。

纯粹的生意会别人会说为富不仁,但一个生意人又是一个让人认可的慈善家,想不被人认识都难。

比起朱庭拥有玉佩,苏哲更想知道他是否有参与这件事当中。当然这个属于多想,朱庭的背影比较清晰。做为一名企业家和慈善家两个头衔,在做生意上或多或少为了达到目的动过一点手脚,但总体是好的,大家就能够接受。

“你怀疑玉佩的事与造假团伙有关?”诸葛兰腾问道。

“我是有这样的想法,一下子有四件几乎一模一样的玉佩,值得让我们深思。”在这件事上,苏哲必须要将诸葛兰腾拉进来,就像当初他把自己拉进来一样,这叫礼尚往来。

双方存在着交易的关系,诸葛兰腾这时候又想将古董协会的名誉弄上去,就算明知他带着其它目的,亦会掺合进来的。

“诸葛会长,你心里应该明白,上次出事已经让文化局那帮人有意见,要是这个造假团伙不扑灭,恐怕情况只会往坏处发展。等到一些负面新闻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到时想要挽转,那就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顿了下,苏哲补充道,“青红慈善基金会这事你应该知道吧,出了那件事,现在再怎么洗白都不会有人相信的。他们近来倒是频繁高调做事,但在人们眼中,他们那样的行为简直是把大家当成傻子。诸葛会长,你也不希望到时大家对你有这样的想法。”

目的清楚,苏哲不妨下重药剂。

诸葛兰腾沉默着,苏哲的目的清楚得很。只是现在他在衡量掺合这件事,对他的好处和坏处有多少比例。

现在这社会,无论做什么讲究的都是利益相关。不可能明知坏处一大堆,还一头扎进去,真那样做,就真的是傻子了。

苏哲这个人不是表明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须不知周家兄弟连番栽在他的手里。当初若不是他足够聪明,选择与苏哲联手抵抗周志晖,很有可能,如今关在牢里的就是他了。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超级黄的纯肉小说推荐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沉默许久,诸葛兰腾抬起头问道:“我应该怎么做?”

苏哲知道诸葛兰腾最后还是会选择与他一起合谋的。整理下思路说道:“你去跟朱庭接触一下,毕竟你去找他,按你的身份没我去找那样敏感。”

诸葛兰腾凝着眉道:“我去找他是没问题,不过我应该以什么理由?不能直接就以玉佩的名义,这岂不是一下子就让他看穿目的。”

“这个并不重要,事实上直接让他明白你此番前去的目的,好过转弯拐角让他知道。朱庭这个据我了解,虽然在商界有着不错的口碑,而且在慈善界声誉更是响当当。而且他比那个总是高调做事的陈官彪让大家的评价好得多。但他有一个习惯,就是不喜欢别人套话。”

“你直接去做这件事,假如他什么都不知情,按他的性格,说不定会帮你一把;如果他的慈善家只是表面,你过去找他会引起警惕。被敌人引起警惕听起来不是好事,但有些人,既然名气不少,不一定会是老狐狸。假如他真的有份,为了保命眼下的名声,说不定会急着找人处理。”

说这到,苏哲停顿下来,嘴角微微一哂:“在我看来,当然希望他没参与到这件事。毕竟慈善家很多,但像朱庭这样真为穷人做事的慈善家也不多。少一个,那就真的是少一个了。”

诸葛兰腾不再说话,苏哲说的话是事实。比起别人的高调,朱庭让人信服是因为他做慈善向来是做实事。有如今的名声,是多年攒下来的,而不是高调炒出来的。

他同样希望朱庭是没问题的,不然站在古董协会会长这个位置上,他的做法与贩卖古董文物没什么区别,一样不能让他继续逍遥法外。

最后答应与苏哲的合作,毕竟他们上次两个人的合作,最后各取所需。不管苏哲还有没有其它目的,至少他是清楚彼此间的关系不是敌人。

……

苏哲回到家,青岚就从楼上下来。

“你回来正好,刚想给你打电话。”

“查到什么了?”

“你来房间,我给两张图片让你看下。”

上到房间,苏哲在电脑屏幕上看到两张清花瓷的照片。第一眼看,两者间没多大区别,再仔细观看,其中一个色度比较浅,另外一个边上有一个花纹工整度不够。

“能不能猜出哪个是真的?”

这个还真考到苏哲,照片不是实物,不能利用透视异能分辨上面是否带着古老之气。

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瓷,常简称青花,是国内瓷器的主流品种之一,属釉下彩瓷。青花瓷是用含氧化钴的钴矿为原料,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经高温还原焰一次烧成。钴料烧成后呈蓝色,具有着色力强、发色鲜艳、烧成率高、呈色稳定的特点。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超级黄的纯肉小说推荐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青花瓷最早见于唐宋,那时虽然与后世的有区别,或许说没形成,不过露出端倪。而真正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

明代青花成为瓷器的主流,几乎随处可见,到了清康熙时发展,这个品种达到顶峰。

而在明清时期,受到青花瓷的概念影响,一些工艺者还创烧了青花五彩、孔雀绿釉青花、豆青釉青花、青花红彩、黄地青花、哥釉青花等衍生品种。

唐代的青花瓷器在现代存入得不多,人们能见到的标本有20世纪70—80年代扬州出土的青花瓷残片二十余片;香港冯平山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青花条纹复;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收藏的一件花卉纹碗;丹麦哥本哈根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鱼藻纹罐;南京博物院收藏的一件点彩梅朵纹器盖。

毕竟经过这么多个朝代,加上兵荒马乱的动荡,随着新的青花瓷出现,唐宋时期的保留下来的并不多。

青岚让苏哲对着照片分辨出哪是真是假,就算是50%的机率,也是不好猜测。

对着电脑照片观看许久,苏哲根据上面的花纹以及彩釉的分布程度,大概猜测是在明朝。每个年代的瓷器都有那个年代的影子。

犹豫片刻,苏哲指着左边色度较浅那个说道:“我猜这件是假的。”

青岚嘴角微微勾了下:“真难得你有一次说错的,可惜刚才忘了录下来。”

苏哲翻个白脸。

对着照片认错并不奇怪,但是他选择左边色度较浅那一个不是乱猜的。他接触过不少明朝时期的青花瓷,甚至连元代的都经常见。对比无、明、清三个朝代,不管瓷器的造型如何,但在颜色方面还是保持着一个量度的。

“其实你这是进入一个误区,难道你不知道,赝品才会没有任何瑕疵吗?”青岚莞尔轻笑,“很多外行人在买这些东西的时候,总是觉得,有缺口或者瑕疵是现代工制品。因为手工原因,留下瑕疵,偏向于另外一个完美的。须不知,很多人就是利用外行人这种心态,最后赚得满钵。”

这个苏哲倒是明白,有些东西怕对比,但有些东西就想有人拿来对比。

他刚才确实是走进这个误区,因为没接触实体,照片上右边那个有点瑕疵,就觉得是工制上机器落下的。可他忘了,古时的烧制与现代工制品,那个更容易会留一下不完美的地方。

“你这两张照片去哪里找来的?”

“你再猜。”

苏哲悄悄抹一把汗,这怎么猜。虽说猜测女人的心思更像是大海捞针,这个他不知道的事情,别说大海捞针,这是根本没海让他去捞。

看到苏哲那样子,青岚娇笑起来,“好了,不逗你了。这是我姐夫传给我的,之前拜托他查一些事。”

金大班?

这个苏哲还真猜不出来,要知道在这之前青岚跟金大班的关系可是处于很僵的状态。

嗯嗯嗯嗯嗯嗯老师啊 超级黄的纯肉小说推荐
超级黄的纯肉小说推荐

他们两个几时和好,苏哲根本没听青岚提过一点征兆。

金大班到底是圈内人,而且人面广,找他帮忙确实是最佳选择。之前苏哲就想过,只是碍于青岚与金大班的关系,没想到他不找金大班,青岚反而亲自去联系了。

听她称呼“姐夫”,大概两人的关系有着回暖吧。

苏哲没在这件事追问,看着电脑屏幕上两件青花瓷照片问道:“既然有照片,说明这两件东西肯定在谁的手里,你问下金会长,能不能与持有的人联系一下。最好是两个人都联系,或许能够问出不少线索来。”

青岚微笑道:“这个你还真是有点走运,不用再像之前那样四处奔波。照片是我姐夫传给我的,而这件青花瓷正好在他手里,包括那个赝品。”

“这么凑巧?”

“巧不巧我就不知道,不过嘛,还有几年就是春节,正好我也准备去看下两个外甥。所以你想套到资料,接下来的果篮钱就不能省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508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