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中超

被几个人揉搓奶头 护士,啊,啊,啊,用力

“啪!”苏彤下意识的发出一记叮咛,类似于呻.吟。“嗯……”与此同时,苏彤夹紧两条修长的大腿,只觉得神秘的黑森林地带越来越痒。

“啪!”

苏彤下意识的发出一记叮咛,类似于呻.吟。

“嗯……”

与此同时,苏彤夹紧两条修长的大腿,只觉得神秘的黑森林地带越来越痒。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彤两条大腿摩擦的频率越来越快,直至桃源深处溪水横流,泛滥成灾。

蒋少龙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动手呢,怀中的可人儿就已经先行一步踏入云端,享受人世间最美妙的滋味儿去了。

苏彤娇躯紧绷,无法控制住身体的反应,想要叫出声来,却又不敢,怕被别人听到。

情急之下,苏彤一口咬在蒋少龙左侧肩膀上。

“嘶……”

蒋少龙紧皱眉头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心里却美滋滋的。

因为,苏彤咬的力气有多大?就说明她的身体有多么舒服。

蒋少龙一把将苏彤紧紧地搂在怀里,女孩儿的初次体验,竟然长达半分钟之久。

完事儿后,苏彤整个人松弛下来,犹如一滩软泥,彻底没有力气了。

如果没有蒋少龙用双臂搂住苏彤,女孩儿恐怕要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了。

苏彤抬起头来,两侧的脸蛋上,布满余韵后的潮红,有气无力的问道:“龙哥,我是不是已经成为你的女人了?”

闻听此言,蒋少龙惊讶地张大嘴巴,眼珠子都差点没掉到地上去。

“啊?小彤,你连衣服都还没脱呢,我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可能……”

蒋少龙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跟苏彤解释,焦急的反问道:“小彤,难道你初中没上过生物课吗?”

苏彤轻轻摇了摇头,道:“早就忘光了……龙哥,这都不算数呀?那要怎么做才行?”

蒋少龙二话没说,俯身吻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把苏彤的娇躯狠狠地抵在席梦思床垫上。

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蒋少龙已经上下其手,为了防止苏彤的身体跌倒。

刚刚经历过一次云颠的苏彤,至今仍在品味美妙的余韵,哪里还有力气去跟强大的蒋少龙相抗衡?

不一会儿,苏彤便被蒋少龙摸得娇喘连连,双眼迷离被情yu所充斥着。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桃花源深处,再次传来一种酥麻难耐的感觉,令苏彤难受不已。

不得已的情况下,苏彤故技重施,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在米黄色连衣长裙下方,再次并拢摩擦起来。

苏彤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消除桃花源深处的奇痒。

可是,不知为何?这一次,无论苏彤两腿摩擦的速度有多快?都无法消除神秘黑森林地带的酥麻感。

就在蒋少龙觉得时机成熟,打算把苏彤的米黄色连衣长裙全部脱下来之时,却遭到了怀中可人儿的阻拦。

只见,苏彤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蒋少龙的右手??右手,张了几次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到苏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蒋少龙遂即冷静下来,柔声道:“小彤,如果你不愿意的话,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有了之前的经验,早在跟苏彤接吻之初,蒋少龙便提前从裤兜里摸出两枚白色晶体。

蒋少龙趁苏彤不注意,将白色晶体塞在耳朵里,这样既能随时保持神志清醒,还能避免触碰到女孩儿的身体,防止给对方带来不适感。

正是因为如此,蒋少龙今日才能与以往有所不同,可以对自己的感情控制自如,不至于被**冲昏了头脑。

苏彤还以为蒋少龙生气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头解释道:“不……不是这样的,龙哥,人家有点害羞呢。”

“呃……”蒋少龙俯身在苏彤左侧的耳垂处轻轻吹了一口气,柔声问道:“小彤,那你究竟想怎样呢?”

说完,蒋少龙含住了苏彤的耳朵,用力地吮*吸起来。

“嗯……龙哥,好痒啊,你别在亲那个地方了。”苏彤哀求道。

蒋少龙对苏彤的求饶置之不理,一脸坏笑道:“不行,小彤,你不告诉我原因,我是不会停下来的。”

苏彤一边扭捏着惹火的娇躯,一边挥舞着两只粉嫩的芊芊玉手,拳头像雨点一般落在蒋少龙的胸口处。

可惜,苏彤只不过是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击打的力度跟挠痒痒差不多,蒋少龙还颇为享受。

最终,苏彤妥协了,因为再这样下去,她怕自己的耳朵会被蒋少龙吃掉……

只见,苏彤在蒋少龙的脖颈处用力地咬了一口,突然说道:“龙哥,人家今天注定是你的女人,可是……”

闻听此言,蒋少龙就像打了鸡血一般,按住苏彤柔若无骨的双肩,焦急的催问道:“可是什么?”

苏彤俏脸微红低着头小声嘀咕道:“龙哥,人家不想全部脱光……”

“啊?为什么?不脱光怎么办事啊?小彤,你可真是急死人不偿命啊。”

遇到像苏彤这样纯情的女孩子,就算蒋少龙是纵横花丛的老手,也会被雷的体无完肤,刺激到吐血身亡为止。

苏彤故意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两个淡淡的小酒窝别提有多么可爱了。

“龙哥,人家只是说不脱光,又没有说一件不脱。”

直到这一刻,蒋少龙才恍然大悟,心想:哦,原来这个小妮子是在故意刁难我呢,怪不得这次没有哭鼻子。

想到这里,蒋少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防止落入苏彤提前布置好的“陷阱”当中。

“好哇小彤,几年不见,你比以前更古灵精怪了,还会跟哥哥来这一套,说吧,你究竟有什么要求?”

苏彤鼓起腮帮子,似乎在思考什么?随后拍拍手说道:“龙哥,今天你只能看我半身裸着,你打算选哪半边呢?”

蒋少龙闻言退后三步,低头将苏彤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眉头深锁,不知道该选哪一边?

按照常理来说,一般的男人都会选择下半边,毕竟这个位置比较关键,可以一窥女人的私*密地带。

可是,蒋少龙却打算选择上半边,因为这样既可以一览众山小,大饱眼福,又可以在不脱下米黄色连衣长裙的情况下,占有苏彤。

这样选择的话,岂不是一举两得?

“我选择……”

正当蒋少龙打算说出答案之时,却忽然间停了下来。

原来,蒋少龙心中又有了更加完美的答案。

这个答案,可是蒋少龙智慧的结晶,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恐怕连苏彤这个出题的人都无法想象。

时间拖得越久,苏彤心里就越没底,不由得催促道:“龙哥,你想好了没有呀?再不选的话人家可要走了哦。”

蒋少龙一脸坏笑道:“有了小彤,我选择前半边,这样不违反规则吧?“

“啊?”

只见,苏彤的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型,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去了。

很明显,蒋少龙给出的答案,实在是有些太出人预料了。

苏彤“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伸出右手指着蒋少龙,原地跺了跺脚,道:“你……你怎么能这样选呢?龙哥,这局不算。”

开玩笑?此时此刻,蒋少龙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怎能容许苏彤反悔呢?

“哈哈……小彤,不许耍赖哦,你是要哥哥帮忙脱呢?还是自己动手?”

随后,蒋少龙故意装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吓得苏彤赶忙将双臂环于胸前,护住两颗还没有见过世面的小芒果。

“等等龙哥,给人家一点时间,我自己脱好吗?”

或许是一切来得有点突然,苏彤在说到“脱”这个字眼儿的时候,不小心用力过猛。

一时之间,口水四溅,喷到了蒋少龙的脸上,后者本能的用手擦去。

苏彤有点不好意思,但却故意转移重点,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问道:“干嘛?龙哥,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嫌弃我了呀?”

蒋少龙坐怀不乱,满脸绅士般的笑容,回答道:“没有,抹匀!”

“扑哧……”

不得不说,蒋少龙的幽默感实在是太强悍了,竟然能让刚才还紧张兮兮的苏彤瞬间放松,甚至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着苏彤左手掐住杨柳细腰,右手捂着肚子,扶住席梦思床垫,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

蒋少龙便意识到,天赐良机出现了。

这可是苏彤防备心理最为脆弱的时候,如果利用得当的话,可以攻城拔寨一举拿下全垒打。

可能是苏彤笑得没有力气了,竟然转过身去,扶住席梦思床垫,四处张望似乎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片刻。

殊不知,米黄色连衣裙背部有一根白色的拉链,恰巧暴露在蒋少龙的视线当中。

蒋少龙怎么可能错过这个好机会?冲上前去左手一把搂住苏彤的小腹,右手找准拉链轻轻向下一滑。

“吇啦……”

一道清脆的声音回荡在酒店储物仓库内,苏彤感到背部凉飕飕的。

不用想都知道,米黄色连衣裙的拉链,已经被蒋少龙给一撸到底了。

苏彤立刻头也不回的提醒道:“龙哥,你犯规了……”

被几个人揉搓奶头 护士,啊,啊,啊,用力
(图文无关)寻花问柳_91_第193章:别亲了_被几个人揉搓奶头 护士,啊,啊,啊,用力

于是乎,苏彤毫不犹豫的冲进那个房间。

无奈,当苏彤一头钻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个房间是酒店的储物仓库。

只见,储物仓库里堆满了床单、被褥,以及各种餐具、牙刷、拖鞋等一次性用品。

除了一扇直达楼下空地的窗户之外,没有任何出口……

苏彤再回首之时,蒋少龙已经站在储物仓库门口,堵住了女孩儿的退路。

蒋少龙慢步来到苏彤近前,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公分,几乎快要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酒店储物仓库内空无一人,灯光昏暗,气氛又是那样的暧.昧。

“小彤,你刚刚说什么来着?学校里有好多男生在追你?”蒋少龙率先开口问道。

苏彤点点头,故意撅着小嘴表现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好趁机气气蒋少龙。“是又怎样?”

蒋少龙继续追问道:“小彤,那么多男生当中就没有一个看好的?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瞧瞧啊,哥帮你把把关,嘎嘎。”

孰料?苏彤却伸出右手握掌成拳,一记粉嫩的拳头捣在蒋少龙胸口处。

“呃……”蒋少龙一把抓住苏彤的芊芊玉手,满脸疑惑的问道:“小彤,你干嘛要打我啊?”

苏彤使劲儿把守挣脱后,原地跺了跺双脚,撒娇道:“人家没有找男朋友啦,龙哥,你干嘛要这样说呢?是不是嫌弃我了?”

蒋少龙赶忙将苏彤搂进怀里,轻轻抚摸着女孩儿柔顺丝滑的秀发,问道:“小彤,咱的条件也不差,年纪也差不多够了,为什么不找个对象处着呢?”

从小到大,只要苏彤受到一点委屈,蒋少龙就会像现在这样抱着她,用尽人世间的甜言蜜语来哄她,逗她开心。

可是,蒋少龙完全没有意识到,如今两个人都已经长大了,情形与十几年前也相差甚远。

苏彤娇躯一颤,把脸庞伏在蒋少龙结实的胸膛上,娇嗔的回答道:“龙哥,我从小就喜欢你,那个时候人家就做好决定了,长大以后还要?

??你在一起。”

虽然明知道苏彤的言外之意,可蒋少龙还是故意装傻,问道:“啊?跟……跟我在一起干什么?”

既然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苏彤索性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撒娇道:“当然是给你做媳妇啦,笨蛋……”

说完,苏彤轻轻伏在蒋少龙的胸口上,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自从两个人长大之后,罕有见面的机会,即便蒋少龙偶尔回一次家,也没有办法跟苏彤单独相处。

唯有这一次,苏彤不顾一切只身来到m市,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将压在心里多年的情感倾诉出来。

闻听此言,蒋少龙轻轻推开怀抱当中的苏彤。

纵使蒋少龙心里早就有所准备,可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摇头道:“不行小彤,我们俩是兄妹,怎么可能成为那种男女朋友的关系呢?”

苏彤向来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蒋少龙会拒绝自己,眼泪“唰”的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苏彤毫无征兆的哭泣,令蒋少龙既着急又上火,他向来是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蒋少龙只好再次把苏彤紧紧搂住,安慰道:“小彤,不管怎样?哥哥保证,会永远保护你,守护在你身边,好吗?”

岂料?苏彤根本就没有回答蒋少龙,而是辩驳道:“龙哥,你虽然是我的表哥,但咱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而且苏家跟蒋家又不是近亲,我们俩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其实,苏彤说的十分有道理,蒋少龙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理由为自己开脱。

最终,蒋少龙只得硬着头皮把责任赖到养父苏万金头上,强调道:“小彤,就算我同意,咱爸妈肯定也不会答应的,尤其是梅姨,她从小就对我有偏见,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

不得不承认,蒋少龙说的话实事求是,苏彤也表示理解。

只见,苏彤抏彤抿了抿性感的粉红色小嘴唇,索性把心一横,咬牙说道:“我不管,父母如果反对的话,人家就跟你私奔,大不了躲在m市,哼!”

“哎……”蒋少龙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彤有点担忧的问道:“龙哥,我都放弃那么多宝贵的东西了,难道你还不肯要人家吗?”

蒋少龙伸出右手食指,在苏彤可爱的小鼻梁上轻轻刮了一下,无可奈何的数落道:“小彤,咱爸妈算是白养你这个闺女了,真是拿你没办法。”

说着,蒋少龙径自摇了摇头。

苏彤见状原地一蹦三尺高,满脸兴奋的问道:“龙哥,你的意思是答应人家啦?”

“啊?我答应你什么了,小彤?”蒋少龙耸耸肩膀,可谓吊足了女孩儿的胃口。

苏彤已然豁出去了,踮起脚尖儿,主动献上自己的初吻。

蒋少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少女之吻,会如此热烈。

可能是第一次跟男生接吻的缘故,苏彤努力想要蒋少龙觉得自己不是小女孩儿,所以将丁香小舌用力地翻搅着,显得笨拙不堪。

蒋少慢慢地引导着苏彤,两个人的热吻这才逐渐回到正轨上来。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未经人事的少女,往往更加容易动情,被蒋少龙的温柔、帅气所融化。

趁着两人第一次热吻分开之际,苏彤羞红着脸颊小声问道:“龙哥,我怎么感觉浑身都没有力气啦?是不是你给我下了什么药呀?”

“呃!”蒋少龙笑道:“小彤,这是女孩子在接吻时的正常反应,别担心……”

苏彤用一种低若蚊吟的声音提议道:“哦,龙哥,我们去那边好不好?在这里什么倚靠都没有,感觉怪怪的。”

蒋少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鬼斧神差的将苏彤从地上横抱于胸前,往酒店储物室里面走去。

苏彤所指的位置,由一摞高高的白色席梦思床垫组成,床垫的高度接近两米,刚好能挡住门口的视线。

如此一来,就算两个人之间真的发生什么事儿?蒋少龙也能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

待蒋少龙抱着苏彤来到床垫后面,将怀中的少女轻轻放到地上。

苏彤自己绕到蒋少龙身后,背部倚在竖立的席梦思床垫上,找到依靠后,女孩儿的心里感觉舒服多了。

随后,苏彤便闭上眼睛,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犹如怀抱着一只小鹿。

看得出来,苏彤很紧张,对于即将到来的人生“洗礼”,既充满了热切期望,又有点害怕。

见此情景,蒋少龙哪里还按奈得住?

只见,蒋少龙三下五除二,褪下上身的外套,跟那件白色的贴身t恤。

当蒋少龙随手将两件上衣放到床垫上之后,矫健的身躯、分明的棱角,以及结实的腹肌、胸肌,便赫然暴露在空气之中。

虽然蒋少龙的身体经过变种细胞强化,与普通人的体质也有很大差别。

但是,这一切都隐藏在身体内部,至于蒋少龙的皮肤、肌肉看起来则与常人无异。

蒋少龙的肌肉非常结实,但并不是一个十足的肌肉男。

因为,蒋少龙的肌肉跟国际巨星施瓦辛格、威尔史密斯等人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毕竟,神州大陆所孕育出来的男人,在身材、体型上就跟西方欧洲国家有所不同。

不过,蒋少龙更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他可不想变成电影里演得那种肌肉型男,看起来又憨又傻,一点都不机灵。

察觉到蒋少龙好半天都没有碰自己,苏彤不由得睁开眼睛。

可是,当苏彤看到蒋少龙**着上半身之时,下意识低头望去,却发现对方依旧穿着裤子。

蒋少龙一时兴起,调侃道:“怎么着小彤,上面还没看够,就想看哥哥下面啊?”

说实话,苏彤有点害怕了,一个劲儿的往后钻,两只小手攥紧裙摆一角,拼命地摇头,紧张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到苏彤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时之间,蒋少龙感到小腹燥热难耐,身上顿时腾起一股**的火焰,熊熊燃烧,永无停歇之时!

蒋少龙迫不及待的欺身上前,低头找准苏彤的樱桃小嘴,吻了上去。

这一次,蒋少龙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苏彤只有被动享受的份儿。

不出几分钟,苏彤的身体便有所反应,靠在床垫上不停地扭捏着惹火小蛮腰。

蒋少龙就算没有睁开眼睛,也能清楚地感受到怀中少女的变化,加紧进攻的步伐。

夏天的衣服布料都比较薄,再加上苏彤穿得米黄色连衣长裙是上等丝绸所制,几乎都能感觉到蒋少龙的手掌的温度。

蒋少龙的大手仿佛具有魔力一般,令苏彤感到浑身上下酥麻难耐,犹如有成百上千只蚂蚁在身上爬,从骨子里释放出女人的渴望。

感觉到苏彤的身体扭动幅度逐渐变大,越来越不安分,蒋少龙抬起左手,在女孩儿的小屁屁上面轻轻拍打了一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527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