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详细很黄很肉 嗯……哈……啊

牛油巨烛突然熄灭,让我们感到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在四周蔓延扩散。黑暗中翟青忽地惨叫一声,跟着传来“噗通”落水的声音,这小子遭到暗算了。不过不知道是田磊下的手,还是石妖发作了。不管是什么情况,反正我们陷入风雨飘摇的恐怖地狱中,是慢火炖小鸡还是油炸童子鸡,就看对方性子和口味了。

牛油巨烛突然熄灭,让我们感到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在四周蔓延扩散。黑暗中翟青忽地惨叫一声,跟着传来“噗通”落水的声音,这小子遭到暗算了。不过不知道是田磊下的手,还是石妖发作了。不管是什么情况,反正我们陷入风雨飘摇的恐怖地狱中,是慢火炖小鸡还是油炸童子鸡,就看对方性子和口味了。

妈的,我们就是一群待宰的小鸡!

“大家往后退,都到东北角上。”老曹叫了一句,我们一齐往后退步,此刻相互拉着手,我拉着的是俩女人的小手,都不知道是谁。

汗,要说现在一下还摸不出是不是萧影,就有点太笨了,其实我知道,拉的不是萧影,可能是聂敏和李瑾萱。靠,谁拉着萧影啊?

我们后退同时,水池里又突然响起一阵扑腾声,好像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殊死搏斗。我心头不住扑通扑通跳起来,是翟青跟田磊拼搏,还是死尸与死尸在争地盘?显然后者的可能性不大,而前者几率也不大,翟青那声惨叫,可能完蛋了,还拼个毛啊?

现在不明情况下,我们也不敢随便冲过去,你说要是石妖闲的没事在打滚,我们冲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萧影叫了一声:“翟青,你怎么了?”

水池里不住传来水花的翻滚和咕嘟咕嘟冒泡声,听起来特别混乱。萧影叫了这一句,也没人回答。老曹低声说别管闲事,先保住自己在说。这会儿我知道萧影在什么位置了,于是慢慢向她靠拢。小滚刀跟着又嘀嘀咕咕的骂了两句,其中一个妞儿甩脱我的手,这肯定是李瑾萱。而聂敏也发现没拉着老曹的手,没多大会儿把手也抽走了。

详细很黄很肉 嗯……哈……啊
详细很黄很肉

我赶紧伸手去拉萧影,蓦地摸到一只冰冷的手掌,心头不由大吃一惊。他大爷的,尽管手很小,但不是萧影的。严格来说,这是死尸或是死鬼的手,萧影鬼魂我也拉过,什么感觉很清楚的。

此刻大家伙都没出声,也听不到他们的动静,为了防止仨妞儿害怕,我忍住没开口。而是右手迅速反手扣住对方脉门,左手捏诀,往对方灵窍上点去。乌七麻黑的,没死小妞这雷达,全凭的是感觉,至于会不会插入对方鼻孔,那也很难说。

一指戳中冰冷坚硬的东西上,我勒个叉叉,手指差点没断了,这是啥玩意啊这么硬?突然之间又是一惊,这是石头!

瞬间头上冷汗下来了,萧影不会又被变成石雕了吧?这个想法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推翻,对方还在动,因为我扣住的手腕是有血有肉的,用力往回扯,哥们力气够大了,竟然被扯的立足不定,一下扑到它的怀里。

立马感觉贴上冰冷坚硬的石壁上,然后两条手臂将我紧紧环抱住,随即手臂僵硬,我用力磕打一下,靠,骨头差点没磕断。你大爷的,变石头之前打个招呼好不好,这样很没礼貌的,你妈妈当时没教过你怎么尊重别人吗?

哥们心里尽管骂着,脑门上的冷汗跟泉涌一样往下哗哗的流淌,这不是我们其中一人被控制了神智。这到底是什么玩意,一时猜不出来,如果是石妖,我觉得肯定早把我拍死了,可是除了它,又会是谁?

我用力挣扎着,可他妈的这两条石头手臂居然还能收缩,把我越来抱的越近,几乎要将我身子挤成肉酱了。正在这时,眼前猛地亮起来,熄灭的牛油巨烛,全部重新点亮。我一下看到抱住的是水池中央的石像,那种莫名的肢体形状此刻也没看清到底是啥。它是从水池中央石墩上,把腰身长长的伸展出来,像一条巨蟒般将我缠住的。

这让哥们在惊恐之中,又感到匪夷所思。从这种情况上看,这玩意是石妖无疑了,能够将石头任意变化和屈伸,不是一般邪祟能做到的。而石妖仅凭怨念,也不可能将黄符镇压的石像玩弄于股掌,除非石像就是它自己!

可是它为啥不立刻杀了我,或是将我石化?我心里想着这问题,用力咬破舌尖,靠,都咬破好几回了,这可不比手指,简直痛彻心肺。哥们忍着心痛张嘴喷出一口血唾沫,全部洒在石像的脸上。

这死玩意全身一阵轻微颤抖,随即又恢复了镇定。阳血作用不大,于是深吸一口气,把丹田里的所有气息提起来,念咒要使通灵术。不行,体内这点元气打不开冥途,反而加速消耗掉了。

我是彻底死了心,回头望一眼,发现大家伙消失的无影无踪。再看水池,血色未退,水面上除了漂浮着美女老板的尸体外,也没看到翟青。而水池周围也看不到人影,我心里惊疑不定,他们人呢?

详细很黄很肉 嗯……哈……啊
嗯……哈……啊

石像见我不再挣扎,忽然发出一阵低沉的狞笑,声音像猫叫一样,瘆的我浑身起满鸡皮疙瘩。唰地一下,这孙子抱着我突然返回水池中央的石墩上,又恢复了它本来竖立的形象,只不过哥们还在它的怀抱中,就像在旅游区有个二傻子爬到石雕上下不来,那种SB模样就是我现在这情景了。

紧跟着,它的脑门在慢慢抬起,其实现在看来,那不是脑门,应该是后脑勺才对。因为黄符贴在这个位置,一直错以为是前额,但又看不到脸孔。等黄符飘扬到脑后时,我终于看清了,这是鸟啄胸的一种蜷缩姿态,脸部以不可思议的姿势低垂下去,埋进自己的胸脯里。然后是手臂扭曲着将脖子圈住,两条腿向前弯曲插进肚子里,古怪而又残酷的姿势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在它没有抬头和舒展肢体时,根本看不出这是个人,还以为是某种诡异的妖邪。这会儿发生的变化,让我目瞪口呆,眼瞅着它一张石头脸孔出现在视线内,又慢慢的渐变成富有血肉的人脸!

太美了!

看到这副惊世骇俗的容颜,竟然忘了恐惧,不由自主的从内心生出三个字来。这绝对不是人间凡人所能拥有的容貌,纤尘不染,仿佛笼罩了一层淡薄的光辉,让哥们心底涌上一股膜拜的冲动。

她眨动着浓密的睫毛,深邃幽黑的双眸中,闪现着一丝令人心跳的笑意。在这一瞬间,我发觉我魂儿丢了,就是让我在她面前变成一条狗,都感到是无上的光荣,并且全家都光荣!

就在哥们被石妖漂亮的脸蛋迷的七荤八素时,蓦地发觉到洞顶闪起一团亮光,瞬间我脑子里就恢复了几分清醒。心想死玩意抱着我不杀,好像有种猫捉到老鼠后不舍得马上吃掉的意思,等玩够了再将哥们生吞活剥!

想到最后四个字,哥们不寒而栗,急忙强忍着去看她脸孔的冲动,抬头向洞顶闪烁的那团光望去。洞顶上镶满了五颜六色的宝石,其中一颗正在闪烁生辉,并且正冲石像顶部。我马上明白过来,之前镇压石妖的高人,做的隐蔽法术,可能就在洞顶的宝石上。现在石妖复活,正在逐步摆脱法术的镇压,于是隐蔽的法阵开始发作。

但宝石只是闪烁不停,始终没出现任何变化,我又猜到可能是石妖用怨念将隐蔽的法阵封住了,才能让它肆意妄为。要想打开怨念的封堵,不是没有办法的,只有再烦劳一下舌头兄弟了。于是我又用力咬了一下舌头,张嘴往上用力喷血。这尊石像有三米多高,距离洞顶只有不到两米,这口血唾沫便喷中那颗闪烁的宝石。

刚才眼里的上空还有点昏暗迷蒙,经过血水冲洗,视线马上变得十分清晰。宝石在闪烁中,“嚓”地一声响,以它为中心,大概直径半米的洞顶石壁,向旁边移开,一条人影突然从天而降!

详细很黄很肉 嗯……哈……啊
嗯……哈……啊

这人急速坠落到石妖头顶上,立刻将它压的闷哼一声,声音显得十分的怨恨。跟着脑袋又重新低垂下去,妖娆迷人的脸迅速石化,埋进胸脯内。两条手臂弯曲着把脖颈环绕起来,黄符又甩到了前面。不过三秒钟的时间,石妖被打回原形,恢复了起初死气沉沉、冰冷寂静的模样。

我不由松口气,对这天降的神人感激的一塌糊涂。不过看清了这人情形后,便愣住了,原来是一具干尸。衣服早已腐化,皮肉干瘪失去了所有水分,一对眼珠却没腐烂,尽管灰蒙蒙的,但怒视前方,令人心胆俱寒。

它呈现打坐姿势,双手手心朝天,一副道家养神练气的架势。我感到挺纳闷,这位高人死后把自己做成法阵来镇压石妖,简直是奇思妙想。可这一具干骨头架子,怎么就那么大威力,一屁股把石妖坐踏实了呢?再仔细看它身上,就找到了答案。整个胸腹和手臂上,全是用针刺出的咒文。

这种以自身刺咒驱邪镇妖的做法,我还没听说过,估计老曹和死小妞明白怎么回事。

我伸手擦了把头上冷汗,他大爷的,没料到石妖不知从哪儿长出的手臂,早被gan尸坐没了,我一直下意识的用手攀抓着石像凸出部位。这下松手去擦汗,立马噗通一声掉进水池。

沉到底后刚要往上浮起,突然被一只冰冷的爪子给揪住了肩头。由于水里荡漾的全是血色,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不过猜到可能是女尸,干尸镇压的只是石妖,女尸身上充斥的深深怨念不受影响,尤其是血水之中,这种怨念会更加的疯狂。

我捏个指诀戳中这只爪子,它只是轻微的颤抖一下,紧跟着水下出现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我于是知道发生了啥情况,那块条石被打开了。他大爷的,老干尸你做法不能做的周密一点吗,水下怎么不摆个八卦驱邪阵呢?

刚想咬破手指在水下画道敕水符,死爪子猛地将我扯下去。本来它的力气不足以能扯动我,但随着水冲的力道,我根本无从借力,跟着就下去了。满以为下面是个水潭或是暗河之类的,哪知咚地一下后背重重摔在石壁上,差点没把全副骨头撞散。哥们痛的正喘不过气,从上面倒灌而下的水流不住在身上冲刷,涌进喉咙内呛得一阵窒息,有种马上驾鹤西游的感觉。

死爪子这时倒是帮了个大忙,用力把我扯起来,像摔泥巴似的啪地把我甩到石壁上。痛咱就不说了,这下让我把呛在喉咙里的水咳出来,一口气通畅了。再摔下来时是脸朝下,水流从背部上冲过,没冲进嘴里。

喘着气发现,下面似乎是个石缝,身子就卡在缝隙中间,上面倾泻下来的池水,全部流入石缝下。我说这里的洞窟不可能一层套一层,是个无底洞,还有到头的时候。

详细很黄很肉 嗯……哈……啊
详细很黄很肉

我这刚缓过气息,死爪子又他大爷的来摔泥巴,把哥们摔上石壁。这次我长了心眼,忍着剧痛,伸手攀住一块凸出的石头没掉下来。然后咬破手指涂在眉心上鲜血,迅速念咒做了邪灵遁。死爪子可能没想到我没掉下来,在下面发愣,给了我一次做法的机会。做了邪灵遁我心里也没底,之前在怨念之下,邪灵遁就是透明的,还不如个蕾丝裤衩能遮挡点隐私。

汗,什么破比喻。

你别说,这次邪灵遁居然管用,死爪子在黑暗中悉悉索索似乎在查找我的行踪。我尽量把呼吸压住,不发出声音来,慢慢伸手在旁边寻摸,又找到一块凸出的石头,于是悄悄爬了过去。这块石头还不小,刚好容下屁股,我背靠石壁坐在上面,等喘匀了气再想办法去找大家伙。

他们集体失踪,我估计是找到了出口或是躲藏地点,最有可能的是,进了某个地方被机关困住了。

在这儿休息了几分钟,听到死爪子不住往这边接近,感觉这儿也不太安全,站起身摸到高处有个凹洞。缓慢的爬进去,几乎没发出声音。这里应该是个岩石缝隙,刚好容得下一个人缩在里面。

这时忽然下面闪起一团亮光,一眼看到有个男人,拿着一把手电,双脚叉开走在石缝两侧上。这里是个狭长的洞窟,宽不足三米,地面上裂着一条半尺宽的缝子,刚才我就卡在那儿,池水还正在往下倒灌。

在灯光反照下,看清这男人是田磊,我不由又是吃惊又是痛恨。转头看到一具女尸趴伏在我脚下石壁上,正是美女老板的尸体,就是这死玩意把我从水池扯下来,又摔泥巴一样把哥们蹂躏了两下,此刻还在找我。我急忙把脑袋缩回来,屏住呼吸,偷眼注视着四眼田鸡。

这杂碎叉着两条腿,跟得了痔疮走路一样,看到女尸也不害怕,从容走到跟前。女尸立马站直身子,接下来居然出现让哥们惊愕的情况。田磊停下脚步,女尸双膝一弯跪在地上,跟他叩起头来。

他大爷的,我没看错吧?他们是一伙儿不容置疑,但都是妖奴,无非一个是活的一个是死的,难道这还分等级,死的要低于活的?见了活的要纳头膜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530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