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王子病的春天 宝贝儿,别动了我要吃了你

江慎为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造访了自家爷爷,当然身边拉着的便是圆圆小小的庄闵真。

江慎为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造访了自家爷爷,当然身边拉着的便是圆圆小小的庄闵真。

满头白发的老人笑盈盈的迎着来者,「慎为,你带女朋友来见我哦?」一双老眼直打量着立在孙子身旁的可爱人儿。

嗯,不错不错,是他喜欢的那一型,先前只看到女孩的资料,基本上是个很不错的女孩,现在看到人可就更加满意了。

他得意的笑着,「对啊,她叫庄闵真,是我们公司……」

「总务课的小姐嘛,我知道、我知道。」挥挥手,他打断了孙子的介绍辞,老眼仍旧盯在红着脸的可爱佳人身上。

王子病的春天 宝贝儿,别动了我要吃了你
王子病的春天(图文无关)

「你知道?」江慎为可疑的眼神直瞪在自家爷爷身上,心下已有了答案,「你怎么知道的?」肯定又是派人去调查的,真是的,不懂得什么叫隐私权吗?

啊,真是糟糕,话回得太快了,发现自己被捉包后,老人的笑脸立即变得很心虚。

「嘿嘿……我是关心你嘛,所以才……」虽然好奇是占了大半的主因,不过话当然要挑好听的说。

关心?哼哼,「我不是今天才当你孙子的,你就省省吧。」以为他三岁小孩——好骗啊?

不要扣我哪里

一直都没有出声的人,小小的头是愈垂愈低,她想,要是有个地洞的话,她肯定二话不说就钻进去了。

她怎么会运气「好」到去惹上董事长的孙子?更丢脸的是——她竟然还让他知道她盗用公司的资源!?呜呜……她会不会因为这样而没了工作啊?

本来,她还抱着一线希望,以为他是唬弄她的,结果那个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真的是董事长,也就是说他——江慎为真的是董事长的孙子,是公司的少少东。

「小真,妳相信我真的是他的孙子了吧?」江慎为突地抬起她低垂的脸,认真的问着。

她还能不信吗?「我……」她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她会不会没工作,他是董事长的孙子,她却是公司里的小贼耶。

「人家女孩子不相信你哦,你真是太差了。」做爷爷的不甘被晾在一旁,于是插话进去。

「吵死了!」对着自家爷爷喊话,随后他又转过头看着她怪异的神色,「妳怎么了?」

「我……」她好想哭喔,哪有这样的啦,她……她被他骗了啦!「我可不可以不要做你的女朋友了?」跟他在一起的话,以后她不就不能再A公司的东西了?

「妳说什么?」俊美的容颜转瞬间变得十分狰狞。

竟然有人这么不卖面子给他孙子?老人津津有味的看着剧情发展。

「我……你不要这么凶嘛!」她也不愿意这样啊,她也是第一次有喜欢上人的感觉耶,要放弃她也是很为难的,只是……

「妳不久前才答应跟我交往的,现在马上就说不要做我女朋友,妳说我还能心平气和吗?」见鬼了,他都这么委屈的先跟她表白了,她怎么可以说分手就分手!?

「我……」她也不想这样嘛,「我有原因的啦。」其实,她也有点舍不得他的说。

「说来听听啊。」他倒要听听是什么鬼理由!

「我……」要她在这里说?她左右为难的扫了下病床上的老人,再扫了下立在自己跟前面色凝重的男人。

「说啊!」抓住她摇摆不定的下巴,他逼她直视自己冒火的眸子。

真的要在这说哦?好吧,说就说吧……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大声的说着她的理由。

「你是董事长的孙子耶……」顿了下,她的眼再扫了下病床上的老人,后面的话要说出口很需要勇气。

王子病的春天 宝贝儿,别动了我要吃了你
王子病的春天(图文无关)

「那又怎样?」这还需要她来提醒吗?他知道自己的身分,不过这跟她要分手的理由会有什么关系?

「对啊,他是我孙子又怎样?」江学文也好奇的跟着问。

人家不都说现在的女孩很拜金吗?知道了慎为真正的身分后,她应该要更巴着不放的,为什么却要提分手呢?有趣,真的太有趣了。

重重的吐了口气,她无奈的看着他。

「要是跟你在一块的话,那我以后就不敢A公司里的东西了啦!」一定要她说得这么清楚明白,那她就说了吧!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呃!?」

「啊!?」病房里的祖孙俩差点同时摔倒在地。

「妳就为了这个烂理由?」拜托,这只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小事耶!

「什么叫烂理由,这很重要的,要是不能拿那些用品回去,以后我都要自己掏钱买耶!」很贵的耶,他都不晓得她赚钱赚得很辛苦哦,滴滴是血汗钱耶。

真想掐死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试着稳定自己的情绪,许久,他才说得出话。

「我付钱可以了吧?」那点小钱他会付不出来吗?

「不要啦,公司有得拿就用公司的就好,干嘛一定要花钱?」她皱了皱小小的鼻头。

「小姐,公司迟早有一天是我的,妳这样拿跟我直接出钱买给妳有差别吗?」花的都是他江家的钱不是?

「也对哦?」说来说去,都是他们那边在支出嘛。

很好,她终于同意他的说法了,那就顺道让她连缺点都改掉好了。

「还有,妳要想想有一天妳会是我的太太,也就是公司的董事长夫人,妳一定不希望底下有人会窃取公司的资源吧?」

「嗯?」她不是很了解的看着他。

他说的话好像很对又好像哪里有问题耶……她有一天会是他的——太太!?

倏地睁大了眼,她抬手直指着他,「你……你……」不行,刺激太大,她说不出话来。

他说——她迟早会是他的「太太」,而且还会是公司的「董事长夫人!?这……这怎么可能?她记得她答应做他的「女朋友」,而不是「妻子」吧!

握住她高抬的手,他再重达了一遍,「所以,从现在开始妳不能再拿公司的任何东西回家用了,明白吗?」以后她的身分将非比寻常,若是让人发现她的宵小行为,那还得了?

「我……」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快昏倒了说,可是……心口溢满的那种甜甜的喜悦又让她兴奋莫名,她……不晓得该怎么说话了啦!

「对不起,让我打个岔好吗?」被撇在一旁的老人终于忍不住的发问了,两小的视线转向了他。

「能不能请问刚刚你们俩说拿公司的东西,是拿什么啊?」他有点难以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没想到他的未来孙媳妇,竟然是那种会盗取公物的人。

王子病的春天 宝贝儿,别动了我要吃了你
王子病的春天(图文无关)

就说不该在这说的嘛,当着董事长的面承认罪行很丢脸的耶,她哀怨的眼扫向身旁的人。

「我……对不起!」她只是想省钱嘛,这样应该不天大地大的错吧!

「爷爷,我相信你应该不会在意那种小事的,反正就是这样了,以后她不会再犯就是了。」江慎为很有义气的帮她挡了下来。

眼看孙子拚命的为佳人背书,他当然就不会再去计较啦,而且她的这种行为既然一直都没被人发现,那也就代表事情很小条,所以就算了吧。

「没关系啦,以前的事就算了,不过以后可就不能再这样啰,妳可是『东西创广』以后的当家主母呢。」他大笑着朝一脸窘意的庄闵真猛眨眼。

秘书老板的小黄文

「我不会了……」她红着脸小小声的说着。哎呀,真的好丢脸哦,以后打死她也不会再A公司的任何东西了,反正……有人说要赞助她了嘛。

「那现在可以向公司同仁宣布你的身分了吧?」老人对着自家孙子问。

「随你高兴。」他的事已经解决,其它的就悉听尊便了。

祖孙俩达成协议后,江慎为立即领着心上人谈情说爱去了,好不容易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人家的男朋友,他当然要好好的享用这名词所附带的许多权利啰。

***

江慎为的真实身分被公开,是在他跟庄闵真「正式」交往一个月后的事……

总务课三个月前的新进课长——江慎为,竟然就是「东西创广」未来的当家老大,这个公告一出,当下吓傻了一票人员,尤以总务课及比邻而居的业务课为最。

「哎呀,江课长……不不,该叫未来的董事长,我就知道您看来就身价不凡吶。」张秀雯首当其冲的跑去抱未来老大的腿,梦想着自己能够坐上当家主母的位子。

「对啊对啊……您有事就交代我好了,我一定会帮您办到好的。」陈芙蓉也不输人的献着殷勤。

总务课及业务课里其它的男同事们,则不屑的哼着气,然后开始怨起自己不是女儿身的事,要不,他们也可以去角逐「凤凰」的宝座了。

「那个……不晓得您对我们这部门,有什么样的评价呢?」叶副理也偎在江慎为的身侧,等候指示。

「我……」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一道圆小身影给吸去了视线,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温柔的笑意……她还是老爱迟到啊。

一见未来大老板的眼定在门口处,众人的视线跟着定在那方位上。

「不好意思哦,我又迟到了。」看到大伙都盯着她猛瞧,小圆身影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庄、闵、真!妳……妳!」叶副理的手发抖的直指向她,那张脸已经青到不能再青。天啊,那笨蛋怎么老搞不清状况,他们课里现在有着大人物啊,这下未来大老板肯定对他的领导能力评价很差了,都是那笨蛋害的!

王子病的春天 宝贝儿,别动了我要吃了你
王子病的春天(图文无关)

「对不起、对不起……我搭的那班公车迟到了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认真的低头道歉。

「妳每次迟到都找同一个借口,我看妳干脆不要做算了!」气死人了,她要是害他部门的绩效被扣到最差,他一定打死她!叶副理恨恨的想着。

「我又不是故意迟到的。」人家她每天都搭同班车啊,可是路况跟人况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还敢辩解!」叶副理更生气了,他努力的准备开骂。

「就说我去接妳,妳还不要,又被骂了吧?」一道低沉的笑声抢在叶副理破口大骂前传进众人耳里。

呃!?所有人把视线自小圆球身上调到出声的那个人身上,只见那人溢着温柔的笑,满眼柔情的投射在彼方……

带桶字小说有点黄

「才不要咧,我家跟你家是反方向耶,你接了我之后又要再折回来,这样很耗油钱的,叫你要省点你都不听。」下了班后,他已经要送她一趟了,早上再去接的话,那每个月的油资可就不得了了。

啊!?众人的眼再调回那个口出指责的人身上。他们……他们俩真的是一对哦?所有的人全垮下了下巴,没有人敢相信呼之欲出的真相。

「我有个很『省钱』的方法,妳要不要听一听?」他觉得自己对她的喜爱是一天天的加深,他也变得愈来愈贪心。

他不只想要每天都见她,他甚至希望回到家后能够有她的笑声,他也希望清晨醒来的那一刻,可以感受到她的温暖……愈是跟她在一起,愈是对她迷恋到无法自拔。

一听见有省钱的方法,她的眼都亮了,「什么方法?」所有的事被丢到脑后,众人的视线也不在乎了,她只想听听他有什么更省钱的方法。

「很简单,妳嫁给我就好了。」他的求婚辞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丢的,当下惊叫声是此起彼落,唯独她硬是皱紧了眉。

「为什么我嫁给你可以省钱?」听他在乱说,结婚花得钱才更多咧。

「第一、我们可以省油资。因为妳已经住进了我家,我自然不用老往妳家跑。」他伸出手指开始算着。

嗯,这个理由……不能否认,它合格。「然后呢?」

「第二、早晚餐可以由妳负责,那我就不会老吃外面,这样又可以省一笔了不是?」他说得理所当然。

嗯,也对,这样是真的比较省耶……她还是不能否认,好吧,这个理由也成立。「还有呢?」

「第三、妳嫁给我之后,我的房子自然就有女主人,那就不用再请钟点女佣……」

这回她没等他把话说完,生气的瞪着眼,「什么!?你居然花钱请女佣?」他……他竟然这么浪费!?

就知道她会生气,他老神在在的看着她气红的圆脸,故意笑得一脸无辜。

「我是个男人嘛,不会整理家务的,不花钱请人整理的话还得了,那房子会见不得人的。」其实他也没有这么夸张啦,不过为了拐她,他不介意牺牲一下自己的形象。

王子病的春天 宝贝儿,别动了我要吃了你
王子病的春天(图文无关)

「那……那就别整理了嘛。」不整理又不会死。

「那怎么行?那房子好歹也花了八百万买下来的,而且那些装潢也花了快一千万去做耶,不好好保养的话,到时又要再花钱重做那不是更浪费?」双手一摊,他看起来更无辜了。

在听完他的报价后,她觉得自己的险些休克,小手抚上心口,她心痛那些钱啊!

「你就一个人住那么好的房子要死哦?」她终于受不了的破口大骂,这一骂可吓坏了一旁的同仁们,因为他们跟这位好脾气小姐相处了那么多年,可从没见她生气骂人过,更何况她现在骂得这位可是未来的大老板耶!

下班高峰顶臀部经历

「妳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很没有金钱观的。」他推得可干净了,意思是——以前做过的事现在不用再提。

「你!」对啊,她现在骂他有什么用?他房子老早就买好、装潢也早就做了,她还能骂什么?

可是……她就是气啊!哪有人那么奢侈的,一个人还买那么好的屋子做什么?在她看来,有个可以遮风避雨的房子就够了。

「你等会就把那钟点女佣给辞了,知道吗?」她恼怒的瞪着他。

「是!」他遵命的举手致意,「那是说——妳同意嫁给我啰?」呵呵……就知道她很好拐。

圆眼一瞪,嫩脸更加红润了,「等一下,我们先说好条件。」嫁他是没问题,可是话她要先说在前头。

「洗耳恭听。」想也知道她会开条件,而且八九不离十肯定跟「钱」有关。

「嫁给你之后,我就会少了洗碗费跟打稿费可以赚,那你要怎么补偿我?」她可是个喜欢用劳力赚钱的人呢,少了那些苦工,她会受不了的。当然,她的存款薄也会受不了。

「放心,妳的『打工』只会更多绝不会变少。」他笑得灿烂。

「真的!?」她的双眼倏地发亮。

「当然是真的,基本的就有——买菜费、煮饭费、清洁费、家事费……」至于其它不是基本的,那就不适合在大家面前说出来了,回去再说给她听。

她一听见有那么多零工可以赚,当下笑昏了头,一个头猛地点着,完全没想到自己是被人算计了。

呵呵……真的拐到手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点头,她想赖也赖不掉了,那就得叫爷爷准备准备了……

众人对于先前的那一幕只觉头晕目眩,未来的大老板竟然当着他们的面求婚,而且对象竟是小圆球!?

天吶,莫说女人们的心被摔碎了,连男人们也不解未来大老板的眼光何在?不是说小圆球有多不堪,只是……有钱的大少爷旁边站的,不都是美艳绝伦的大美人吗?

再不然也该是气质出众的古典美人,而小圆球……没有一样是合格的啊,不能否认,小圆球长得是很可爱,但就仅止可爱了,她跟「美」是绝对扯不上半点关系的。

嗯,有啦,硬要扯的话,是有一点啦,那就是——她的「心地」很美,因为她脾气好、个性佳、人善良……难道未来大老板也是看上她这一点?

但,不管众人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那绝对都撼动不了他——江慎为想娶庄闵真的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7530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